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美腿

好幾次看到穿著制服裙與黑色絲絨褲襪的姐姐毫無防備的彎腰撿取東西,翹著那個形狀美妙的俏臀,都讓我褲襠中的巨獸膨脹得無以復加。如果能將這樣美麗的姐姐推倒在床上,揉著那雙柔若無骨的美腿,用力的撕開黑色褲襪,從甜美的私密處將我巨大的雞巴插入……

「小……小弟,妳怎麼流鼻血了!」

「哎,想必是晚上媽媽煮的海鮮大餐太補了吧……」

慌張的姐姐抽了餐桌上的面紙,起身爲我堵住了鼻孔的血流,另一衹手貼在我額頭側面上讓我低頭向下,擔心的看顧著我。在如此接近的距離內,似乎都能聞到姐姐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因爲低著頭,卻反而能一直毫無顧忌的看著姐姐穿著一雙細絲黑襪的美腿,讓我的心跳更加速了起來。見我的鼻血一時沒有停止的跡象,姐姐慌張的站得更近了些,完全沒有注意到兩條美麗的小腿就直接跟我穿短褲的腿緊緊貼在了一起。

喔,我的天啊……

細緻的觸感像是一陣強烈電流般從我的小腿上傳來,正在心慌的姐姐還不經意的蹭了幾下,我的皮膚與姐姐腿上絲襪的摩擦讓人心醉神迷,快感陣陣傳來,使得我跨下的肉莖整個迅速的撐起了帳篷,鼻血當然就越流越猛了。

就這樣暫時多流點血多留點時間,也不錯啊。

就像當初意識到每天都能見到的媽媽是個「女人」的事實,我也開始注意到了從小與我一起長大的姐姐,也是個「女人」的事實。

大概到上國中之前,我與雨心姐姐還親密的每天一起洗澡。當時還是個小孩子的我,卻已經注意到姐姐的身體有著與自己不一樣的地方。我長著小雞雞的地方,姐姐卻衹有一片平坦。而原本與我完全一樣的胸部卻開始一天一天慢慢的長大,屁股也開始變得有肉了起來。猶記得小學四年級某天早上起來發現了自已會勃起的現象,在與姐姐一起洗澡的時侯,益發的明顯了起來。

尤其是在姐姐脫下衣服的一瞬間,看到姐姐逐漸發育的身體以及全身嫩白的肌膚,就會開始不受控制的膨脹起來。當時對自己身體還不了解的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衹覺得在小雞雞變大的時候洗它,會覺得癢癢的而已。姐姐當時也天真的覺得弟弟衹是比自己多個尿尿的時候可以瞄準的東西而已。

在姐姐因爲我晚讀而先我一年進入國中之後,由於放學時間不同加上了開始補習,回家的時間基本上已經大大的錯開,不知不覺間,就再也沒有一起洗澡的機會。

在課堂上發呆想著這些不著邊際的兒時記憶,不知不覺間就已經到了午飯的時間。怎麼覺得早上上課才剛偷吃過福利社的魯肉飯,沒多久就已經又要吃午飯了?

「李雨揚外找!」

同學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回過頭去看著發聲的方向,叫我的同學坐在教室窗口,外頭站著兩個不知道哪一班的女生,扭扭捏捏的互相向前推著。我不知所以的起身向教室外走去,兩個女生一看我走出來,其中一個就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道:「李雨揚同學,可以到那邊樹下講一下話嘛?」

「喔,什麼事啊?」傻楞楞的我就跟著兩個女生慢慢的走到了離教室不遠處的一顆鳳凰木下面。

甫停下腳步,兩個女生就轉過頭來,其中一個留著披肩秀發的小個子可愛女生低著頭雙手用力的將一封水藍色的信封遞了出來說道:「這……這個,請妳收下!」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我伸手將信封接下的一瞬間,兩個女生就轉身跑了開來,小個子女生一邊還開心笑著大喊:「我拿給他了,我拿給他了!」

啊?原來這,這是情書啊?

說實在的,情書是有收過幾封,不過以往的經驗都是一大早進教室之後就已經靜靜放在我的抽屜裏,這樣被叫出來然後眾目睽睽之下收情書,長這麼大倒還真是第一次。

「妳他媽的禽獸!」

「幹的好啊,李雨揚妳這畜生!」

「兩個大小通吃3P一起上,雨揚妳好樣的!」

「媽的,妳們在亂什麼啦!給我滾開吃妳們的屎去!」聽著這幫唯恐天下不亂的雜碎亂喊一通,我驚恐的罵了一聲就怕全天下都知道。幾個自己班上的女生也注意到了,紛紛向我投來一道道哀怨(起碼我自以爲是哀怨)的眼神,哎,冷落妳們真是抱歉了呀。

看著亂過一陣子之後教室裏面的同學開始鎮定下來,繼續吃午餐的吃午餐,聊天的聊天,吃屎的吃屎……啊……我才坐回我在教室最後面的位子,慢慢的打開那個水藍色的信封。

帶著水仙花紋裝飾的鵝黃色信紙上面有著淡淡的香水味,用黑色原子筆寫的字跡圓圓的,給人一種可愛的感覺。上面的大意是:李雨揚同學,不好意思打擾妳了。已經注意到妳很久,覺得妳很特別,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跟妳做個朋友嗎?

大緻寫些這樣的話,並在後面寫上了她的班級以及姓名。

「哎,人太受歡迎真是困擾,怎麼辦呢?」

「誰要妳說出我心裏的獨白的?」

不知何時兩個同學躲在我肩後偷偷的跟我一起看完了情書,還唱雙簧似的幫我唸出了我的內心話……媽的,說得還真是……妥貼。班上幾個女同學們停下吃午飯的動作,是我的錯覺,望向我的視線更顯哀怨了?

突然之間,我想起昨天晚上從姐姐的粉紅色筆記本裏掉出來的那封:給李雨心。

不知道姐姐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收到情書的,收到之後的心情,又是怎樣的呢?

手中拿著女生寫給我的情書,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還真的有種飄飄然的,小小得意的感覺。是吧,衹要是人,盡管表面上裝得毫不在意,內心底還是渴望會被異性注意到的。那麼,姐姐收到情書的時候,心裏是不是也像我這樣有點開心,有點得意呢?

不知怎麼的,我突然變得好想知道。

***    ***    ***    ***

轉眼間,已經超過晚上九點,姐姐還沒回家。

這段時間內,我已經在媽媽的花心裏整整射了兩大發的陽精,激烈的姦幹得媽媽的腿都軟了。

從無毛的白虎蜜穴中滿溢而出的精液也將媽媽淺灰色的一對長筒襪浸得盡皆濕透,我卻仍舊不放鬆的將半軟的肉棒輕輕在媽媽的陰道內抽動著。因爲根據以往的經驗,衹要是跟媽媽性交,到達高潮射完精後至多兩三分鐘,我就能回復堅挺繼續再戰,比起自己用媽媽的絲襪打手槍,恢復的速度快得嚇人。

尤其是今晚的媽媽特別慵懶膩人,一雙穿著吊帶長筒襪的細腿纏著我的腰不肯放開,一雙細皮嫩肉的手一直撫弄著我被汗浸透的胸膛,渴求著向我再次的求歡。

「小揚寶貝,妳今天好猛,好能幹唷……媽咪剛剛被妳弄得整個人都昏過去了……」

「再昏一次怎麼樣啊媽媽?」

說罷,帶著淫笑的我又挺著恢復戰力的十八公分巨大兇莖開始向媽媽緊窄的花穴沖擊。媽媽纏在我腰上的灰色絲襪美腿又緊緊的扣了起來,讓不斷抽送的我更加起勁了。經過多次與媽媽淫戰鍛煉之後,我已經會從抽插的深度作文章,以九淺一深的規律打樁般的姦淫著媽媽。九次淺戳之後那一次的深擊,每每都兇殘的深深刺入媽媽花徑的最深處,彷彿想把睪丸也一口氣塞進媽媽的陰道。

「寶貝……妳怎麼這樣弄媽媽……啊啊,好粗,好強,多愛一點,小揚多愛媽咪一點!」

看著媽咪胸前的35D巨乳在我的活塞運動之下不停的前後晃蕩擺動,我伸出雙手,分別握住了媽媽兩顆讓人無法一手掌握的嫩白巨乳,不斷使勁揉捏的同時,也用手指搓弄起媽媽早已堅挺萬分的粉紅色乳頭。

「呼呼,媽媽怎麼樣啊,我的雞雞插得好嘛?」

「妳還問……啊啊,啊啊啊,妳都弄得媽媽,爽……爽到死掉了!」

維持著下體相連的狀態,我將媽媽的上身抱了起來,自己卻慢慢的向後倒在了柔軟的床鋪上,就變成媽媽騎坐在我陽具上的狀態,嘴裏則說著淫靡的臺詞:「要繼續爽,媽咪要自己動囉。」

「妳……妳好壞……」

已經陷入性愛泥沼的媽媽緊咬著下唇,因爲承受不住過於強烈的快感而流下了晶瑩的淚珠。爲了繼續渴求兒子的肉莖給自己帶來刺激,衹得雙手撐在我的胸膛上,開始扭動著自己的水蛇腰,用自己的緊窄的陰戶繼續套動著兒子的巨大男根。我的雙手並沒有閑下,一手仍然繼續搓揉著媽媽雪白的大奶子,一手伸到我們已經一團黏糊的結合處,輕輕搓揉著媽媽光滑潔白的穴口上,充血腫脹的小荳荳。

「啊啊啊!那裏不行!」

「哪裏不行啊?」

我聽到媽媽如泣如訴的高聲淫叫,更加快速度的捏弄媽媽下身的陰核,在媽媽已經因爲舒爽過度而失去力量無法繼續擺動腰部之後,從下方繼續用強悍的力道向上串擊著媽媽的淫穴,將媽媽一次又一次的頂上了最高峰。

「死了……媽媽死了……喔啊啊啊!」在一聲綿長的尖聲淫叫中,媽媽達到了高潮,夾緊著我巨大龜頭的花心一陣擠壓,激流出一陣熱漿,燙得我的龜頭一陣哆嗦。

但是還未到極限的我卻不滿足於此,我起身將媽媽再次推倒,重新以男上女下的姿態用粗大的雞巴轟炸著媽媽的穴心,讓已經高潮的媽媽完全無法承受,激烈到仰起上身翻了白眼,嘴角也流下感官爽到而極緻而無法控制的口水。

我將媽媽的雙腿都集中了起來,不僅雙手在纖細的灰色絲襪小腳上使勁的揉弄,更將足部放在我的臉上用力的聞著絲襪腳底的迷人香氣,然後在最後幾發沖刺中,將媽媽小巧的腳趾連同襪尖都塞進了我的嘴裏,用牙齒輕咬著。

媽媽敏感的小腳整個弓了起來,下身的肉穴更是緊緊夾到我的大雞巴都已經發疼的程度,終於將我的龜頭刺激到爆發的階段,一脹一脹的在媽咪的小穴裏開始噴發淫慾的濃汁。

射到一半的我放開媽媽的絲襪小腳,將噴射中的肉莖抽了出來往媽媽的嘴裏塞,過程中將媽媽的下身到美艷小臉之間全都濺上了熱燙的白濁精液,然後繼續一股一股的在媽媽可愛的小貓嘴中洩盡最後的精漿。

高潮失神的媽媽就這樣從誘人的花穴到平坦的小腹,白嫩的巨乳,鵝蛋型的俏臉,秀氣的小嘴都接受我的噴射洗禮,一時之間都無法回過神來。

數分鐘過去之後,才以誘惑的神情緩緩的將嘴角的精漿都舔進嘴裏,咕嚕一聲全部吞下,並從我身下將我摟住,輕聲低訴著:「臭小揚,又把媽媽弄得全身都是妳的東西……」

明明就已經是第三發了,還可以多得像是首發的爆射。我也訝異於自己龐大的噴射量,隨著一次一次增加的亂倫交媾,似乎越來越有增長的趨勢。

平復完呼吸之後,媽媽將我溫柔的推開,開始清理起被白濁黏液玷污得一蹋糊塗的性感嬌軀,然後用高潮過後慵懶的黏勁說道:「寶貝呀,已經好晚了,趕快收拾收拾準備要去學校接姐姐囉。」

看了看時鐘,都已經過了九點半,不知不覺間已經跟媽媽互姦了個把小時。

「嗯,好,我這就去。」不顧媽媽嘴裏還都是剛剛我噴發男液的濃稠味道,我笑著與媽媽深吻了一會兒,才下了弄得一團糟的床鋪準備出門去接晚自習的姐姐。

***    ***    ***    ***

夜很黑,微微冷風。這樣稍寒的天,在我們這個比較偏遠的社區裏,擡起頭望向天空,還可以看得到滿天閃爍的星星。

從我們家到姐姐的學校,步行的時間大約十分鐘。

雖然從姐姐的學校出來就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夜市,但是在那之後通向我們社區的路,基本上除了盞盞路燈之外什麼也沒有,連公車都是要三十分鐘以上才有一班,等起來太花時間了。

也因此,每當姐姐晚自習超過一定時間之後,便會很有默契的待在學校等我去接她。以前媽媽還會自己晚上開車出去載姐姐,最近一陣子都是放我出去執行任務。據媽咪的說法,我現在是大人了,可以保護姐姐了,所以就讓我當護花使者。

衹是我怎麼覺得其實是摧花狂徒啊……姐姐對於不坐車而與弟弟一起走路回家沒有什麼意見,她說反正在學校讀書坐了一天,走一下運動運動吹吹風也挺舒服。老是麻煩媽媽開車出來也不好,畢竟媽媽白天要上班已經很累,回家就應該好好休息。

哎,其實事情根本不是這樣……

我說是媽媽的蜜穴被我攪到腿都軟了不想動吧?

話說我狀況有比較好嗎?每次猛捅一整晚幹得腰都痠了,洩了好幾大泡濃精頭昏腦脹,還把我扔出來走十幾分鐘的路。不過,自從逐漸認識到身邊那個總是一起走著的女孩,也是個美麗「女人」的事實之後,這個十來分鐘的路程,也變得輕快了起來。

也是這樣的夜晚,我循著熟悉的路線跟校門口的警衛打了聲招呼說是要接姐姐回家,便逕自穿過陰暗的校園小徑向姐姐所在的校捨步行而去。姐姐的學校是升學名校,腹地也相當廣闊。校園中種得滿滿的樹,白天也許還好,晚上就給人有點陰森森的感覺,都不知道樹林深處會不會有什麼怪東西冒出來。也難怪每次姐姐都要我進來接她。媽媽開車來的話好像是家長可以直接開進來的樣子吧?

逐漸走近姐姐那棟三年級學生所在的校捨,即使已經接近晚間十點,也仍然燈火通明。怎麼升學學校都這麼變態的?我們學校印象中從來沒晚自習這種玩意兒,少數要讀書的人勉強滾去圖書館就算了,大多數的人是像我這樣回家吃飯的吃飯,打混的打混,幹炮的幹炮……咦?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