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兒媳膝

床上的歐陽光明扭頭過來問︰「老婆,怎麼啦?」陳嬌雪心思急轉一下,她一把扯過小內褲,放下床罩,假裝撫摸著額頭說︰「剛才沒注意,拿內褲的時候不小心踫到頭了。沒事啦,你快睡吧! 」說完爬上了床,和歐陽光明並排睡在一起。

她被公公驚嚇而急速跳動的心才稍微平靜下來,想著︰『公公他怎麼會在房間裡?還躲在床底下!難道他一直都心懷不軌,專門來偷看我和老公做愛?啊,好羞人,剛才都被公公給看光了啊,還有剛才和老公做的事都被他知道了。剛才我應該喊人的,但我為什麼沒喊呢?他是我的公公,老公的父親,家和萬事興!如果被老公知道了,以後大家都會尷尬的,甚至還有更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我可不想看到老公和公公反目。 』

其實,陳嬌雪看到公公在床底向她搖手那狼狽的樣子,讓她下意識的圓起了謊。也可能是公公平時對她很關心愛護,所以她不想看到家不和的那一幕,又或者,還有什麼別的原因,總之,歐陽雄這一關算是僥幸的過去了。

歐陽光明「啪」的一下把房裡的燈滅了,對著老婆說︰「睡吧,晚安。」

陳嬌雪「嗯」了一聲,想著公公還躲在床底下,心裡總覺得很異樣,有些冷卻的身子又有些滾燙著。歐陽雄看著黑暗的周圍,他暗自舒了一口氣,對兒媳更是暗暗感激。他在等兒子熟睡了才敢偷偷的溜出去。

陳嬌雪卻怎麼也睡不著,公公還躲在下面了,『啊,剛才他手上拿著我的內褲,不會是用它來做那種事吧? 』她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小內褲有可能被公公自慰過,身子更加滾燙了︰『公公,他應該很喜歡喜歡我的吧?他的那個東西應該很大吧?不知道還能用不? 』

陳嬌雪一想到肉棒,不禁嚶嚀一聲,私處不禁又流出了些濕濕的液體出來,手忍不住探進內褲裡,慢慢撫摸著陰唇。慢慢地,內褲裡的玉手動作越來越大,陳嬌雪干脆抬起屁股,把剛穿上的內褲脫下來,全身一絲不縷,側身弓著身子,咬著那紅艷的嘴唇,一下一下的探進了身體。想著公公在下面,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異樣的刺激讓她的情欲一下如山洪爆發了。

手,還是取代不了那又熱又硬的大肉棒啊!陳嬌雪媚眼如絲,發情的女人其實和發情的男人都一個樣,都要發泄,當欲望沖昏了頭腦時,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無疑,陳嬌雪就是這麼個女人,她已經被欲望戰勝了理智。她看著漸漸打起呼嚕的老​​公,心中閃過一個大膽瘋狂的想法,她往床櫃裡掏出了一個安全套,悄悄的滑下床,鑽進了床底下。

歐陽雄正琢磨著怎樣出去,突然,黑暗中一具火熱的嬌軀溜了進來,摟住了歐陽雄的身子。一股吐氣如蘭的氣息,在歐陽雄耳邊輕聲說︰「爸,愛我。」

歐陽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他感覺好像在做夢,懷裡的兒媳正躺在自己的胸前,而兒媳的那句「愛我」,這一刻,他覺得好幸福。他緊緊地摟住兒媳的嬌軀,雖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但歐陽雄還是準確的吻住那柔軟的紅唇,和那條丁香小舌纏綿著,吸吮那甜蜜的芳香。大手則是在那挺翹充滿彈性的屁股上來回撫摸,感受著那圓潤的弧度,另一只大手則攀上兒媳高聳的玉峰,揉捏著那凸起的乳頭。

他緊緊地摟住這性感誘人的尤物,仿佛想把這柔弱無骨的嬌軀揉進體內。他的嘴慢慢地往下吻,從脖子一直來到那乳峰上,舔著、輕咬著……那淡淡的奶香味讓歐陽雄覺得,這是媽媽媽的味道。大手從臀部來到了大腿內側,當覆蓋上那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時,赫然發現已經濕漉漉了。

歐陽雄笑很邪惡,他滑到兒媳下面,把兒媳的雙腿向外張開,頭一埋,扎到兒媳的私處,伸出舌頭在那粉嫩無毛的陰唇上輕輕的舔著,女人發情流出來的液體都有一股騷味,只是兒媳卻沒有那麼濃,只是淡淡的,讓人不覺得惡心。他干脆把嘴堵住了整個陰唇,吸琢裡面的瓊漿玉液,對于好多年沒舔過陰的歐陽雄來說,的確是這樣。

陳嬌雪被公公這麼一吸,雙腿不禁往裡一夾,把公公的頭夾在裡面,雙手則插入公公那濃密的頭發中,無意識的摸著。嘴唇輕咬著,不讓自己的呻吟聲發出來,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次的往上抬,配合著公公的魔舌,讓他的舌頭更深入一點。

歐陽雄很賣力,他細細的在那勃起的陰蒂上舔著,偶爾,像蛇的舌頭一樣呼的一下探進陰道裡,探索那幽深的蜜境,每當這個時候,兒媳就會繃緊全身,雙手緊緊地扯住他的頭發。

歐陽雄很得意,兒媳的G點被他給發掘出來了,因為這動作才運作了幾下,舌頭就被那柔軟的嫩肉緊張收縮的包裹著。接著,一小股液體噴了出來,他張開嘴,把它全部喝了下去,『听說女人的陰液能壯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歐陽雄想著。

歐陽雄已經忍受不了了,他想提槍上馬,但還是有些忌諱︰『她可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未來孫子的媽媽,這樣上了會不會遭雷劈?如果不小心有了,那她以後生下來的孩子是叫我爸爸還是叫爺爺?對兒子叫爸爸還是哥哥? 』這關系可真夠亂的啊!

但這種禁忌的誘惑,卻讓他更加興奮,他壓在兒媳身上,胯下巨挺頂在兒媳的小腹上,在兒媳耳邊欲擒故縱的輕聲說道︰「小雪,要不我們適可而止吧,我們這樣下去可是亂倫啊! 」

陳嬌雪已經是意亂情迷,這種禁忌的刺激已經把她的理智淹沒,剩下的,只是動物的本能,那就是交配。她怎能忍受那一而再、再而三半途而廢的高潮?她迫切的想體驗那種飛仙般的快樂。

她往下握住那頂在自己小腹上的凶器,才發現公公的凶器是那麼的粗大,那麼的堅硬,而且還比老公的長,一想到等下要被這根巨物貫穿體內,填滿她空虛的蜜穴,身上興奮的顫抖著。歐陽雄昂揚的陽具被兒媳的小手這麼一握,全身如電流通過,舒服的喘了口氣。

陳嬌雪費力地摸出放在旁邊的安全套,有些顫抖的對壓在她身上的公公的耳邊輕聲的說︰「爸,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干我。來干我吧,小雪我受不了了,你兒子不行,你就滿足我的欲望吧! 」

歐陽雄淫笑的挑逗著︰「但我們是公媳啊,這樣做是亂倫啊?你不怕下地獄嗎? 」

陳嬌雪喃喃地說︰「下地獄?下地獄就下地獄吧!不管那麼多了。在這黑暗裡,我們誰也看不見誰,你不把我當兒媳,我不把你當公公,不就行了嗎? 」陳嬌雪有些自欺欺人。

她把安全套摸索著套在公公的陰睫上,欲火焚身的說︰「爸,來吧,戴套就不算亂倫了,至少有個塑料膜隔著。 」

歐陽雄把安全套戴好,兒媳的「戴套不算亂倫」這句話,徹底地把他所有的顧忌和道德倫理拋出九霄雲外。他依稀記得,有段新聞說的是一個女老師被一個官員強奸了,報案後那個派出所所長居然說戴套不算強奸的牛語而輿論大嘩。兒媳把這段話套用在亂倫上,真是神來之筆,讓公媳之間的淫亂找到了彼此接受的共同點。

歐陽雄喘了口氣,緩解一下興奮的神經。他知道,太興奮的話,等一下會快速繳槍棄械的,這是他這幾十年來的性經驗。而且難得在這個美艷性感的兒媳婦身上馳騁,他當然得好好表現一下他的男性雄風,以後,日子還長著呢!

他把兒媳的兩條長腿環在自己的腰上,握住陰睫頂在那水嫩多汁的蜜穴上,趴在兒媳的身上,輕咬著她的耳朵含糊的說︰「小雪,我的好兒媳,公公我來了哦! 」說完,腰一挺,火熱堅硬的陽具隨即深深的捅進兒媳的體內。

陳嬌雪舒服死了,她雙腿緊緊地夾住公公的腰,雙手緊抱著公公的背部,呼吸變得很急促,雙眼已然迷離起來︰「嗯……好粗,好漲,好長,好舒服啊!」

歐陽雄剛開始只是緩緩地抽插著,畢竟是第一次光臨,還不是很清楚裡面的底細,孫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只是感覺兒媳的陰道很濕熱,周圍的嫩肉把他的肉棒擠壓得緊緊的,雖然淫液很多,但推進抽出還是有些阻力的,而且那嫩肉是一層環著一層,每推進一些,就好像又有另一層肉包裹著;而抽出來,卻感覺裡面有股吸力在吸取他的馬眼,不讓他輕易脫身。

還好歐陽雄經驗豐富,馬上調節好自己的節奏,換成年青人,肯定是一泄千裡。歐陽雄嘖嘖稱奇,名器就是名器,果然與眾不同啊!

而陳嬌雪隨著公公的抽插,在交合處的淫水是越來越多,她感覺到,自己現在已經站在雲端上翩翩起舞,一群白天鵝在她周圍飛來飛去,她好開心好開心。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好像身上有些壓抑很久的熱氣隨著毛孔蒸發出去,全身都成粉色的了,還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歐陽雄不禁暗呼兒媳太極品了。他已經慢慢地習慣了兒媳的蜜穴,胯下的動作越來越快,陽具在兒媳體內進進出出,每次出來都會帶出一點水漬,而陰道最外面的一些嫩肉也會隨著肉棒的出去而黏著出去,好像是怕這帶給她快樂的小弟弟不要她了似的緊緊地跟著它,而肉棒挺進去,也跟著溜了進去。

可惜,這個床底下空間小了點,只能男上女下和側插,其它的性交姿勢就不能做了,要不然歐陽雄還想把他十八般武藝統統用在這嬌俏的兒媳身上呢!但又想著,兒子在上面睡覺,而自己卻在床底下干這性感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那禁忌的快感讓他的肉棒漲得更粗更大了。

而陳嬌雪被體內那突然漲大的肉棒刺激著,全身都開始緊繃起來,圓潤的十個腳趾頭挺得直直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拼命往上抬,迎合著公公陰睫的入侵。臉上已是潮紅如血,交合處更是滴水漣璉,隨著肉棒的抽插,不時有些「哧哧」的輕微水聲,整個床底都彌漫著淡淡的淫靡味道。

陳嬌雪快樂得想大叫,但她不敢,上面睡著自己的老公,而自己卻和公公在床底下進行著苟合之事。但是這種禁忌的刺激卻讓她的感官更勝一層樓,體驗到從未有過的感覺,她咬緊嘴巴,不讓呻吟的浪叫聲發出來,只是緊摟著公公壯實的腰,一下又一下的幫著公公往下壓,讓公公的肉棒能更深的插入自己體內。

歐陽雄一邊干著兒媳婦,一只手也忙著揉捏兒媳高聳的乳峰,而嘴裡也含著另一只玉乳,那潔白的雙乳都留下了他的唇印和口水。

就在公媳倆渾然忘我的肉搏正激戰到暢快淋灕的時候,一陣手機鈴聲驟然響起,在這黑暗寧靜的房間裡顯得格外刺耳。這鈴聲,也驚醒了正在顛凰倒鳳的公媳倆,讓激情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

歐陽雄只冀望,那只是個騷擾電話,會馬上停止的。而陳嬌雪則很糾結,郁悶的想著怎麼就沒關手機呢?大煞風景啊!

歐陽雄的肉棒還插在兒媳體內,他在兒媳耳邊摩挲著圓潤的耳垂,悄聲說︰「怎麼辦?要不,你爬出去關掉手機?」

陳嬌雪搖搖頭,她剛玩得性起,怎麼能離開那舒服的大肉棒呢?她摟住公公的脖子,屁股輕輕的扭動起來,用動作來表示她的想法。歐陽雄知道了兒媳的意思,又開始律動起來,可只是挺動了幾下又一動不動了。

原來是床上發出了響聲,歐陽光明被急促連續的鈴聲給吵醒,他蒙著頭,伸手往床櫃胡亂抓了幾下,想拿放在上面的手機,沒想到卻把手機給踫到了地上。手機掉在地上後還是在不停地叫著,歐陽光明嘟囔了幾句,醉眼朦朧的下了床,撿起手機與對方交談了幾句才掛上手機。

當陳嬌雪看到老公起來撿手機的時候,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因為那手機就在床底的邊上,只要老公撩起床罩,或者只要再往下​​朝床罩下邊裡瞅一下,那她和公公的奸情就會被曝光,她要用什麼臉面去對待老公呢?

偏偏,公公卻在這時候不老實了起來,他看到兒子就在不遠處,也就一米的距離,但他卻抱著兒媳婦,就在兒子的邊上狠狠地干著他老婆,而兒子還毫無知覺,不知道他心愛的老婆,就在他旁邊被他最親愛的父親蹂躪著、征服著。

陳嬌雪覺得公公的肉棒突然變得更粗了,動作也起伏得更快,她被公公干得欲仙欲死,蜜穴的嫩肉也越縮越緊,她使勁用手掐著公公背部的肌肉,不知道是想公公更用力地干她,還是想讓公公停止一下,免得被老公察覺。

但隨著公公肉棒快速抽插而產生的快感如波濤洶涌的來臨時,她再也忍不住了,緊緊地摟住公公,全身直顫,她狠狠地咬在公公寬闊的肩膀上,體內的蜜汁如同山洪暴發,一股一股的沖擊在公公火熱的龜頭上,再順著粗長的肉棒流出體外,把屁股都沾濕了。

歐陽雄雙手緊緊地抓住兒媳那兩瓣富有彈性的屁股,胯下的肉棒死命地撞擊著兒媳的蜜穴,仿佛要把這好多年沒發泄的欲望,通通的在兒媳身上發泄著、征服著。

就在兒媳達到高潮噴出蜜液而陰道劇烈收縮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濁精猛地噴發出來,全身顫抖的趴在兒媳身上,不時地還抽搐了幾下。床底下,一對赤裸的公媳,就這樣下體緊緊連著,各自的胸口激烈起伏著,都在慢慢著回味著剛才的激情與快感。

歐陽光明關掉手機,看到老婆不在床上,有些疑惑的說道︰「老婆去哪了?去上廁所了嗎? 」他也沒多想,以前老婆也有半夜去上廁所的習慣。他太困了,倒在枕頭上,不一會兒又睡了過去。

可憐的他不知道,她老婆不是去上廁所,而是就在他的睡床下面,跟他父親在享受那男女之歡呢!跟他的父親一起攀上那性愛的巔峰……

(4)

當窗外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鳥叫聲時,歐陽光明就醒了。他一看時間,馬上爬起來。今天早上有個重要會議要開呢,他不在可不行。他看了看還在熟睡的老婆,心裡很納悶,平時老婆都很早起來的,今天怎麼還在睡?難道因為我出差那麼久,回來了,所以讓老婆很有安全感?

歐陽光明自我得意的想著。可憐的他不知道,他老婆昨晚已經給他帶上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還是他父親給的。

公媳倆奮戰到最後,陳嬌雪不止是爽而已,高潮不斷。都快虛脫了,畢竟欲望壓抑的太久了,爆發力也是難以想像的。也幸好歐陽雄還很健壯,性經驗豐富,再加上平時懂得修身養性,所以,才能征服兒媳這朵嬌艷而又充滿禁忌的花朵。陳嬌雪睡的特別安詳,仿佛,昨晚的那場激情,只是一場春夢而已。春夢了無痕。

歐陽光明看著熟睡的老婆,不忍心打擾這個睡美人。自己起床洗漱完畢,發現父親也同樣還沒起床,只好自己沖了杯牛奶,吃了塊面包,留下個字條就匆匆上班去了。

歐陽雄伸了伸懶腰,抬頭看了看窗外,才發現已經日上三竿了。但他還是懶洋洋的不想起來。他摸了摸一些沾在陽具上的白色顆粒物,放在鼻子上輕嗅著,那是兒媳高潮噴出的液體,歐陽雄不想洗掉,因為他怕那只是一場夢,夢醒了就什麼都不存在了,他要留著做證明,證明昨夜的瘋狂是真的。

畢竟,昨夜的事對他來說,更像一場夢。歐陽雄笑得很開心,昨晚的激烈一夜情是真的,自己真的得到了兒媳。那麼,以後,歐陽雄想到以後的日子,心裡頓時火熱一遍。帶套不算亂倫啊,歐陽雄喃喃地說著,眼楮卻是越來越亮了。

歐陽雄起床後,發現兒子的臥室門還是關著的,又看到兒子留下的字條,才知道兒媳還沒起床。他自己動手煮了兩碗雞蛋瘦肉面。一碗留給自己的,另一碗是給兒媳的。

他吃完面後,發現兒媳還沒出來,如果​​太久的話面會糊的。歐陽雄決定去喊喊兒媳。他來說兒子的臥室門前,輕輕敲了下門,說,「小雪,該起床吃飯了。」

裡面沒答覆。又重復問了一下,還是沒反應。

他擰了擰門把,推門進去了。

原來門並沒有反鎖。 「兒子這個壞習慣啊」歐陽雄感慨道。

陳嬌雪在公公起床的那一刻也醒了,但她就是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眼楮看著天花板,心裡卻在回放著昨晚的那一幕。快樂,後悔,激動,慚愧。興奮,什麼感覺都有,她的心很亂很亂,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真的是個蕩婦?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