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雖然我比較喜歡男人,但與女人在一起的娛悅,也是另一種歡樂,而我何其幸運,兩種快樂都能擁有。

現在的我真的很幸福,楊叔叔一邊對著我的陰蒂攻擊,另一邊媽媽則舔著我的身體。楊叔叔的攻擊又和媽媽的不同,也許是男人的關係,楊叔叔是以比較強力的方式來刺激我。他用強力的舌尖,一層又一層的,由外而內的舔到我的深處,由於他的體力好,每次的擾動幾乎都會刺激到整個私處,甚至連股溝都會有一種牽動的感覺。感覺到有一股濕熱的暖流在私處間游走,我的愛液以近乎失控的方式不斷的湧了出來。

我背過身子去,將楊叔叔納入我的體內,因為我的空虛感又來了,而且比上一次更為強烈,我明白我這一次需要全然的解放。

當我緩緩坐下,品嚐著楊叔叔一分一分進入我體內的快感。那種有些漲,又有些滑潤的感覺,一環又一環的從我私處到體內,然後轉成一股又一股的熱流,從下腹,背部升到我的大腦裡,然後激蕩再激蕩。我忘卻了羞恥,我忘情的搖擺著我的臀部,我藉著一次又一次的呻吟來舒發我的快感。不知何時,媽媽已經來到我的背後,她伸臂從後面環到前面,抓住我的胸,此時她微妙的知道,我需要更強烈的壓力,好對抗我體內澎湃的慾火。她用力的抓捏著,我整個奶子都因為這個擠壓而突了起來。但我仍覺得不夠,我要她用力的搖,用食中兩指夾著我的奶頭,順勢抓緊,然後不停的旋轉著。

媽媽也十分的興奮,她不停的吻著我,整個人貼在我的背上,然後用力的揉搓,她的私處在楊叔叔的身上來回的擦著,胸也因為緊緊的貼在我的背上而被壓擠著,突出到我的背緣。她的奶頭因為興奮而呈現發硬的狀態,連我都覺得背上被磨的有些疼痛。我、媽媽、楊叔叔都興奮的高聲大叫,我們已顧不得會不會被別人聽到,或是召來什麼,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感覺,私處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我有一種失禁的感覺,我知道那是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胸前背上的感覺,更如火上加油一般,身上每一吋肌膚都都被照顧的感覺使我一次又一次的放聲大叫,舒服、舒服、真的很舒服。

我們知道最後的時刻終於來到了,我抱著媽媽,給她和我一樣的刺激,而楊叔叔則在我的背後,輪流衝刺著我和媽媽,我們己經叫不出來了,因為過度的興奮,我們只能張大著嘴發出喔喔的聲音,楊叔叔抬著我們的腿,用力張開我們因為興奮而收縮的私處,在一輪強力的衝刺之下,我首先進入了最後的高潮,全身因為興奮而痙欒,整個人抓著媽媽緊緊不放,媽媽的兩個奶子都從我的指縫間蹦了出來。

受到了我的刺激,媽媽是第二個躍入高峰的,她突然像孩子一樣的哭了出來,然後一陣尖叫後就整個人癱了下來,楊叔叔是最後一個,不過也是緊接在媽媽之後,在她高聲尖叫時一陣抖動,然後我就感覺到一股熱呼呼而且像是半流體的東西噴在我的股間和背上,接著就是楊叔叔原本強勁的雙手鬆了開來,整個人像麵糊一般的脫了開去,整個人不停的喘著大氣。

過了一會兒只聽見媽媽淡淡的對楊叔叔說:「我累了,你把阿琴帶回房去吧!」

楊叔叔抱起我往他房中走去,我的臀部感到他的東西依然挺立著,就伸手握住了。

呀!他的東西濕淋淋的,到了他房裡後,他就沒命的向我進攻,奮力的衝刺。比起那天在賓館裡,要來得舒服,更使我銷魂了。

他的勇猛有增無減,終於在我感到最舒暢的一瞬間,他也適時地完了我們配合得這麼好,就像天造地設一樣。

此時我累了,而他當然更累,誰也不動就睡著了。

當我眼睛睜開時,已經是第二天了。床邊沒有楊叔的影子,家裡一點聲音也沒有,我想他們都出去了。

一看錶已經十點鐘,想起昨晚荒唐的一幕,那有母女共事一男之理﹖

我太不該了,我不該闖進他們正在做愛的房間,那樣讓媽的尊嚴受損,我不知她回來會把我怎樣,想到這我嚇出一身冷汗。

果然不一會媽買菜回來了,看到我時,面帶寒霜,叫住了正要躲開的我,在客廳坐下,一本正經的說:「阿琴,我們昨晚太荒唐了,我自己也太不該了,現在我也不想跟妳說什麼大道理,總之,妳年紀還小,還要念書,在暑假後妳到南部去念書,在暑假裡我不管妳,隨便妳玩。」

她頓了頓又說:「還有,從今天起每天吃一粒藥,總不能做未出嫁的媽媽吧。書妳還要念,一定要考取好的學校才行,這個暑假隨妳瘋,開學後希望妳忘記這一切,好好做,知道嗎﹖還有;妳玩的時候,別讓我或任何其他人看到。」

果然在整個暑假裡,我們三個人再也沒有在一起玩了。雖然媽跟他的時候我知道,他跟我的時候,媽也知道,但是我們都心照不宣,保持了彼此的尊嚴,楊叔叔在不跟我玩時就教我讀書。

轉眼高中、高職、五專都在招生了,媽陪我到南部考試。

幾天之後,接到錄取通知,居然是師範專科學校,我們三人一團高興。

媽特別破了戒,在我動身南下的前一天晚上,三人又開了一次無遮大會,這次由於事前彼此知情,所以情緒比上次更為熱烈,當然我又領悟到了人生更高一層的享受。

此後五年,規律的學生生活,使我修正了自己的行為。雖然是寒暑假,我為了不想再走進以前那股罪惡的深淵,乾脆不回台北。

廣大的校園,只有極少的學生,正是用功讀書的好環境。

我的功課一天比一天好,到了三年級時,已是全校的優良學生了。最後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

畢業後有一個多月的假期,然後才到分發的學校報到,這使我發生很大的困擾,如果不回家,又將往那裡去呢﹖

就在我感到萬分為難的時候,有人介紹我去當家教,時間正好是一個半月。

對方是一對中年夫婦,為他們初中畢業升高中的獨子找家教,供吃住,一個半月待遇是一萬元。

這對我而言真是太好了,我毫不遲疑的答應。

第二天下午我依址到了那家人家,好大的房子,由女僕人引著來到客廳坐下,心裡不免感到緊張。

沒多久,一對中年男女走出來,他們自我介紹說:「張小姐,敝姓何,這是內人,我們這兒還算清靜,就是小兒被我們寵壞了,不肯用功讀書,所幸天資還不差,希望張小姐多費點心,好好督促一下,但願能考上所學校才好。」

「我想我會盡力的,但不知的程度如何﹖」

「讓我叫他出來見見張小姐。」

果然,何先生馬上叫他的兒子出來,只見一個高頭大馬的男孩子走出來,我差點嚇了一跳,才初中畢業,怎麼就這麼高了﹖怕不有一百七十公分﹖這時何先生又對我說:「張小姐,這就是小兒,名叫何台生,台生,快叫老師!」

這個大孩子果然畢躬畢敬的叫聲:「張老師!」

「張老師是今年師範專校第一名畢業生,希望這一個半月你好好讀書,考上高中才好。」何先生又說。

接著他們夫婦就帶我到處看看, 書房啦,球館啦,飯廳啦……最後帶我到房間去,何太太說:「張老師,這間房間小是小了一點,妳就委屈點吧!」

一看,好美的小套房,床單、被子、枕頭樣樣齊全,我從小到大,還沒住過這麼好的房子,於是我說:「太好了,以後麻煩您的事一定還很多。」

「以後大家住在一起,有事儘管說,現在妳也累了,先休息一下,晚飯後,再開始看台生看書吧!」何太太客氣地答道。

說完後,他們都走了,我關上房門,仔細的看了又看,越看越滿意,窗外還有一個院子,居然有個小游泳池,大約有二十五公尺長,十五公尺寬,有錢人家真懂得享受。

把簡單的行李整理好,便到浴室洗了個澡,輕鬆一下一天來的疲乏,穿好衣服回到房間,休息了一會。

沒多久,女佣人就來請吃飯。

四菜一湯,味道真好,我已經五年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了,飯後還有水果,吃完後,我想我該執行我的任務了。我便對何台生說:「台生,休息三十分鐘到書房來,我要看看你的功課。」

「好的,老師。」

何家夫婦看我很負責的樣子,說了聲麻煩,就相偕走了。

六點三十分,我走到書房,台生已先到了我坐下後,順手拿起一本英文讓他念一段,發音還不錯,問單字、片語、也對答如流,其他各科也不差看樣子考上高中應該沒問題。

心想我的責任應該很順利達成,本來緊張的心情,現在輕鬆不少。

不知不覺到了九點,我囑咐他明天的進度,第一天的任務順利完成了。

回到房裡後,心想沒回家,應該給家裡寫封信,免得他們為我擔心。

於是向家裡報告一切經過,並問候楊叔叔。信末附上了這兒的地址。

很快的,我來何家已經十天了,平淡得很,每天除了給台生補習功外,就沒有其他的事了。

這天收到媽的信,她信上說:「阿琴,收到妳的來信,不知我有多高興。妳不能回來渡假,我真想念妳,可是妳說得也對,我不希望節外生枝。 楊叔叔待我不錯,只是他天生好動,常常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所以妳不回來也好,下星期媽去看妳,一切見面談。」

母字

短短的封信,又勾起了我對往事的懷念,媽說下星期來看我,不就是這個禮拜天嗎﹖

今天是星期三,再過四天就可以見面。

信上說:「楊叔叔天性好動,常常做些出人意料的事。」

究竟是什麼事呢﹖難道楊他又發明了什麼新鮮的事不成﹖想到這裡,心中一陣煩亂。

五年來,我從同學那知道不少關於性方面的知識,我了解自己已到思春期,但我絕不亂來,盡量克制自己。

但媽的信引起我無限美麗的回憶,使我春情動蕩,難以自制,只得跑到浴室中去,脫去了衣,自瀆一番,直到高潮為止。

星期天,何家夫婦帶了台生去野餐,知道我媽要來,所以沒邀我參加。

他們臨走時交待女佣人,要好好招待我母親,他們的厚意我實在感謝。

終於母親來了,五年沒見面,一旦相見,一時竟分不出是悲是喜,毋女相互呆看了好半天。一句話也沒說。

還是女佣人送來冷飲,才驚醒了我們的失態,為了講話方便,我們諯了冷飲到我臥室中去。還是媽先說話:「阿琴,妳長高也長大了,媽真是高興,五年了,媽老了。」

媽是比以前老了點,但仍然看不出是四十出頭的女人。於是我說:「並不覺得老,雖然面色差了些,那是因為長途坐火車的關係!」

「不,媽的確是老了呀!」

我為了使她高興,便轉移話題:「媽,我畢業了,來這兒當家教已十來天了。再一個月我就要到小學教書去了,媽來跟我同住好嗎﹖」

「阿琴,有一件事應該早就對妳說的,可是總覺難以啟口,現在妳既已經提起,就跟妳說明白也好,在三年前媽已經跟楊叔叔結婚,我也不知道是悲是喜不過經過五年的磨練,我成熟多了,也懂事多了。」

楊叔叔雖然曾經給我過快樂,但那畢竟不是常態,他們能夠結合,算是很好的結局,只是媽信上說,楊叔叔生性好動,是指什麼而言﹖

「媽,那真是太好了,能夠有個歸宿總是好的,何況楊叔叔也不錯,只是妳說他生性好動,不知道是指什麼﹖」

「唉!不談也罷,他自從跟我結婚後,安份了好一陣子,但是半年以後,就故態復明了,時常在外花天酒地,好在還顧家,所以我就聽其自然了,唉!男人總是這樣子,永遠不會滿足的。」

對媽我還是同情的,楊叔既然可以在外面胡作非為,媽何嘗不可以在家裡為所欲為呢﹖於是我便試探著說:「媽,他既然冷落了妳,給妳難堪,妳也可以給他難堪呀!」

「傻孩子,那樣子豈不是把這個家毀了嗎﹖況且女人總是女人,誰叫我喜歡他呢,不過他對我倒非常照顧,他說他在外面是逢場作戲,追求新鮮,整個心還是放在家裡的。」

「就在這時,女佣人來請吃晚飯,我拉著媽就往飯廳中走,飯後,帶媽到街上逛了一下。媽說:「阿琴,我來的時候已買了回程的車票,今晚十點回台北,因為明天一早他要上班,我必須在他上班前回家。這幾年來,他的事業很順利。」

說著從皮包拿出一個信封給我說:「他叫我帶了點零用錢給妳,說是剛入社會做事的人,需要買些行頭,來妳拿著吧!」

我看到媽眼睛含著淚水,一時間我竟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該不該接下這筆錢﹖或是馬上就走﹖媽見我發呆,忙把信封往我手裡一塞說:「阿琴,別怪媽媽狠心,這是不得已的,為了我們三個人的前途和面子,我們不能在一起了。不要怪媽,送媽到車站吧!」

說著就挽著我的手向車站走,此刻我的心是空空的,不知道想些什麼才好,也許媽是對的。

這五年來我不是處處避著他們嗎﹖我不怪媽,媽除了他已經沒別的指望了,而我呢,還有數不清的希望。

到車站,送走了媽,心裡反而輕鬆多了,今後無牽無掛,消遙自在,可以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任何事情,五年像修道院裡的生活,已經過夠了,今後我要為所欲為。

一覺醒來已是次日了,早餐之後,開始了今天的功課。

奇怪的是何台生這小鬼老像魂不守舍的樣子,上午兩個鐘頭白白浪費了,一點書也沒讀。

這小鬼年紀雖然只有十六歲,可是身材高大,肌肉結實,如果不看他那張娃娃臉。簡直就跟大人一樣。

他既然無心念書,乾脆談談也好。

從閒談中知道他母親多病,每次都要去日本治療,下個禮拜天又要去了,父親經商,目前在南台灣已小有外氣。如果媽不在時,父親常會帶什麼阿姨回來的。

又問他何以今又不能專心讀書,他起初不肯說,經我再三追問,他才斷斷續續說了一些。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