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我看見了。」我羞慚地低頭。

「好吧,既然妳全看見了,我也不妨告訴妳,那就是所謂性交,其實我也用不著瞞妳,妳媽媽已經沒有丈夫,而我還沒有結婚,彼此需要,彼此安慰,並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妳說是嗎﹖」

「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的東西那麼硬,平常怎麼看不出來呢﹖」我傻氣地問。

「平常它當然是軟軟的,只有在性慾高漲時才會硬的。」

「那你現在硬不硬﹖」

他輕輕打了我一下說:「小鬼,因為剛才看到妳的胸部,所以硬了。」

說著說著,他站了起來,把長褲拉鍊拉開,從他的內褲裡把他的東西拿出來托在手上。

啊!又硬又大,好像比咋天晚上看到的還要大,他要我用手摸摸,我害怕不肯,可是他拉我的手去摸。

說真的,我雖然害怕,可是也很想摸摸看。

就在這樣半推半就中,他的東西已經在我手中,硬硬熱熱的,挺好玩的。

突然,他把我摟在懷裡,右手伸進我上衣裡,從奶罩縫裡摸著我的奶頭。

立刻一陣癢癢的,麻麻的,說不出的感覺襲上心頭,我不覺扭動了身體。

他接著抱起我,往床上一放,低下頭來吻著我,另一手卻伸到裙子裡面去不斷的摸索起來。

我本能的放了他的東西,去推他的手,誰知不推還好,這一推竟把他的手推到褲子裡去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那個地方,真使我又急又羞。

突然一股奇異的快感傳來,使我覺得怪舒服的。這時的我,既不甘心被他摸,卻又沒勇氣推開他;矛盾極了。

又一會兒,我又覺得內褲被他脫下來了,他分開了我的大腿,低頭來吻我那地方。

哎呀!這種感受,真是筆墨難以形容,總之,那一份又麻又癢的感覺,真使人覺得應該馬上停止,可是又希望繼續下去。這時門鈴響了!

我們兩人都嚇了一大跳,馬上分開,整理好衣服。

他吩咐我繼續躺在床上,假裝睡覺。他去開門,原來是媽回來了。只聽見媽說:「跑了一天,累死了,哦!對了,阿琴回來沒有﹖」

「早回來了,我看她在睡覺,所以沒叫她,也沒弄晚飯,我想等妳回來大家到巷口隨便吃點。」楊叔叔答道。

「好吧,我也累了,我去叫阿琴。」媽說。

接著她就到我房裡來叫我,連叫了兩聲。我才「醒」過來。

「阿琴,走,我們出去吃晚飯!」

於是我們三個人就在巷口吃了點東西,回家後我在客廳看電視,媽去洗澡,楊叔叔也在看電視。他悄悄地對我說:「阿琴,剛剛滋味不錯吧,我真的很喜歡妳,不要以為我只是玩玩而已。明天下午妳請假,我在校門口等妳,準十二點半,嗯﹖」

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就進房間去了。

我心裡煩得很,一方面覺得不應該這樣,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何以媽可以,我不可以,矛盾極了,而剛才那種滋味,又使我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突聽媽說:「阿琴,去洗澡,洗完了快睡覺,明天還要上學。」

我無言的走向房間,拿了內衣褲,就去洗澡了,關上浴室的房門後,脫去制服,才把內褲脫下。

呀!三角褲濕了一大片,原來是他剛才摸我時流出來的,黏黏腥腥的。

接著把奶罩也脫了,鏡子裡的我,雖然才只十六歲,可是乳房卻鼓鼓的,像半個皮球一樣。

我常自得的皮膚白嫩,往下看,細細的腰,平平的肚皮,再下面呈下面呈三角形一片稀疏黑毛。

唉!這一付美麗的胴體,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呢﹖

難怪叔叔只看了我的奶,東西就會發硬。想起楊叔叔就自然想起他的手指,他的舌頭,還有他又硬又熱的東西。

我不自覺的用手摸那地方,雖然也有一股異樣的感覺,可是缺乏那種又麻,又癢的滋味。

我輕輕的撫摸著,也像他一樣上下鑽動著,漸漸的緩慢而加速,快感逐漸上升,於是越來越快。

不知過了多久,我全身一陣抖顫,才覺得手酸酸的,而兩條腿也站得發麻,為了怕媽催,匆匆洗了個澡,回到房裡,側頭就睡,但越想越睡不著。

過了不久,媽也來睡了,我連動都不敢動,假裝已經睡著。又過了片刻,我聽到媽離床的聲音。

她輕輕的沒開燈,我心裡一動,媽絕不是為了怕吵醒我,一定是以為我睡著了,又要去找楊叔叔。

她終於走出去了,她前腳才走出門,我就輕輕的起床。她走到客廳,原來楊叔叔已在客廳等著。

兩個人一見了面,就互相擁抱著接了個長吻,接著就在長沙發坐了下來。

叔叔很自然的先脫了自己衣褲,傍晚那個形象又呈現在我的眼前。它一樣的堅挺,一樣的雄偉,挺立在他的兩腿之間,意態激昂向我示威似的。

接著他將媽的睡衣褲脫掉,媽雖然三十幾歲了,可修長的身材依然那麼迷人。媽的三圍適度,給人一種均稱而豐滿的視覺美,接著她自除下了胸罩,兩個豐碩的乳房,突地露了出來,比我的大了兩倍,卻一點也沒有下垂的現象。

楊的手分別各握一隻,不停的撫摸著,我突然有一股妒忌的意思襲上心頭,如果媽今晚不回來,也許此時他正跟我玩這遊戲呢!

媽像忍受不了太多的愉快,終於「嗯……嗯……」的出聲了。

媽同時用一隻手伸到他那東西去,一把抓個正著。先是一鬆一緊的捏弄著,接著上下套弄,另一隻手自動的把僅有的三角褲脫下來。

兩腿之間一片烏黑,比我的茂盛多了。

兩個全裸的人兒擁抱在一起,他在下面,她在下面,仍不停的彼此玩弄著,兩人都發出哼聲。

楊好像是知道我在偷看似的,有意延長玩弄的時間,更故意把重要的部份朝外,似乎要讓我看得更清楚些。

現在兩個人的景像使我心驚膽跳,他用手指插進她的身體裡面,一進一出的,而她更自動的分開兩腿,並且臀部上上下下配合他的動作。沒一會她說:「行三,放進去吧,難過死了!」

「好,不過今天要換一個花樣﹖」

「好嘛!反正隨你好了,好人,快敦進去吧!」

「好,你在上面,這叫倒澆臘,妳跟那死鬼玩過沒﹖」

「哼!死鬼他是天生色鬼,什麼花樣都要玩,他還買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來助興呢,好人,別談這些吧,我受不了啦!」

說罷,他果然仰躺下來,他的那個東西高高的舉著,媽用手扶正,騎了上去,「嗯!」聲叫了一下。他的東西就滑了進去了,接著就一上一下套弄著。

由於她一上一下套弄著,胸前兩個碩大的乳房也跟著一上一下搖擺著,只看得我兩腿發軟,不自主的右手伸進三角褲摸了下。

哎呀!原來跟下午他摸我時一樣有許多水,我的手隨著媽的動作而動,她快我也快,她慢我也慢。只聽見媽又說:「好行三,你真行,今天好舒服,剛剛覺得一陣酸麻,哦……真舒服,呀哦……我動不了……你來動動吧!」

媽說完就伏在他身上不動,由於他這一伏,奇妙的景象呈現在我眼前。從後看去,好像她陰部含了一根大香腸一樣,大部分都吃進去了,只留下根部,可是在根部下端長滿了雜草。

他看她不動了,就一把翻過來,接著又站了起來,兩人仍然沒有分開,她的雙手繞著他的脖子,兩腿夾著他的腰。

他的兩手托著她的臀部,就這樣在客廳中來回走著,走一步挺一下,挺一下她便「嗯」一聲。

也不知走了多少圈,最後他把她夕放回到沙發上,將她兩條腿抬到肩上,用力的抽插起來。

因為太用力,沙發椅上發出了支支之聲,沒一會,他不動了,幾乎是同時兩人都長吁了一口氣。

「好行三……今天你可真厲害呀,我總共來了三次高潮,真是太舒服了!」

「比你那死鬼怎麼樣﹖」

「你為什麼老是提死鬼呢﹖其實他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回你們兩個人一同去玩一個歌女,事後他都告訴我了,他有多少的本事你自己親眼目睹過了,還問我幹嗎﹖」

楊驚訝的叫道:「什麼﹖他居然把那回兩個人玩歌女的事都告訴妳啦!其實那次他相當厲害呢,先是他說讓他先來,我在旁邊看戲,結果演得太精彩了,忍不住就叫那個歌女用嘴把我的吃出來了。」

他頓了頓,又道:「而他還在埋頭苦幹呢,而且越戰越勇,最後又把我看得火起了,正好他完了,就由我接班。說真的他的本事事真不少呢!」

媽白眼他含笑說:「其實那次不算什麼。他說還有一次你們兩個人居然想到我家來一起玩我呢,有沒有這回事﹖」

「這也不是什麼壞事,現在我們不搞上了嗎,其實三人小組才有意思呢,如果有機會讓妳試試,恐怕妳會樂此不疲呢!」

「我才不幹呢。做愛有人在旁邊看,多難為情!」

楊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才不會呢,有人看更會增加情趣, 他不正看,還可以參與工作呢,如果是二男一女的三人小組,女人最舒服,男人最刺激,如果是二女一男的三人小組,男人舒服透頂了。怎麼樣,那天我們試試﹖」

媽好像被說動了,因為她沒有立刻回答,默默的想了好一會,才吶吶含羞的說道:「好吧!不過這種事情一定要保密才行,若是給別人知道了,那還了得。」

「放心吧,好人兒!」

「很晚了,我今又太累了,想睡覺了!」媽說罷站了起來,才站直就說:「哎呀,要死的,腰酸頭也痛,都是你整的。」

「別得了好處還怨人,剛才妳在上面自己都不知道有多用勁,其實我還想梅開二度呢,妳看,它又起來了。」

果然他的東西又堅硬起來了,好像比剛才大些,她見了用手摸一下,低下頭來輕輕吻了下說:「好弟弟,明晚再來,今天實在受不了……」

媽說完顧自的穿衣服,我怕她發現。趕緊回房裝睡,一會她回到房間上床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雖然還是上學,可是比昨天還不如,因為心裡老記掛著,楊叔叔會來校門口等我這件事。

好不容易混過了早上的四堂課,藉口頭痛,向級任老師請了半天假。才走出校門口就看見楊叔叔在那家冰店門口站著。

我心裡一陣劇跳,原想不理他的,可是又身不由己向那家冰店走去,接著又心想不妥,萬一被老師或同學看見,那怎麼辦﹖

於是我向前面走去,楊從後面跟來,就這樣一前一後,走了好一段路,離學校已經很遠了。

我放慢了腳步,他跟我併排走著,問我要到那兒,我說不知道,他說:「阿琴,我帶妳到一個好地方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