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原來他早上起床時發現自己內褲被人脫下了, 而……且他低頭說不下去了,我為了好奇,便追問他:「而且什麼呢﹖」

「而……且而且像我平時手淫一樣,流了出來。」

「後來呢﹖」

「我發覺的時候,心裡覺得很奇怪,因為在醒來前曾做了一個夢,所以醒來後心不定。」

「哦!」

原來是這麼回事,青春期的男孩子夢遺是不足為奇的,我讀過生理學,自然知道這回事。所以我說:「台生,你不必為這件事擔心,這是青春期必有的現象,是正常的,不必去理它,根據書本上說,幾乎所有的年輕男子都有這經驗,不要再去想了,還是專讀書重要。」

「可是這次不一樣。」他有點兒認真的說。

「怎麼不一樣﹖」

「以前在夢中的情形,醒來後全無印象,所以就不當他是一回事,可是這次醒來後,夢裡的情形就像親眼看到一樣。」

「那你到底夢見什麼呢﹖」

「我夢見了……」

「說說看,到底夢見什麼﹖說,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我夢見了妳,請妳別罵我。」他終於硬著頭皮說出來了。

天!這小鬼居然會把我於到他的夢裡去了,這可怎麼好呢﹖

我想此刻我的臉一定紅紅的,但我想知道他在夢裡對我作了什麼﹖於是我技巧的問:「台生,我不會罵你的,因為你只不過在夢裡做了些特別的事而已,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每個人都有過奇奇怪怪的夢,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做的夢詳細對我說。」

他聽了我的話,像難為情似的低下了頭,想了一會,滿臉通紅的抬起頭,兩眼瞪著我。又低下頭去,輕輕說:「老師,我乾脆告訴妳好了,自從妳來了之後,我第一眼就發現妳美得令人出奇,我曾經暗暗告訴自己,要好好用功,妳才會喜歡我,所以我每天用心讀書,每讀到深夜。」

他頓了頓才說:「我好喜歡妳,每天想著妳,所以昨夜夢裡出現了我和妳做著男女間的事,這些事我早就懂了,也看過爸爸和阿姨表過,所以今天起來滿腦子是昨夜的夢境,好美好美呀……」

這小鬼的夢倒是多彩多姿,說得我心動不已,我是有過性經驗的人。此刻聽了他的話難免春心動蕩,可是總不能找這個小鬼頭呀,只好安慰他:「你應該暫時把心定下來,用功讀書,等你考取高中後,老師帶你去遠足好嗎﹖好好讀書,老師喜歡你。」

果然,他聽了我的話,高興的說:「好,我一定會加倍的用功讀書,考取好的學校來報答老師的。」

算算台生的考期已只有十幾天了,而他的母親,也就是何太太因為身體不好,必須趕去日本,全家都去送行。為了禮貌,我也去了。

從機場回來時,台生說他要去找一位同學,然後再去看電影,大約要晚飯後才能回家。

他爸爸看他一個月來足不出戶,努力讀書,現在要看場電影,自然答應,並且給他幾百塊,叫他請同學看電影。

回到了何家之後,何先生請我到他書房去,談談何台生功課的事,他對我一個月來的努力非常感謝,認為不但認真而且負責。說罷,從口袋拿出一個信封說:「張小姐,這一個月來真謝謝妳對小兒的照顧,這是一點意思,不成敬意,請妳收下。」

說著把信封塞到我手裡,當他的手接觸到我的手時,我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五年來這是第一次與異性接觸。

還沒容我表達意見,他的另一隻手已覆蓋在上面了,這樣成了他兩手包著我的小手,一股熱流,使我不知所措,只好硬著頭皮把手帶信封縮了回來,不好意思的對他說:「何先生,你太客氣了,原來約定一個半月教完才拿錢的,現在才一個月怎麼好意思拿呢﹖」

「沒關係,這是因為妳認真,使得台生這孩子一個月來足不出戶,真是太難得了。」他頓了頓又說:「如果張小姐沒有其他重要的事,我想請張小姐欣賞一部電影,就在家裡放映,肯賞光嗎﹖」

說起電影的確有幾年沒看了,此刻聽說足不出戶就可看到電影何樂不為呢﹖我自然的點點頭。

「那好,張小姐,請妳在書房裡稍坐幾分鐘,等我將放映機擺好位置時,再來叫妳。」

說罷逕自走了。

差不多有五分鐘時間何先生回來了,招呼我向另外一間房子走去,這房間面積相當大,這時窗子拉上重重的窗簾,到處一片黑暗,他請我坐到沙發上。

突然銀幕亮了,出現幾個美女在戲耍,接著是男女主角熱愛的鏡頭,互相的寬衣解帶,愛撫動作……….

唉呀!原來是部黃色電影,不知他請我看這電影是何居心……….

不過這電影看得我熱血奔騰,春心蕩漾,我已感到下體濕濕的,全身騷癢難過,我不覺扭了下身子。

就在這時,一條手臂繞過我的肩膀,並且頭靠著我的頭磨擦。

我明白了,將要彶生和銀幕上一樣的事了,我很矛盾,我是不是能夠接受他的愛情呢﹖

他的手在我肩上不停的撫摸,摸得我怪難受的,我不由靠近了他一些,任他去摸弄著,他好像看穿我似的,輕輕說:「別擔心,如果妳不嫌棄我,我定不會使妳失望!」

說著,他的手改向我大腿上,輕輕撫摸著,摸得我心慌意亂。

他見我沒反抗,便更加放肆了,用力將我摟到他懷裡,一隻手由我衣領處伸到乳房上,另一隻手則由大腿,漸漸滑向陰戶,摸到那淫水打濕的陰毛上面。

我不但已失去了反抗的餘地,相反的還湊過陰戶,將腿左右一分,很順利的將他的手引進洞口去。

於是他的手就在我陰戶上輕輕磨轉著,弄得我慾火焚心,難以自制,但我還是杙住不出聲。

他拉女著將我按倒在沙發上,迅速的脫去了衣褲,也將他自己脫個精光。

我為了表示我還是一個不大有經驗的人起見,就嬌聲嬌氣的說:「你可要輕點呀!嗯!」

「好寶貝,我會慢慢來的。」

他將屁股向前一挺,他那東西就進去半截了。我覺得一種無以名狀的快感襲來, 全身一陣顫抖, 不覺將臀部挺了挺。 但我仍裝模作樣的說:「哎呀……痛……輕點嘛……」

我的陰戶早已溢滿了淫水,所以經他抽插起來,便發出「卜滋、卜滋」之聲,這更提高了我的興趣。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揆著,我也隨著他的動作在下面迎合著,這樣約幹了百來下, 我舒暢得道: 「啊……好美呀……好舒服呀……嗯……嗯……哼……你用力……的插吧……」

他又加重了力氣,本來他的東西就夠長了,如今再用力頂,簡直像被刺穿似的,又麻又癢。 樂得我大叫:「唔……好哥哥……太好啦……小妹太舒服了……嗯……嗯……頂吧……朝左邊點……」

我放蕩的動作及呻吟喊叫聲,引得他淫性大發,一下一下又狠狠幹了起來,我拼命的挺著大屁股,兩隻腳已舉到頭上,我用兩手分握著,我需要更猛烈的,因為五年來我都未曾過這麼美的滋味了。 我狂妄地哼著: 「啊……呀……快……快用勁……唔美……美……美……太美了……哎呀……不得了啦……幹……吧……快幹吧……我要……我要小便了……」

他聽我說要洩身,突地猛力一頂,在裡面重重一轉,我的媽呀!一陣陣酸酸麻麻的快感襲來。

接連又是一陣狠狠的猛攻之後,他終於軟化了,噴射得好強!好多!

我滿足得真想睡,猛然想起電影,原來電影早已映完了,他這時輕輕離開我,再把我抱起來走到他的臥室吻了吻我,再把我抱到浴室,替我洗澡。

他真是體貼,洗澡時,免不了又被他東摸一把,西摸一下,他輕輕說道:「阿琴,也許妳不知道,我內人在十年前得了一種婦科病,開刀後,命雖然保住了,可是從此喪失了性交的能力,所以她對我的行動從不干涉,並且從那時起每次治療都要去日本,一年只回來一個月左右。妳實在太好,也太美麗了,我不知道該怎麼來補償妳才好。」

「你不必補償我,這種事原是兩個人都歡愉的事,誰也不欠誰什麼,再過幾天我就走了,只希望你不要把我看成淫蕩的女孩子就可以了。」

「我怎麼會呢﹖以後希望我們還得再見面,今又晚上請妳不要關窗子,不過,要注意別被人發現才好。」

他高興的吻了我一下說:「妳太好了,放心絕對不會有別人知道的,我十二點來,那時所有的人都睡著了,記住門開著呀!」

「好啦,現在該出去了吧,免得你那寶貝兒子回來,看見多難為情呀!」

說罷穿好衣服,仍然回到書房,又說了些不相干的話,果然台生回來了,而女佣人也來通知吃晚飯。

正在吃飯的時候,突然何先生接到電話,說是他公司的船涉嫌走私,被港務局扣押,要他馬上趕去交涉。臨走時還特別交待,說辦完事馬上回來,我知道他這話的意思。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味著下午的一切,平靜了五年的心情,今又被何先生挑起了波浪。此刻我的心情還不平靜,突然有人扣門。

把門一開,原來是何台生,滿臉通紅,只穿內衣褲。我突然想到前幾天他居然把我帶到他夢裡去,此刻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他只穿了內衣褲來,到底有什麼事呢﹖我沈思著。他見我沒說話,就說:「老師,也許太晚了,但是我睡不著,起來走走,妳房裡還有嬁,想妳大概還沒睡,所以想找妳談談。」

「既然睡不著,進來談談也好,進來坐吧!」我只得如此回答。

他坐在書桌旁的椅子,我坐在床上,很自然的睡袍開襟的地方開,兩條大腿露了出來。

我不管它,讓它露出來好了,果然這小鬼人小心不小,兩眼直瞪大腿看,我裝作不知道。

我轉看窗外,眼角瞟過他時,看見他內褲裡的東西猛然挺起,我心裡笑了,心想,看你這小鬼人小心不小怎麼下手﹖

他見我不說話,就問我:「老師,前幾天問妳的事情,今天又是滿腦子那個想法。」

「你今又下午不是跟同學去看電影嗎﹖」我故意摒開話題。

「是呀,可是看了電影又定不下心來。」

「你看什麼片子﹖」

「原來想去看打鬥片的,後來去看「女人四十一枝花」,在片子映到一半時,加插一段很精彩的短片,所以心裡亂極了。」

「加插了什麼短片呢﹖」

「起先是脫衣舞,後來來了一個男子,兩個人就……..」

「就什麼呢﹖」

「我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他不說我心裡卻明白了。這小鬼居然也看了春宮電影,也許他還不知道他家裡就有這種影片呢﹖

現在他窘的樣子很好笑,我乾脆再逗他一下。我說:「是不是那個男人和女人抱在一起了﹖」

「他們還不止抱在一起呢,那個男人的生殖器插在那女人的裡面,而且還不停的動呢!」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