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美腿

我向姐姐學校的方向追了過去,雖然我知道這有點像是純粹亂猜,但我就是覺得姐姐會回她學校。

回到上次那個我們在雨中擁抱的地方。

維持著速度小跑步著,原本就不算太長的路程用跑的更是一下就到了。穿過一條條的小道與樹叢,抄著小路回到了那個校園中隱蔽的樹林深處。果不其然,喘著氣的姐姐一手撐著樹,一邊低下頭閉著眼睛,大顆大顆的淚珠從眼角滑落。

我逐漸平穩著氣息,走到了姐姐的身邊,站在離姐姐一公尺的距離,靜靜的等待她的反應。

「小弟妳知道嗎?」姐姐轉過頭用凄哀的含淚美目看著我,「姐姐喜歡妳!好喜歡好喜歡!」

有點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我整個腦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張大著嘴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姐姐停了一下,等待呼吸逐漸恢復原本的速度,又低下頭繼續說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姐姐覺得妳真的像個男人了……雖然有點傻呼呼的又老是做些笨事,但是真的遇到事情時卻好可靠……那天妳突然出現從他手上救了我,姐姐好開心,衹覺得眼前這個人不是我弟弟的話多好。從那時候,姐姐就無可救藥的喜歡上妳了,所以才情不自禁的,那個……」

可能是想到了主動獻吻的畫面,姐姐秀氣的臉蛋多上了一股紅暈。

「衹是姐姐知道這是不應該發生的,姐姐愛上了弟弟……所以我好難過,心裏憋著這份情緒,不知道怎麼開口向妳表達,又或者應不應該表達。但緊接著隔天,就看到了妳跟媽媽在浴室中的事情。妳知道我那時候的想法除了震驚之外還有什麼嗎?是羨慕!是嫉妒!」姐姐聲嘶力竭的哭吼了起來。

「我羨慕媽媽可以這樣愛妳!我嫉妒妳不是這樣對姐姐!」

彷彿是一根緊繃的弦一口氣斷了,姐姐雙手掩面用力的哭泣著,將身子直接向後無力的靠在了一棵樹幹上。

聽過了姐姐真心的告白之後,我靜靜的走向前,伸手將姐姐柔弱的嬌軀擁進懷裏。下巴輕輕的點在姐姐的頭上,撫著姐姐的背,等著姐姐平復下來。

「姐姐,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分離了喔……」

「嗯……」

「姐姐……」

「小弟……」

姐姐輕輕的喊著我,然後就像那天一樣,將雙手輕輕的倚在我的胸口,閉上雙眼,將粉嫩的唇輕輕的點在我的唇上。

好鹹又好甜。

鹹的是姐姐的眼淚,甜的是心裏那份期待,在一切陰霾都過去之後,終於有了出口。

我用舌頭輕輕的撬開姐姐的唇瓣,吸索著姐姐的甜美津液,不擅長接吻的姐姐也生疏的伸出小香舌與我交纏了起來。一時之間姐弟兩個人都像找到了情感宣洩的出口,拼了命的索求著對方的舌。好一陣子之後,姐姐才上氣不接下氣的退了開來。

「弟弟愛我……像愛媽媽那樣愛我……」

「啊?」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會錯了意,我確定般的開口詢問:「是像那天我跟媽媽在浴室那樣……在這裏?」

「嗯……姐姐也想要被妳像那樣疼愛……就在這裏……」

我愛憐的伸手輕撫著姐姐的臉蛋,用嘴吻去姐姐眼角未乾的淚痕。

然後悄悄的將另一衹手從下而上伸入了姐姐的衣服之中。

「啊……」

在我摸上姐姐罩杯下的乳峰時,姐姐觸電似的向後彈了一下,但是仍被我穩穩的抱在懷裏。我解開了姐姐制服上衣的三顆扣子,將蘋果綠的性感蕾絲胸罩往上一推,兩顆造型完美的乳球就迫不及待的彈射出來,讓人看得眼睛發直。

「姐姐的胸部好漂亮唷……是多大呢?」一邊問著,一邊已經將姐姐壓在樹上,雙手不安份的在上面搓弄起來。兩粒白嫩柔軟的奶子在我的褻玩之下,不斷的變換形狀,連帶上面兩顆粉紅色的嬌嫩蓓蕾也迅速的充血挺立了起來,與乳球連成一條向上挺著的漂亮水滴型曲線。雖然不算巨大,但是形狀卻無比的美麗,閃耀得就像兩顆寶石一樣讓人愛不釋手。

「比媽媽小……才33C而已……」姐姐緊閉著眼,挺著胸口承受著我對她乳房的疼愛。

「小弟一定摸得不過癮吧……」

「才不會呢,姐姐的奶子是最好的!」在姐姐已經逐漸進入情況之後,我也出言調弄著。說罷低下頭在兩座山峰的頂端用嘴輪流吸吮了起來,舌尖挑弄著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讓姐姐舒爽得在嘴中也發出了細細的呻吟。

「啊啊……好舒服……愛姐姐……多一點……還要多一點……」

面對姐姐的聲聲傾訴。我除了留了衹左手,仍舊與嘴一左一右的愛撫著姐姐嬌嫩的乳房之外,右手探下了姐姐的下身,撩起了制服裙,在姐姐穿著黑色天鵝絨褲襪的美腿之上細細的愛撫起來。

「姐姐妳知道嗎?我好喜歡妳穿絲襪的腿,又長又細的好好看唷……」我將嘴貼上姐姐的耳畔,細語般的訴說著:「我還用過姐姐的褲襪打手槍射精在上面唷……」

姐姐的臉頓時紅了起來,萬分羞澀的將頭輕靠在我的胸口上。

「弟弟壞……壞死了……」

看著姐姐嬌羞萬分的小女人樣,我將姐姐的黑色褲襪與其下的性感黑色蕾絲內褲一口氣向下拉到大腿中間。一下子姐姐更羞了,原來她跟媽媽一樣是白虎來著呢!

「姐姐會不會很奇怪……是不是衹有我那邊沒有毛……」

「媽媽也是啊,這樣光滑柔嫩的,很好摸哩。」我像是要證明我的言語不假似的,除了嘴仍然捨不得離開姐姐的一對酥胸之外,將攻擊的目標轉移到了下半身。除了一手仍然不斷的撫摸著觸感十分柔細誘人的天鵝絨絲襪美腿之外,一手探入了姐姐的蜜處,手指撫弄著姐姐裸露在外的一對粉紅色小花瓣。

「啊啊!太……太刺激了……」

在我一對魔手的攻擊之下,姐姐的花蕊很快就流出了熱燙的甜美蜜汁,我暫時放過了姐姐胸前的33C玉乳,蹲下來仔細用舌頭舔弄著姐姐的花蕊,將花蜜卷入口中細細的品味。

「那裏臟……」

「是我最愛的姐姐就不臟。」

我一邊用雙手揉弄著姐姐的一雙褲襪美腿,一邊用舌尖輕點著姐姐花蕊之中的那顆珍珠,來回細心的品嘗。很顯然姐姐是感受到性愛的電流了,整個嬌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幅度還越來越大。

「不……不行了,要尿了!啊啊啊啊!」

突然姐姐身子一顫,從蜜穴之中噴出了一小道甜美的水柱,正好射入了我的口中,讓我興奮的全部喝得一乾二凈。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潮吹?

「小弟對不起……姐姐尿尿了……可是好舒服……」抵達頂點之後有點虛脫的姐姐帶著歉意的說。

「傻姐姐,那不是尿,是性高潮才會有的愛液啊。又很少人能夠噴出來,妳這就叫做潮吹呢!」

我站起身來將姐姐摟在懷裏,姐姐不顧剛剛我才喝下了她的愛汁,感動的湊上了嘴用力的吸吮我的唾液。我也毫不吝惜的將口中的液體與雨心姐姐作交換。

「小弟一定很難受吧……」姐姐蹲下身來,解開我的拉煉取出了我已經處於臨戰狀態的十八公分大肉棒,彈跳出來的瞬間還打在了姐姐嬌嫩的面容上,巨大的尺寸讓姐姐一雙水漾的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可信的樣子。

「怎麼這麼……這麼大?」姐姐伸出柔弱無骨的小手圈起了我粗大的肉莖。

「以前洗澡的時候看過,沒這麼誇張呀……」

「因爲愛姐姐才會變得這麼大的。啊……」感受到了粗壯的雞巴上細嫩小手不熟練的套弄而傳來的陣陣緻命快感,我爽得不禁發出了低沉的呻吟。姐姐並不滿足於衹用雙手給予我疼愛,擡起頭望向我,以純真的語氣說著:「我聽說男生都喜歡女生用嘴……姐姐不太會,小弟忍耐一下……」說罷,便伸出了小小的香舌舔起了我暴脹的紫紅色龜頭。

「啊啊啊啊!」

我感受到雞巴頭上傳來的強力電流,讓我全身上下都一陣舒爽無比的顫抖起來。姐姐又將整個小嘴都往前套弄,將布滿青筋的肉棒吞進了一半。親愛的姐姐主動的爲我做著不熟練的口交,雖然沒有什麼太高明的技巧,但就衹是單純的前後吞吐也讓我的雙腿顫抖到了都已經快站不住的程度。

「啊啊啊啊啊!要射了!」

我想將正準備進行噴射,激烈抖動的肉棒抽出姐姐的小嘴,但是姐姐用力的按住了我的臀部,不讓我收兵撤退,反而更用力的用舌頭卷弄著我的火燙龜頭。

在強烈的刺激之下,我將肉棒頂入了姐姐的喉頭,一抖一抖的猛烈噴射出洶湧的精液。姐姐睜著漂亮的大眼睛流出淚水,喉嚨忍耐著我的頂弄,咕嚕咕嚕的將我每一發射出的精液全都吞入腹中。但是噴射的量實在過大,因此從嘴角一股一股的滿溢出了我白濁的漿液。持續滴落在衣服上,胸罩上,美乳上,以及蹲著的一雙黑色褲襪美腿上。

在怒滔般的勁射都過去之後,我將尚未消退的肉棒抽出了姐姐的小嘴,姐姐很貼心的用舌頭卷弄著我的棒身,似乎要把每一絲精液都吃下去。享受著姐姐無微不至的服務,我感動得不知如何形容。將姐姐拉了起身,對著姐姐還帶著精液味道的小嘴就是一陣深吻。

「弟弟舒服嗎?」

「舒服得上天了……姐姐還吞我的精液……讓我好感動……」

「妳也吞我的呀,我們扯平了。」姐姐舉起了的可愛的手點了點我的鼻頭。

開心的笑著。

這時的我衹感覺到內心被洋溢的幸福所占領,已經不知道如何才能表達心中的愛,衹能緊貼著姐姐的臉,嘴裏喃喃唸著:「姐姐,姐姐……」

姐姐將細嫩的手伸向了我在射完精後仍未完全消退的肉莖,緩緩的套弄了起來。

「姐姐還要弟弟疼我……」姐姐羞澀的細語道。

面對美麗的姐姐如此請求,我能不照辦嘛?十八公分長的粗長肉棍幾乎是一瞬間就完全恢復射精前的硬挺,精神抖擻的跳動起來,想馬上找個肉穴將它包起來。

姐姐的下身仍然是處於褲襪脫到大腿中間的程度,這是除了直接撕破褲襪襠部之外我跟媽媽之間最喜歡的幹法。我想待會姐姐還要穿著內褲跟絲襪回家,現在就直接撕破開洞大概不會是個好點子……於是就維持著這個狀態,將暴脹的雞巴頂在了姐姐濕淋淋的白虎花穴入口,微微蹭弄著姐姐的花瓣。

「我要進去囉……」

「放心的疼姐姐吧,姐姐都交給妳了……」

我將肉棒前端緩緩的順著開口插入姐姐的陰道,一時之間緊窄的處女地將我雞蛋般的巨大龜頭擠壓得幾乎就要馬上一洩如注。我和姐姐幾乎是一瞬間同時的呻吟起來,再向前稍微一探,便感覺到了前頭部隊已經抵達了突破點,這就是我最愛的姐姐一直珍貴保存的處女膜啊!

「姐姐準備好了嗎?」

「爲妳準備了十八年了……」

聽了姐姐柔情萬千的告白,我感動的緊摟住姐姐玲瓏有緻的嬌軀,將已經蓄勢待發的粗大陽具用力的向前一刺!

「啊啊啊啊!」姐姐高聲尖叫了起來,幸好這地方幾乎是校園中最隱蔽的一角,不然這還不把晚自習的學生全都招來了?

爲了減緩姐姐破處的痛楚,我用嘴吻住了姐姐性感的唇,手在腰部及一雙絲襪美腿上不停的來回愛撫。已經刺穿最後防線的肉莖也忍耐住姐姐濕熱花徑中,那股充滿爆發性的緊縮壓力,暫時停著等待姐姐撕裂的痛楚過去。

我們深吻了許久,感受到姐姐已經不再像剛插入時那般緊繃,我便開始緩緩的抽動著我已經忍耐許久的陽具。姐姐緊閉著美麗的眼睛緊湊上小嘴,一條香舌勾著我的舌頭不願放開。

姐姐的陰道彷彿有千萬衹小針般刺激著我的整根肉棍,如果不是剛剛已經在姐姐的小嘴裏噴射過一次,現在恐怕已經射得一乾二凈了吧?

忍受著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我開始慢慢的加速進行著活塞運動。姐姐羞澀的張開了水汪汪的眼睛,緊抿著嘴唇好似在忍受著我帶給她的洶湧快感。我將姐姐柔弱的香軀整個抱了起來,讓姐姐將一雙美麗的絲襪長腿勾在我的腰部,我則從充滿彈性的臀部將她托起,以高難度的火車便當體位姦幹著她。

從未想過性愛可以如此甜美刺激的姐姐在我逐漸加快的抽插動作下,胸前一對33C的玲瓏嬌乳不斷誘人的晃動著,雙手則因爲怕掉下去,用力的勾著我的脖子不敢放開。我清楚的感覺到姐姐纏上我腰部的黑色天鵝絨褲襪美腿,隨著累積的情慾快速升高的同時也越夾越緊。終於在一陣綿長的甜美呻吟中,整具嬌軀瘋狂的顫抖起來,下身原就緊窄的處女花徑也奮力的緊縮起來壓擠我的兇器。

「啊啊啊!」

到達高潮的激烈呻吟同時從我們的嘴中傳出。不知是不是雙胞胎的性愛特質配合得特別出色,以往跟媽媽姦幹的時候往往都是一前一後的到達高潮,從未像跟姐姐這樣幾乎是同一秒攀上最高峰。

在姐姐的花心拼命擠壓我巨大龜頭的同時,我也從大開的尿道口抖動著噴射出多得離譜的濃烈白精。這陣高潮持續了超過半分鐘,在這同時我仍然沒有停止抽動,而是不捨得停止般的繼續姦幹著姐姐。在一陣子前仍是處女的姐姐被這波高潮刺激得翻起了白眼,雙手也不受控制的漸漸鬆下。

因爲怕姐姐往後傾倒,我連忙將姐姐放下,然後讓已然失神的她用雙手撐著樹幹,再次從後方使力捅入姐姐因爲混合著精液與蜜汁而一團濕糊的無毛緊密花穴。

「喔喔喔!壞掉了!要壞掉了!」

高潮尚未退去又接受了我從後方而來的激幹,姐姐已經爽到口水都無法控制而自己流出的狀態。已經完全進入狀況的我們,在校園中隨時會有人出現的強烈刺激感中,進行背後位的背德亂倫性愛。

姐姐花徑中的皺褶將我的肉棒搓弄得馬上就想一洩如注。尤其是我們的肉莖跟花徑長度幾乎完全相同,每次暴插到底的同時都可以正好戳弄到深處的花心,這大概也是雙胞胎合體才會發現的完美接觸吧?

「幹死姐姐!啊啊啊……多愛姐姐一點……多愛一點!」

姐姐伸出一衹手向後勾住我的脖子,胸前的一對嫩白美乳也因爲背後位的沖擊而前後的晃蕩著。雖然奶子的尺寸不如媽媽,但是水蛇般的細嫩腰部卻會自己扭動著追求快感,還穿著制服裙的性感翹臀甚至還會配合著我的抽送向後頂弄,一雙裹著黑色天鵝絨褲襪的長腿不論是視覺上或是觸感上都比媽媽更上一層樓,完全就是一個完美的性愛尤物啊!

「姐姐!啊啊!妳夾得我好緊啊!姐姐的身體最棒了!」

「小弟的那裏好大好熱又好粗……喔喔喔!讓姐姐再爽一點!再多一點!」

姐姐撐著樹幹的手用力抓著樹皮,到了指關節都已經發白的程度。我則是雙手搓弄著姐姐雪白的美好臀部與兩條絲襪美腿,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的進行強力的打樁運動。姐姐濕熱的花徑毫無縫細的包覆著我已經射過兩次精,卻脹大得更加恐怖的性愛兇莖。我的睪丸一下一下的隨著我抽弄的動作撞擊在姐姐的粉嫩的臀部上,發出一陣啪搭啪搭的響聲。

「羞死了……」

姐姐慾泣慾訴的呻吟著,我將上身向前緊緊的貼住姐姐的背,一邊抽插一邊與她熱烈的激吻著。漸漸的,感覺到粗大的雞巴上傳來的快感越來越猛,越來越強烈,很快的就要再次抵達另一次顛峰了。幾乎忍受不住的我,越捅越快,衹爲了追求另外一次的愉悅快感到來。

「我快到了!姐姐,全射進去好嗎?」

「射進姐姐裏面,全射給姐姐!讓姐姐幫弟弟生個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淫穢的對話交流在亂倫的姐弟之間。終於在姐姐美好肉體的緻命刺激下,我將肉棒深深的探入了姐姐的花心,在姐姐也因爲再一次的高潮而正在猛烈顫抖的同時,從肉棒的頂端噴射出彷彿永無止盡的瓊漿玉液。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