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說著就順手招了一輛計程車來,他吩咐司機開到欣欣百貨公司,我心裡奇怪,到欣欣百貨公司幹嘛﹖

車子開到百貨公司,我們下了車,他一直走向女裝部,牽著我的手,指著一件洋裝對我說:「阿琴,這件洋裝不錯,妳試試看!」

他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叫店員小姐拿下來,要我試穿看看。

憑良心說,那件洋裝的樣倒真好看,我到更衣室穿好後便走出來。

我在大鏡子前一照,衣服合身極了,在鏡子裡我看到一個體態嬌豔的少女。

「阿琴,這件洋裝就像量身訂做的一模一樣,妳穿起來美麗極了,就買這一件吧。」楊叔叔在一旁笑著說。

我穿得合身沒說話,他告訴店員把我脫下的制服和書包放在一個大手提袋裡。

楊叔叔付了帳,然後挽著我的手,才離開出百貨公司的大門,他就攔了一部計程車。

我還沒聽清楚要上那兒,車子便已飛快的開走了,左轉右彎的走了好一會,在中山北路的一個巷口停下來。

他帶我走進一家賓館,我不知道賓館是幹什麼的,只是默默的跟隨在他的後面。

原來賓館裡面有很多房間,有人帶我們到一間房間裡。

這房間真不錯,不但有冷氣,而且有地毯,軟軟的走起來一點聲音也沒有,還有衛浴設備;房間雖然不太大,可是設備相當齊全。有一張很大的床,像是海綿的,奇怪是在床頭和靠床的一邊,都裝有一面大鏡子。

除了床以外,還有兩張沙發、電話。 還有……總之,還有許多都是日常生活必需用品,齊全極了。

他看到我到處觀賞,便問我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說真的,從學校出來後,還沒有吃東西呢便當還在書包裡,經他這麼一問,肚子倒真有點餓了。於是我應了聲:「好嘛!」

「要吃什麼菜呢﹖」

「隨便!」

他拿起電話,像是吩咐人一樣的說:「送兩客A餐來,還有要一瓶紹興酒。」

放下電話,就緊緊摟著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說道:「時間還多的是,先躺一下吧!」

我躺了下去,只見他一直瞪著我,原來新買的洋裝非常迷人,整個大腿幾乎露了出來。

我自信的大腿相當均稱而修長,心想昨天都讓他摸了,現在看又何妨。

誰知道他看了一會,也躺到我身邊來了,伸手就在我大腿上撫摸了起來。

我本想推開他,可是又懶得動。他看我沒拒絕,手就漸漸的往上爬行,終於在三角褲外面摸弄起來。

他這舉動,引起了我又朮又癢的感覺正在這個時候,房門響起了「篤!篤」的聲音。

他忙站起身去開門,原來是送飯來的,分成兩份。

那人把飯菜擺下後就走了,他又將房門鎖上。

我一看真好,一共是四一湯,還有水果、冷飲,他倒了兩杯酒,遞給我一杯。

我從未喝過酒,為了好奇,就淺嘗了一口,辣辣的,於是交還給他說:「酒我不敢喝,太辣了,還是你自己喝吧,我肚子餓了,想先吃點飯好嗎﹖」

「好吧,你先吃。」

他把兩杯酒都喝完了,也匆匆的吃飯,沒多一會,他就吃完了他的那一份。

我卻吃不了那麼多,他好像看穿似的,笑笑說:「阿琴,吃不完沒關係,擺著好了。」

我便不吃了,拿起毛巾擦擦嘴。他又說:「來,阿琴,吃過飯休息一下。」

我無言的坐著,他把我拉到床上,兩個人都躺下了,他抱著我輕輕的問:「阿琴,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偷看了﹖」

「誰偷看了﹖你們在客廳裡大大方方的,連門也沒有關,怎麼叫做偷看啊﹖」

他捏了一下我臉蛋說:「其實,這種事有時候第三者在旁,更過癮呢!」

「鬼才相信你的話!」

「別說鬼,這是真的,本來男女做愛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和藝術,如果有人在旁觀戰,豈不增加情趣。」

「照你這麼一說,下次你與媽媽做愛時,我就闖進去觀戰,看你們兩個會不會感到難為情﹖」

「別急,等我遊說成功之後,我們三人小組,保證其樂融融,昨晚看到了吧,我的本事足可對付二個女人。

「那種事有什麼大樂趣呢﹖」

「怎麼沒有,妳沒看到妳媽媽樂得哼聲連連嗎﹖」

說著,他的手又在我裙子裡亂摸起來了,摸了一會,他像是嫌衣服礙事,把洋裝給脫了下來。

瞬間我成了半裸的人了,說真的,我渾身上下潔白細嫩,他瞪大眼睛呆呆看著我。好一會才說:「哎呀!這麼潔白的皮膚,像凝脂一樣,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我嬌羞的白了他一眼,其實我心理正得意呢!

他急急忙忙的下床,三兩下就將自己脫了個精光,那個東西筆直的挺立著。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一下子就壓在我身上,手伸到我的背後,很熟練的將我奶罩脫下來。

突地,我的乳房呈現在他眼前,不,應該說是呈現在他的嘴裡,因他已經用嘴含了一只,左手摸另外一只,手則向下進攻,在大腿根上亂摸,嘴裡不停的吮著,吮得我心慌慌的。

我情不自禁的向左右擺動,沒想到頭一擺動,奇跡出現了。原來床邊的鏡子裡呈現了一付精彩絕倫的圖畫。

他吮吸我奶子的情景,不僅使我好受,而樣子更是好玩好看。對面床頭還有一面鏡子,因為角度不同,可以看到他全裸的背部和渾身結實的肌肉。

此時,他那挺硬的東西,在我的大腿傍亂頂亂碰,癢癢的。

我不覺緊緊摟著他的身體,一手試著抓他的東西,沒想到這抓,就捨不得放開了,它在我手裡正一跳跳的呢!

這時他像是受了刺激急匆匆地把我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用手在我那地方不斷的揉捏起來。

接著,他低下頭來,吻我那長滿雜草的地方,向下直吻著,終於到達了我自己從來也不知道的敏感地帶。

他伸出舌頭輕輕的吮起來,先是一上一下,後改一進一出,不停的吮著。

一陣酥麻的感覺襲上心頭,我自然的挺起臀部,合著他的動作。

好一會兒,我酥癢的感覺逐漸加強,同時又多了另一種希望被伸入的慾求。

這時,他拿了一個枕頭墊在我的屁股下,然後爬到我的兩腿中間來,並且要我握著他的東西,放到我兩腿中間,叫我輕輕磨擦。他說:「阿琴,女孩子頭一次會有點痛,但是一旦插進去後,就不會再痛了。妳要儘量放輕鬆些,用妳的手慢慢往裡插,我絕不用蠻力。我要妳從第一次開始,就能享受性的樂趣。」

「人家不知道怎麼做。」我羞愧地放開手:「我不會……。」

「那麼讓我來好了,不要緊張。」他又安慰著。

楊輕輕的磨擦了一會,屁股一挺就進去了半截。一陣刺骨的痛,使我忙叫:「哎呀……楊叔….你……輕點嘛……痛死我了……。」

他用手將我小嘴一掩,又是屁股一挺,一根陽具又進去了幾分,將我薄弱的處女膜攻破,這一次痛得我差點昏過去,淚水直流我恨恨的一拳打在他胸前,萬分委屈的哭道: 「……啊……鬼東西……你騙我……痛死我了……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動……痛死了……。」

他面安慰我面停止了動作:「好了,好了,痛苦已經過去了,我不是說苦盡甘來嗎﹖快樂在後面呢,不動就不動好了。」

經過一段時間後,總算不再痛了,只感到那東西在裡面一跳跳的。

他雖然停止了下面的動作,但兩手卻一直從前到後,由上而下亂摸個不停。

我的心被他逗得麻麻癢癢的,不由得忘去痛苦,下體也開始慢慢擺動,不像剛才那麼緊張。

「現在好了吧﹖」他又輕聲地問。

「嗯!」

楊知道時機已到,又開始動作,輕輕抽插著,帶給一種從未有過的美妙滋味。

每當他一抽出,我就如跌進無底的深淵,一插入時,我又如升入樂極的天堂,快活無比。

如此約莫百十下,一陣難以形容的神志昏迷,傳遍了我的全身,一陣顫抖,陰精洩了出來。他則加速度。

「唔……唔……哼……哼……輕點……慢點……慢……哼…..哼……。」

我雖然如此喊著其實我已無痛苦,相反地陰戶裡更癢更需要他的狠狠抽插才過癮。 我伸長雙臂緊緊摟著他, 屁股不停的扭擺著:「哦……媽呀……真美……真舒服……我不知道……這玩意這麼好玩……唔…….」

「寶貝,這下可不痛了吧,舒服嗎﹖」

「嗯……不痛……真美……真舒服……親哥哥……唔……唔……唔……」

「小騷貨,別急,這要慢慢享受,以後有得妳舒服的。」

他緊緊摟著我,我幾乎透不過氣來了。

「哎呀……美……美死我了……怪不得母親要……要同你玩……要偷漢子呢……啊……」

「妳也是個小騷貨,今天我決不饒妳。」

他摟著我屁股,一根粗硬的東西在裡面狠狠幹著,直插得我又酥又癢,快感層出不窮。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