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學生妹被姦記

近距離看著她的面,女人美麗的面孔在男人心中是很好的藝術品,他很細心欣賞著。很漂亮的女孩,越看越迷人,又要跟你親熱了,情不自禁又跟她接吻,連口水都很清甜,爽死。亞芬雖不至於苛氣如蘭,但她的沒口臭,牙齒又十分雪白,故亞輝覺得跟她接吻是極大的享受,接吻完,又吻了她的臉和頸,又把自已臉貼到她嘴巴,嘗試一下被她吻的滋味,上身玩夠了,得到了很大的快感,開始向她下身進攻,她下身衣物仍完整,他注視她的雙腳,亞芬穿了一對黑布鞋,你的腳是否都是香的,。把她的鞋子脫去,他立即聞到臭腳味,又把她的襪子脫下,立即拋到地下,探頭去聞她的腳趾,嗶,臭得要嘔,對她心目中完美形象打了折扣,他把她的褲子連內褲脫去,全裸地展現她眼前,「嘩,又純又白,不錯呀!」

對她的肉體似乎很滿意。拿起她的內褲注視著,細心看,唔,很清潔,放鼻子聞,很好聞呀。把玩她的仙洞口,又用手指插了入去,拔出來聞,自己的精液加上她的分泌,產了一種很特別的味道。他目光轉移到她雪白大腿,很自然就伸手去摸,滑呀,一路摸到她屁股又欣賞她的腳,把她的大腿慢慢分開,再用肉棒向她的洞口摩擦,很快又硬如鐵.不能再等了,立即把肉棒對準了她的洞口,猛力地用插下去她已非處女,加上陰道滋潤,今次入侵較易,很快插了入她體內。不過他並沒有即時向她猛烈抽插,只是逗留,因他剛在體內射了精,加上亞芬為他手淫,短時間內已射精兩次,體力消耗了不少。所以希望多休息一會,慢慢享受品嘗。他把玩她的乳房,又伸咀巴去啜她的乳頭,又把她的肩膀搭著,雙方的面又距離又很近了,你真的很漂亮,很喜歡和你親熱,舒服死啊。

又情不自禁瘋狂與她接吻。唔,很香很好味道,很爽。與她接吻時聞美女清新的氣息,髮香,甚至汗味,令他很陶醉,托住她的背把她拉了起身坐起,他的咀巴一直貼著她的嘴,捨不得離開,他坐在床上,讓她坐在他大腿上,拿住她的一對乳房用把手,嘗試向她抽插,發覺有些液體流到他腿上,且暖的,用手指沾到鼻子去聞,「噢,是尿!」

原來亞芬被插後尿也出了,亞芬回家到也尿急,現在昏迷狀態下被抽插,自然失禁。讓她躺回床上,把她大腿拉開,壓在她身上,十指緊扣,臉貼著臉,向她瘋狂抽插,他慾仙慾死,有你這樣的做老婆多好,天天操你無煩憂啦。瘋狂抽插,很好插,太爽了吧,好,我插」

「插呀,爽,夾得很爽,噢,雖然只抽插了幾下,我忍不住了,又慣性地把她抱得緊一緊,又與他親嘴。又開始把精液射到子宮內。「呀,出了,好爽」

火出了後,感覺無比舒暢,伏了在她身上休息,順便又與她接吻。大約吻了五分鐘,終於離開她的身體。「哈哈,靚女,你很純情啊,現在真少有了,很喜歡你啊,來,親熱多點吧。」

躺到她的身旁,把她的頭放在自已臂上,就把她 擁抱著,希望與她有最多的身体接觸。

又再與她接吻,雖然滿咀都是亞芬的口水,但他不覺嘔心,反而十分陶醉,陣陣芬芳的氣息及髮香是他最喜愛的,房間內悶熱,亞芬與他也大汗淋漓,但身上的汗味他很喜歡,與她接吻全享受到。雖然享受,不過他是乙肝帶箘者,他的口水會否傳染亞芬是未知數,一接吻時又自然地又上下其手在她身上亂摸,她的肩,背,乳房,屁股,大腿全撫摸,雖然之前全撫過,但她的肌膚非常嫩滑令她過足手。

又捉住她的玉手去握住她的肉棒他看著她的裸體,覺得而沒有了很大的衝動,全因新鮮感已失,突然希望看一下她穿裙的樣子,於是打開了衣櫃,看見了她與母親的衣服,他選擇了她的校裙,他為她穿上了,然後把她拉起身坐床邊,身體倚著她,讓她的頭撘到她肩上,幻想有個女朋友小鳥依人依偎著她,這種滋味他未有過,所以很醉,又情不自禁地與她接吻起來,雙手又不地向她非禮,對她的雪白大腿更情有獨鍾,不斷撫摸,覺得她的裙太長不太好看,又見桌面有把剪刀,即時把裙子改成超迷你裙,又把胸的位置微微向下剪,露出了其北半球,亞芬即時由純情學生妹變成了性感尤物.

他又躺了到床上,讓她坐在他身上,托住她的雙肩不斷向她抽插,覺得亞芬穿了衣服少了一些肌膚之親,於是又把她的裙脫去,現在的亞芬在他眼中不過是洩慾的玩具,如果不是被姦,相信給她多少餞也不會願意的。沒有了衣服,拿著她的腰把她身體搖動著,看到了她的雙乳跟搖動一起在晃動著,他覺得是賞心事,不斷向她抽插後,讓她倒臥壓了到他身上,她的胸很自然又迫壓住他,她的咀巴也正對他的咀,不期然又去吻,她的口水不斷流入他口腔內,他細心地品嘗,出於靚女的口自然覺得很香甜,房間十分悶熱,加上被擁抱下,亞芬香汗淋漓,散發出的氣味他十分喜歡,不期然又吻她的頸和腋下,多吸取這種味道。

大約五分鐘,把她放回床,把她壓住,瘋狂向她抽插,一邊與她接吻,「救命呀,靚女,你夾得我太舒服啦,忍不住啦,來,出啦!」

又把她抱得很緊,「呀….」

又毫不客氣把精液射進她體內。令他慾仙慾死,「靚女,真太可愛,又純又漂亮,皮膚很滑呀,很喜歡,休息一會給我爽多遍吧。反正我是你第一個男人是嗎。」

又不停與她接吻和撫摸她,不停在她身上拿取怏感。這樣又玩了半個鐘,她仍是昏迷不醒。亞輝對她的肉體有些厭倦,全身也幾乎摸過,接吻也覺沒太大樂趣,已兩度再她體內發洩,再來也欠新鮮感,所以想佔有她身上另一處女之地,肛門。肛交他一直未有試過,一直也想試,奈何沒有女孩願意給他,今次是機會了,「靚女,讓我玩下後面,你說我臭,看你是不是香的!」

即把她大腿將開了,再把她盯著她的屁股,「很滑!」

順手摸了幾下,跟住把她的肛門撥開,細心看了一下,因這地方對他還充滿神秘感。他很感興趣。「聞下臭不臭,唔,沒味,好清潔。」

「插入去試試!」

他並沒有把肉棒插入,只是先用手指慢慢插入去,感覺有些濕暖,抽插了幾下,把手指拿出來,發現沾了黃色的大便。放到鼻聞了一下,「噢!很臭啊,靚女,你自己嘗下吧!」

他居然把沾滿大便好手指放進她口內,讓她的口水把手指清洗。一向注意衛生的她若非昏迷她肯定嘔吐出來。亞輝早而跟她接吻夠了,不想再吻,所以才把她的口腔弄污。他覺得這玩意很有趣,心血來潮在地上拾起了她的臭襪子,放到鼻子聞了一下。「臭死,靚女,不姦你怎樣也估不到你的腳會這樣臭,自己試試吧!」

把臭襪子塞到她口中。「哈哈,她自己最好的味道自已嘗,我不跟你爭的。」

「來,進你後門啦!」

他把肉棒對準了她的肛門狠狠插了進去。」

受到擠壓下,她即時放了個屁,很快把房間弄臭.「哎喲,很臭比一你的腳更臭,我快暈啦,靚女!算吧,給你夾得挻舒服的,鼻子受點罪不算什麼。」

又向她的肛門猛力抽插,「爽,爽!我又要出了。」

但他並不打算把精液射入肛門,反而把肉棒抽出。肉棒上沾有肛壁的血漬和大便,把她口中的襪子拿走,把她拉起靠牆坐著,把肉棒放入她口內,又向她的咀巴抽插,「來,試下我的味道吧,射啦!」

把精液射入她口內。射到一半,又把肉棒抽出,向著她的臉顏射過去。

弄得她滿口滿面是精液「呵呵,真舒服,為我出了四次,累死了,玩夠了,我精盡人亡啦,靚女!」

他從自己的袋中拿相機,向著她的祼体拍了幾張相片留念,順手打開她的手袋,看了她的學生証和身份証,拿走了她的內褲留念,再寫了一張字條,「靚女你給我爽死了,多謝!我有你沒衣服的照片,不想所有人看到就別報警啦。」

不知不覺下他玩了差不多兩個鐘了。

時間是十時多,他穿回衣服施施然離開,途中並沒有人看見,他回家後立即洗了個澡就睡,但由於太刺激令他無法入睡。一路回味強姦她的過程。亞芬一直昏迷至午夜才醒回,發覺自已被脫光,且下體和頭也極痛,,立即痛哭起來,又發覺口內充滿腥臭的精液味難以忍受,立即衝到廁所,先狂漱口刷牙,再狂洗身,特別是下體,她試把體內的污物全沖出來,但可惜她如何洗,總覺得身體很污。

她回到床見到了字條,更加傷心欲絕,不知如何是好,她躺回沾有尿味和汗味痛哭,不知如何是好,產生了不少疑問.被人拍下祼照會否有日被公開?會作什麼用途,就算是天天被男人拿來欣賞也很不好受,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再做了什麼下流的東西,會否因姦成孕,將來如何嫁人?應否告訴媽媽和報警,也想到性病的問題,連串問題令她十分煩惱,再加上頭被撞過十分痛沒法入睡,最終為了不願周圍的人知道,決定不報警,也不會告訴媽媽,不想讓她擔心。離考試只有個多月時間,她每晚失眠情緒低落,且頭也經常痛,她心中有怨,何以這不幸事件偏發生自已身上,更痛恨色狼何以為一時之快把她一生幸福毀了。她現在只想把考試考好,心情未平伏下沒法集中到精神溫習。

考試的日子到來,她早上起來突然嘔吐大作,她心中知道不妙了,雖欠性知識的她這樣被姦是有機會懷孕,萬一是真如何是好?但她想不到這麼多了,只希望先把試考好才算。

在考試中也忍不住要去洗手間嘔吐。大大影響她的成績。更持續了多天,她媽媽也看到她嘔吐,終於不得不把被姦的事告訴媽媽。媽媽非常震驚傷心,立即上街買了檢孕棒給她,不幸地真驗到真的有了,令兩母女旁惶,媽媽希望她報警但是她死也不肯,並表示希望把小孩生出來,因她是很有愛心的女孩,她絕不願意把一個生命殺死的,不過在媽悲哀求下,還是答應跟她回大陸把胎打掉。考試後她就和媽到大陸一間醫院做人工流產的手術,她不但在此件事中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肉體也受到極大的痛苦了,這種痛苦令她永世難忘,她也覺得殺死了自已的骨肉很難過。她在這事影響下,成績考得不好,她只好出社會做事,她只能當上一個文員。

由於她清純漂亮沒男朋友,亦有人向她追求,但不喜歡且也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對將來男朋友,所以不太願意談戀愛。

幾年過後,她在認識了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十分喜歡他,不過不敢把曾打胎的事告訴他,。他們一直只有擁抱和接吻這些情侶基本行為。

她也訴過他以前沒有交過男朋友,所以一直以為亞芬是個處女,以為他擁有了她的初吻,以交到一個如此清純漂亮的女友為榮。但亞芬也明白不能把這事隱瞞一生,雖然知道男朋友很可能不能接受,但還是鼓起勇氣坦白向他告知整件事情,但可惜她的坦白沒得到回報,男朋友知道她曾被姦和曾有孕,表現極激動,怎會這樣的…就跑了回家,幾天後才透過電話你是個非常好的女孩…但我真不能接受..給我們時間冷靜一下吧!

說完再沒有找她,她沒怪他,也沒有面目去見他.十年過去,她唯一親人母親也因病離世,她一直沒勇氣再去交男朋友,亞輝還是至今唯一佔有過她的男人,雖然她覺得孤單空虛,但她己三十二歲,吸引力大減,加上被姦過打過胎,難有男人接受,所以好準備了孤獨終老了。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