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教師慘被鄰家老翁淫辱

張老頭當然沒理她,更往前一抱,雅菲忙轉身躲開,「不……不要,請你放過我吧。」但話未說完,已經給他從後抱住了。

「哦哦,妳還想裝什麼,剛才妳吸我的大蛇吸得很舒服吧?妳明明是很想要男人的,是嗎?呵呵……給我猜中了吧!」

「你胡說!快放開我!」雅菲掙紮著說。

糾纏中張老頭雙手已順利地拉下了雅菲上身的衣服和奶罩,一隻手托住一隻奶子揉搓,另一隻手則迅速掀起裙子,撈住雅菲敏感的三角地帶!

張老頭嬉笑著說:「妳這對奶子雖小小的,但好結實…好滑好嫩喔!」

「呀!不要呀……」雅菲用力地不停反抗,但張老頭四肢如海星一樣將她夾得死死的。「啊!不要……」雅菲呻吟著,敏感地帶不斷被他兩手左右開弓地侵犯著。

「放開我!」雅菲叫了起來。這時張老頭正用兩隻手指揉著她那禁地入口,這行為使她一下子痠軟欲暈;雅菲勉強地扭動下身想礙著他肆意而為,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撐多久了,她的身心已經開始酥軟,反應亦不能自制,叫喊聲也逐漸變成低吟聲了。

「給我摸得爽吧?嗯?肉洞又熱又濕,是不是想要我的大棒慰藉妳了?」張老頭說著,手指又往雅菲陰道深深地鑽進去。雅菲心裡又是羞愧又是焦急,她知道再這樣給那老色狼弄下去,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來吧,讓我再給妳弄深入點…等妳肉洞濕淋淋的,等一下我的兄弟便會把妳擠得又滿又漲!哈哈!好嗎?呵呵呵……」

不知如何,雅菲已被張老頭推到客廳裡的大沙發上,張老頭已趴上來壓住了雅菲,並伸出舌頭朝著她紅嫩的奶頭猛舔,肥厚的舌尖繞著乳暈舔弄,更像狗一樣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一下接一下的上下左右逗弄著雅菲兩粒奶頭。

「妳這奶頭怎麼會又圓又漲呢?是不是要流奶水了啊?不如就給伯伯我餵一下奶奶好不好?呵……」張老頭不等雅菲有任何反應,便張大嘴一口把她左邊的乳頭給吸住,津津有味地啜吸起來。

雅菲的酥胸被他吸得酥癢難當,兩乳更不自覺的發漲起來,奶頭硬翹。但不能否認張老頭的啜吸卻令雅菲覺得很舒服、很受用!她心底理智地告誡自己,不能讓他這樣,妳還有一個愛妳的老公、一個美滿的家庭,這樣下去是對真愛的背叛,對婚姻的違誓…

「啊……放開我,不要這樣,我先生就回來了,請你放了我吧!」可是雅菲的央求卻讓吸得正起勁的…「妳的意思是叫我抓緊時間?好啊,但這裡我還沒有嚐過呢!」

說著,張老頭身體往下伏到雅菲兩腿之間,雙手穿過腿彎處,然後手臂一曲,牢牢地扣住大腿,跟著上身便伏到雅菲大腿根部盡頭。

「這動作不正是色情片裡男人在給女優舔……?現在……現在他也要……」雅菲又驚又羞。

「哦!不行……」雅菲緊張地扭著腰要躲開,可這樣似乎這更讓張老頭動心,「呵呵……妳也喜歡這玩意?好啊!讓我嚐嚐妳肉桃的味道!」

他才說完,雅菲便感到陰戶傳來陣陣刺癢,原來張老頭正用他下巴的短硬鬍子磨擦著那處的嫩肉;雅菲緊張地想避開,可是大腿卻給他用力扳著而動彈不得。這種好像給人綁住了來搔癢的滋味令雅菲又急、又氣、又癢,但又很舒服!陣陣暈眩讓她腦際空泛起來,好像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呀……呀……啊……」腦海裡一片空白。

張老頭那濕滑燥熱的舌頭,發狂似的在雅菲肉洞入口處和週圍的敏感區不停地舔掃,時而犁庭掃穴,時而撥草尋秘,每一下撩動都讓她下身隨之發出一陣酥麻的顫抖痙攣;雅菲如今才體會到男人的舌頭原來還可以這樣靈活。

「唔……唔……呀呀……呃呀……」雅菲除了以低呤來減緩內心的無奈,雙手只有無助地用力拉扯著身下的沙發,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地半瞇著。老色鬼的頭在雅菲腿間胡亂磨蹭,而肉洞內就像給一條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魚塞了進去似的,為了活命,它得拚命地鑽、拚命地扭!

雅菲心裡十分矛盾:「老公,我……我快要給這老男人弄上手了。他現在正舔著我的肉洞,那是你從不曾舔的地方。哦……老公,他舔得好深、好用力啊!不要……」

此時張老頭一邊舔,還一邊伸出手指來撩雅菲的肉洞,把濕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穢的「唧……唧……」聲音。雅菲的小肉唇早就給吮得充血漲大了,那地方敏感得難受極了!

「很爽吧,是不是?妳這肉桃嫩兮兮的又可愛又饞人,呵呵……妳看它水汪汪、滑溜溜的,我忍不住要幹它囉!哈哈!」張老頭說了又再繼續舔弄,他緊貼得幾乎是要把臉陷進了雅菲的小穴裡似的,嘴巴吸得那地方相當肉緊;雅菲全身有如觸到電流般失控地顫抖。

「這地方…是屬於我老公的,我現在已是非常對不住他了,自己怎能還會渴望別的男人來搞?」;雅菲知道自己快要崩潰了,全身也開始放任由人了。

「不…這不是真的!我怎會想要這個爺爺級的男人來和自己幹那種事呢?」雅菲在僅有的一絲理智與意識抗衡的時候,雙腿又被撐開了,小腿給兩隻火熱的手掌抓住向上提了起來。

「那個動作……噢!他要來姦淫我了!我該怎麼辦啊?怎…麼辦啊?」

「不要!」雅菲驚叫了;同時,張老頭已做出一個雅菲和老公做愛時常用的體位,而這次小腿還羞人地給扛到兩邊肩膀上去了;雅菲感到一個東西正在她股間不停地滑動觸碰著…張老頭已準備壓下身來。

「他在找尋入口…」雅菲心裡急呼,下意識地一面扭著腰,一面用手去護著禁地入口;一條熱烘烘、硬梆梆的東西隨即戳了她手背一下,不知是驚怕還是什麼,雅菲竟馬上將手縮了回來,張老頭接著彎腰俯首,一口叨住了她一隻奶頭就吸,兩隻手將雅菲正要抵抗的雙手重重地按住,她使勁想扭脫時卻再扭不動了。

雅菲哀求說:「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啊!我是有丈夫的,他快就要回來了!」

張老頭鬆開了嘴裡吸著的奶頭,奸笑著說:「呵呵!就是嘛!要趁妳丈夫沒回來之前,我們趕快弄一兩回,這是我們的緣份啊!妳又不是頭一回,還是那麼怕羞!看妳臉上紅卜卜的,真讓我愛死了!妳放心,我會把妳弄得很爽的。哈哈!」

「不!我不要!不行的!」雅菲急得不斷搖頭。在慌亂中的雅菲瞧見壓在她身上那毛茸茸小腹下那條粗大的醜八怪,那紫黑黑的大怪頭,像張開大嘴似的饞得流出口水來了。

「啊!它……它好像是一條要把我生吞活剝的大怪蛇,好大、好粗壯喔!」

張老頭一下便抱緊了雅菲,下身已經隨即挪動起來了,那根醜東西就在雅菲雙腿間不停地探動著,大腿內側給這桿熱棒灼了幾下;最後雅菲感覺到穴口被那大怪頭給頂到了!她不禁連連叫苦,以為無望了,那毒蛇要插進來了!

但張老頭卻不是馬上就插進來,他像要逗弄雅菲似的,先反覆地頂緊然後又鬆開。說也奇怪,這將進未進的逗玩反而增加了雅菲心底裡的性渴慾,那熱乎乎的灼熱感讓雅菲全身也好像被燃燒起來,心裡更不知羞恥地希望張老頭快點把那大怪蛇插進來。

「老公,我不行了!他那東西已經找到了禁地的入口,我那地方已經不由我自主了,我守不住了,請你原諒我吧。」雅菲在心底對丈夫懺悔。

突然,那大怪頭又一次頂住雅菲的肉唇不動了,然後再輕輕地研磨著肉洞旁的地帶,一下接一下的,研得雅菲禁不住想要立即迎接它進來。她緊咬著下唇,強制自己想要扭動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呻吟。

張老頭似乎看穿了雅菲的心事,得意地說:「呵呵……你真是口不對心,想要了是嗎?好啊,騷婊子,老公給你動真囉!」說完之後,他就慢慢地降低屁股,準備將肉棒擠進去了。

「肉……肉唇給撐開來了!噢!那大怪頭它……它……好大啊,它撐開入口了!啊……好熱!」

「啊!不能這樣!不要這樣!」雅菲作出了最後的請求。

「嘿嘿!怕什麼羞了?像妳這麼淫蕩,我就不相信妳在外面沒有其他男人。嘿嘿!」

雅菲希望他會發善心、希望他會放過我這個良家婦女;於是盡力平靜地說:「我……我除了丈夫以外,真的沒有跟其他男人做……做……這事……」可是說到這裡又說不下去了。

但張老頭聽了反而興奮,淫笑著說:「嘿嘿!是這樣嗎?呵呵,那我可要代你丈夫獎勵妳了!我得盡力服務妳一下才行!」

「嗚…你放過我吧,我不會對別人說你……說你這樣對我的。」雅菲盡力哀求地說。

「你放心好了!只要妳聽我的,我也不會說妳和我這老頭子在今年今月今日一起在交配的事啊!呵呵!」張老頭無恥答道。

雅菲無話可說了,只任由張老頭努力地一下一下將粗大的淫具往她下體插進。那逐漸漲滿的快感不可否認已把她征服了,往下除了呻吟外,雅菲不知道自己應說些什麼了。

張老頭緊緊壓著雅菲,一送一抽連綿不斷地用力幹著男人原始的抽插運動。他還不忘誘惑雅菲:「妳真是個淫貨,這麼好幹卻只給妳老公一個人享用,實在太浪費了!呵呵……妳看,我來給他幫忙看管不是挺好麼?」

說完,他故意著力地頂送了幾下,使得他倆的交合處發出幾下「唧唧」聲,使得這次淫穢迫姦更是刺激和刺耳!

張老頭又接著說:「妳聽見了嗎?妳聽見了嗎?哈!」

說實話,雅菲已被插得身心癱軟、遍體酥麻;陣陣慾潮洶湧而至了。心靈上、肉體上都只想張老頭更狠狠地幹,讓她快點解脫!

雅菲心裡想著,陰道就不其然緊張地收縮了幾下,老傢伙也感覺到了,便一邊抽插一邊得意地問:「哎喲!緊死了!緊死了!都為人婦了,怎麼妳那小洞洞還這麼緊啊?還會夾男人?哈!夾得我都快要不行了。」

張老頭越幹越用力,抽插了一陣就叫雅菲翻過身命令說:「趴著,用手撐住,但只可單膝跪著。」

「你……你想怎樣?」雅菲羞澀地問。

張老頭十分得意地說:「我要和妳像路邊的流浪狗般交配,我要從後邊狠狠地幹妳,好不好啊?哈哈!」

他說完後便摟住了雅菲的腰,另一手將她的腳向外提起;雅菲就像一隻母狗的模樣,給張老頭這隻老癩皮狗從後面插進來,有如路邊交配的狗隻一樣了。雅菲又覺得噁心,但又感覺刺激。

雅菲給這樣幹了一會,已完全懂得順從地配合著;不知怎地,她忽然想起那些沒收學生的色情片裡有一套劇是講女主角的老公出了差,善良可愛的她卻因為純真而被鄰居一個獨居的老頭騙姦了。

後來,那老頭還招來其他的男鄰居來輪姦她,女主角從此就成為附近街坊的公妻性奴…

「我……我可不要變成她那樣的結果…」

張老頭從後插了好一會,便把雅菲的腳放下,乾脆地讓她四腳爬爬的趴著;他幾乎整個人伏在雅菲的背上,就像快要完事的狗公,為急著完事而狼狽地擺動屁股使勁地抽插。

張老頭命令說:「再夾緊點!淫貨,用力夾!」雅菲也不知怎的竟意會地使陰道的肌肉繃緊,但那巨棒又哪裡能夾得住?用力收緊它就似乎使它越漲越大,再給它一抽一拉,帶來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簡直要讓雅菲昏死過去。

雅菲這陰道收緊動作使張老頭很受用,手掌連連用力抓緊她的屁股,並不斷低聲哼叫:「噢!噢!騷貨!夾死老子了!噢!」雅菲兩邊屁股都給他掐得現出印。

從這刻開始,雅菲便覺得張老頭每次頂送時都會更進來一些,她感到下面快給他頂破了。「快!再快!噢……癢死我了!」下身那股浪潮已咄咄迫近,雅菲終於呻吟起來。

給男人這樣幹著,雖然在色情片裡看過不少,但雅菲又怎會想到今天真的給一個男人弄起來時竟這般受用?而這男人卻不是自己的丈夫…

就在雅菲給操得迷亂不已時,赫然發現旁邊不遠的地方有塊長寬約兩尺餘的方型鏡子,斜倚在一個木櫃前,那鏡面竟端端正正的反映著他們像狗一樣的動作,看著張老頭從後按著自己的屁股,粗腰又快又狠地向前向後運動著,將他的巨棒不停地在自己肉洞中抽拉。

被這樣抽插了百多下,張老頭幾乎是伏在雅菲背上了;他兩手抓緊雅菲的小腰作支點,兩條跪著的毛腿不停地搖晃,腰肢使勁地前後擺動。最令雅菲羞愧\的,是張老頭那根正在股間送進抽出的粗大東西,這時從鏡裡看去,那根東西好像是直刺刺地戳入身體內的一把刀;雅菲被它一下下地宰割著,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和這個醜陋阿伯像街上的狗隻般野交合,一切好像是在看著一齣由自己主演的色情電影。

張老頭一會是又急又快的頂送,一會是又狠又深的抽拉;還一邊捏弄著雅菲結實的奶子、用口咬她嫩滑的肩頭;雅菲給弄得又癢又痛,耳際不時聽到肚脯拍打屁股的清晰明快聲響。

「這不都是色情片裡女優的遭遇嗎?啊……這份感覺我要怎樣形容?對不起,老公…人家渾身上下都給這淫棍給糟蹋了。」

張老頭每一下都好像要頂進雅菲的子宮裡去似的,雅菲覺得自己快要被頂得暈厥過去了,口裡只懂「呀…呀…」的低吟;張老頭亦開始加快速度,密集式地短促的抽送著,灼熱的大怪頭刮得雅菲那裡既是漲痛又是舒服,既是爽快又是難受。

「哦……哦……呀啊……啊啊……呀啊……啊!!!!」雅菲口中發出像色情影片裡的那些女優既專業又投入的叫聲,她不知這是在取悅自己還是在取悅張老頭;她快要給張老頭弄得瘋掉了。

這時候張老頭抽動的頻率很快,粗暴的淫具猛地往雅菲蜜穴裡抽送,龜頭一下下地戳向她的子宮口,好像要撞到裡面去。這幾十下要命的觸碰,弄得雅菲死去活來,巨大的刺激幾乎不間斷的由子宮直傳到腦際,令她整個人輕飄飄的如飛翔在太空中。

「他真的要插到我子宮裡去嗎?啊,他真能插進去嗎?如果插進去,那……那是什麼滋味呢?從不知道男人那東西竟能讓人有這麼欲仙欲死的滋味啊!全身的敏感神經是不是都全部集中到下身去了?怎麼完全沒有了其他的意識?」又恍惚又興奮的雅菲,如今像一隻需要不停與男人性交、渴求用淫具插弄的生物。

一陣激烈的舒服信號,由下身開始漫延到雅菲全身每處神經線。那是不常有的高潮感覺,她不禁問為什麼和其他男人做時,它會來得這麼快?

終於到了最後一刻,張老頭全力將陽具盡根的插進雅菲的肉洞裡,並使勁地把她摟得緊緊的,屁股好像發狂地頓了七、八下。雅菲感到那大怪頭已頂著自己的子宮口,這使她不禁抖顫了好幾下,而張老頭亦跟著全身顫抖。

「啊!他要射精了,他要把精液直接射到我子宮去!啊……不,不要!這會讓我懷孕的,不能這樣,我已經給老公戴上綠帽了,不能再懷上其他男人的孩子!」

雅菲心裡一陣恐慌,但隨即感到一股熱流瞬間激注入花芯深處,熱辣辣的灼痛迅速擴散至整個子宮。那感覺就像是跳進熱水浴池裡,先是像給暖燙了一下,熱力漸漸傳遞擴散開來,最後全身頓時溫暖舒適。那種無法形容的滿足感,帶動著一種原始激盪和快慰,歡快地向雅菲整個人襲來了。

「啊…」雅菲最後輕呼了一聲後便軟下身子爽昏過去。在失去知覺前,只聽見背上傳來張老頭如釋重負的喘氣聲,還有雙乳給他掐緊的麻痛感。

也不知什麼時候,她終於清醒了過來;旁邊一角,張老頭正色迷迷地打量著雅菲的淫亂濡濕的下身,雅菲連忙抓過身邊散落的衣服趕快穿上…

她一邊低著頭揪緊還未扣上的衣襟,一邊快步想離開這屋子;但這時張老頭卻又從背後趕了上來,一下又把雅菲摟著,一雙手再次侵襲她的敏感部位。

雅菲我鼓起勇氣說:「請你放開我…」張老頭反而加大了手勁,並附在雅菲耳邊說:「可愛的小婦人,什麼時候忘了帶門匙,便來探探我這個老人家吧,我和我的好兄弟在等著妳呢!」雅菲一聽,心裡一慌,不知怎的來了力氣掙脫了,便不顧一切地奪門而出;張老頭亦不敢太張揚放肆,也沒有再追上去了。

雅菲走回自己住處門前,卻看見門匙就掉在鐵閘旁的地毯上…

雅菲當真是欲哭無淚…因為自己的大意,換來被鄰居老頭無情的姦淫,子宮裝滿了老男人的精液回家…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