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插3個漂亮嫂子

(2)程悠嫂嫂

今夜是絕好的機會,對自己的大嫂嫂程悠動手姦淫,雖然這是禽獸的行為,但平常大哥對我的輕視,極欲出一口氣,於是我下了床,看看母親已熟睡之後,他偷偷溜了出來。我雖是第一次進入大哥夫婦的房間,但絲毫也沒有任何罪惡感。而大嫂,根本不知道,所以早早脫衣解裙地睡著了。「嫂嫂,嫂嫂…」潛入嫂嫂錦被中的我,搖著嫂嫂的肩膀叫著她。但是,大嫂太累了,早已熟睡了。那酸酸的鼻意,再加上洗過澡的體臭味,深深地刺激著我的鼻子。我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發現嫂嫂未著寸縷。

慢慢地手指潛入那裂縫之中,但是嫂嫂還是沒有醒過來,我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後,再度侵襲嫂嫂的陰門。「嗚…嗯…」

嫂嫂扭動腰枝,依然在夢中,兩手圍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喘息著。

當把陰門充分弄濕之後,把我自己早已挺立的內棒,趕緊刺了進去。我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嫂嫂裡面,那溫濕的內璧很快就將整根肉棒包了起來。嫂嫂依然閉著眼,但是扭動腰枝配合我的動作。「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她一直認為插入自己陰門的人是丈夫,她在意識中也沒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濕漉漉了。「啊!今晚怎麼回事…啊…如此猛烈…」

我笑著不語,更加速腰力。大嫂一定每晚都是在睡眠中接受哥哥的作愛。

我愈發覺得大嫂是一位奇異的美婦,於是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為拚命使力,連窗戶的玻璃都發出嘎嘎的聲音來。嫂嫂既然認為是我哥哥,所以行為更加大膽。我開始玩弄嫂嫂最性感的地帶,橫抱玉枝,右手伸入股間,開始撫摸陰毛,然後分開陰毛,開始撫弄陰核與陰蒂。此時,嫂嫂發覺情形有點不對勁,因為她的丈夫從未撫摸過她的陰核,而且總是用那沒多大用處的肉棒,直接刺入裡面而已。「你到底是誰?」

睡態與快感同時消失的嫂嫂想大聲地叫出來。

但是,我馬上塞住她的嘴巴。長長的一吻,幾乎令人窒息,嫂嫂發覺自己的舌頭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終於發覺對方是她的小叔,但是,這時我的肉棒已深深插入她的體內了。「嗚嗚…不行,不行,放開我。求求你…喂…不…」

她拚命想逃離,但是我的手臂緊緊地抱住她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抵抗,如果被丈夫知道的話,她只有以死謝罪。而且雖然是小叔迷姦她,但是誰都會認為是女人本身惹來的禍…大嫂的驚慌與恐怖,早已使她更加混亂。「程悠嫂嫂,你只要不說,哥哥根本不會知道,對不對?我自從回到這裡以後,就非常喜歡你…所以請你別生氣,好嗎?」

我輕聲地說道,並溫柔地揉著嫂嫂的乳房。「不行,不行,快拔出來…這是亂倫,會受到處罰的。大嫂害怕丈夫突然回來,發現此事,又怕睡在隔房的婆婆發覺。但是我的愛撫下,思想的一隅突然覺得很舒暢。於是,她開始扭動腰部,血液更加沸騰,心中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丈夫與婆婆了。

況且大嫂從來也沒有嫌棄過我,可是一想到這是罪大惡極的,所以嫂嫂不敢在態度上表現出來。因為程悠嫂嫂有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到官能世界的美妙,它們像毛髮一樣一絲絲地侵入她心靈。我讓嫂嫂橫躺著,把臉趴在她的私處。「啊…不要…」

嫂嫂反射式地想蓋住那個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後直接親吻陰部,用舌頭分開她的陰毛,探索嫂嫂那充血的陰核,並開始以強弱不定的方式舐著。嫂嫂發出淫蕩的呻吟聲,腰部不斷向上挺,當手指在陰門上掏時,淫水不停地湧了出來。我手持自已變硬的肉棒,把嫂嫂的腳分開,用力地往裡面刺。「嗚嗚…」

大嫂用白天穿的黑綢短裙摀住嘴巴,而頭如發狂似地左右擺動著。在混亂中,我更是使勁地用力,而且嫂嫂在白天與晚上的感覺是不同的。白天,我與程悠嫂嫂,未曾將手握在一起過,但是晚上在錦被中,我們就像發狂的公狗與母狗一樣。我不知道大哥是用什麼方法使嫂子感到愉悅的,但是我瞭解,我那大哥,是無法令嫂嫂獲得充份的滿足。另外,自己能如此順利地把嫂嫂弄到手,是因為嫂嫂是在睡眠狀態中進行中的。

這一切全是我個人的想法,但飛馬行空之際,我不忘用力使勁。嫂嫂不停地喘息著,那一副陶醉欲死欲活的樣子,我知道,這個女人再也無 法離開我了。藉著肉棒的衝刺,想在自己大哥的太太的肉體上,獲得解脫。「嗚…嗚…嗯…」

程悠嫂嫂拚命咬著裙子,沉浮在快樂的肉體快樂之中。

「啾啾啾啾…」

在月光斜射下,有點微亮的房間,傳來肉體與肉體擠在一塊的聲音。

(3)雪琳嫂嫂

直到一天,我依舊來到了二哥的家裡,兩個侄女都去了外婆的家裡,就嫂子一個人在家裡,她在打掃房間。我就坐在客廳裡邊看電視,當然,我不是為了看電視才來的,我用我眼角的餘光在細細的打量著我的嫂子,看她那令我魂牽夢繞的胸,還有……一會兒,嫂子就收拾完了,也坐了下來休息,我們挨的很近,藉著拿遙控的手我將我的手指,搭到了她的手上,漸漸的我把遙控器丟到了沙發上,乾脆就把手放到了她的手上。

嫂子依舊看著電視,我更大膽了,握住了她的手,輕輕揉,嫂子也只是任我去揉,沒多久,我把手臂抱到了她的身上,將我的身體倚到了她的身上,用我的頭去感受我夢寐以求的那對秀乳,哈哈,好美的感覺,軟綿綿的就像是枕在一團雲彩上,畢竟我才17歲,那裡經過如此的美妙感覺。

慢慢的我的下體已經有了明顯的感覺。我偷偷的斜了一眼她,原來她是閉著眼的,哈哈,她也在享受哦,機會來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她卻說:對了,你哥屋裡的書還沒收拾,你去幫她收拾一下,我還有點事!原本很興奮的我,咳,沒辦法!我硬著頭皮進了哥哥的房間。還真的是好亂,床上全是亂放的雜誌,沒辦法收拾吧!!大概過了十多分鐘,我收拾好了,忽然,在門口看到了她!

咦?真的是她?怎麼換了衣服!我迅速的走出了房間,雖然我有侵犯她的想法,但是看到如此惹火的衣著,我還是真的受不了呢!嫂子,換了仿皮短裙,緊身的塑身衣,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她居然沒帶胸罩,整個乳房的樣子幾近一覽無遺。我怎麼也想不到,居然……可我怎麼能啊!我任水流衝擊著我的身體,竭力的不去想那我心馳神往的處所。可怎奈,青春年少,如何抵制如此的誘惑。我全力的克制著自己。

不好,浴室裡沒有浴巾,這可怎麼辦!也不能不擦啊。嫂子,給我遞條浴巾好嗎?」就來……」

不一會,門開了個縫,從門縫外,嫂子遞進了一條浴巾,我接過了浴巾,同時也接到了嫂子的手,那又軟又滑的手,忽然就纏到了我的手上,我想要掙脫,可是我怎麼也使不出絲毫的力氣。門開了,我看到了嬌羞欲滴的她!她低著頭,漸漸的依到了我的懷裡,我理智的堤壩,已經竟不起慾望的衝擊,我一把攬過她軟軟的腰身,吻住了她香香的唇,嫂子也緊緊的摟住了我,我的手也慢慢的移向了我最嚮往的地方,隔著緊身衣,我輕輕的揉著,她也激烈的反應著。

「嫂子,我要你……」

「不……啊,再說,讓孩子知道了也不好啊,你難道不怕別人說啊!」

我再一次和她吻到了一起,我將她的塑身衣退了下去,一雙潔白、圓潤、堅 挺的乳房彈了出來,我用力的揉著。

嫂子,已經漸漸的發出了呻吟聲。

「嫂子,能叫你琳嗎?」

「好啊,我聽你叫我嫂子,很不習慣的!」

我將嘴湊到了琳的胸前,含住了她的那粒紅葡萄,用力的吸,手則在不斷揉著她的另一部分。

嫂子的喘息聲越來越重,我的下體也是膨脹的要爆發,我慢慢的將手移到了琳的下身,將手伸進了她的裙底。除去了琳的短裙,她穿的是一條棉制的白色內褲,不帶花邊的,我迫不及待的將手順著她的腿向上移動,鉤開內褲的邊,觸到了琳的濃黑森林,琳敏感的身體不覺的顫了一下,我將中指沿著她的陰阜慢慢的插入琳的陰道,那裡已經是春潮氾濫了,我慢慢的抽插著我的手指,左手攬著琳的腰,嘴裡則含著琳的香舌。

琳在我的懷裡不停的呻吟著。

不覺中,琳的手已經將我的那話握到了手裡,不停的套弄著。

我發脹的身體再也受不了如此的刺激。

我除去了琳的內褲,分開了她的雙腿,看到那濕濕陰部,泛著粉紅色的陰唇,我再也忍受不住,將我的陽具頂到了琳的小穴上,我不停的摩擦著,猛的一下我將整個的陽具插入了琳的身體!大概是我的力氣太大,勁道太猛。琳的臉上浮過了一絲痛楚,我小聲的問:「怎麼,疼了吧!我小點!」

琳溫柔的點了點頭,我慢慢的抽插著,琳也逐漸適應了我的抽插漸漸產生了快感,在她的迎合下我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也是越頂越深,琳在我的攻擊下瀉陰精,舒服的很,隨後,我們又交換了幾種姿勢,我也瀉了出來!我和琳互擁著躺在床上,我的陽具也沒有要屈服的意思,沒多久,就又做了起來,那一天我們變換著不同的姿勢在做愛。到了我們分開的時候,我幾乎沒有絲毫的力氣!在以後的時間裡,我只要有時間就去二嫂那裡。我們在允許的時間裡瘋狂的作愛,我們彼此都沉浸在愉悅的愛慾裡……

(4)閤家歡

其實我與三嫂嫂白盈是很熟悉的,在考大學前她輔導了我好幾個星期。

記得有一天因天太熱,她穿了一真絲的白色薄長裙,裡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給我輔導,在她低頭寫字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瞧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這一幕確實讓我夢遺了幾回。

一覺醒來,天剛好快亮,我怕吵醒嫂嫂,就輕手輕腳的到洗澡間去洗澡。

洗了一會兒,我發現旁邊放衣物的櫃子裡有一些內衣褲,可能是哪個嫂子昨天洗完澡後放在那裡的。

我好奇的拿起來看了看,粉紅色的三角褲,還有一點濕,sosing.com我下面的雞巴禁不住硬了起來。我聞了聞,上面還有嫂子的體味,好聞極了!我完全淘醉了。這時,二嫂嫂突然推門而入,我全裸地站在那裡,雞巴高高的翹著,手中拿著嫂嫂們的內褲。

她肯定看到了我的雞巴,但不知她是否看到我手中拿著的內褲,她臉刷的就紅了,趕快退了出去。這樣翻來覆去聞了一個小時後,我的腦海中充滿了與嫂子們作愛的幻想。這時膽子也大了起來,我又打開幾個嫂嫂的臥房,裡面有一個大衣櫃和梳狀台,剩下的空間就是一張很大的床,就像一個舞台,肯定是特製的。床上的被子沒有疊,嫂嫂睡過的痕跡還在。我照著躺下,好舒服,我閉上眼夢想:要是能與嫂嫂共枕該有多好啊!躺了

一會兒,我起來拉開衣櫃。「哇!」

裡面有好多嫂嫂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麼漂亮。我想,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嫂嫂身上,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那不知會有多爽!於是我拿出一套從側面開岔很高的長裙在懷裡抱了抱,在衣服的前胸位置親,是那麼的花俏、性感。我拿起幾件看了一下:「嫂嫂們,我愛你!」

沒想到門忽然開了,只見父親光著下體,站在門口,他的手上拿著三嫂白盈的紅色絲綢旗袍,正在磨搽生殖器,淫精流滿了那件旗袍。我們都呆住了,原來父親也想他兒媳們的肉體。半個小時後,我與父親商量好了,共同去奸嫂嫂們。「我一定要幹你們,嫂嫂!」我心裡默默的念道。晚上父親在飯菜裡下了藥,所有的嫂嫂都暈了過去,包括母親,父親將嫂嫂們一個個都抱到了他的床上,母親則被放到了我的房裡。我想我不能不攤牌了。我雙手用力,乾脆將母親抱到了雙腳坐著,把她整個上身抱到懷裡。本想一個長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髮後那美麗的面頰,我停了下來。我把母親的長裙撩起,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然後吻上她那呵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與我緊緊相擁,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

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母親的脖子,親吻著母親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母親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嫂嫂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嫂嫂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母親的小穴。「啊…… 啊……」

母親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酥麻,小穴被愛撫得感 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母親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柳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

我上床把母親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長裙脫下。只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黑色半透明著蕾絲的奶罩遮在胸前,兩顆酥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黑色的長絲襪下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粉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我伏下身子在輕舔著母親的脖子,先解下她的奶罩,舔她的乳暈,吸吮著她的乳頭,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後,我脫下她的高跟鞋、長襪,再脫下三角褲,舔黑色濃密的陰毛,繡腿、腳掌、腳指頭。

「嗯……嗯……」母親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掙扎邊嬌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聲太美、太誘人。我拉開母親遮羞的雙手,把它們一字排開。在暗暗的燈光下,赤裸裸的母親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小奶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恥丘和濃黑的已被淫水淋濕的陰毛卻是無比的魅惑。母親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肚臍、陰毛。

母親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行親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米粒般的陰核。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我握住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母親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她騷癢難耐,看著母親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把雞巴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母親的花心深處。

母親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雞巴包得緊緊,真是舒服。「啊!」

我聽後大為高興,隨既翻身下床,將嫂嫂的嬌軀往床邊一拉,再拿個枕頭墊 她的肥臀下,使母親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翹,毫不留情的使出「老漢推車」猛插猛抽,插得母親嬌軀顫抖。多時母親就爽得粉臉狂擺、秀髮亂飛、渾身顫抖,我的龜頭一陣麻癢,精水瀉在母親陰穴內。我來到父親房中,見他已將大嫂干了,正在解二嫂雪琳的裙帶,而三嫂白盈則被捆在床頭,蘭色的旗袍開叉處美腿露出,我急急爬上床,壓在白盈嫂嫂身上,她已醒來,驚呼連連

「小……傑,不要!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 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嫂嫂說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 的旗袍,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嫂嫂的大腿。

嫂嫂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白盈嫂嫂!讓我干吧!小傑以後真的對你好,小傑不說謊的,嫂嫂!」我輕輕地說道,並解開了她的捆綁,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嫂嫂的手放在雞巴上。嫂嫂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嫂嫂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嫂嫂的小穴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嫂嫂失望?

「白盈嫂嫂,你喜不喜歡?我們都曾幹過」我進一步挑逗著說。嫂嫂羞得把頭低下,說:「可這次有你爸爸呀!」

我再次將嫂嫂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嫂嫂的大乳,嫂嫂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嫂嫂,哪又咋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心裡很清楚嫂嫂這是什麼意思,嫂嫂現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說,因為我們的關係畢竟是嫂嫂與小叔子,幾個嫂嫂都被父親正幹著,她卻不能阻止,一會兒公就會輕鬆得到她,這不就顯得她太淫蕩了。當然,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與別的男人──她的小叔子和公公做性交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

「小傑,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白盈嫂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我把兩個龜頭隨著嫂嫂流出淫水的穴口插了進去。三嫂嫂的體內真柔軟,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撥動著嫂嫂的子宮,並不斷地向宮後深插。哦……啊……」 粉臉緋紅的嫂嫂本能的掙扎著,夾緊修長美腿以防止我的肉棒進一步插入她的小穴裡。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