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那是老師眼界太高了,也許老師要娶個才女呢!」

他似有點感嘆的說:「別說笑了,以前年輕時多少還挑眼,但是現在什麼條件都沒有了,只要是女人就行了,妳還小,不知道沒有家的人真可憐,下班後連個去處都沒有,更別談安慰了。」

「要怎麼慰呢,我能不能替老師效勞﹖」我趁勢說著。

說完故意將身子一仰,我知道這樣可以使我的胸部看起來更為顯著,也由於這一仰,自然的兩腿微微分開。

果然他中計了,兩隻眼睛直直的瞪著我,忽上忽下,像是要看穿我似的,我知道他已上釣了。於是我又坐正,問他:「老師,能不能讓我在補考中及格,如果不能畢業我媽會打死我的。」

他正看得入神,突然被我這一問,大覺煞風景,不過他看我舉動,似乎已猜透我此來的目的。他說道:「要及格也不難,那要看妳怎麼對老師了﹖」

「我聽老師的話,你要怎樣我便怎樣﹖」

他奸滑的笑著說:「剛才辛安妮正很好的對我,可惜我還未高潮,妳就代替她未完的事。」

「好,我要怎樣完成她未完成的事呢﹖」

他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但是沈思了一會,立刻說:「答應我跟我做一個小時的愛。」

「一個小時﹖這怎麼做﹖哦!我明白了,你壞!」我做作地說。

「不!我不壞,妳不知道四十幾年來,我都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那些風月場所我不敢去,每到忍不住的時候,只有靠自瀆解決,今天辛安妮來逗我,使我控制不住,她答應替我手瀆的,正在一半時,誰知道妳害她嚇跑了。」

聽了他的話,再看看他滿臉痛苦的表情,我就同情他了,於是就去把門扣上。

他把我拉著,坐在他的腿上,我感覺出來了,他的那個東西正在發威呢!

他吻著我,一隻手在我的腿下摸索,癢癢的,怪好受的,我有點激情了。

猛然我記得此行的目的,我必須獲得保證。於是我輕輕推開他說:「老師,我補考的……」

他還沒等找說完,就搶著答:「我給妳八十分,只要妳讓我摸,讓我看,替我……」

於是我主動的摟著他,吻他,把大腿分開,方便他的進攻。

可是他卻停止了,他要我躺下,同時脫去我的內衣褲。

他只是看和摸,然後把我的手拉到他那地方去,硬硬的。

他開始展開第二波的攻勢,方才和辛安妮是第一波。

我幫他解除武裝,老師即刻赤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

他的毛毛蟲不停地顫抖,整根肉棒附著一層白白的黏液,將乾未乾,我想那一定是安妮的內分泌物了。

我嘗試用手去握住它,然後用嘴含住龜頭,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來。

「對!對!啊……啊……」他舒服地叫著。

陰莖下面的兩顆珠丸,長得密密的毛,隨著我的套弄,跳躍起來,我不時用指甲輕扣它們。

這時,他用力的將他的雞巴往我的嘴巴裡推送,我覺得滑溜溜的,很刺激。

這樣的動作進行了約兩分鐘,他才把我推倒在地,並命令我扒在地上,而且要我兩腿並隴,兩股夾緊。

他說這樣插我的穴,兩個人都比較有感覺。剛開始他插不進來,我祇好將兩腿分開,好方便它的潛入。

果然一下子,雞巴全根盡入,然後再把兩腿並隴,就覺得我的穴特別緊。

「噗!嗤!噗!嗤!」陣陣的抽插聲響起。

「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點。 親……親愛……的,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穴……了。」

我情不自襟的浪叫著。

「那……我……的好……親……親……妳……叫……叫……吧! 我要……插……死……妳……騷……穴……穴……」

說完,他狠命地插起來。

我扒在地面上太高了……。

他祇好把雞巴抽出來,要我改用跪的姿態。

我八字分開, 屁股翹得特別高, 老師先用猛拍的肥臀,直打得我浪叫:「啊……好……老……師……哥哥……打……得美……再……打……吧﹖」

他用一隻小指頭去搓我的屁眼,我覺得酥癢無比,然後再把雞巴插進我的小穴裡,開始猛送。

「啊……噢……用力……頂……頂……死……了。」我受不了他的一輪猛攻,直喊救命。

這時,他見我淫浪至極,索性把雞巴抽出來,直接對準我的屁眼,猛力一插。

「哇! 啊……痛……死人……不……不……要……要……嘛。」

我痛得眼淚直流。

平常見他挺溫和的,怎麼攪起女人來,一點都不留情,我還不知道屁眼也可以玩呢﹖」

他的雞巴又粗又長,我想我的屁眼大開眼界了。

恐怕已經裂開了。

可是,插了幾下之後,慢慢覺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來。我覺得雞巴塞得我滿滿的。

他的雞巴不停地插我的屁眼,另外用兩隻手指頭插我的小穴,於是我下體的兩個洞都已經被他派上用場。

「啊……哇……舒……服……死……了啦……快……快別……別……停……讓我……飛……天吧,用……用……力頂……幹……吧!」

這樣繼續了五分鐘,我全身一麻,陰精汩汩流出,達到了性慾的高潮。

我的意識在半醒半醉之間,整個人幾乎癱瘓下來。

可是,老師的動作並沒有停止,他繼續插我的屁眼。

他真行,我想。連續玩了兩個嫩女人,竟然還沒有射精。

現在他要我躺下來,用兩隻手握住我的奶子,然後把雞巴於進去雙乳的溝子裡,再狠命地將奶子靠隴來夾住雞巴,又是一陣抽送。 「啊!舒服,我……我快……快了。」

不久他鬆開了,叫我用手握住雞巴套弄。他教我一上一下的套弄,並且要快於是我就照著做了,突然他的手加到我的手上,越弄越快,一股液體直射而出,他吁了一口氣。

然後他低下頭來吻我那地方,使我感到舒服。但是一會兒,他就停止了,我知道今天的任務完了,他說:「妳一定會及格的,放心吧,我們只能做一次,如果再有,我就破壞了妳,那樣我會一生不安的,妳快回去吧,以後別再來了。」

我沒想到他會說這種話,更沒想到他居然會趕我走。反正已經及格了,他的話聽得懂與否,也無關緊要。

補老後,我的國文終於及格了。晚飯時我告訴媽說畢業沒問題了,楊叔叔取出一瓶酒拍手叫道:「為了慶祝阿琴畢業,今晚要喝酒。」

我怕辣只喝了一杯,一瓶酒就由他們兩個分著喝完了。

看樣子他們都有些醉意,臉紅紅的,說話顛三倒四,而張叔叔更毛手毛腳,一面摟媽,一面吻著。媽也隨便起來了,但總礙著我在場,於是說:「阿琴,我醉了,扶我回房去!」

「我來。」楊叔叔說著,一把將她抱回房去了,不過他回頭對我說:「阿琴,妳就在客廳看看電視,妳媽醉了別打擾她。」

他邊說邊走著,還回頭來對我擠了一下眼睛。

電視裡正播於歌唱節目,我心裡感到一陣煩,把電視關了,容廳一陣沉寂,乾脆把燈也關了,靜靜的,黑黑的,只有我一個孤獨的坐在客廳,百般無聊。

好一會兒,從房裡才傳來喘息聲,我很熟悉這聲音,不但曾聽過,自己也曾有過。立刻一股激情在我身上湧起。

我衝動的往房間裏衝了進去,媽媽一看愣住了來不急遮掩;楊叔叔則大喜過望,三兩下就把我的武裝完全解除。

我翻身躺下,讓媽媽在上位,並且導引楊叔叔將他的陰莖插入我的私處,由於那裡早已充滿了愛液,即使楊叔叔的尺碼較一般標準高出甚多,他仍能不費力的進入。在他進入的一瞬間,我幾乎要唱出歌來,實在太美妙了。我的內壁包裹著他膨大的前端,在它滑入時,突出的稜面刺激著我的內壁,好像一隻熱棒般深入到我的內部,當他觸及最深的某處時,我一直感到的空虛感瞬間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種充實的感覺。我大聲的叫了起來。

此時的楊叔叔,一方面要侵犯我,另一方面他開始咨意的舐起媽媽起來。媽媽一方面受到我興奮的刺激,另一面又被楊叔叔騷擾,雙重刺激下,她開始有些歇斯底里了。她蹶起圓圓的臀部,一起一伏的搖堵,嘴裡同時喃喃的唸著,頭髮披散著擺來擺去。兩顆渾圓的奶子也蕩來蕩去的,全身都發顫著。

我幫著楊叔叔將她的下部掰開,好讓楊叔叔能更直接的舐到媽媽的私處及最敏感的地方。

在此同時,我也享受著一次又一次的衝擊,而媽媽更轉前轉後的讓楊叔叔刺激她的每一吋私處。在一陣高潮後,我讓楊叔叔離開了我的身體,並且轉身為楊叔叔服務,此時我們三人像三明治一般。我在中間,媽媽在上層,而楊叔叔在下層。我開始用我的舌尖沿著楊叔叔膨大部份的稜線開始繞,我知道男人的這個部份最為敏感。果然,當我一邊輕舐著楊叔叔時,他的臀部開始緊縮,腰也挺了上來,整個人就像是個張開的弓。然後我將整支的陰莖含入,輕輕的吸著,然後用手握著他的陰囊,一邊撫摸一邊旋轉著我的頭,並且在此同時以舌尖頂住楊叔叔的頂端,輕輕的用舌頭拍打著。楊叔叔此時像瘋了似的將頭埋到我的兩腿之間,將他的舌頭用力的伸入我的深處,像條蛇般的旋動著,我更加快速的含入、套出、旋動及輕撫楊叔叔的寶貝。

媽媽也沒閒著,她俯在我的背上,以舌尖舐著我的尾椎及以下的地方,來來回回,我好像被兩個男人同時侵犯著一般,那種感覺讓我再也無法平心靜氣的為楊叔叔服務,我全身緊繃著,不由得抬起了頭,用力的呼吸著,同時用頭髮摩擦著媽媽的私處。

我必需讓媽媽和楊叔叔在一起,以減少我的刺激,要不然我會很快燃盡的。當楊叔叔放入媽媽後,我將私處放在楊叔叔的臉上,讓他繼續舐我,而我則和媽媽擁抱在一起,並相互愛撫。媽媽的舌頭是我覺得最靈巧的,它很棒,不但轉動靈活,而且濕潤溫暖。

當我們彼此親吻時,會互相將舌頭攪在一起,但總是媽媽的舌頭能沿著我的舌沿、上顎及舌下捲動及吸吮。在此同時,她也會用雙手輕輕托起我的胸部,然後用姆指尖揉弄著我硬挺的奶頭,讓我覺得十分舒服。然後我會伸入他們兩人之間,在楊叔叔對她衝刺的同時按捏著她的陰蒂,每次,都能讓她興奮的發抖。然後不時的,媽媽會將楊叔叔的陰莖抽出,在她的股間同時摩擦著,然後用手輕刮著腹面。

我相信楊叔叔一定很舒服,因為每當她為他磨擦時,楊叔叔都會猛然舐向我的深處。

在楊叔叔的一陣強衝下,媽媽也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她癱軟的躺了下來。而我在前一次高潮後,又重新邁向了高峰,我當然不允許她就這樣放棄。我一方面仍要楊叔叔繼續舐我的私處,一方面我抓起楊叔叔的陰莖,就像我們平時自慰時,以假陰莖按摩著媽媽的私處。我來回的磨擦著,並且不斷的用舌頭舐著媽媽的大腿內緣。

果然,不一會媽媽就又開始呻吟了起來,並且開始自己揉捏起胸部起來。我不斷的磨擦著,她更加興奮,一邊更加用力的揉捏自己,一邊開始用手指自己撫慰著自己的陰蒂。蜜汁又開始泊泊的流了出來,我知道媽媽又開始需要了,身為女人,一次的高潮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

我要她翻身起來,和我一起舔舐楊叔叔。帶點戲謔式的,我們一個輕咬著他的尖端,一個舐著他的根部及陰囊,並不時的將他整個陰囊含入口中,用舌頭掃過整個表面,然後再吐出來,再吸進去。

楊叔叔果然開始受不了了,開始站了起來,我當然不能就這樣放過他,我抓著他不放,並且從另一個角度舐他。而媽媽她放過了楊叔叔,並且又開始攻擊我了。她這次不對我的陰蒂攻擊,她開始吸吮我的陰唇。她先將我的一側陰唇吸起,然後以嘴唇含住,然後往外輕拉,因為陰唇和敏感的陰蒂是連在一起的,所以當她一往外拉時,我的陰蒂也會因此而受到輕微的刺激。但當這種頻率很高時,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形成一種加成的效應,讓我整個人都覺得我又開始需要了。

我讓楊叔叔躺了下來,因為我知道,男人不比女人,他們的高潮只有一次,不比我們女人可以來很多次。如果我還想要多點高朝潮之樂,我必需保存楊叔叔的體力。我和媽媽一起開始為楊叔叔按摩,這和之前單純刺激楊叔叔的性慾不同,這次的按摩比較和緩,讓楊叔叔在不降低性慾下,能有一些放鬆的感覺。這樣不會讓他在稍後的總攻擊行動中突然的潰敗;媽媽她一邊幫我為楊叔叔按摩,一邊仍不斷的撩撥我;當我看著她因為極度興奮而漲大的乳頭時,我就覺得她應該是忍了好久了吧?直到今天才解放了開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