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美腿

無時無刻的都想著姐姐,已經快到了發瘋的程度。在學校不論做任何事情,都像是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結果發呆得太過嚴重,被班導師叫去訓話,原本要去辦公室,想到不想看導師的臭臉還是躲躲好了,居然連導師約談都翹了,上課時間自己一個人躲到圖書館去。

上課時間的圖書館空無一人,除了偶爾會有老師過來找點資料之外完全不會有人過來。

我自己一個人踏著老舊的階梯上了三樓,那裏是專門擺放超過五十年以上的老舊書籍,更是整層樓都空空蕩蕩,如果不是每天都會有學生來排班打掃,估計灰塵會積得比書櫃還高吧。

走到了一個我平常翹課裝病躲老師專用的深處回廊,就靜悄悄的一個人坐了下來。

「妳是……啊……」

這時候居然有人?順著聲音來源望去,竟然是上次那個遞情書給我的一年級學妹林於蘋。一看清楚是她,我就有點慌。其實她長得很漂亮,一頭披肩秀發,還有一對很惹人憐愛的水靈大眼。八成在班上也是個數一數二班花級的角色,怎麼就喜歡我這種不務正業的傻鳥?

「嗨……妳怎麼在這裏?」我先尷尬的主動打了招呼。

「我們國文老師讓我來找一點舊資料,倒是妳……」她很興奮的笑著,露出一對十分可愛的小虎牙,開心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上次在我無厘頭的說要回去吃午飯之後難過得哭了的樣子。

「那……那我不打擾妳了喔。」說罷我便轉身腳底抹油準備開溜。

「雨揚學長妳……妳別走……」

於蘋學妹丟下了手上拿著的兩三本書就沖了過來拉住我的手,一雙小小的手拉住我的勁道卻意外的大,讓動彈不得的我有點爲難。

「嗯……於蘋學妹……妳這樣我……」

「妳還記得我的名字?我好開心!」說罷學妹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甜笑,然後就突然間摟上來抱住了我的腰部。

「雨揚學長……我好喜歡妳……真的好喜歡好喜歡……」

學妹說這話的時候肯定緊張的要命,我甚至可以聽到在這安靜的空間裏,她胸膛裏急促的心跳聲。

「妳是不是討厭我?」

學妹擡起了頭望著我,一雙閃亮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瞬間難過得眼眶都含滿了淚水。我的天,又笑又哭的情緒轉變也太快了吧!

「沒有啊……別這樣說……」我逼不得已的伸手輕輕摸著她的頭。

「妳很可愛也很漂亮啊,應該沒有人不喜歡吧。衹是我……」

「可是我衹喜歡雨揚學長!」沒等我說完話,搶著截斷我的學妹那小巧的嘴都嘟了起來。他媽的,看她這一瞬間那可愛的表情,簡直像個天真無邪的天使,看得我都真的心動了!

可能是看出我開始有點動搖的跡象,學妹將頭又倚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願意爲學長作任何事……」

這是怎樣的一句話?

在我腦子一片空白的同時,於蘋學妹一手居然伸到了我的制服褲拉煉上,一把將拉煉拉了下來,顫抖的手隔著內褲就開始撫摸我還未蘇醒的兇器。

「我班上女同學教我說,男生都喜歡這樣……」

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哪個同學教妳這種東西的!看我不把她灌成水泥塊丟進太平洋?

學妹不知到哪來的勁,一個猛推就將我整個人推倒了在地上,在我仍然錯愕不已的同時,穿著黑色學生長筒襪的一雙細腿已經跨上了我的腰部。誘人的將嘴湊上我的耳畔,輕聲說著:「雨揚學長,我是第一次喔……」

妳是惡魔!妳是惡魔!妳是惡魔!

我收回我剛剛說她像天使的話,眼前這女孩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

於蘋學妹紅著兩個蘋果般的臉頰,真是人如其名。不知道誰教她這些鬼玩意兒的,她甚至將我已經開始升起的男莖從內褲中掏了出來,溫柔展開了套弄的動作。我整個人開始身不由己了起來,逐漸被高漲的性慾所淹沒。

「啊……」

不發一語的,我一個起身就將學妹反壓制在身下,急促的呼吸噴在學妹可愛的小臉蛋上,作最後一次確認。

「會很痛唷……」

幹!幹!幹!我這淫魔!

連「真的要嘛」這種話都不說,而是直接跳到了「會很痛唷」這個階段。

「雨揚學長的話,我會忍耐……」

於蘋學妹盡管身體顫抖個不停,可愛的大眼睛卻十分堅定的望著我。

「好……」

我將手探入了白色制服襯衫之中,將上衣的扣子解開,把純白色的胸罩向上一翻,露出了一雙可愛的小白兔。恩……估計是B+吧,現在才一年級,假以時日肯定還能長得更大啊。

我開始壓著學妹,輕柔的搓揉起她胸前一對玉乳上幼嫩的淡紅色蓓蕾。受不了刺激的學妹將臉側向一旁不住呻吟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副任我宰割的樣子。雖然胸部不大,但是大小一衹手玩弄起來剛好,而且在仰躺的情況下,卻仍然保持著漂亮的尖挺,不久之後的將來肯定是對勾會男人魂的漂亮奶子啊。

沒放過她一雙穿著黑色大腿襪的細腿,雖然不如家裏兩個女人穿的性感,但是帶著點學生的純真感覺仍然別有一番風味。

我將右手留下來繼續搓弄小巧的乳房,左手開始向下侵略,先是來回撫弄著雖然纖細,手感卻相當柔軟好摸的大腿,長筒襪與裸露的大腿交界處的地方尤其讓人心癢難耐。緊接著,我便將魔手移師到那條也是純白色的可愛內褲之上。

「啊……那裏……不行啊!」

學妹搖著頭羞澀的低喊著。

「哪裏不行?於蘋妳說清楚啊?」

一臉壞笑的我乾脆將她的內褲退下,以非常讓人噴鼻血的狀態單掛在其中一條腿上,然後繼續用手指輕柔的愛撫著整個外陰部。尚未經過男人探勘的花朵,上面長著非常稀疏而細軟的毛,手經過的時候輕刷的感覺讓小弟弟是一陣激昂的猛抖。

「啊……啊……不要……啊……好啊……太……」

學妹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動人的神情撩撥的我忍不住出言調笑:「是不要還是好啊?學妹好享受的樣子唷……」沒過多久,乾澀的陰部就開始流出一波波熱燙的淫蜜,已經是可以讓男人進行開采的階段了。

「啊……學長好壞……」水汪汪的眼睛用力的緊閉著,甚至從眼角都擠出了忍耐不了酥麻快感的眼淚。

在這種地方我並不想拖延太久免得節外生枝,將剛剛被學妹掏出來後已經怒脹待發的巨大肉棒輕輕的點在了學妹的花穴口輕點了幾下。

「要來囉!」

「嗯!」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氣捅進了學妹的花心,那薄薄一層的處女膜在接觸的一瞬間就已經被我迅速攻破。沒料到我會如此快速插入的學妹,眼淚馬上滴了下來,張大了嘴正準備要叫的一瞬間,早就被我預防般的用手堵住了嘴,衹能唔唔的發出無聲的嗚噎。

「對不起,於蘋學妹,我怕拖久了妳受不了,長痛不如短痛,所以才一口氣就插了進去。」

確定學妹已經不會叫出來,我挪開手安慰似的輕吻著學妹小小的唇。學妹還滴著鬥大的淚珠,卻也緊忍著下體撕裂般的疼痛,生硬的與我回吻著。

「我要繼續動囉。」

學妹沒有回答,衹是緊抿著嘴唇用力的忍耐著,點點頭表示同意。

得到了可愛學妹的首肯,已經忍耐許久的巨大肉莖開始緩緩的在緊窄的肉穴中抽動了起來,一前一後的動作似乎都牽動著花穴中的每寸細小皺摺,緊密的觸感讓人暢快萬分。

學妹將臉轉向一邊,又是那種任君處置的柔弱姿態。不敢過於激烈讓學妹受傷的我,除了第一下破處的猛捅之外,接下來都是用緊密且短距離的抽送來進行攻擊。

原本一再忍耐肉莖塞入劇痛的學妹,在經過我好一陣子全身上下的愛撫以及溫柔的抽送之後,也逐漸開始慢慢放鬆了身體,讓我抽送的距離開始慢慢增加,也加強了捅擊的力道。

「嗯……好……好奇怪……學妹的那邊好奇怪……好丟臉……」

尚未理解到自己轉變爲女人的變化,或許是對花蕊中傳來的陣陣電流感到不解吧,害羞的將雙手緊緊的勾住我的脖子,將臉埋在我的胸膛裏。受到鼓勵的我於是更加強了插穴的強度,肉莖在緊窄的處女穴中不斷的來回挺動好不快活。

「啊……不要……於蘋被學長弄得好奇怪……又痠又麻的……壞掉了……」

「學長的大雞巴幹得於蘋舒服嗎?」

「嗯……學長好壞……不要問……啊啊啊……」

眼見學妹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肉棒,我便開始以正常的速度與力道抽弄了起來。雖然不是特別的猛烈,但是不久前還身爲處女的學妹卻已經承受不住,一雙穿著黑色學生長筒襪的美腿蹬得直直的。

在我一連串的刺弄之下相當不耐幹的全身顫抖起來,然後發出一聲又長又細的呻吟,整個緊窄的桃花源就展開猛力的收縮,並從花心深處猛力的噴射出一股熱燙的花液,收縮夾弄整條巨莖的同時,熱燙的蜜汁也澆得我塞在花穴中的巨大龜頭是一陣舒暢。我的雙手用勁的抓住了胸前兩顆正在不斷跳動的小白兔,捅弄不斷的雞巴已經到達了高潮的臨界點。

「喔喔喔喔喔!我要射了!」

「全射進來!學長全射給我!學長射死於蘋阿啊啊啊!」

最後一記刺擊深深的將整根十八公分長的粗大肉棒都捅進了學妹的陰道裏。

強烈的高潮刺激得睪丸開始激烈收縮,將連綿不絕的精液噴擠入學妹小小的花穴。

一瞬間,很顯然學妹緊窄的私密處完全經不起這種強力打擊,男精噴射的力道讓她整個身子都向後弓了起來瘋狂的抽蓄,很顯然的是又被我的激射延長了高潮的持續時間,兩條裹著長筒襪的美腿也無師自通的緊緊的纏上了我的腰。激烈的噴射,讓我們兩人的性愛體液混合著些許處女血絲,從交合處洶湧的滿溢了出來。

「姐姐……」

噴射的最激點,我脫口喊出了姐姐兩個字,自己都驚呆了。學妹卻彷彿沒聽到似的,仍然弓著身子全身不停的輕抖著。噴發過了許久,才平復過來的兩個人都累得就這樣倒在了圖書館的三樓地上。也幸好這一層樓完全不會有人來,不然在圖書館公然行淫,肯定是會被刊上報檢討現今教育體制的吧!

「呼呼……」

就算跟媽媽幹得再多次,也從來沒有在這樣的公眾場合做過愛。這種暴露的快感讓整個感官都提升了不衹一個層次。初體驗的學妹就更不用說了,這種高潮的激烈程度肯定是讓大腦中的一切活動都完全停止了吧!

學妹軟綿綿的獻上了嘴唇,我也毫不客氣的與她接吻了起來。我輕輕的將舌頭探入了學妹的小嘴裏,剛開始還拼命閃躲的舌頭在我一再的追逐之下,終於生澀的開始與我交纏起來。深吻了許久之後才放開彼此,重新深深的呼吸起來。

「學長……」學妹高潮後帶著滿足的微笑十分的動人,讓我仍然插在她下體之中的陽具又抖動了一下。

「學長是喜歡自己的姐姐嗎?」

「啊?」

吃驚的我整個上身用力彈了一下,張大了嘴巴不知道怎麼回答。倒是於蘋學妹將我的頭壓在了她的胸口,輕摸著我的頭慢慢說著:「學長的姐姐好幸福,她一定長的很漂亮吧?於蘋好羨慕學長的姐姐……」

我衹是不知所措的靠在學妹仍然不住起伏的胸口之上,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沒想到剛剛爆發的同時喊了一聲姐姐,居然被聽到了。還以爲學妹沒注意呢……

「學長不要擔心,於蘋不會跟學長的姐姐搶。」學妹讓我頭擡起來,以溫柔的目光正對著我的眼睛。

「雨揚學長剛剛肯疼學妹,於蘋已經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她……姐姐她不知道的……」

我結結巴巴的說著,這時候反倒我像是個學弟而不是學長。

「學長要讓姐姐明白唷,喜歡一個女孩就要告訴她。」於蘋學妹甜甜的笑著說道:「學長的溫柔衹要能分給於蘋一點點,於蘋就已經好滿足……」

「妳這傻女孩……我……」說著,我居然哽咽了起來。

「於蘋,對不起,我真的喜歡我姐姐……」

「不要緊的。」學妹小女人般的說著:「能不能,就把心裏面分一點點位置給我,對於蘋而言就心滿意足了……」

我說不出話,衹是感動的用力的點了下頭,起身坐起來緊緊的擁抱著於蘋學妹,兩個人無聲的的享受這份暴風雨後的寧靜。

***    ***    ***    ***

因爲學妹說的那句「喜歡一個女孩就要告訴她」,我決定要跟姐姐好好的說清楚。

一個人的夜裏,坐在空無一人的客廳裏,心裏有種說不出的酸楚。

媽媽出差去了,連姐姐也不理我了,突然間熟悉的一切都變得遙遠起來。

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跟雨心姐姐說明白,就算她不理解不接受,好歹我也已經把我所想說的傳達出去。

有點不安的坐在沙發上向著門口的方向,慢慢的等待姐姐回家。

九點剛過不久,門上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然後,姐姐推開門走了進來。

我站起身迎向前擋在玄關,注視著她。姐姐仍然是低下頭,回避似的打算直接從我身邊經過。

「姐姐別走,我有話對妳說。」

有點茫然的,姐姐擡起頭望向我,視線正好對上我的眼睛,然後又很快的把頭轉開。

「有什麼話去跟媽媽說,反正妳們都發生關係了不是嗎?」

「姐姐,不是這樣的……」我伸出雙手放在姐姐柔弱的肩膀上。

「媽媽她……媽媽她需要一個人,她需要我……我不否認我們的關係確實不正常,可是那是自然而然的發生的……」

「就要說這些嗎?說完了的話我回房間去了。」姐姐冷冷的拂開我的手,就要往房間走去。

「不是的姐姐!」我從身後緊緊的抱住了姐姐。「我對媽媽多的是責任與愛護,對妳的是……是……」

姐姐停下了腳步,略微的將頭轉了過來,似乎在等待著我的答案。

「是愛。」

懷中姐姐的嬌軀劇烈一震,猛地推開了我退了開來。一雙美麗的眼睛中含著滿滿的淚水。

「小弟,妳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妳知道我們之間的愛衹能存在於姐弟之間,我們之間……我們之間不可能……」

「我也知道應該是這樣的。但那是一種羈絆,雙胞胎間的羈絆,姐弟間的羈絆,一對男女之間的羈絆。如果是姐姐,一定感覺得到。」

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說出這些的我異常冷靜。原本應該澎湃的心宛如止水般穩穩的毫不動搖。

「這麼說,妳跟媽媽之間也有羈絆嗎?」

淚水從姐姐的臉頰上滑落,以顫抖的聲音回問著我。

「有。」我很快的回答。

「但是跟與妳之間的不一樣。我也說不清……但是我衹覺得我就是不能沒有妳……相信那天在大雨之中擁抱著妳的時候,妳也確實感覺到了什麼,衹是妳選擇了退縮……」我痛苦的仰起了頭。

「我衹恨我們爲什麼是姐弟!」

「我不聽!不要說了!」

姐姐掩面嚎哭了起來,聽著姐姐聲嘶力竭的哭聲,讓我整顆心彷彿都碎了。突然間,姐姐轉身推開了門發瘋般的跑了出去,留下不知所措的我愣在原地。

第一次對姐姐表達出我內心的真正想法,姐姐肯定不能接受的吧。可是不跨過這一關,我們也許就連普通的姐弟都做不成也說不定。好一陣子之後,我才想到要追出門。因爲我發愣了一會兒。姐姐已經不知去向,這時候的姐姐心裏狀態相當不穩,如果放她一個人十分危險。衹是我一時想不到姐姐什麼東西也不帶,會到哪裏去。

那一剎那,我心裏居然有種雷擊般的想法一閃而過,也許雙胞胎之間還真的有點心電感應。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