醉臥兒媳膝

(3)

夏天的夜晚也是炎熱的,歐陽雄電視也沒有心情看了。兒媳忙好家務活後,跟他打了聲招呼就溜進房間去了,讓歐陽雄很不習慣,兒子沒回來前都是兒媳陪著他看電視的,跟美女兒媳一起評時事、說八卦、聊聊偶像劇,是多麼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兒媳偶爾穿著很清涼。

那短短的睡裙而露出的雪白大腿,細吊帶襯衣下那深深的雪白的乳溝,那半透明的衣衫下,隱隱約約看看到那性感的文胸,甚至,那可愛的小內褲都能看得到些許痕跡。這些撩人的穿著,讓怕熱的歐陽雄感覺像吃了冰淇淋一樣涼爽。

而陳嬌雪因為以前在家都是這樣穿著,有時候天氣太熱,還只是穿著三點式在家裡晃。公公來了後,自然不敢那樣穿,怕被公公罵,但這幾天了解下來,陳嬌雪才發現公公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思想也不古板,有時候還跟她討論那些T台走秀的名模的身材三圍。要知道,陳嬌雪本人可是個業余模特呢!所以後來也自然了起來,對于她來說,女人的魅力就是用來展現的。

公公有時候偷瞄的眼光都讓陳嬌雪對自己的身材暗自得意,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老少通殺。歐陽雄自然清楚這小倆口干什麼去了,年輕人嘛,小別勝新婚。只是他還是有些淡淡的嫉妒兒子的艷福,想想他年輕時都是父母之命,而老婆也是平凡之極。想想兒子等下的風流快活,再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無奈地嘆了口氣,無精打采的回房間睡覺去了,年紀來了,不能像年輕人那樣熬夜了,早睡對身體很重要。

在剛想進入房間時,眼光一掃過兒子的臥室,卻意外地發現門居然是半開著的。歐陽雄尋思著︰『難道兒子兒媳他們辦那種事都是不關門的? 』他腦子裡想起了日本毛片中那公公偷看兒子兒媳做愛的場景,不禁有些心篤意亂。

『難道我也有那個眼福? 』歐陽雄輕輕的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往裡面探了探頭︰「嗯,怎麼沒人?」兒子兒媳那青春揚逸的肉搏戰並沒有看到,讓他非常失望。

這時,不遠處的浴室傳來說話聲,歐陽雄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正在洗鴛鴦浴啊!歐陽雄走進去,來到了那張鋪著白色床罩的大床前,大床的上面是兒子兒媳的結婚照,照片上兒子英俊瀟灑,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旁邊的兒媳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小鳥依人的靠在兒子肩上,一臉的幸福。

床上,凌亂的扔著幾件衣服。歐陽雄拿起一件輕如無物的黑色絲襪,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清香直滲心扉。歐陽雄有時候都覺得奇怪,那巴掌大的小內褲,還有手上這麼點的褲襪,兒媳是怎麼穿上去。兒媳的屁股他摸過,並不小啊!難道女人真的是水做的,那麼的柔弱無骨嗎?

這時候,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打斷了歐陽雄的臆想。他想出去,又覺得不妥,等下怎麼跟他們解釋他來這裡干什麼?找他們聊天?別開玩笑了。

腳步越來越近,歐陽雄也慌了神,四周看了一下,都沒有什麼可以藏人的地方。他眼光突然看到大床,鬼使神差的居然撩起垂下的床罩,鑽進了大床底下,這才舒了口氣。而兒子他們也在歐陽雄剛鑽進床底後才踏入了臥室,不過相差幾秒鐘而已。

歐陽光明拉著老婆的手,有說有笑的走進了房間。陳嬌雪只是圍著大浴巾,她坐在床上,用一條干毛巾仔細地擦著頭上的濕發。歐陽光明拿出了一個衣袋,有些神秘的對著老婆說︰「老婆,你看,我給你買了什麼東西。」

陳嬌雪笑著一把搶過袋子,說︰「是什麼東西?我看看。」陳嬌雪把袋子裡的東西一股腦的倒在床上,藍色的空姐制服裝、白色的護士裝,還有紅色的兔子裝等等,看得陳嬌雪目瞪口呆。

她看了好一會兒才張牙舞爪的朝歐陽光明撲過去︰「你這個大色狼,就知道買這些東西嗎? 」歐陽光明訕訕的笑了笑,摟住撲過來的老婆,有些哀求的說︰「我的好老婆,你就穿給老公我看看行不行啊?看看我老婆穿上去是不是更性感漂亮了。我好想看啊,你就行行好吧! 」

陳嬌雪看著在那裡裝小可憐的老公,不禁「噗哧」一笑,食指點了點歐陽光明的額頭,說︰「你呀你,不知道怎麼說你了。好吧,如你所願,不過,你得閉上眼楮,等我穿好了你才能睜開眼楮,要不我就不穿了。 」

歐陽光明舉起手,投降道︰「好好好,我不看,你換吧!」說完面向大牆,閉上眼楮,陳嬌雪這才抖抖嗖嗖的換起了衣服。

床下的歐陽雄听到兒子和兒媳的對話,也不禁心癢癢起來,他小心翼翼的觀察周圍黑暗的環境,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光明。他把床罩微微的挑了一點,那對面衣櫃的落地鏡讓他喜出忘外,因為這個鏡子剛好可以反射到房間的大部份的景像,心想︰『兒子,你想獨樂樂啊?沒門,大家眾樂樂吧! 』

陳嬌雪挑了套藍色的空姐制服,穿好後對自己左看看右看看,才滿意的說︰「好了,你可以轉過來看啦!」

歐陽光明听了這句話,急不可待的轉過身來,眼前的美景讓他不禁呼吸急促起來,兩眼都成紅桃心了。只見陳嬌雪亭亭立立的站著,一頂藍色的帽子把那一頭青絲包裹在裡面,身上穿著一件緊身藍色襯衫,把豐滿的雙乳束縛的更突出;胸襟處微微敞開著,一小半的雪白半圓弧線的乳溝若隱若現,潔白的玉脖上,打著一條藍色絲巾。

而襯衫的下擺,被陳嬌雪刻意的打起個結,所以露出了那如雪的肌膚下的小巧玲瓏的肚臍眼。下身則是穿著一條超短藍色緊身迷你裙,而下面就是被黑色絲襪的包裹的修長玉腿,顯得那樣的高挑性感;而在屁股後面,居然別出心裁的開了個桃心小洞,剛好被上那彎曲的屁股溝的弧線,像一個粉嫩多汁的水蜜桃,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畢竟這不是真正的空姐制服,在設計方面都是突出女人的性感與誘惑,而陳嬌雪無疑就是那個最優秀的扮演者,把女人的嫵媚與性感而又不失端莊的儀態,演示得淋灕盡至。

歐陽光明不知道原來穿著空姐制服是多麼的誘惑,而歐陽雄也通過鏡子看得清清楚楚,胯下的陰睫翹得高高,忍不住悄悄用手握住自己的昂揚之物,緩緩地擼動著。而歐陽光明更是不堪,眼中充滿濃濃的欲火,只想把陳嬌雪焚燒殆盡。

陳嬌雪兩條修長大腿交叉在一起,把帽子摘下掛在右手食指上,輕輕的轉動著,巧笑嫣然的說︰「怎麼樣,好看嗎?老公。」

歐陽光明吞了吞口水,說︰「好看,太好看了,簡直就是為老婆你量身定做的啊!好性感啊!如果你真的去做空姐,那飛機都飛不起來了。呵呵! 」

陳嬌雪緩緩地踩著貓步,把帽子甩到一邊,來到歐陽光明面前,左手搭在歐陽光明的肩膀上,右手食指則是輕輕在其胸膛上劃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充滿誘惑的聲音說︰「真的那麼好看嗎?那你有沒有什麼獎勵沒有?嗯?」

歐陽看著挑逗自己的老婆,再也忍不住心內燃燒的欲望,他猛地攔腰抱起陳嬌雪,向大床走去。陳嬌雪被老公這麼一抱,「啊」的驚呼一聲,雙手急忙摟住老公的脖子。

歐陽光明把老婆拋在床上,而陳嬌雪因為橫臥著,那緊身的迷你裙又向上縮了縮,連白色的小內褲都露出了一些,看得歐陽光明更是興奮不已,他像狼一樣的發出一聲低吼,猛地撲上老婆那性感誘人的嬌軀。

歐陽雄很郁悶了,他在床底下,上面兒子兒媳婦就要開始肉搏戰了,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而他從鏡子看到床上的角度,也只是兒子那毛絨絨的大腿和兒媳白嫩的大腿,正點部位就看不到了,因為兒媳是被兒子壓著的。

上面傳來「巴嘰、巴嘰」的聲音,還有兒媳那淡淡的呻吟,歐陽雄憑聲音就判斷出,兒子肯定是在吃兒媳婦那對豪乳。兒媳那對玉乳他也摸過,真是太極品了,渾圓飽滿,摸起來柔軟而富有彈性,那紅棗般的乳頭,都讓他垂涎欲滴。只是可惜,在上面翻雲覆雨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兒子。

『如果現在上面的男人換成是我,那該多性福啊,我要讓她嘗嘗我這把老槍的厲害。 』歐陽雄在意淫著。

「噗」,一件藍色襯衣掉了下來,接著,又一條裙子被扔了下去,然後,文胸、內褲,接二連三的散落在床下。而床上的陳嬌雪已然不絲寸縷,被歐陽光明剝成了小白羊,那沉魚落雁的容顏,高挺的雪乳上,兩顆紅棗在空氣中慢慢硬挺起來,右腿微微弓起,而一只邪惡的大手正在大腿內來回摩挲著,偶爾還劃過那粉嫩的私處,引得陳嬌雪微微顫抖,圓潤的屁股不禁往上挺了挺,好像在渴望著什麼。

而陳嬌雪已經是媚眼如絲、滿臉潮紅,那潔白如玉的身子已經慢慢地成為粉色,這是她動情的表現。她微微嬌喘著,抱著埋在她雙乳間吸吮的老公的頭,有些迷亂的說︰「嗯……老公,別……別吸了,來干我吧,小妹妹好癢了……快來吧,我受不了了……」

也怪不得陳嬌雪會如此反應,身懷名器白虎的她,性欲是別人的好多倍,也特別的敏感。而且歐陽光明出差了十幾天,她的性欲得不到滿足,只好壓抑著,而歐陽光明回來後,欲望便如潮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床下的歐陽雄忍受著上面的顛簸,他也很興奮。他的手上,赫然握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褲,就是那條很悲催的小內褲,它剛好就掉在床底邊上,被歐陽雄看到了,一只手指頭慢慢地伸出去,勾住內褲的一個角,慢慢地,慢慢地,拖進了床底裡面。

當然,床上的那兩位可是毫無察覺的,在這關頭,誰會去關心掉在地上的小內褲呢?歐陽雄捧著這個意外之喜,把鼻子埋在裡面,深深的呼吸著那醉人的香味。可能是兒媳洗好澡剛換的內褲,所以上面沒有尿味,但卻有一股淡淡的香。

歐陽雄知道那是女人香,有的女人天生就有著香味,雖然也有不同的,但絕不是香水的味道。這種味道就像催情劑,讓人激情膨湃。歐陽雄把小內褲按在他勃起的陽具上,激動的擼動著。兒媳的肉吃不到,我喝點殘湯總可以吧?

床上的夫妻倆卻發生了意外,歐陽光明把老婆的玉腿架在肩上,發亮硬挺的陰睫對準了粉嫩的陰唇,那私處已經泛濫成災。他握住陰睫用龜頭摩擦了幾下那水嫩的陰唇,沾了沾上面的淫水,腰一挺,「噗嗤」一聲插了進去。

陳嬌雪感覺到一根火熱的棍子插入了自己那空虛寂寞多時的小穴,那粗漲的陽具把她的陰道充實得滿滿的,讓她「啊」的一聲,雙手緊抓著床單,舒服的叫了起來。

但是就這一下,體內那棍子突然漲得更大,歐陽光明滿臉通紅,渾身顫抖幾下,快速的抽插幾下就趴在老婆身上一動不動了。一會兒他才懊惱的說︰「唉,還是不行啊,就插這麼一下,這麼快就射了,身體還是沒完全調理好啊!老婆,對不起。 」

床下的歐陽雄愣了愣,兒子有早泄這個毛病?原來,歐陽光明在結婚後一時太放縱性生活,雖然後來調養了身子,但還是傷了點元氣,得了早泄這個毛病。這次他出國除了出差之外,順便也去找國外的醫生求醫問藥。

畢竟家裡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而自己卻不能大展雄風,是多麼的令人沮喪。陳嬌雪雖然滿身欲望得不到滿足,但她還是強忍欲望,雖然她很想把這個銀槍蠟燭頭的男人踢下床去,性欲起來了卻得不到滿足的女人同樣是可怕的,尤其是身懷名器的她。

但她看到老公那懊惱慚愧的樣子,心又一軟,只好幽幽一嘆,言不由衷的反抱著老公,安慰著說︰「老公,你剛才那一槍好厲害,我好舒服的。沒事,你會好起來的,我還等著你來征服我呢! 」

歐陽光明看著善解人意的老婆,感動的摟著說︰「老婆,你真好,我愛你。我會好好愛你一輩子。 」

陳嬌雪把頭埋在老公胸前,悶悶的說︰「老公,我也愛你。」心裡卻是嘆了嘆氣︰『什麼時候我才能享受那完美的性愛啊?我真的真的好想要啊! 』

歐陽光明探手往床櫃裡取出一盒膠囊,倒了一杯水仰頭喝下,有些自慚的對陳嬌雪說︰「這是我從國外帶回來的,听說很有療效,就買來試試。可惜,西藥的副作用很大,吃了就很困,很想睡覺。 」

陳嬌雪關心的說︰「副作用大那就別吃吧!我們還是看中醫好,雖然不能立竿見影,但也很有效果的。 」

歐陽光明把玩著老婆胸前的玉兔,笑著說︰「但你老公等不及了啊!放著你這個大美人卻不能享用,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啊! 」歐陽光明打了個哈欠,有些睡意的說︰「看,這藥效就是來得快,我有點想睡覺了。」

陳嬌雪親了老公一下,柔聲說道︰「那睡吧,一切都會好的。我可不喜歡裸睡,我下去穿件內褲吧! 」

床底下的歐陽雄听到一下子慌了神,手裡拿著兒媳的內褲,還藏在他們的床底下,這等下要怎麼解釋?怎麼解釋都沒用的。怎麼辦?怎麼辦……歐陽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陳嬌雪滿懷心事的下了床,心裡想著︰『唉!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決了。我不要這樣,我要熱呼呼的大肉棒,大肉棒啊! 』陳嬌雪饑渴的想著。

她往床下一掃,嗯,內褲怎麼不見了?她左右看了一下,沒有看到,難道在床底下?她也沒多想,就跪著膝,撩起了床罩。歐陽雄看到一雙潔白的雙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麼的精致,讓人想捧在懷裡細細把玩。

接著,床罩被撩了起來,那還泛紅的絕色容顏,還有那因為趴著而下垂的玉乳,隨著兒媳的動作而輕微晃動著。美人美景,但歐陽雄已無心觀賞,他只是尷尬的把手中的內褲遞給兒媳,一邊拼命的向兒媳搖手,暗示她不要讓兒子發覺。

陳嬌雪撩起床罩,卻沒想到裡面還有個人,一時嚇了一跳,驚呼起來。定神一看,原來是公公,他滿臉通紅,一臉尷尬的拿著自己的內褲,在那裡拼命的搖著手。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