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夜空

6.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年僅十七歲的少女哪裡懂得這些利害關係?

母親去世後,她在這世上最信任的人就是父親了,所以現在不管父親說什麼,她都只有接受了。

此時時間已接近六點,春娟和小弟春生七點要上學,娟兒一看牆上的掛鐘,驚叫一聲,起身欲下床:「快準備早飯喚小弟,要不他該遲到了……」

看女兒如此懂事,郭成開心地笑了,看來,妻子這個繼任者,他沒有選錯,他相信,這個家,在自己的帶動下,在春娟的操持下,一定會越發井井有條、欣欣向榮的。

但此時,他卻拉住女兒的腿,沒讓她動彈,春娟有些迷惑不解地看著父親,郭成分開娟兒的玉腿,低頭查看那紅腫的小穴,娟兒的臉不禁羞得通紅,嗔怪地小聲問他:「看什麼呀?」

郭成微笑著回女兒:「怎麼能就這樣去上學?你的逼口還流著爸爸的精液呢……」

娟兒氣得嘟起小嘴,給了郭成一拳頭,郭成哈哈大笑著,一把抱起女兒,就這樣赤身裸體,將她抱出了房間,此時,小弟春生還在睡著,但那只金毛長犬卻徹夜趴著守候在父女二人的臥室門外,此刻見他們出來,它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尾巴用力搖動著,喉嚨裡發出了低沈而壓抑的嗚嗚聲音,目光顯得很複雜,像是哀怨,也像是憤怒。

父女二人看著這只狗,不禁有些詫異,這只狗,是娟兒母親下葬那天,娟兒在墳場撿回的流浪狗,當時這只狗又髒又瘦小,還是個乳狗的模樣,剛剛失去母親的娟兒,憐憫這只同樣失去母親,沒人照顧的小狗,就發善心將它拾回了家。

娟兒花了很多心思悉心照料這只狗,給它打了各種疫苗,還定期給它剪毛洗澡,餵食品質也相當好,並給它取名叫麥迪,未料,僅短短一年,這只狗就從一隻小乳狗長成了體型健壯的大狗,看到的人都驚訝不已,連說春娟養狗有方。

現在,父女二人沒有時間理會麥迪的過激反應,匆匆進了浴室。

在浴室,郭成悉心地為女兒擦洗著嬌嫩的身體,將浴沫塗進她的小逼口慢慢摩擦著。

父女二人匆匆洗漱完畢後,郭成去了樓下的早點鋪子買回早點,春娟去喚醒小弟,督促他洗漱並吃早飯,父女三人匆匆吃過早飯後,郭成開車分別送孩子去學校。

郭成駕車,春娟摟著小弟坐在後座,在外人看來,這三人既象父子三人,又象夫妻帶著孩子,只是如果是夫妻,這位妻子太年輕了,尚顯稚嫩的臉龐,雖經昨晚的開苞性事,也殘留著少女的純真無暇。

到了學校,看著一雙兒女走下車,揮手向自己告別,郭成欣慰地笑了,自從昨晚,他們一家人的生活就掀開了新篇章。

────────────────

喜歡的朋友請投票支持迷夢啊,謝謝了!

7.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晚上回到家裡,吃過晚飯,父女二人相視默契地一笑,娟兒收拾碗筷,父親輔導生兒做功課。

娟兒忙完之後,也回到自己房間溫習功課。

半個時辰後,父親悄悄走進娟兒的房間,並把門從內鎖死。

「啊……」看著漸漸走近的父親得意的笑容,娟兒不禁失聲叫了起來。

此時的娟兒,粉面帶赤,朱唇微顫,看著讓郭成更加情緒失控,他走到女兒面前,將她攬進懷裡,撫摸著她的後背,溫和地發問:「為什麼見了爸爸這樣驚恐?」

娟兒依偎在父親懷裡,無比委屈地撅著小嘴:「你說呢?」

父親無聲地笑了,拉了把椅子在女兒面前坐下,輕聲安慰她道:「只要你情我願,什麼愛情都是可以的,不要有心理負擔,不過要保守這個咱們父女才知道的秘密,好嗎?」

娟兒粉面含春地看著父親,徐徐點了點頭。

心動不已的父親,輕輕捧起女兒嬌嫩的面龐,對著那櫻桃小嘴,就忘情地親吻起來。

「嗚……功課……沒完……」少女一邊嗚咽著,一邊身子柔軟地癱倒在父親懷裡,郭成順勢將女兒拉坐在自己大腿上。

同時,還喘著粗氣,安慰著女兒:「別急……爸爸只佔用你二十分鐘……二十分鐘就好……」

棒子掏出來了,郭成又試探地撩起女兒的睡裙,剝開小內褲,露出那個誘人的花穴。

「啊……」女兒開始驚覺起來。

看此情景,郭成更加忘情地擁吻著女兒,讓她放鬆警惕,但下身卻沒停止動作,棒子已經頂到女兒花穴口。

「噢……嗚……」被吻得出不了聲音的少女感覺一個堅硬的熱物忽地捅進了自己的秘室,並且借著自己花穴內壁分泌的淫水,緩緩運動起來。

此刻的郭成把舌頭伸進女兒溫熱的口中,尋找著她靈巧美妙的舌,吸吮著她甘甜的汁液。

少女更加發不出聲音,只能發出類似「嗚……嗯……」的細微呻吟,這貓咪一般的春音更刺激了郭成的欲望,他下身的力度開始加大。

「啊……啊……」被頂得花枝亂顫的女兒終於忍不住發出聲音,郭成急忙將她抱得更緊,吻得更深,避免她的聲音驚擾到隔壁的兒子。

「嗯……嗚……」下身被猛烈撞擊著,越來越多的淫水溢了出來,內心象火一樣燃燒,但還不能發聲音宣洩,娟兒此刻壓抑得快瘋了,通身的膚色都變得潮紅起來,細密的汗珠佈滿了額頭。

此刻的郭成一樣激動而壓抑,他一邊享受著下身劇烈衝刺的快感,一邊努力控制著女兒的情緒,不讓她過分叫床,引起別人的注意,因此,郭成此刻也是面紅耳赤,大汗淋漓。

激動至極的他,一隻手固定著女兒的身體,另一隻顫抖地伸進女兒的內衣,用力揉搓著她滾圓粉嫩的雙乳。

「噢……噢……噢……」上下身都被刺激得無以復加的女兒發出類似哭泣的呻吟聲,眼中溢出了淚花,但下身的淫水卻如濤濤江水,嘩嘩不止。

8.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最後,父親身子一傾,把女兒緊緊抱住,他射了!全射在女兒體內!

女兒紅腫著雙眼伏在父親身上,小聲啜泣著說道:「如果懷孕了怎麼辦啊?」

父親調笑著掐著女兒的小臉蛋:「如果懷孕了,你就生下來吧,爸爸也養活得起!」

「嗚嗚嗚,你淨胡說八道!那人家還上不上學了?」娟兒委屈地嗚咽著。

郭成看女兒當真了,認真地低下頭,詢問她:「你今天是例假後第幾天?」

「第……四天……」娟兒回憶著輕聲答。

「嗯,那就沒事,安全期,寶貝兒放心吧,不會懷孕的,以後再做,爸爸戴套子就是了。」郭成輕拍著女兒的背,安慰她道。

聽父親這樣一說,娟兒提著的心才暫時安定下來。

父女二人用紙巾擦去私處剛才交歡所溢出的淫水精液,重新穿好衣褲,各行其事去了,郭成回到自己房間看檔,娟兒則到弟弟忘記查看他的功課。

十歲的弟弟春生乖巧懂事,正在認真地做功課,看到姐姐進來,他大聲說:「大姐,你來得正好,正有個題目不會做要問你呢!」

娟兒甜笑著摸了摸弟弟圓圓的腦袋,慈愛地問:「哪道題啊?給姐姐看看。」說著,挪了把椅子在弟弟身旁坐下。

弟弟把不會做的作業題遞到娟兒手中,娟兒就仔細研讀起來,此時她下身坐在椅子裡,稍有些不適,花穴畢竟剛剛被爸爸抽插過,還殘留著灼熱的感覺,而精液也只擦乾了溢在外面的部分,射在陰道裡的部分,經過走動,又稍稍溢了些出來,感覺涼涼的,癢癢的。

娟兒努力集中精力給弟弟解題,而後一步步講解給弟弟聽,弟弟春生一邊仔細聽著一邊點著頭,他的頭幾乎靠在姐姐懷裡,姐姐身上的氣息他聞得很清楚。

當娟兒把題目全解完,問弟弟:「都弄懂了嗎?」

弟弟笑著眨著大眼睛點著頭:「全懂了。」

娟兒正滿意地笑著,卻未料弟弟突然補了句:「大姐,你身上今天的味道,和往常不同!」

娟兒詫異地:「有什麼不同?」

春生像是思索回憶著:「你以前的味道……甜甜的、香香的!可是今天,酸酸的、麻麻的,好象……爸爸身上的味道!」

弟弟童言無忌般的問題把娟兒嚇了一大跳,她嗔怪著捏了捏弟弟的小鼻子:「什麼姐姐的味道,爸爸的味道?就你怪話多,可能是姐姐今天跑步出汗多沒洗澡的緣故!不許瞎想了,姐姐洗澡去睡了,你把剩下的功課做完,也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

春生聽話地沖姐姐點著頭,娟兒就匆匆出了弟弟的房間。

關好弟弟房間的門,她的心還在突突突地跳個不停,看來以後和爸爸做那種事時要注意了,不能讓弟弟看出什麼端倪。

9.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週末,娟兒洗完澡後回到自己房間,脫下身上的浴袍,因為在浴室沒有擦得太幹,所以她坐到床上,用小毛巾仔細擦著下身的水露。

此刻,她是全身一絲不掛地坐在床上,下體完完全全地呈現在空氣中。

爸爸郭成從門縫裡看到女兒嬌嫩的身軀,還有那粉紅發嫩周圍佈滿性感黑毛的陰部,興奮得都不行了!肉棒當時就起了反應!

他一把推開門,春娟嚇得花容失色,急忙用浴巾遮住自己的羞處,卻是遮了上面遮不住下面,她那誘人的嫩逼還是被爸爸一把抓在手中!

「啊……爸爸……不要啊……」春娟大驚失色地喊出聲來!

郭成的欲望已經被挑逗得無以復加,他一隻手大力揉搓著女兒的嫩逼,另一隻手揉搓著女兒豐滿的乳房,嘴中急促地說著:「寶貝兒!你在爸爸面前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爸爸都想死你了!白天上班的時候就一直在想你!想你的嫩逼!爸爸的大雞巴現在已經硬得不行了,就滿足爸爸吧……」

不容女兒分說,郭成就一把將女兒放倒在床上,使勁支起她雪白細長的兩條腿,將大肉棒對準了她的花穴!

「啊……爸爸……不要啊……慢點啊……」

郭成不理會女兒的哭喊,他的大肉棒一下子就鑽進了女兒的花穴!並且用盡全身力氣,呱唧呱唧地開始抽插起來!

「啊……啊……嗚……嗯……」春娟的聲音象貓叫,既象哭泣又象叫床,聽了讓人更加忍俊不禁。

「小騷貨!你別怪爸爸!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騷了!你看你洗完澡也不鎖門!大張著雙腿露著嫩逼!逼口還張開著!你能怪爸爸捅你嗎?是個男人看到你大張著逼口,都會捅你的!」

「啊……爸爸……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大張著雙腿了……這次你就輕點吧……」娟兒半痛苦半享受地呻吟著。

「小騷貨!小爛貨!看你這麼受用,哪裡像是不想的樣子?你根本就是很想爸爸插你嘛!你別急,今天讓爸爸插你三百回合!」

「啊……爸爸……不要啊……」娟兒的聲音越發的意亂情迷。

郭成加大下身抽動的力度,每一下都頂到女兒花穴深處,每一下都象要把女兒的逼口捅破!

10.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性事末了,娟兒委屈地伏在爸爸懷裡,嗚咽道:「55555,人家以後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許對不起我啊……」

郭成寵溺地親吻著女兒的額頭,輕聲說:「放心吧,爸爸最愛你疼你了,除了你媽,今生你就是我唯一的女人……」

以後的日子,一家幾口仍然相安無事,表面看娟兒既是這家的長女,又起到臨時母親的作用,她關愛呵護兩個弟妹,幫助父親管理家庭財務。

外人給郭成介紹物件,都被他以這樣那樣的理由拒絕了。

對此,父女二人心照不宣地一笑,心裡都明白是為了什麼。

表面上,父女二人有所收斂,因為畢竟家中長住著一個上學的小弟,郭成和娟兒都不想他幼小的心靈過早知道父親和姐姐荒淫的一幕。

只有在夜深人靜,小弟熟睡之後,饑渴的父親才會躡手躡腳地溜進女兒的房間,一把抱住她,二人糾纏成一團,最後父親的大陽具深深插入女兒的花穴,二人無所顧忌的開始抽插起來!

一邊抽插,郭成一邊捂住女兒的嘴,防止她的大聲呻吟吵到隔壁的小弟。

快感陣陣襲來的娟兒只好發出貓咪一般象哭泣似的嗚咽聲,額頭上細汗淋漓,渾身粉紅發燙。

第二天清早,歡愛之後相擁而臥的父女二人急忙分開,父親穿好衣服溜回自己房間,他們要在小弟醒來之前分開,不讓他看出端端倪。

終於,小弟在一位好心的親戚安排下,進入一家高級寄宿學校就讀。

郭成這樣安排,一是為了兒子能有個更好的學習成長環境,因為大姐娟兒畢竟還是個即將高考的學生,沒有那麼多時間輔導教育小弟,自己工作也忙。

從私下考慮,也是為了他和娟兒的偷歡能更無所顧忌。

果然,把兒子送走的當天晚上,父女二人急忙吃過晚飯,就急不可耐地一起進了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在浴室,爸爸將娟兒項在牆上,托起她的雙腿,娟兒則緊緊摟住父親的脊樑,試探著,郭成的大肉棒整根插進了女兒的花穴!

女兒象八爪魚一樣伏在父親身上,她身體的整個重量全壓在父親身上,好在她不重,一米六二的身高只有四十五公斤,而父親一米七八的身高,七十公斤的體重,非常強健有力!

父親郭成這樣抱著女兒,向臥室中間走去,那裡地面有地毯,不滑,更方便他大幅度抽插!

來到臥室,郭成緊緊固定著女兒的身體,感覺自己的大肉棒在她體內很牢固,他要開始大力抽插了!

「啊……啊……」感受著爸爸肉棒在自己體內的衝刺,娟兒已經激動得不行了!沒有了弟弟在周圍,她終於可以放肆地大叫了!因為他們的房子隔音效果很好,只要不是特別過分,鄰居是聽不到他們的動靜的。

郭成賣力地在女兒體內抽插著,呼哧呼哧喘著粗氣,一邊喘一邊問女兒:「爸爸厲害不?」

「厲……害……」女兒被插得聲音斷斷續續。

「想不想永遠和爸爸在一起?」

「想……」

「那就為爸爸再生個兒子吧!」

「現在……不行……我……太小……過兩年……」進入高潮的娟兒還沒有完全喪失意識,只是那聲音嬌中帶嗲,顯得格外色情。

「好!那我就等兩年!」郭成一邊答著,一邊更加用力地捅女兒的花穴!

「啊……啊……爸爸……再深點……」意亂情迷的女兒色情地大叫著。

郭成不禁大笑起來:「小騷貨!爸爸的雞巴十八釐米全插進去你還嫌短?你看你都騷成什麼樣了?」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