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和我的姦情

過了一會,明雄頭上青筋暴露,全身汗*。麗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是個沒進過城,上過街的土包子,看他這個勁兒,如不嘗到一點甜頭,消消火氣,勢難善罷。再說自己驚懼已消,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體內已是春情動蕩,慾火漸昇,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在全身鑽動。下體隱秘洞口之內,酥酥癢癢的,淫水已開始外流,也極需要嘗嘗這個黑馬的滋味。她故意發*的咬咬牙,瞪瞪眼,恨聲道:〞表弟,沒辨法,我答允你!〞說著,她兩腿向左右移開來。豐滿嬌嫩的小穴,立即張了開來。

明雄道:〞謝謝表姐,我會報答妳的賜予的。〞

麗珍道:〞不用你報答,先聽我的話,不要抱我太緊,把手掌按到床舖上,把上身支起來。〞明雄道:〞好!〞

麗珍又道:〞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明雄依言做了。

麗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沒水………〞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陰戶上去摸著。sosing.com

麗珍一陣顫抖,笑道:〞對!就是這樣,慢慢用手指往裡摸,待會表姐讓你好好插。〞她嘴裡在支使明雄,而手卻未閒。她三把兩把的,即將乳罩拿下,丟在一邊,好像似要與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誰的香艷肉感,美到極點。說真的,這雙白嫩豐潤,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的確美妙非凡、紅而發光的乳頭、潔白細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脫,明雄的雙目突亮。

他禁不住輕輕哼了聲:〞啊……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氣,必會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輕輕的咬它幾口。

麗珍盡量設法安撫明雄,她想把他體內狂熱的慾火,慢慢安撫下來,使他不致妄動胡為。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可巧的是,她這番心思並沒有白費。明雄雖然是慾火中澆,難以自持,但表姐態度轉變,言詞語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獲得的事,聽得心內甜甜,受用之極。他理解今天,遲早必能如願。於是便把心內春情慾火,強行壓了下來。他完全聽令麗珍的擺佈。

麗珍道:〞哦……對……表弟……就是這兒……那個小小圓圓的東西……你用勁使力不行……要用兩個指頭輕輕捏……〞,明雄照著她的話做,用手指輕輕捏弄著。

麗珍漸漸地浪起來了:〞吁……表弟真乖……我……哎呀……癢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麗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癢死人啦……〞

明雄道:〞表姐……怎麼弄法嘛?〞

麗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讓你痛快……嗯……現在你把雞雞……慢慢往穴裡插……〞

這幾句話,明雄如獲至寶,於是他急不容緩的一伏身,就猛插。

麗珍叫起來:〞哎呀……歪了……〞

明雄趕忙又把陰莖提了起來,在她的陰戶上亂頂亂刺的。

麗珍道:〞不是那裡……往上……不對……太高了……〞,明雄將陰莖抬高了,比了比姿勢。

麗珍道:〞用手扶著它……慢慢插入……〞

雖然麗珍不斷的指點,並將兩腿大開,使得陰戶整個露了出來,好讓他順利插入。但因於明雄對此道從未經歷,此時心內發慌,手腳顫抖,把握不住時機,插的不準,僅在穴門上亂動。另一個原因,是他的陰莖實在粗大,委實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陣,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門極痛,陰莖發酸了。麗珍此時慾火已發,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陰莖,引導著指向穴門,助他一臂之力。

麗珍叫了起來:〞哎呀……媽……好大……讓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隻又硬又熱,把握不住的陰莖。她忙把手縮回,一翻身坐了起來。這根陰莖確實非一般雞巴可以比擬的。看它從頭至尾,少說也有八寸來長。那紫紅的大龜頭,呈三角肉,大得驚人。

麗珍雖是寡婦,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觸過其他男性,她做夢也未想到,人的身上會長這麼大的東西。而自己這個嫩穴,能容納得下嗎?一定會被插得漲破而死的。可是她眼看著這根大雞巴。內心又十分喜愛。小穴內一陣顫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讓他幹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棄它吧!內心又極不願。要也不是,棄又不捨。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難決。這時麗珍心生一計,要明雄躺在床上,那根陰莖就像是一根船桅高聳入天。麗珍先將屄洞對準陰莖先塞一點進去,然後緩緩地望下坐,將整根陰莖吞進體內。明雄覺得自己的陰莖被肉洞緊緊地包住,相當濕熱,但出乎尋常地舒服。麗珍則是覺得有一根燒紅的鐵棒插進自己的下體,頂端還直抵子宮,這時和死去的老公做愛時從沒有經歷過的。約莫過了幾秒鐘,

麗珍試著上下套動,明雄覺得陰莖上有千萬條蚯蚓或是泥鰍纏繞著,麗珍套動了差不多數十下,感到體內有一股滾熱的液體衝入,直抵子宮,就說:〞表弟,你爽了嗎﹖〞明雄這時只能點頭回應,但總覺得似乎意猶未盡。

麗珍笑說:〞你爽夠了,我還沒有呢!接下來你得聽我的,可以嗎﹖〞,明雄連忙點頭。麗珍這時候站起身來,明雄的精液從陰戶口緩緩流出,沿著大腿根一直往下流,麗珍說:〞幸好今天沒關係,要不然就慘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