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老婆偷情記

家住在鄉下的孟潔,苗條的裸體每一部份都那樣的光滑、細緻。乳房雖不大但卻有漂亮的形狀。而二十七歲的美妙身材,從和阿峰結婚後的九年裡,開始有了圓潤和柔軟的變化。丈夫阿峰因工作的關係離開孟潔身邊,大約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把孟潔一個人留在鄉下的家裡,一個人去台北工作。

孟潔原本也想隨丈夫一起去的,可是自己在屏東市又開了一家男服飾店,丈夫說:「又不是不回來了只是暫時,而且一有休假我就會回家了,大約經過了半年。

孟潔在工作上認識了一些客人都是男的,這些男士們也時常在孟潔的服飾店銷費,但實際上這些男士們都是來邀請孟潔出去玩,他們也都知道孟潔老公在北部工作無法回家陪伴孟潔,而孟潔開的服飾店又因為財務出現了週轉不靈,如果沒有這些老客戶來銷費,真的是要關門大吉了。

所以孟潔也不管得罪這些男士們,孟潔心想這些客人大多都是財政界的名流紳士,完全不會有暴力、或者傷害到她身體的粗暴男人。因此,孟潔也就可以安心放心的和他們出去玩。可是這些客人卻反而會使孟潔回想到過去和老公外出的情景,身體留下情慾無法滿足的痛苦。

今天晚上回到店裡後立刻淋浴,但身體裡卻好像發燒一樣的充滿騷癢感。「討厭..」孟潔皺起眉頭說道,並用蓮蓬頭把熱水噴在那雪白柔軟的上身,用左手剝開貼在恥丘上那濕淋淋的陰毛,內陰唇已經充血,有如綻放的花瓣由內向外翻轉,而孟潔的手指不經意的摸到這裡時卻突然產生了強烈的熱感。

「啊..啊..唔..嗯.」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內陰唇。孟潔已經忘記淋浴而沈迷在一時衝動的手淫世界裡。孟潔用左手拿起蓮蓬頭,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經充血的內陰唇用力的揉搓著。快感的火燄從腰部到達了後背,然後衝向腦門。孟潔站在那兒咬緊牙關忍受著即將爆炸的快感。孟潔已經忘記一切,一面發出快感的呻吟聲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間所帶來的另一種高潮。

孟潔在單身時代從來沒有手淫的經驗。可是自從和阿峰結婚以後也偶爾要靠手淫來解決自己的慾火。可是今晚身體的騷癢感卻是那些客人所留下的後遺症。那個人的名字叫陳長興。他是某公司的老闆,不過他只有靠眼睛和舌頭享受孟潔的年輕肉體。人老了以後,不用插入也可以得到滿足感。

只要用眼睛看和用舌頭舔舐就足夠了,尤其是像妳這樣有漂亮臉孔及美妙身材的年輕太太..」陳長興一面說一面在孟潔身上的每一個地方用舌頭來回輕輕的舔舐著。

陳長興舔遍了孟潔的腋窩、肚子、大腿根及腳掌。而這種騷癢的感覺使孟潔幾乎要發出呻吟聲,但是在這種騷癢感的背後卻隱藏著異常的快感。孟潔只好輕輕咬住自己的手臂,忍耐著不要發出呻吟聲。「妳丈夫常用的女人性器官,我也要仔仔細細的看一看……」年齡超過四十歲的陳長興,把孟潔的雙腿分開到最大的極限,而瘦骨如材的身體也捲曲在孟潔的雙腿之間。陳長興看完孟潔已經流出淫液的小穴後,用舌頭來回輕輕的舔舐著並仔細的形容孟潔充滿淫液的小穴。

陳長興具經驗的說:「妳是個極性感的美麗女人,但妳的小穴卻和一般女人沒有兩樣。本來我想像會是很文雅的景像,但妳的小穴已經張開,內陰唇也翻轉了出來,可見妳也是很一個很好色的女人」孟潔也很奇怪,不知為何聽了陳長興這樣說後會有如此強烈的感覺。

「噢……妳開始濕潤了……到達高潮了嗎……」陳長興不斷的用舌頭及手指在孟潔那充滿淫液的小穴上來回舔舐及抽送著。而不知何時,孟潔的確流出了大量的密汁而忘情的扭動著臀部,以配合陳長興的舔舐及抽送。

陳長興說過的每一句話,孟潔使在這一夜裡點燃官能之火。陳長興很快的發現孟潔性感部位的變化,一面形容一面更加快速的舔舐著。

「裡面的密汁發出了亮麗的光澤..味道也越來越強了..」陳長興有如強力吸水器一般,拼命的用舌尖撈起在孟潔性感部位所湧出的蜜汁。

孟潔雖然心裡想著不要有高潮,但是臀部還是不由己的拼命扭動著,並從鼻孔冒出了淫蕩的哼聲。看著孟潔這樣的淫蕩,陳長興忍不住的說道:「我不過只用舌頭舔舐著妳的花唇,妳就開始扭動著臀部來配合,大概是妳的丈夫不能使妳得到滿足,所以妳才會這樣的出賣身體吧!而關於妳的事情我已經聽說過了,妳是個年輕又性感的有夫之婦,為了得到滿足而出賣肉體的女人。可是卻沒想到妳是這樣極性感的尤物。」陳長興一面說著一面活動著舌頭,並找到了在充滿蜜汁的肉縫上端那個有如小拇指的肉芽含在嘴裡吸吮著。

孟潔並不把陳長興的話放在心裡,只是瘋狂的呻吟:「嗯..啊..喔..」就在陳長興那靈活舌頭的挑逗之下,孟潔達到了高潮,並流出大量的蜜汁。

「我知道妳剛才已經洩精了,因為感覺到有大量粘粘又溫熱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嘴裡……」陳長興一面調戲著惠茹之外,更用三根手指插入孟潔的肉洞裡。

「啊……嗯……舒服……用力……啊……嗯……」孟潔瘋狂的拼命扭動著臀部來配合陳長興更深的插入。但是,老人的前戲是永無止境的。

現在,孟潔在店裡的浴室裡,想用自己的手指來熄滅肉體的慾火。

孟潔找到了被陳長興吸吮過的肉芽後,開始用指尖摩擦已膨脹的肉芽。sosing.com但是孟潔仍覺得不夠過癮,改用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縫裡,並開始來回的抽送著。此時的孟潔已經完全的沈醉在手淫的世界裡。

「嗯……啊……」從自己嘴裡發出的呻吟聲使惠茹就快要達到高潮了。但就在這時候,浴室的玻璃門外卻傳出了巨大的聲響。孟潔警覺的拔出了手指並回頭望著充滿霧氣的玻璃門問到:「..誰..是誰..」原來孟潔回到店後忘了關上店門

那團黑影子回答:「妳在洗澡嗎?是我啦!」這個人是丈夫阿峰的好朋友阿欽。丈夫要去台北之前曾要阿欽來當保鏢,所以阿欽常常來這兒。

孟潔知道是這個人是阿欽後,多少有點放心。阿欲隔著充滿霧氣的玻璃門說:「沒有嚇著妳吧,我不小心碰倒了地上的椅子,對不起。我現在要去客廳看電視了。」說完後,玻璃門外阿欲的身影消失了。

孟潔趕緊沖洗自己粘粘的手指,擔心自己手淫的樣子是否被阿欽瞧見了,臉色也不自主的紅潤起來。孟潔擦乾身體穿著粉紅色絲質睡衣走走出浴室並解開束在腦後的長髮,準備穿上內褲時卻發現放在脫衣籃內準備換穿的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不見了。阿欽是我老公的好朋友,不太像是會對女人三角褲有興趣的男人,但有時也會一時的著魔。在淋浴前放在脫衣籃內準備換穿的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突然不見了,這使孟潔感到緊張了。孟潔心想一定是阿欽拿了她的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也來不及在睡衣下穿上黑色透明內衣,就衝到了客廳要找阿欽拿回她的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

這時的阿欽正坐在客廳柔軟的沙發上,鬆開領帶,任意的從酒櫃裡拿出了威士忌,慢慢的品嚐著。孟潔繫緊了睡衣的腰帶,向正在喝酒的阿欲走過去:「把三角褲還給我,我做夢也沒想到你竟會做出偷三角褲的這種事情來!」孟潔氣憤的對阿欽說著。阿欽把拿在手上的高腳杯放在桌上,臉上露出了傲慢的笑容,並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了那件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在孟潔的面前輕輕的搖動著。「妳是說的三角褲是這個嗎?」阿欽傲慢的說著。「沒錯,就是這件個,趕快還給我!」孟潔憤怒的說著。

「當然可以還你,但是有條件。」孟潔憤怒的反問阿欽:「你說,要什麼條件?」阿欽淫笑的說著:「只要妳把身體讓給我,我就可以把這件極性感迷人的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還給妳。而且,手淫那種事,只會讓自己更加的難過。」

孟潔的臉紅到了耳根,不知該說什麼話,果然阿欽是發現了自己在浴室裡的行為。此時阿欽又拿起了那件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搖動著對孟潔說:「我會讓妳痛快的飛上天。」聽了阿欽這樣說,孟潔的臉龐更為火熱,只能看著那件搖動的黑色透明中空性感小內褲,一時間卻不知該說什麼。阿欽逮住了機會以威脅的口吻告訴孟潔:「況且..況且..妳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喔!」

「我..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孟潔一面後退一面瞪著靠過來的阿欽,但孟潔的聲音已經緊張的有一點沙啞了。孟潔在剎那間想到,莫非是自己瞞著丈夫出賣肉體的工作被阿欽發現了?

「我知道妳另有男人,今晚我就在旅館看到妳和一位四十多歲的人一同乘電梯進入客房。」阿欽一面說著一面靠近孟潔並伸手去啦扯孟潔絲質睡衣的腰帶。孟潔有一點膽怯,可是從阿欽的話來推測,他大概還不知道孟潔出賣肉體的事實,他所看到的大概只是單純的外遇吧!孟潔在心裡這麼想著。而就在睡衣腰帶被解開的同時,阿欽抱緊了孟潔說道:「我不會把妳的祕密說出來,所以妳也不必把這件事告訴妳老公。」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