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我嬌喘吁吁的說:「啊呀……我的……媽呀……哼……哼……我要小……小便了……啊……小便了……好舒服地……啊……流出來了……。」

他又是一陣快攻,最後一陣顫抖,他伏在我身上不動了,我也極度快感中恢復平靜。

此刻房中靜悄悄的,一點聲息也沒有,疲累之感漸漸襲來,我很快就睡著了。

快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突然覺得沒有壓力,睜眼一看,原來他已起身子,於是我也坐起來,他問我:「阿琴,要不要洗個澡﹖」

我感到全身黏黏的,便說:「也好。」

「走吧,我們一塊洗。」

他拉我往浴室走去。這個浴室真漂亮,粉紅色的,他把水放了,拉我到浴池中。

一個坐一邊,真好玩,方才雄糾糾的他,現在垂頭喪氣的隨著水波飄動,軟綿綿的像個洩氣的皮球。

想起剛才它所給予我的美妙,打起心裡就有一點愛它,這個奇妙的東西,使我從少女變成婦人,而在這個過程中,又是那麼令人舒暢。

我對於失去處女一事,一點都不感到難過,甚至心理還想如果有一天真能如他所說的三人小組,那一定另有一番風味。

想到這裡不禁用手往自己私處一摸,哎呀!還有點微痛,他見我哎了一聲,關心的問道:「怎麼啦﹖阿琴,告訴我剛才舒服嗎﹖」

「哼!舒服的是你,你現在可好了,有了兩個女人,隨便你高興玩那個就玩那個的。」

「哎呀!小寶貝,妳怎麼吃起醋來了呀,難道妳不替妳媽媽想一想嗎﹖她今年三十多歲,正是所謂狼虎之年,正需要呢,我愛妳,但是我不能丟下她不管呀,妳總要同情吧!」

我白了他一眼嬌笑的說:「好啦,反正怎麼說都是你有理,人也給佔了,還能不聽你的嗎﹖不過,除了我們母女外,你可不能再有別的女人呀!」

「我的小醋罐子,甜心,我不會的,放心吧!」

「快洗吧,天不早,我要回家了。」我催促著。

一看錶已經五點了,兩人都不敢再逗留,他穿好衣服,還讓我換回制服,洋裝則擺在袋子裡。他說:「阿琴,洋裝由我帶回家,說是送給妳的,今天的事暫時不要公開,等到時機成熟時,我會公開的,並且會實踐諾言,開三人小組會議。快去吧!」

我穿了學生裝,連頭也不敢抬起來,走出賓館的門口,他叫了一部車載我回家,並給我一百塊錢,他另外走了。

回到家裡空無一人,不過我走到房間,媽就回來了,好險,再晚五分鐘就不妙了。又過了半個鐘頭,他也回來,一回來就大喊:「美時,妳看我給阿琴買了一件洋裝,樣子很漂亮,快叫阿琴來試穿看看,阿琴,妳快來,快試試看合不合身,如果不合身還可以換。」

我聽到他的表演,真想笑,便從房裡出來。媽站在一旁對我說:「阿琴,還不快謝謝楊叔叔!」

「是媽!謝謝叔叔。」

拿了衣服就往房裡試,其實何必試呢﹖下什穿都穿過了,不過為了演戲,只好再試一試。

穿好馬上裝出欣喜若狂的樣子,跑到客廳,還在客廳中間轉了一圈,裙擺向上飄起,兩條大腿一定露出來了。

媽看了看說:「行三,沒想到你還真會買衣服呢,就像定做的一樣,合身極了。」

我又接著表演了一手,跑過去抱著他的頭,在他的臉上重重吻了一下,這一幕好戲總算結束了。

吃過晚飯後,大家都在客廳裡看電視,我因為白天太累了,就先回房睡覺。

再過幾天,就是初中畢業考了。我的功課原來還不錯,可是這一陣子始終情緒不寧,如何看得下書呢﹖

考試成績單發下來時,我除了國文以外,全部及格。但是因為國文是主科,不及格就不能畢業,所以要補考,好多課文成語要背,怎麼來得及呢﹖

對了,直接找國文老師,最近不是老瞪著我看嗎﹖

我猜他八成沒安好心,但又管他安什麼心,反正我也不是原裝貨了,何況王老師在學校素有才子之稱,能跟才子有過一手也不錯呢!

主意既已打定,第二天下什就到學校,直接到單身宿舍去找他,我沒叫門就想走進去,發現有人捷足先登。因為我從窗口看到了一切。

原來是辛安妮同學。

安妮的功課也是不怎麼好,尤其是國文這一科最令她頭疼。她平日個性砂而好動,長得非常美,可是跟我一樣蠻三八的。安妮差不多有一七0公分高的身材,是屬於早熟型少女。聽說她在初中一年的時候暗戀當時的一位生物老師,後來竟以身相許。

而事實上,這種師生戀是不會有結局的,安妮自己也知道,假如她現在是唸高中的年齡那麼情況也許會改觀。這件師生之戀的醜聞,終於在學校裡傳開來了,生物老師在和種壓力之下只好放棄教書的工作,跑到美國去了。

這以後安妮便成為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她喜歡穿迷妳裙,故意露出她細嫩雪白的大腿,有時候一些男老師都會有意無意的盯著她看。而安妮早熟的乳房又特別豐盈,全校的女生無人能出其右者,低年級的小女生更不必說了。有些時候,安妮還會故意穿低胸的胸罩,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挑逗男老師,老師在看了之後,下面那個棒子會高高突起,然後引起其他女同學的低低私語一番。

這時,安妮在老師的面前,擺出一副很撩人的樣子。她先脫掉制服,立刻暴露出那對豐滿的肉球,果然是低胸的內衣。

老師瞪著眼珠子,臉紅通通的。

安妮接著褪去胸罩,兩團大肉球立刻現出原形,跳躍在老師的面前。他「啊!」的一聲,立刻伸出綠爪抓弄起來。

安妮發出輕盈的叫聲,身子左右擺動。

接著他用舌尖去舔她的乳頭,安妮用自己的兩隻玉手托著自己的乳房,低著頭注著他對自己乳房的攻擊。

「啊! 嗯……哎……呀……爽死人……了, 用力吸……再……吸,用力咬……吧好吃呢……哦……啊……。」

他的兩隻手開始不聽話了。他拉下她的短裙,兩條粉白的大腿光滑細嫩。

他開始浮游撫摸,由小腿摸向大腿,然後再摸到屁股。衹見安妮的屁股經過他的挑逗後,浪的搖擺不停。

不久,安妮的三角褲已被老師剝下,露出那迷人的三角地帶。

這時,我感到自己的下體已濕答答的一片,整個大腿內側溫溫的,黏黏的。

我全身的血管在擴張,熱血在沸騰。

摸索一陣之後,老師終於站起來,兩隻手環抱著她的肥臀,不時還扒開安妮的兩片臀肉,她的屁股眼和小穴盡收我的眼簾。

他倆緊緊地貼在一起,安妮一隻手拼命地抓緊他的雞巴,用力騷挑。

兩個人互伸出舌尖勾勒著,安妮的眼睛半閉著,我看到她的口水順著她的下巴滴下來。大腿內側溼溼的一片,想必這是她桃花洞內湧出來的淫水。

安妮這時推開他,她脫下他的長褲,拉下他內衣,於是兩個人完全赤裸了。

她用口含著老師的雞巴,我看到他直打囉嗦,大概是太舒服了。我很想一塊上,但怕太唐突倒時反而弄巧成拙得不償失。

他雞巴又粗又大,安妮的嘴巴脹得鼓鼓的,套得很深。

套弄一陣之後,老師開始騎馬上陣。

安妮跑著,他把雞巴從後面插入。

她浪叫著:「嗯….哦….親….親老….師….哥,我….舒服….透頂….你….好好大….的雞巴….插得我….好美….好….美….用力….頂….吧!」

他上插下插,左戮右戮,雞巴上附著白白的淫液,並且傳出陣陣的淫水之聲。

如此抽插百來下,他倆更換了另一種姿態,改男下女上。

老師平躺著、安妮採用坐姿。她把雞巴對著自己的洞穴,然後用力坐下去。

「啊….嗯….」安妮叫了起來,大概舒服的緣故,她的臀部擺得相當利害兩個大奶球跟隨著動。

他伸出綠爪立刻抓住它。他的手掌大,可是她的奶子更大,衹能抓住半個球而已。

安妮已經香汗淋漓,從背上冒出的汗水順著她的腰脊向她的屁股溝裡,然後與淫水匯在一起,使套弄雞巴的聲音更大。

「嗯….噢….妹子昇….天了, 啊….很美….美上天….好雞巴….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她顯然已經到了高潮,不久果然伏身趴在他的身上,一動也不動了。

十分鐘後,安妮穿好衣服匆匆離去。

她看到我時,紅著臉,大概心裡虛,輕輕說聲「好!」就離去了。大概明白我此行的目的,彼此心照不宣罷﹖

經過這一幕,真是太刺激了,我稍做定神,然後敲門。

老師出來開門了。

看他的表情,有些惶恐的模樣,衣冠並不整齊。

他說:「妳找….找我有事﹖」顯然作賊心虛。

其實這一切我早就看到了。祇是不想猜穿他的西洋鏡,況且待會我也想跟他做愛呢!

我知道,老師剛才和安妮做愛時,雞巴並沒有射精,現在一定很難過,我得好好挑逗它一番,賣弄一些風騷,讓他情不自禁。這樣的話,我此行的目的才更容易達成。

我偷偷的注視他的下體,果然它硬挺挺的撐著好高,長褲像一張雨傘。

他看到我正看它,有些不好意思,故意顧左右而言他了。

「秀琴同學!今天的天氣不錯,怎麼沒有在家溫習功課,或者出去玩,怎的有空來找老師﹖」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停了一下,故意繞著圈子。

「剛才……我好像看到辛安妮呢﹖」

「啊!」老師慌了。

「其實我都看到了。」我說。這時他腦羞成怒。

他又追問我來幹什麼,我卻不敢單刀直入的說,只好著邊際的回答:「來看看老師,大家都說老師是才子呢!」我也顧左右而言其他。

「這是同事們亂起的外號,果真是才子的話,何如到如今連個老婆都沒有﹖」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