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性史

這時,我的淫水已很多了。我感到全身癢麻無比,不覺扭動了身體。我嬌聲的說道: 「啊……啊……好痛快呀……好美….唔….唔……哎呀….哎……你的手……扣,扣重一點……。」

他依著我的吩咐,扣重些。 我感到一陣騷癢無比,急急叫道:「哎呀….哎呀……這樣不….不行呀……癢死我了….哼..哼……你快上吧……」

他一爬到我的身上,便飛快的將那東西插入了我身體裡。

接著便是猛烈的抽插,把我的淫水一陣陣的帶出來。

我的心一陣比一陣緊張,也一陣比一陣舒服,不覺的挺動著屁股迎湊著他的抽插。 好一會, 我又嬌喘的道:「哼….哼….太美了….太痛快了呀….嗯….嗯….用勁….用勁的幹吧….」

他猛烈的抽插著,下下盡根,根根到底。

「嗯….嗯….好….好….太好了….太美了….哼….哼….唔….快用力……。」

他更加快了速度,插得淫水「卜滋卜滋」作響,並將一隻手不時在我屁眼上扣著……。我再也無法動彈了,整個人軟綿綿的任由他擺佈,任由他衝頂,快感又傳遍了全身。

沒想到這小鬼突然放刁,停了下來。他問我:「老師,妳要我快些,什麼快些﹖」

「哎呀….小鬼….你快動動吧….唔….唔….好弟弟….快些吧….我受不了啦……」

「妳舒服嗎﹖」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

「妳有幾次高潮﹖」

真要死了,這小鬼居然問了這麼多,我怎麼回答得完呢!

他見我不說,就用力一插,深深的抵住我的深處,使我感到一陣酥麻,那陣快感逼得我回答了: 「哎呀….唔….一共三次….高潮….你滿意了吧….快….快動……」

他笑一陣猛攻,進出之間,「滋滋」之聲作響,又是一陣高潮來臨,而他也狠狠的抽插著,氣息濁重。

經驗告訴我,這是男人洩身的前奏,於是我更加速迎湊著,果然一陣顫抖,他就不動了。

一會兒,彼此起身穿衣這時才發現沙發上有一片水跡,這八成是我流的,沒想到流了這麼多。

趕快提前下課,並要他好好休息,然後好好讀書,我告訴他說,這種事一定考取好學校後,才能再做。

下午,他很聽話,只是靜靜的讀書,到了傍晚時,他父親回來了,看到我們彼此都在看書,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朝我做了一個鬼臉。

晚飯後,何先生要台生早點睡覺,說是考期近了需要培養精神。

我聽了心裡想笑,可是笑不出來。這一天多,台生透支了體力精神,已太累了,真該好好休息的。

在他考前不能再玩了,何況何先生已回來了,萬一被他看見都不好。

我回到房裡時,想起今又早上在書房裡的情景,心裡還是蕩蕩的,癢癢的好不暢快。

這小鬼給了我最高的享受,也把我帶到更高一層的境界裡去,心想在何家只幾天了,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我拿了內衣褲一進浴室,何先生已經在裡面了,嚇了我一大跳。

他見了我受了驚,趕忙把我摟住,又親又吻的,漸漸把我的惜逗起來。

浴室畢竟稍嫌太小,不能為所欲為。於是他抱起向寢室走去,把我放在床上,三兩下子,就彼此解除武裝了。

他依然是那麼溫柔,慢慢的自上而下,吻遍了我的全身,使我打心底泛起陣陣的衝動。最後,他那靈巧的舌頭便在我陰戶上舔了起來。

他將頭埋在我的雙腿間,不停的用舌尖在我的洞裡吸吮著,一會兒又進進出出的。 我忍不住浪哼道:「啊……親哥哥….唔….唔你….你要吃….我呀….我呀….哼….哼….怎麼會….會這麼好呢….啊….哎呀….那地方好癢呀….用力….再深一點……再用力….啊….再再深……」

我舒服得兩手勾住他的脖子,腿也加重壓力,拼命將他的嘴臉向下壓,恨不得將他整個腦袋塞入才好。

我將陰戶抬得高高的,隨著他的舌頭進出,一左一右的擺動著,一圈圈的扭著,形態放浪已極。

「啊….哼….好癢….裡面好癢….癢死我了….親哥哥….哎呀….不要舔了….還是用你的….東西幹吧….哼….哼….不要……」

我這時真不知如何是好,給他舔弄得奇癢無比,真希望馬上開始上場,用那勇猛的東西來充實我的空虛。但我又怕得不到他舔,因為這種花樣,真是太刺激。

他好像對用嘴舔很感興趣,因為他不但不停止,反而改變花樣,改用牙根輕輕咬住了我的陰核。

我舒服得快要發瘋了,我用重重的按住他的頭,兩條大腿在空中擺動著,屁股急急上挺,嘴裡哼著不成調的呻吟聲:「啊….啊….哎呀….我….我要出….來了….要大洩身了….唔….我的媽呀….不能這樣….啊….啊….會死….啊….啊….快….用勁….啊….對….哎呀….我媽….呀….洩了….」

我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擺動,猛然全身抖顫,一股陰精洩到他嘴裡,他全吞了下去。我看到他的動作太奇怪了,忙說:「啊!親哥哥不能吃,那多髒呀!」

「哈哈!怎麼會髒呀!這是真正的補品呀!」

他很得意似的,還用舌頭舔著嘴唇,連在唇邊的一滴也不讓它浪費。

我真是好氣又好笑,精疲力盡的我,準備休息一下子。

但慾火正旺的他,硬東西一跳跳的,怎麼能安份下來呢﹖

他才不管我累不累,仍然不停的在我身上逗弄著。他那火辣辣的東西頂在我的大腿和乳峰上。

經過一陣挑逗之後,他又一頭埋在我的乳峰上,運用他的嘴上功夫,吮吸我的乳頭。我微縐著眉頭,撒嬌地說:「唉!你也真是的,不讓人休息一下。」

他那管這許多,挺著那長槍,就往我的洞中刺來,我將腿微微張開,只聽「滋」一聲便全根盡入了。

他一陣陣的抽插起來。我為了迎合他的攻勢,也一下一下的挺動著屁股,配合著他的動作。

我被他抽插得快感又起, 全身酥癢極了,忍不住又叫出聲:「啊….啊….好哥哥….你真行….好舒服呀….你盡情幹….吧用力插…..吧我美死了….啊、啊….幹深點….哼….哼….太好啦….唔….哎呀….你要幹死我啦….好哥哥….親哥哥……」

我淫蕩極了,頭不時的東搖西擺,臀部亂動著,兩手拼卸壓他的屁股,使他幹得更深些。

「哎呀….哎呀….我的天呀….要被你幹死啦….哼….哼….我要死啦….幹得好美….幹得好深….啊。 」我淫蕩的動作及喊叫聲,惹得他怒火高燒,更加狠狠抽插起來,我的深處被他一下下的頂抵著。我不停地叫著:「流了….啊….快….啊呀….快….快用勁….再….唔….我….我又要洩了呀….」

他聽說我要洩身,突又用力一頂一送,媽呀!真舒暢,全身一陣顫抖,我終於又洩了。

他見我如醉如狂的神情,狠狠抽插了幾下,一股陽精也直洩而出了。

台生終於開始考高中,他的父親要我陪考,當然他也去了。

台生進了考場,我們就進了旅館套房,兩天考下來,三人都精疲力盡,考完的晚上彼此都累了。

何先生帶我們在一家大飯店吃飯,台生的一個同學,叫天柱的也跟我們在一起。

這個天柱比台生個子小,跟我差不多高,黑黑的,可是談話舉止卻比台生成熟多了。

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鐘頭,天柱跟台生說好了,要來玩兩天,於是四個人就一起回家。

第二天何先生有事要到台北,臨走時告訴我,等台生放榜時再走。

「這段日子裡太辛苦妳了,這幾天妳可以輕鬆一下,陪小孩到處玩玩等放榜後另行重謝。」何先生說。

「你太客氣了,等他放榜後,我也該到學校去報到了。」

「不管怎樣,等我回來再走。」何先生拿個信封給我,他說:「這是兩萬塊錢,麻煩妳帶台生到處去玩玩。」

說罷把錢放在我手上,我只好接了。

何先生走後,家裡算我最大了,我和台生、天柱三個研究著如何去旅行。

我們預計後天早上南下,先在恒春玩兩天,再到台東知本玩一天,然後從南部橫貫公路返回高雄來。計劃已定,就分頭買些必需用品。

回家已經晚飯時候了。

三個人有說有笑的吃著飯,足足吃了一個鐘頭。我覺得他們兩個小鬼神色怪異,可是又說不出有何不對勁。這時客廳裡只有我們三人,台生朝我笑,天柱在看小說。

「老師,妳在想什麼﹖」台生問。

「沒想什麼。」我接著說:「許天柱看什麼書呢﹖」

「一本百看不厭小說。」台生神秘兮兮地說。

我心裡猜想著,八成是什麼邪門之類的小說,否則怎麼會百看不厭﹖我要台生拿來給我看。於是我說道:「台生,我不相信有看不厭的小說,你拿來我看。」

「不,這小說女生不能看。」

「胡說,那有男生可以看,女生就不能看的,快去拿過來。」

台生轉向天柱說:「天柱,把書給老師看看。」

許天柱羞紅著臉,把書遞到我面前,我接了過來一看,書名是「野雞女郎」。翻了一下,原來是黃色小說,中間還插了幾張春宮照片。哎呀!這叫我怎麼下台呢﹖只好皮著面孔說:「要死的,你們還是小鬼頭,怎麼可以看黃色小說呢﹖」

台生回答說:「老師這幾天考得我們頭昏腦脹,總是輕鬆一下才好吧!」台生大膽回答。

這叫我能說什麼﹖誰叫我跟台生一手呢。他看我沒說話又說:「其實這本寫得還不錯呢,不過圖片並不是最好的。」

我又順手一翻,是一張彩色鮮豔的圖片,圖片上兩個男人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伏在地上,膝蓋跪著,屁股高挺,頭微微抬起,兩個男人分向她前後站立,她嘴裡含著一個男人的東西,私處也含了另一個男人的,樣子還很富有挑逗性我看了臉都紅了。

「去!這種醜樣子那像人幹的。」

我說著把書丟還他們。台生卻說:「老師,這雖不是人幹的,卻是神仙幹的事。」

「是啊!老師,只超人才能享盡人勣趣。」

天柱也開口說話了,他一面說話,一面翻著書裡的另一張圖片。

台生在我的跟前,有點兒自在地搓著手說:「老師我全都跟天柱說了,他是最好朋友,無所不談,而且我們絕對守秘,老師,我們也來做些神仙的事好嗎﹖」

天啦!這小鬼居然把我跟他的事都說給天柱聽,太不像話了。

兩個小鬼頭分站在我左右,我知道他們動什麼念頭了。果然台生又說:「下女出去看電影,家裡沒有別人,老師….我們一起來……。」

我還未來得及回答,他已經一把抱住了我,吻得我喘不過氣,他的手在我胸前亂摸了,既刺激又舒服。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