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兒媳膝

歐陽雄也在煎熬著,兒媳那玉蔥般的小手就在胸口有一下沒一下的揉搓著,說是擦澡,其實跟挑逗差不多了,尤其是背後,偶爾兒媳那豐滿的乳峰因為手伸過來的緣故,不時輕踫在自己的背上,感受著那兩團嫩肉的碩大和彈性。歐陽雄的欲望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當兒媳的手再一次拂過他那硬挺的乳頭時,他再也忍不住,閃電般的抓住兒媳的小手,往胯下的肉棒按下去,說,『小雪,爸這裡髒,幫爸洗洗吧』。

陳嬌雪被公公這麼一拉,驚呼一聲,慣性下整個人都緊貼在公公的背上,那渾圓而充滿彈性的乳峰就這樣頂在公公的背上。陳嬌雪小手握住公公那火熱的肉棒,一時還回不過神來。直到歐陽雄抓著她的手在肉棒上下擼動,才緩過神來,不禁又羞又氣,使勁掙脫公公的大手,說,『爸,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還是自己洗吧』。說完,扔下手中的毛巾,就要往門外走去。

歐陽雄一把拉住兒媳的手,有些哀求的說,『小雪,別走。爸,爸真的很喜歡你,你想要什麼,爸都願意給你。只要你…只要你幫我打打飛機就好,就這一次,好麼?你知道的,你婆婆要回來了,你就滿足公公這小小的願望好嗎?就這一次。求求你了,以後我都听你的,你想要什麼我都會想辦法給你』。

歐陽雄知道兒媳心腸軟,只要來點哀兵計謀,而要求不算太離譜的話成功率很高的,不得不說歐陽雄賭對了。陳嬌雪看著可憐巴巴的公公,公公那真摯而又充滿灼熱的眼神,想到平時公公對她的好,心裡不由的一軟,心想,『只是打打飛機而已,也沒什麼損失,就依了他吧。 』

歐陽雄看著兒媳漸漸軟化的表情,知道有戲了,趁熱打鐵的說,『小雪,你就幫爸一次吧,明天爸就要回去了。 』陳嬌雪想到那天晚上的激情,跟公公都做過了,自己還偷偷玩過呢,打個飛機更是沒什麼大不了。她嘆了口氣,說,『那,就這一次吧。 』歐陽雄心裡都樂開了花,有點猴急的解開圍住下身的浴巾,露出了那粗長的肉棍。

陳嬌雪緩緩蹲下身,小手握住那火熱的男根,一上一下的擼動起來,第一次對公公的肉棒這麼做,她還是有些羞澀,眼楮都盯在地板上。而歐陽雄的肉棍被兒媳這麼一搓,全身都舒坦起來,肉棒更粗更硬了,而眼楮更是盯著兒媳的高聳酥胸,因為兒媳是蹲著的,歐陽雄居高臨下,自然對兒媳低胸下的波瀾壯闊美景一覽無遺,那渾圓雪白的乳峰,那若隱若現的乳頭,都讓他恨不得趴在其胸前,吸吮那甜美的芬芳,玩弄那誘人的雙峰。

他試探的問著,『小雪,你的乳房很漂亮啊,能讓我摸摸看嗎? 』陳嬌雪沒說話,只是閉著眼楮,手擼動得更頻了,好像要把公公的精華給擼出來,好結束這尷尬的局面似的。歐陽雄見兒媳不回答,手指頭悄悄的在兒媳胸前隔著衣服輕輕的踫觸那左邊凸出的乳頭。陳嬌雪身體微側,脫離那觸摸自己敏感地帶的魔手。歐陽雄又伸出手去觸摸那右邊的乳頭,這次他直接用兩根手指夾住那小紅棗般的乳頭,輕輕揉捏著。陳嬌雪這次可躲不開了,她紅著臉,瞪了歐陽雄一眼。手指往那脹紅如雞蛋的龜頭一捏,龜頭比較敏感,讓歐陽雄吸了口氣,快樂與疼痛並存著。他不甘示弱,整個手掌覆蓋上兒媳豐滿的乳峰,揉捏著各種各樣的形狀。陳嬌雪嚶吟一聲,身體突然火熱起來,畢竟,乳房可是她的敏感帶啊。

歐陽雄那渾厚的聲音在陳嬌雪頭上響起,『小雪,再幫爸吹吹簫吧。 』說完,胯下的肉棒就要往兒媳那香艷的嘴唇上湊。陳嬌雪突然想起那天公公射出來的濃濃精液,那腥味讓她至今想起就有些惡心。她看到公公硬要把那肉棒塞進她嘴裡,不禁呼的站了起來,生氣的說,『爸,我只是滿足你打飛機的欲望,並沒有幫你吹那東西,而且,光明我可都沒給他舔過吹過呢。你別得寸進尺了』

她打量了自己的濕了的衣服,感覺不是很舒服,就淡淡的說,『爸,你自己洗吧,好了再叫我,我出去了。 』說完,剛想轉身離開。這時,歐陽雄的欲望已經徹底爆發,現在的他,已經像一頭發情的公牛,他怎麼會讓這難得的機會溜走!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動物的本能,就是要征服這誘人香艷的美人兒,至于什麼公公兒媳兒子的老婆他已經通通不管不顧了,他要釋放那壓抑的欲望。

他猛然摟住兒媳的腰,頭埋在兒媳高聳的胸前,拼命的吸吮著。陳嬌雪驚叫一聲,說,『爸,你干什麼啊,快放開我,放開我。 』陳嬌雪雙手頂著公公的肩膀,想推開卻怎麼也推不動,只好握緊粉拳捶打著他,想讓公公放開她。但她這種力道對歐陽雄無非是按摩似的不起作用,只是讓他摟得更緊了,嘴巴更是含住那凸出的乳頭,吸吮著,啃咬著,發出嘖嘖的響聲。左手摟緊兒媳的柳腰,右手則往下探去,勾住短褲的邊緣,刷的一下連同那小內褲都一把扯了下來,那成一直線光禿禿的神秘三角地帶,那微露出來的一點粉紅色的唇瓣,都顯得特別誘人,讓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那渾圓挺翹的玉臀,在空氣中顫巍巍的。從柳腰到翹臀,再到那雪白修長的玉腿,顯得特別的契合,把女人那完美的曲線妖嬈的身材展現出來,讓每個正常的男人都能變成野獸的誘惑。

陳嬌雪大驚失色,她情急之下,也由于公公忙著強脫她的褲子,力道小了很多,所以終于掙脫公公的大手,半裸著身子往門外逃去。當她的手抓住門把時,一只大手蓋住了她的小手,接著,一具結實又滾燙的身體緊緊貼在她的背後,把她擠貼在門板上,動彈不得。兩只邪惡的大手探入衣內,覆蓋上那飽滿的乳房,揉捏著,擠壓著。歐陽雄輕咬著兒媳的耳朵,說,『我的好兒媳,你想逃到哪裡去啊,嗯? 』

陳嬌雪被擠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她哀求道,『爸,你放過我吧,我是你兒媳啊,我們不能對不起光明啊。 』她感覺到臀部股溝頂著一根硬硬的棍子類狀物,她自然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她緊緊夾緊雙腿,堅守陣地。歐陽雄淫笑道,『好兒媳,那天晚上可是你主動來求歡的哦,那時候你怎麼就沒想到光明呢?小雪,你就從了爸這一次吧,爸會帶給你快樂的,光明哪有爸的強啊。 』

陳嬌雪默然無語,又想到老公那銀槍蠟燭頭,更是沮喪,暗暗惱羞老公的不爭氣,才讓她倫入這羞人的境地。 『啊』,陳嬌雪驚呼一聲,臉紅如棗,身子都有些發軟了。原來,歐陽雄見兒媳夾緊雙腿,讓他不進其門。但對于調情經驗豐富的他來說,有的是辦法。

他雙手從那豐滿的乳峰轉移到緊按住那柳腰,蹲下身子,紅紅的舌頭如毒蛇出洞,對著兒媳那雪白而富有彈性的圓翹雙臀又啃帶咬的,整個臀部都沾滿了他的口水,那誘人的體態讓見過世面的歐陽雄暗呼極品。那舌頭忽進忽出,從那完美的股溝分割線,到那沒有一絲贅肉的玉腿,更是從大腿根部,在那與臀部相連的地方,探了進去,居然也讓他微微觸踫到那敏感地帶,舌頭就這麼上下勾動。陳嬌雪就被公公這一手,舔得身子都軟了,一失神,雙腿不禁微微張開,歐陽雄見機不可失,站起來右腿卡進兒媳大腿中間,這樣,陳嬌雪緊閉的大腿就被他打開了。他右手摟住兒媳的柳腰,左手則從平滑的腹部來到那神秘私處,覆蓋上那粉嫩的陰唇,他驚訝的發現,兒媳私處竟然有些濕潤了。他手指只是在其周圍徘徊幾下,就沿著那濕潤的穴口,探了進去,在裡面輕輕抽插著,慢慢的,兒媳的身體越來越熱,進進出出的手指上的淫水也越來越多,越插越順滑,那手指也從一根變成了兩根。

陳嬌雪被公公這麼一弄,身子都軟了,無力的靠在公公寬闊的胸膛上。眼神有些迷離,口中喃喃的說著『不要…不要』,但敏感的身體卻出賣了她,她不時的隨著公公靈動的手指挺動著下身,好讓公公的手指更深入一些。歐陽雄看到兒媳這個樣子,知道火候已經​​夠了,可以提槍上馬了,他握了握手中堅硬怒張的肉棒,馬上能得到這美艷動人的兒媳,讓他內心激動極了,握住肉棒的手都有些顫抖。他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下,可不能在這關節眼上興奮的掉鏈子啊,要不然他自殺的心都有了。

他扶著肉棒,慢慢的往兒媳那水蜜多汁的嫩穴靠近過去,在那洞口先轉著圈圈,好沾些淫水,插進去才比較順滑,就在他的龜頭被淫水沾得水嗒嗒光亮亮,準備進去時,陳嬌雪鬼使神差的清醒了起來,發現自己將要城門失守,大驚失色。右手向後頂住公公的腹部,搖著頭驚慌的說,『爸,你,你饒了我吧。我,我幫你吹好了,求求你別干進來。 』

歐陽雄已經欲火焚身,哪去管兒媳的緩兵之計。他摟著兒媳的柳腰,讓她的翹臀盡量往他的肉棒上靠,淫笑著說,『乖兒媳,爸不要你吹了,就借你的洞洞讓爸爽一爽吧,你就從了爸哦,讓爸來好好疼疼你』。

就在這公媳倆僵持的時候,『老婆,老婆。 』門外突然傳來了歐陽光明的聲音伴隨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陳嬌雪被老公這麼一喊,心裡一緊張,頂住公公的手上一軟,而歐陽雄又在摟著兒媳的屁股往肉棒上湊,這樣,陳嬌雪放,歐陽雄收,一來一去,『撲哧』一聲,火熱的肉棒就深深的,穩穩當當的插進了那皺皺疊疊的蜜穴之中。

『唔』。陳嬌雪捂住嘴巴,那貫穿她嫩穴的熱棒,讓她爽快的差點叫出來,幸好及時的捂住嘴巴,才只是發出悶哼的響聲。 『嗒…嗒…嗒』,腳步聲就停在門外上,這下,陳嬌雪更不敢動了,她雙手趴在門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如果被老公听到裡面的異常響動而進來的話,那就完了,自己和公公就在裡面,而公公的肉棒就從後面插在自己的肉穴上!自己要怎麼解釋?說公公強奸自己?就算老公信了那又怎麼樣?這個家也毀了。她只希望老公趕緊離開這個浴室遠一點,但老公居然就停在門口,讓她緊張的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

歐陽雄可就受不了了,兒媳這麼一緊張,肉穴收縮的更緊了,好像有一圈圈的旋渦緊緊擠壓吸吮著他的肉棒,讓他舒服的想射了。他暗道不妙,本來他也是不敢動的,但這樣一來,他就得繳械投降了,不行,游戲才剛開始呢,兒媳還等著他來征服呢,所以,他動了,慢慢的動了,他緩緩的抽出來,快到龜頭的時候,又狠狠的插進去,每次的進出,都有淫水流出來,那肉穴最邊緣的粉紅肉芽,像八爪章魚的觸手,緊緊的貼在肉棒上,隨著肉棒的進出而一閉一合,又像盛開的花朵和含苞的花蕾,空氣中隱隱有一股男女下體的交歡而彌漫而出的淫霏味道。

陳嬌雪自然感受到公公的動作,她有些無助的轉過頭來,對著公公使著眼色,意思是讓公公適可而止。而歐陽雄對兒媳的眼色視而不見,動作反而越來越快,他興奮的什麼都不管了,兒子就在門外,自己就隔著這門板在裡面干兒子的老婆,是多麼的刺激啊,就算被發現了,就算是死也值了。只是,孝順的兒子敢殺老子嗎?歐陽雄想著,跨下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干,我用力干,干死你小雪…干你的肉穴,噢…好爽好舒服啊,他媽的好緊啊! 』這是歐陽雄內心的吶喊。

隨著歐陽雄的抽插,陳嬌雪的肉穴水流潺潺,偶爾還滴落到地板上,更多的是順著肉棒流到歐陽雄的胯下。淫水多了,自然也發出了陰睫與肉穴交合而『啪…啪』的水聲。歐陽光明下班回到家,卻看不到老婆,他看到浴室亮著燈,就走過去,停在門口上。往裡面喊著,『老婆,你在裡面嗎? 』可憐的他不知道,他老婆在裡面,他爸爸也在裡面,而且還在裡面干他那美麗動人的老婆呢。

陳嬌雪很是煎熬,她是快樂與緊張並存著,老公就在外面的這個事實讓她覺得既興奮又刺激,身體比平時做愛的敏感度更是提高了好幾倍!她緊張的回答著,『是,是我啦,我,我在解手呢。 』歐陽雄听到老婆的聲音,笑了笑,剛想說什麼,突然听到裡面有『啪啪』的聲音,不禁奇怪的問,『老婆,你怎麼啦,怎麼有啪啪的響聲。 』

陳嬌雪狠狠的瞪了公公一眼,又羞又氣,扭著屁股收臀想脫離公公的肉棒,歐陽雄哪能讓兒​​媳脫離,馬上提臀湊上去,緊緊貼在兒媳圓潤的屁股上,肉棒就在嫩穴裡面攪動著,還向兒媳得意的淫笑著。陳嬌雪見到公公這無賴樣,心中很無奈。她盡量保持鎮定,不被那舒爽的感覺沖昏頭腦而被門外的老公察覺,她只是默默祈禱老公趕緊離開這裡。她喘了口氣,吞了吞口水,有些艱難的回答道,『老公,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在拉肚子呢。 』

歐陽雄暗暗贊嘆兒媳的機智,為了獎勵她,他干的更起勁了,那『啪啪』的聲音細听起來來真像拉肚子呢。歐陽光明听了,有些擔心的問,『老婆,用不用上醫院啊? 』陳嬌雪很愧疚,老公這麼愛自己,關心自己。而自己居然就在這一門之隔裡面,和公公行不倫之事。但這禁忌的異樣刺激,卻是常人難以體會到的。

而歐陽雄听到兒子兒媳這一問一答,卻顯得更加興奮,那跨下的陰睫更是漲了好幾圈,把陳嬌雪抽插的滿臉通紅,小巧的鼻子上都冒出細小的水珠。陳嬌雪微顫的聲音說,『老公,不用啦,我拉拉肚子就舒服多了,等下吃點腸胃藥就好。 』歐陽光明剛想說什麼,口袋的手機響了,他只好拿出手機,一手抱著胳膊,就在浴室門口打起電話來。陳嬌雪暗暗叫苦,老公還不走開,跨下陰戶那插著的進進出出的大肉棒讓她都舒服的想要大叫,現在只能悶在嘴裡,是多麼痛苦的事啊。

歐陽雄突然想到一次偶然的發現,讓他心花怒放,一股熊熊邪火沖進他的腦門。他拿起帶著水而濕漉漉的毛巾,往門板上的玻璃一擦,門外的景象慢慢顯露出來,在打電話的兒子也看得清清楚楚,其實那門板也就幾厘米的厚度,所以感覺就像兒子站在他們面前一樣。陳嬌雪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老公,而且還在看著她,不禁驚恐的瞪大眼楮,險些大叫起來,還好歐陽雄手快,一把捂住兒媳的嘴,才只是發出唔唔的聲音。

原來,這門是用一種特殊的玻璃做的,只要沾上水,門就透明了,從裡面看門外的景色就看得清楚,但從門外卻是看不到裡​​面的,歐陽雄也是在洗澡時無意中發現這個特別的門,想不到居然被他用在這上面了,就在兒子面前干美艷誘人的兒媳,激動的他差點射了。

而陳嬌雪這才緩過神來,知道眼前的老公是看不到自己的,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她感到臉有些濕濕的,原來是剛才的情景把她嚇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背後公公的肉棒頂著她,說不定會癱軟下去,那恐懼,緊張的情緒,偷情的刺激,對老公的內疚,身體的超級快感,交織在一起,如山洪爆發,直沖腦門,整個身體都成粉色了,像剛出世的嬰兒的肌膚,她全身抖顫,雙手握拳,眼皮直抖,鼻水眼淚都流了出來,就這樣趴在門上,望著門外打電話的老公,眼瞳迷離,嘴唇抖動了幾下,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歐陽雄看到兒媳的反應,知道兒媳婦的高潮快來了,更加快速的抽插著,從九淺一深改為大起大落,突然,歐陽雄感覺到兒媳體內的肉壁緊張的收縮,緊緊包裹著他的肉棒,接著,一股液體從兒媳體內沖出,洗刷著他的龜頭。他奮力抽出肉棒,發出『啵』的一聲響,幾股液體如毒蛇出動,刷的一下激射在歐陽雄的腹部上,一下,兩下,過後,才如流水般緩緩滴落在地板上,高潮過後的陳嬌雪,嬌軀還不時的抖動幾下。就這樣,在老公面前,陳嬌雪被公公干得高潮連連,一間浴室,一個老頭就這樣騎在性感美艷的兒媳身上,面對的兒子,鞭韃著兒子的老婆,而幾厘米外的老公居然毫不知情,不知道就在他面前的門板上,自己深愛的妻子,就這樣被他的父親征服了。

歐陽光明收起手機,對著裡面的老婆喊道,『老婆,媽她們要到了,剛才她打電話來,你不舒服就不要去了,我自己去機場接她們好了。你等下去爸房間跟他說下,媽說他的手機關機了。你在家照顧爸爸啊,我走了。 』說完,匆匆忙忙的走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門內,他親愛的老婆和敬愛的父親正在互相照顧著呢。

兒子走了,可歐陽雄還意猶未盡,他抬起兒媳的一條玉腿挎在自己腰間,從背進式改為側插式,左手則揉捏著豐滿的乳峰,跨下凶器一頂,又深深的進入兒媳溫熱的體內。老公終于走了,陳嬌雪現在已經徹底放開了,隨著公公的抽插,慢慢的呻吟起來,從小聲的嗯…嗯…到放聲的啊…啊…啊,她要徹底的放縱自己,享受這魚水之歡,體驗那飛仙般的快感。

『好兒媳,爸干得你爽不爽啊。 』歐陽雄奸笑道,跨下​​不停地運動著。陳嬌雪眼神迷離,喃喃的說,『爽…,嗯…,好爽…,哦…,爸…,用,用力點…,』『啊,就這樣,啊…,啊。噢。頂…,頂到了,好,好舒服啊,啊…,爸,你好棒啊,哦…。 』

歐陽雄把玩著兒媳的酥乳,淫笑道,『和光明比怎麼樣啊。 』『啊…,啊,爸,你比你兒子強多了,比他粗,比他長,啊…啊…』歐陽雄誘惑道,『那…以後經常讓爸干好不好啊? 』陳嬌雪神魂顛倒了,爸,『嗯,兒媳我…以後都讓你干,嗯,用力干…,干死我吧,啊…,啊,啊。 』歐陽雄非常滿意,他加緊了速度,就在兒媳陰道緊縮高潮來臨之際,歐陽雄龜頭一麻,精關一松,千萬子孫如萬馬奔騰撒進兒媳體內。陳嬌雪啊的一聲嬌啼,雙眼翻白,軟癱在公公的身上。。 。 。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