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兒媳膝

我就那麼饑不擇食?連公公也要?這樣做對得起自己的老公嗎?如果讓外人知道了,那這個家也就毀了,怎麼辦?陳嬌雪心亂如麻,如果不是下體稍微有些紅腫,她會認為昨夜發生的一切只是個春夢,但現實提醒她,那是真的。

但是,真的太舒服了,陳嬌雪心裡的令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那是一個叫欲望的惡魔在發表她的看法,那肉棒好粗好大啊,被它干的太爽了,結婚到現在還沒這麼爽過,老公更是中看不中用。以後如果天天被這可愛的東西來捅捅,那是多麼快樂的事啊。

有一就有二,被公公干上了,如果他想要我該怎麼辦?就在陳嬌雪內心交戰的時候,傳來了公公的敲門和問候聲。陳嬌雪現在還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公公,也只好假裝听不見。

翻身側趴著,拿來一個抱枕蒙在頭上,只是她沒想到,老公出去居然沒有反鎖,公公居然推門進來了,她听到開門聲不禁暗喊一聲糟糕,身上更是不敢動了,只好假裝自己還在沉睡之中。

歐陽雄的眼光閃閃發光,正在全方位掃瞄著床上的睡美人,兒媳就那樣冊躺在床上,身上穿著半透明的真絲短睡袍,從後面看,那文胸的背扣,那小小的內褲,都看得到七七八八,有穿等于沒穿一樣。

但這半掩半露才是最誘人的。那修長的玉腿,就那樣橫跨在床上,一條玉腿伸直著,而令一條玉腿腿卻是弓著的,但是因為這睡姿,那渾圓的臀部顯得更翹更豐滿了,那涇渭分明的弧線,把那兩瓣誘人的翹臀分割開來。

睡袍很短,只是蓋住臀部,那大腿以下的部位就全暴露在空氣之中。肌膚白裡透紅,甚至仔細看下,都能隱約看到一些青色的筋脈。歐陽雄可恥的勃起了。他有些無奈,現在的自己,就好像年輕了幾十歲,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的歲月。而這一切,都是床上這美艷妖嬈的兒媳婦帶給他的。

那邪惡的大手,就這樣,輕輕的撫摸著,從那小巧的玉足,到那粉嫩的大腿,來回的摩挲著,感受著那雖然稍微有些涼但滑嫩充滿彈性的,屬于年輕人的活力肌膚,這是在自己老婆身上體驗不到的,那皺巴巴的皮膚,歐陽雄認為,那肉已經死了,現在和兒媳對比一下。更是覺得,那能算是肌肉嗎?不過是一堆快進黃土的朽肉而已。

終于,那大手緩緩的探進睡裙裡,攀上那豐富渾圓的屁股,隔著小內褲,來回撫摸著,畢竟還有點布料隔離著,所以,那邪惡的手指輕輕的劃過內褲的邊緣,溜進那滑嫩彈性的臀肉,那緊貼著的小內褲,由于有一只大手伸了進去,所以倒像是一只老鼠藏在地毯內爬來爬去。那大手就在那豐臀上面揉捏著,昨晚的激情,讓他拋開了顧忌。變得越發大膽了。

歐陽雄細心的發現,從他進來後兒媳就一直保持這個睡姿,這可有些不同尋常。當他的大手在那翹臀上肆虐時,那皮膚居然由白變成微粉色了,還起了一些雞皮疙瘩。這才知道,兒媳早就知道他進來了,只是在故意裝睡,不禁低低的笑了起來。

陳嬌雪知道穿幫了,反身過來,卻把那邪惡的大手壓在屁股下面。她臉色微紅,有些氣惱的道,「爸,你怎麼可以這樣。」

歐陽雄嘿嘿一笑,往兒媳的翹臀捏了一把,才抽出手來,放在鼻子上嗅了嗅。淫笑的說,「小雪,你真香啊。」

陳嬌雪起身坐了起來,她低著頭,微微的說,「爸,我們不能這樣,我對不起光明。昨晚的事就當作一場夢吧,現在,你還是我的公公,我還是你的兒媳。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如果你還這樣,我,我就離開這裡了。 」

歐陽雄有些錯愕,兒媳的轉變快得讓他反應不過來。難怪人說女人心海底針,他看著一臉堅決的兒媳,決定以退為進。先穩住她,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有一就有二,這美艷的兒媳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總有一天會在他身下輾轉纏綿的。

他輕輕嘆了口氣,說,「對不起。」然後,轉身慢慢的走出房間。陳嬌雪看著公公走出房間,才舒了口氣,心裡非常復雜,昨晚的瘋狂歷歷在目,但那是禁忌的。

但想到公公那巨大堅硬的肉棒,下體又好像濕潤了,她羞澀的夾緊了大腿,暗罵自己,「你呀你,真是不知羞。」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公公,發生了這件事,以後相處都很尷尬的。而公公那火熱的眼神又讓她忐忑不安。她不想對不起那愛她的老公。怎麼辦呢,陳嬌雪很糾結。

陳嬌雪回娘家了,這是她暫時想到的辦法。她不敢面對公公,還有她的老公,只好選擇回娘家小住幾天再說了。偌大的別墅,兒子又經常不在家的,所以就只剩下歐陽雄一個人。

不過歐陽雄倒是自得其樂,只是兒子的房間就成了常客,兒媳的那些性感的內褲,蕾絲的,透明的,還有丁字褲,都逃不過他的蹂躪。那透明的,薄如蟬翼,或肉色或網狀的絲襪,都是他打飛機的好東西,當然,他可不敢射在上面。

讓他驚喜的是,他居然搜出一件紅色肚兜,上面繡著鴛鴦戲水的圖案。歐陽雄直接收藏了。電腦,屬于年輕人的,但歐陽雄多多少少也會用一點,只是不常上。

一般上電腦就是看看時事評論和看看一些老電影,另外就是上色站了。當然,點擊比較高的當然是公媳亂倫的片子了。歐陽雄無所事事,就到書房上電腦去了。打開電腦,桌面上有個圖片的文件夾,好奇之下,歐陽雄打開瀏覽起來。

裡面那香艷火辣的圖片,讓他鼻息粗重起來,手不禁摸進褲內,擼起了飛機。原來,那都是陳嬌雪的寫真圖片,也有車模的,每一張都是那麼的性感嫵媚。車模的,陳嬌雪面含微笑,一頭垂直的秀發下,有幾縷成螺旋形的頭發搭在雪白的胸前。上身只是一件銀色吊帶緊身衫,那吊帶很細,雪白滑嫩的肩膀,那如霜似雪的藕臂搭在車前,微傾著身子。

那微敞的胸襟下,雪白渾圓的乳房隱約可見,一條緊身齊B銀色小短裙,把那挺翹圓潤的屁股包裹得更豐滿。兩條修長的玉腿交叉的站著,腳下是一雙紅色高跟鞋,一雙網狀黑色絲襪緊緊貼在雪白的大腿上,黑白相間。更顯性感本色。就這張照片,歐陽雄百看不厭,也射了好幾次。

令外,那些泳裝的,睡衣的,還有情趣內衣的,那婀娜多姿,風情萬種的身材。他一個都沒放過,細細的欣賞著,意淫著。同時想重返兒媳婦那水嫩多汁的桃源洞的欲望則更加強烈了。該用什麼辦法呢?歐陽雄冥思苦想著。

幾天後,陳嬌雪回來了,她不得不回來。老公打電話來說公公扭到腰了,讓她回來照顧公公。歐陽雄真的受傷了嗎?當然不是,這是他想到的辦法,裝病,把兒媳騙回來再說了。

「這裡,嗯,就是這裡。真舒服,小雪,想不到你還會這一手啊。」歐陽雄趴在床上,眯著眼楮一臉的暢意。

陳嬌雪則是慢慢的輕輕捶打著公公壯實的腰部。她輕笑著說,「爸,以前我學過一點。 」小手輕輕的踫觸著那結實的肌肉,那是丈夫所沒有的,就像男人喜歡性感漂亮的女人一樣。女人也很喜歡身體強壯的男人,公公那無形雄厚的男性氣息,讓好幾天得不到性欲的她有些臉紅心跳。

她改錘為捏,硬梆梆的肌肉讓她弄得手指頭都有些酸痛。她苦著臉說,「爸,你的肌肉好硬啊,怎麼鍛煉的? 」

歐陽雄呵呵一笑,說,「年青時我是做體力活的,每天又經常堅持鍛煉身體,所以當然結實啦。怎麼樣?爸的身材比光明的如果呀? 」

「哼,他呀,懶豬一個,從來都不鍛煉身體的,所以身體都是軟巴巴的,一點男人氣概都沒有。我總要他鍛煉身體,但他總是以沒時間的借口拒絕。光明如果有爸這身材的一半就好了。 」陳嬌雪羨慕的說。

「那你喜不喜歡爸這身材啊?」歐陽雄有些曖昧的道。

陳嬌雪用力的捏了一下,氣鼓鼓的說,「爸,不許胡說,再胡說我不給您按摩了。 」

歐陽雄假裝齜​​牙咧嘴了下,討好的說,「好,好,爸不亂說。嗯,我兒媳婦是最孝順的了。 」心裡卻想著,以後再讓你嘗嘗公公我寶槍的利害。

陳嬌雪看著公公那夸張的表情,不禁撲哧一下笑了起來,手上也溫柔了起來。歐陽雄看著笑顏如花的兒媳,不禁看的痴了,說,「小雪,你真美。」

陳嬌雪看得懂公公的真情流露,他是真心喜歡自己,但我們是公媳啊。世上所不容的倫理道德。更重要的是太對不起自己的老公了。陳嬌雪只有沉默以對。只是讓公公側趴著,重腰部按摩到毛絨絨的大腿。

歐陽雄慢慢的,在兒媳嫻熟的按摩技巧中,沉入夢鄉。夢中的兒媳,就那樣,赤身裸體的躺在自己的懷裡,他緊緊的摟住這誘人的嬌軀,堅硬的陽具長驅直入,直搗黃龍,只殺得兒媳丟盔棄甲,嬌喘吁吁,高潮不斷。那堅挺的酥乳,渾圓的翹臀,都讓他愛不釋手,把玩不已。

當歐陽雄鼾聲漸起時,陳嬌雪才知道公公已經睡過去了。她這才停下手來,不經意間,突然看到公公那四角短褲居然支起了大帳篷。

「哼,睡了還是一樣不老實啊,不過還真大啊。」

陳嬌雪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她看了看公公確定真的睡了,才有些興致勃勃的觀察起這個大帳篷,就是這個凶器在那天晚上帶給她無限快樂的源頭麼?

她小手輕輕的觸踫那最頂端,感受著那硬度和熱感。她調皮的用手指按住最頂部,往下壓,只壓下一點後卻總壓不下了,但一松手,那凶器由于受力而上下彈了起來,就好像一根棍子在內褲裡揮舞著,讓陳嬌雪覺得好玩極了。玩了幾下,又想著,雖然自己被這凶器殺過,但它的真面目是什麼還不知道呢。

不知道跟老公的是不是一樣。男人的那個東西是不是都一樣呢?還是不一樣?從小到大良好的教育使她就只見過老公的雞雞。不如,就偷看一眼吧,反正公公已經睡了,就偷偷的看一眼吧,嗯,我就只扒下褲口往裡面看看而已。

陳嬌雪心想著,小手已經偷偷的輕輕的打開公公的內褲。一根龜頭紫紅發亮如大蘑菇的肉棒終于跳出了內褲的束縛,呼吸著這外面的空氣。那紫黑的龜頭上,裂開著一個小口子,還散發著一絲裊裊的煙氣。

棕黑色的肉棒上,那噴張的血管如盤根錯節的蚯蚓,張牙舞爪的,帶著一股男人的氣息向陳嬌雪迎面撲來。那巨大的凶器的根部,長著密密麻麻彎彎曲曲的黑色陰毛,再往下,由于肉棒正亢奮勃起中,所以陰囊也收縮成了像柑橘的圓團。

陳嬌雪看著眼前的巨物。不禁憋住呼吸,臉紅心跳了起來。

「天哪,這麼大,跟老公的不一樣啊。至少是老公的一倍大啊。虎父犬子啊。難怪那天晚上那麼的爽快啊,假如,現在小穴被這凶器捅上一捅,那該多舒服啊。 」一想到那天晚上的激情,陳嬌雪就忍不住夾了夾大腿,感覺蜜穴裡好像有一股濕濕的東西流了出來。

夢中,歐陽雄暢快淋灕的在兒媳身上鞭撻著,馳騁著,也戰到了最深處,一陣陣快感襲來,他更加緊了沖鋒,終于,在兒媳那嬌嫩的蜜穴裡,撒下了他無數的子孫後代。

現實中,陳嬌雪驚奇的發現,公公的肉棒突然變得更加粗大,那馬眼上,有一些透明液體越流越多,把陰毛都沾濕了,被水沾染的龜頭,變得更加光亮,那馬眼也在一張一和的,陰囊更是往肉棒上縮。

陳嬌雪湊過去,剛想看明白公公的肉棒怎麼突然變化這麼大。不料,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公公的馬眼上激射而出,陳嬌雪躲避不及,那精液就這樣噴射在陳嬌雪的俏挺的鼻子上,絕美的臉龐,斑斑點點,甚至那紅艷的嘴唇上,也殘留著幾滴液體,稍尖的下巴上最多,緩緩的流下,滴落在她白皙的胸前,周圍彌漫著男人精液那濃濃的腥味。

(5)

歐陽雄接了個電話,半天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粗話,『他媽的。 』也難怪他這麼氣極敗壞的,他的獵媳計劃才剛開始啟動,就听到老婆打電話說明天要回來了,這樣一來,他的算盤全部打空了,怎麼不讓他著急呢,畢竟,有老伴在身邊那辦什麼事都不方便了,尤其還是見不得人的亂倫。對兒媳那性感迷人的身體垂涎三尺的他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

至于老伴說的小兒子和他女朋友一起回來的事,他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下,也不怎麼在意了。畢竟,大兒媳已經是個絕世大美女了,難道還有人能夠和她媲美麼?在歐陽雄心中,大兒媳已經是世界上最美麗最性感的女人了,所以,他對小兒子的女朋友也淡然處之了。

歐陽雄坐在浴室的板凳上,全身只圍著一條毛巾裹住下身,其它的就裸露在空氣中,那微黑健壯的肌肉,把男人的魅力展現無遺,歲月的痕跡,在歐陽雄身上微乎不見,不得不贊嘆他的養身之道的高明。歐陽雄托著腮,心事重重的想著。老婆和小兒子快來了,而兒媳這塊天鵝肉還沒吃到呢,真他媽的掃興,以後要怎麼行動呢?歐陽雄絞盡腦汁思考著,連陳嬌雪進來都沒察覺。

這幾天都是陳嬌雪服侍公公洗澡的,當然,這也是歐陽雄主動爭取的。目的無非是想讓兒媳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揉捏,先利用自己健壯的身材來誘惑一下兒媳,為以後的獵媳計劃埋下個種子。不得不說歐陽雄這計策還是有些作用的,這幾天陳嬌雪總接觸到公公那堅實的肌肉,那雄壯的胸肌,稜角分明的背部肌肉,都讓陳嬌雪有些臉紅心跳,甚至,那天晚上的瘋狂還進入她的睡夢中,只是夢中的公公,清晰可見那粗長的凶器,地點也從床底變成了床上。早上起來,內褲那私處的地方都濕乎乎的了。

陳嬌雪打開水灑,調了下溫度,才對著歐陽雄說,『爸,可以洗澡了,你準備好了嗎? 』歐陽雄這時才回過神來,微笑著說,『早準備好了,就等你啦。 』話雖說著,但眼楮卻死死的盯著兒媳那玲瓏有致的曼妙身材,下面的肉棒慢慢的起了反應翹了起來。

陳嬌雪因為要給公公擦澡,所以穿著也比較簡單,洗澡難免濺到水的,所以不能穿得太多,就一件低胸吊帶白色小衣,下面則是穿著一條松緊帶的藍色小短褲,兩條白嫩修長的大腿晃得歐陽雄眼花花的。那如白玉又如霜雪的小腳丫下,踩著一雙紅色小拖鞋。那披肩的秀發也被她盤在頭上,露出雪白如天鵝般的玉頸,那平時經常被秀發蓋著的小巧的耳朵也顯露出來,圓潤的耳垂下,掛著一雙亮晶晶的鑽石耳環,配上那絕美的容貌,顯得特別的美艷與高貴。

陳嬌雪先把公公那理著平頭的頭發上用水弄濕,再抹上洗發水,輕輕揉搓起來,歐陽雄眯著眼楮,狀似一臉享受的樣子,但眼珠子卻死死盯著那近在眼前的起伏的高聳乳峰,兒媳那迷人的體香,不時的刺激著他那漸漸發酵的荷爾蒙。

『哎呀。 』陳嬌雪驚呼一聲,原來是不小心上衣濺到水了。那水漬從一小團慢慢的向周圍擴散開來,緊貼在身上,把那豐滿的乳峰的弧形顯露無遺,那突起的乳頭,就像那白衣上的一朵花,格外引人注目,原來兒媳沒穿文胸啊。歐陽雄震精了,呼吸都沉重起來,他貪婪的盯著那乳香峰巒,雙手蓋住胯下的肉棒,用拇指輕輕的的揉按著怒張的肉棒,意淫著。

『爸,你轉過身去,我給你擦擦背。 』『噢,好的。 』歐陽雄心有不甘,但還是听從兒媳的話,轉過身去。陳嬌雪對于公公的小動作自然有所發現,包括那頂著個大帳篷的毛巾。她自然知道自己被水打濕的衣服跟赤裸沒什麼差別了,也知道婆婆要回來了。所以也無所謂了,讓公公過過眼癮也好,反正他也吃不到。陳嬌雪心裡這樣想著,也有些惆悵,至于惆悵什麼,陳嬌雪自己也說不清楚。但公公那火辣辣眼神讓她有些自傲又有些羞澀,只好讓公公轉過身去。

浴室公媳倆都在想著心事,所以倒也很安靜,只有那擦背的聲音和輕輕的水滴聲。 『小雪,幫我把前面​​也擦擦吧。 』歐陽雄轉過頭來指了指胸口。陳嬌雪『嗯』了一聲,手抹上沐浴露,跨過公公那寬闊的肩膀,抹在公公的胸口上,均勻的抹上去。

當小手摸上那公公的胸口時,陳嬌雪的感覺就是,『公公的胸肌好大好結實啊,太有肉感了。嗯,假如可以躺在這健壯的胸口,是多麼令人向往的事啊,老公實在是不中用啊! 』陳嬌雪有些嫉妒婆婆。摸著公公那結實的胸肌,陳嬌雪眼神有些迷離,她咬著紅艷的嘴唇,夾緊著雙腿,不自然的摩擦著,原來是她的情欲有些蠢蠢欲動了,幸好公公轉身過去,看不到背後的人,要不那多羞人啊。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