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美腿

下身傳來的強大快感沖擊著我整個感官係統,讓我射精的同時爽快到整個大腦都陷入了空白,身體就像是要飛起來似的。停不下來的強勁噴射彷彿要將我的脊髓都抽乾,很快的就將姐姐原就緊緻的花穴全都灌滿,瀑布般的從性器合體處傾洩而下。

我與姐姐又再一次的達到了強勁萬分的同步高潮。衹是這次的激烈程度更勝以往,我衹是將下身的肉棒緊緊的捅入花心的最深處,不再抽動的享受著已達極限的噴發快感,姐姐花心深處瘋狂的緊縮著,向我的龜頭射出激烈的熱潮。兩個人維持著下身連在一起的姿勢,動也不動的靜靜等待性愛的狂潮過去。

今晚的一切對我而言彷彿就是美夢成真。深愛的美麗姐姐在我的跨下嬌吟細喘,雙胞胎在性愛上的配合完美得莫名,讓幻想此刻已久的我無論是肉體上或是心靈上都得到了徹底的滿足。我將仍在嬌喘連連的姐姐轉過來伸出雙手緊緊擁抱了起來,嘴也不閑下的互相索求著吻。

「雨心……」

「雨揚……」

衹叫著對方的名字,然後對望了幾秒,突然間兩個人都爆笑了出來。

「好怪,還是叫弟弟比較順唷。」

「嗯吶,我也覺得叫姐姐好些。」我點點頭淫笑道:「這樣才感覺像在幹姐弟亂倫的淫亂勾當……」

「色死了……」姐姐輕敲我的頭,卻將輕飄飄的身子倚上了我的胸膛。

在這樣的夜晚裏,姐弟兩個人都知道,我們擁有了彼此,從今以後都不再是孤獨的了。

***    ***    ***    ***

「呼呼,姐姐的小腳好會弄啊。」

在夜晚寧靜的客廳中,我正抱著姐姐的一雙絲襪小腳進行暢快的足交淫行。

在媽媽出差的這段時間,姐姐徹底的向我獻出了身心。每天放學回家之後,就等待著姐姐晚自習結束,回家與我進行亂倫的性交。有時甚至早上在姐姐出門之前,我看到姐姐穿著黑色褲襪的一雙美腿,都忍不住要將姐姐撲倒徹底的姦淫一番。

也因此姐姐最近上課老是遲到,幸好課業上姐姐仍然名列前茅,也因此老師都並沒有說什麼。

而在性愛方面,我已經不滿足於單純姦幹穿著上課用黑色褲襪的姐姐,比如現在,坐在我前面用一雙絲襪小腳爲我進行足交的姐姐,穿的就是係著一雙吊帶的白色蕾絲亮光絲襪。

了解了我對她絲襪美腿的喜愛,姐姐也很配合的穿上各種我喜歡的絲襪或褲襪,吊帶襪,與我進行各種寡廉鮮恥的性愛淫戲。我在媽媽身上研究出來的那一套,幾乎半點不少的全部灌輸給了姐姐。除了高難度的乳交比較難達到之外,手淫,口交,腿交,足交,肛交,一個不少,甚至媽媽自己研究出來那招將褲襪套上雞巴再進行口交的絕活兒,姐姐都樂此不疲。

雖然奶子的尺寸不如媽媽,但是姐姐的一雙美腿比起媽媽來說更讓人愛不釋手,不僅修長,並且白嫩嫩的肌膚異常的滑嫩,不論是進行裸足腳交或是穿上絲襪再做愛,每每都讓我瘋狂的一洩如注。

姐姐套著白色絲襪的足心不斷的上下套動我向上堅挺豎立的十八公分巨大陽具,舒服得我把眼睛都閉上了,衹用手不斷的撫摸姐姐的絲襪玉足。

在一次次的背德淫行中,姐姐身體裏淫亂的細胞似乎也被我逐漸開啟。

第一次就是在野外的瘋狂交合,之後姐姐也愛上了在家裏之外的其他地點做愛的樂趣。公寓的樓梯間,百貨公司的男廁,甚至是深夜的公園。身處在被人偷窺發現的危機感中,更加刺激了姐姐與我的感官神經。

「小弟的肉棒好硬唷……我的腳越夾,它就變得越粗越大呢……」

雖然臉害羞得紅了起來,姐姐卻仍然說著淫浪的話語。聽著姐姐說出這樣的話,讓我被她白色絲襪小腳夾著的肉棒用力的跳動了一下。

「哇,好可怕唷,大雞雞還會跳呢。」姐姐帶著誘惑的神情,一邊用小腳搓弄著我的肉棒,一邊撫摸著自己33C的堅挺美乳,並不斷的用手指夾弄自己已然挺起的兩顆粉紅色蓓蕾。

「不衹呢,它在姐姐的子宮裏面射精的時候,會跳得更大力唷。」我舔著舌頭淫穢的用言語挑逗著姐姐。

突然間,家裏的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很快的門就打開了,正在進行足交遊戲的我們,被突然間發生的意外事故嚇得傻在原地。

倒是姐姐因爲緊張的關係,兩衹可愛的絲襪小腳倒是夾得更緊了,讓我幾乎就要忍不住而想要向上噴出。

媽媽拉著一個手提行李走進了門,看到我們姐弟倆全身加起來的衣物衹有姐姐腿上的一雙白色吊帶襪,一時之間也愣了一下。不過身上已經被我埋下亂倫種子的媽媽,很快就脫下高跟鞋丟下行李走進了客廳,伸出穿著黑色絲襪的腳撫弄著我的雞巴,然後開始脫著全身的衣服。

「色小揚很有一套嘛……媽媽不在的這段時間,連雨心都被妳吃了呀……」

聽到這話的姐姐,看到媽媽開放的態度,衹是害羞又甜蜜的低下頭來不敢看我跟媽媽。全身衣物很快就脫得一乾二凈的媽媽,身上衹剩下了一雙黑色的長筒襪,跟姐姐的白色長筒襪真是互相輝映。

「雨心來,我們一人一邊唷。」

媽媽露出淫美的笑容邀請著姐姐一起足交分享我的雞巴。一左一右的,兩人各出一衹小腳,一黑一白兩衹絲襪美足就這樣夾住了我的雞巴,以十分有默契的速度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

「喔喔喔喔喔!」從未接受過如此刺激的雙足左右夾攻,我躺在地上整個人陷入了迷亂的快感。沒過幾秒鐘,原本就已經粗脹難耐的雞巴,就開始向上一彈一彈的用力噴射出大量白濁的男汁。在空中高高的噴起數次又再次落下,盡數的飛落在媽媽與姐姐一黑一白的兩衹性感絲襪小腳上。

「好多唷。」姐姐雖然已經幫我足交過數次,但是噴得像這樣之高之多,倒是從未見過。

「小弟的大雞雞好像噴泉一樣,嘻嘻……」

「還沒完呢。」媽媽牽著害羞的姐姐,一同將臉挨近了我甫才噴發完畢的肉莖,又是一左一右的開始從我的睪丸開始,一路向上舔到了仍然射滿了精液的馬眼。

每當媽媽舔到龜頭時,姐姐就舔著我粗長的棒身。而當媽媽將舌頭轉移到我的莖身時,姐姐就從上而下用小嘴套弄著我雞蛋大的龜頭。

兩個女人則一起用細嫩的手撫弄著我下垂的睪丸。接受著這樣淫穢的母女同心伺候,實在是太過刺激。沒撐了多久,一陣狂猛的快感直沖腦門,刺激得我又一抖一抖的噴射了出來,兩個女人完全不閃躲,就這樣正面的迎接我肉棒的洶湧噴出,白濁的精液射在了媽媽與姐姐俱是萬分動人的面容上,甚至在我已經射完之後,還互相舔著彼此的俏臉與我紫紅色的龜頭,爭食著我的精液。

這真的是……太刺激,太淫穢了!

「妳們兩個,是時候認命了。」我依舊躺在地上,帶著濁重的呼吸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媽媽,把妳的小穴湊到我嘴上來。至於姐姐,我特準妳先騎我的肉棒。」兩個女人相視一笑,聽話的開始動作。媽媽帶著淫蕩的笑容蹲坐在我的臉上,正好把陰戶湊上了我的嘴。姐姐則一臉羞赧的將小穴湊上了我完全沒有消退跡象的肉莖,然後緩緩的坐下,將細嫩的穴肉套上了我的男根,一上一下的輕輕動了起來。

「受死吧妳們!」

我伸出舌頭舔弄著媽媽的無毛小穴。沒有毛的漂亮小穴可愛的要命,那顆充血的小荳荳遭到了我的特別照顧,弄得媽媽蹲著的黑色絲襪小腿都顫抖了起來。

我甚至將舌頭深進了流著熱燙蜜汁的穴中,好似品嘗美食般的拼命舔食著媽媽的蜜肉。被姐姐的另一個白虎花蕊所緊密包裹住的肉棒,因爲不滿意姐姐的動作過於淺短,開始自己挺著腰發起狠勁向上捅弄了起來。

姐姐挨幹的經驗本來就不多,小穴緊窄柔嫩不耐肏,在這個騎乘位之下更是沒幾下就被我插得嬌喘連連無法呼吸。

媽媽姐姐四條黑白長筒襪美腿在我眼前眼花撩亂的晃動了起來,讓我一會兒這衹腿,一會兒那衹腿手忙腳亂的輪流撫弄著,深怕冷落了誰。

比起媽媽衹是被我舌頭肏弄,姐姐很快的就被我兇殘的肉莖幹到登上了第一波的高峰。身體陣陣的輕顫著,然後穴心就噴出了一股熱潮,燙得我整條捅在其中的肉棒好不快活。

「來,姐姐休息一下好嗎?」我柔聲的向姐姐說著,姐姐無力的點點頭,輕輕從我的粗大肉莖上起身,倒在了地上休息。我則將出差之後好陣子沒有被姦幹的媽媽移到了我的下身,十八公分長的大雞巴問也不問的就直接爆炸般的捅進媽媽已經洪水氾濫的小穴。

「啊啊啊!小揚妳好狠啊啊……」

媽媽嘴裏喊得雖然凄厲,久逢甘霖的表情卻完全寫在了臉上,明顯的一臉滿足與紅潤。我雖然維持著躺在地上的狀態,但是腰部向上挺動的速度,加上托住媽媽腰部配合上下運動,幹起來的狠勁可一點也不輸給平常我在上壓制的正常體位。一陣子沒有與媽媽歡好,媽媽的小穴顯然已經餓了很久。

不僅在接受我肏幹的時候小穴會自己上下的配合我的抽插,細細的腰扭得像水蛇一樣,雙手還揉捏著自己35D的一對雪白大奶子。

許久沒有疼愛媽媽胸前這一對雙峰,我將雙手從媽媽的腰上移到了這對讓我魂牽夢縈的巨乳上,彷彿要將它們一口氣搓壞似的使勁猛揉。雖然如此,媽媽卻一點也沒有露出不適的表情,反倒是那種爽到了極點之後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無助。

「來,姐姐坐上我的嘴。」

看一旁的姐姐已經坐起身來,雙頰泛紅的玩弄著自己胸前的一對玉兔與身下的花蕊,便讓她取代媽媽剛剛的位置,由我的舌頭來爲她服務。姐姐仍然是帶著一貫的羞澀,怕壓到我似的輕輕將無毛的白嫩花蕊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很快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著姐姐兩片小巧可愛的花瓣,熱燙的的花液不間斷的從姐姐的白虎小穴中流向我的舌尖,我也甘之如飴的全部將之卷入嘴裏吃下。

整個客廳不斷的傳出我的的下身與媽媽激烈碰撞傳出的啪搭聲,還有我爲姐姐口交傳來的嘖嘖聲,已經沉醉在甜美性愛中的母姐弟三人,就這樣陷入了一個誰也逃不出的亂倫螺旋。四條我最愛的絲襪美腿,也彷彿爭搶著我的愛撫,讓我一條腿也不捨得放開的不斷來回撫弄著,品嘗著手掌中傳來的陣陣細緻觸感。

「啊啊!我受不了了!妳們都給我手撐著趴下!」

我掙紮起身,將兩頭溫馴的發情雌獸都擺成了屁股高高翹起的淫蕩姿勢,然後捧著她們的屁股,插入了都是無毛白虎的漂亮花穴中。一開始先是姐姐,然後是媽媽,緊接著再換回來,不停重復。每當我插幹其中一個女人的時候,我就將手伸入另一個女人的花蕊中褻弄。

因此兩個女人傳來此起彼落的陣陣呻吟,一時之間客廳裏面好不熱鬧。兩個女人的臀部都是如此挺翹,沒有一絲贅肉卻又豐滿可人。四條細長的黑白色長筒絲襪美腿不用說,讓我愛不釋手的邊幹穴也捨不得放開她們的美腿。隨著我在背後狗交般的背後體位抽送,兩個美人胸前的乳球都洶湧的前後擺蕩,讓我看得眼睛都花了,也禁不住伸手要去玩弄它們。可以玩可以幹可以爽的實在太多,衹恨我沒生了三頭六臂一口氣搞個透徹。

先承受不住的是姐姐。畢竟前幾天還是處女,開苞未久的小穴耐力尚淺,緊窄的穴肉一陣陣緊縮,噴射出一道熱燙的陰精,讓我的肉棒在其中被壓擠得幾乎就要射出。幸好我及時抽出,改捅入媽媽的小穴裏,以前所未有的強勁力道激幹著媽媽。

喜歡我用強姦般的兇狠力道幹她的媽媽,馬上陷入了瘋狂狀態,整個人嘶喊著無意義的呻吟,爽得彷彿整個人都要飛上了天。在我粗猛大雞巴的肏幹下,媽媽再也支持不下去,整個背向後弓了起來,嬌美的身子激烈的顫抖著,抵達了讓全身感官都麻痺般的強勁高潮。

我則繼續在媽媽的小穴中刺幹了最後幾下,然後拔了出來,在兩個同樣挺翹的雪白屁股之上,一陣陣抖動著噴出了在前面幾次射精後,理應減量卻不知爲何仍然多到離譜的大量白濁男精。一家三口在這樣激烈的亂倫淫戲中,皆到達了讓人幾乎無法承受的淫美高潮。

我趴在兩具一一崩潰之後已經失去全身氣力的性感美體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然後躺在地上將她們一左一右的擁入了懷裏。

「弟弟好猛唷……姐姐被妳弄得都要飛起來了。」順過呼吸後,姐姐先滿足的開口說道。

「小色揚,一次采兩朵花,當了國王似的,妳可開心啦!」媽媽伸出纖細的小手套動著我的肉棍,讓我半軟的男根又是一陣抖動,然後再度向上昂揚挺立了起來。

「不會吧?」姐姐吃驚的看著我天賦異秉的兇暴肉棍。「都已經這麼多次了哩……」

「妳們太小看妳們的男人了!」我淫笑著將兩個女人都拉起身來,一左一右的就準備摟著二美進浴室。「來,兩位美女去換新的絲襪,我們進浴室邊洗澡邊繼續下一回合!」

說罷,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這樣無邊的亂倫淫戲,將會一直持續湧不停歇,直到世界末日。那就是我所發現的,家庭之愛的最高境界。

「啊啊啊……」兩個美人歡暢的淫叫聲,很快又在浴室中急促的回蕩起來,一聲又一聲的……

***    ***    ***    ***

「所以這就是妳寫的小說?」姐姐輕笑道。

「還行吧?我說過高潮疊起的啊。妳看看,的確男人女人都高潮不斷啊。」

我淫蕩的說著。

「妳還說!」媽媽假裝著生氣。

「我哪有妳寫的那麼色!媽媽很……很含蓄的!」

「是這樣?那妳的下身就不要一直自己動啊?」我無奈的聳聳肩。

「唉唷!」媽媽急得快哭了出來,衹恨我不快點用力插弄她。

「雨心妳幫我整他!」

「這就來了!」

「哎哎哎!我在插媽媽的時候別用絲襪腳夾我卵蛋啊……這樣我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