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風騷小保姆的偷情經歷

靈兒被我弄得渾身發熱,漸漸地不再掙紮,只得捂住臉龐,任我擺佈。我先是隔著三角褲在她陰戶外又嗅又吻的,有一股腥臊混雜著男人精液的氣味令我興奮不已。覺得三角褲礙事,便將它扯了下來,然後把已經失去反抗意識的靈兒放到床上,叉開的雙腿朝向我的臉,我蹲到靈兒兩腿之間,那肥美的陰戶就一覽無遺了。

靈兒的陰毛又多又長,整個陰阜周圍都長滿了毛,大陰唇又肥又厚,小陰唇特別發達,薄薄兩塊粉紅色肉片連大陰唇都包裹不住,伸長到外面來了。肉縫中淫水模糊,陰核微微的露出頂端出來,我用食指輕輕的在上面觸摸,靈兒震了一下,水流得更多了,噴得我臉上都是。我將指頭在肉縫上下來回溫柔的劃動,靈兒雪白的大腿便不停的顫抖,肉縫不自主的張開來,我真喜歡這美麗無比的鮑魚啊!

我的指頭趁機侵入,感覺到靈兒陰道裏面的皺,我勾動指尖,向裏面摳挖著,她忍不住哼出聲來:“嗯……嗯……輕……啊……” 我見靈兒的反應如此強烈,知道找到了要害,這就是女人所謂的G點,於是加重指上的動作,而且還用手指抽插起來。靈兒被我的指頭插的美在心頭,媚眼緊閉,櫻唇微張,臉上帶著陶醉的笑意,泛得通紅。我又加入了中指,靈兒承受不了,“啊……嗯……’,我覺得掌心一陣溫濕,原來是靈兒泄出的浪水噴滿我的手掌。我乘勝追擊,抽出手指,蹲低身來,伸出舌頭舔上了陰戶,“哦……你要幹什麼!天……哪!我……不行……了”大概靈兒以往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我感覺她的身體不斷的向前向上拱,一陣劇烈的顫抖,又一股浪水噴湧出來,我的嘴裏全是甜美的淫汁。她重新閉上眼睛,呼息沉重,臉上笑得更騷媚了。我的舌頭靈活的在陰唇上舔動,還不時對敏感的陰蒂施加壓力,她陰部散發的輕微的臊味讓我更加興奮!我吮著她頂端那顆肉粒,用舌尖左右撥弄著,靈兒美得直哼:“嗯……唔……”

我一邊用舌頭為她舔,手指頭也不閑著,食指再次挖開陰戶口,蠕蠕地逐漸鑽進肉縫當中,靈兒樂得浪水直流,臀部不自覺擺動起來,我突然發狠,指頭快速抽動,舌尖只繞著陰蒂磨動,靈兒抖得更厲害了,一邊噴著,下面噴著淫水,一邊放聲叫起來:“啊……啊……輕一點……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喲……真好……啊呀……輕……哦……好好……我……又……啊……來了……來了……我……不行了……”

我見靈兒已經被我弄得上了丟了兩次,而自己的雞巴也早已堅如鋼鐵了,我三下五除二脫了T恤,甩了褲子,把靈兒還在乳房下面束著的胸衣也拽了下來,兩具滾燙的肉體急需一次瘋狂的結合!

我用手擼動著大雞巴,用龜頭抵住靈兒的陰道口,不住的磨動,靈兒起初一直閑著眼睛,一感到有東西要往她的下身進,驚叫出聲:“啊!它……這麼大!”我輕輕轉動龜頭,蹭著她的陰蒂。令靈兒一陣忘情的呤哦。靈兒仰躺的姿勢本來就門戶大開,現在下體又滿是淫水,大雞巴在門口挑逗著讓她很不是滋味,不免扭動屁股,暗示對雞巴的歡迎。我裝做不知,繼續只讓龜頭在陰唇上點著,靈兒只好由搖動變成迎挺,希望能將雞巴吃進去,我卻偏偏在她上挺時跟著退後,靈兒忍耐不了,就在他耳邊輕聲求道:“插我……” “什麼?”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插我嘛……哦……我要……”

“你要什麼,靈兒?”我故意問她,“要……雞巴……插我……”,我聽她求得淫蕩,而大雞巴也忍的難受,本來已經在陰道口準備多時,我激動地一沉腰,屁股一挺,大龜頭就進去了,靈兒的穴兒可能是不常有人插,裏面很緊,大龜頭被夾得無比的充實,靈兒身子一顫,喉頭“啊……”的發出滿足的聲音。我繼續深入,抵到了花心,靈兒更是美得四肢緊緊纏抱住我,哭泣似的囈語不斷。等我把雞巴全插進穴裏,這下可到了底了,別看靈兒身子嬌小,可穴兒特別深,似乎要把天下男人的命根子都吃進去,我又往裏頂了一下,靈兒這才吃驚起來,張開眼睛看著我說:“哇……你……好長啊!”

我已經開始慢慢抽動,趴在靈兒耳邊問:“喜歡嗎?”

靈兒一言不發,緊咬著牙關,似乎在忍耐著什麼,我好勝心大起,挺起雞巴深入淺出,有節奏抽送著,時而進進出出,時而在裏面轉動,運用起我在古書上學來的九淺一深的房中大法,不一會靈兒就叫得不成話了,“哦……唉呦……啊……啊……好深哪……啊……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啊呀……完蛋了……啊……”我見靈兒的情緒已經被我挑逗上來了,就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不時抵住花心壓迫她敏感的陰蒂,靈兒就叫的更浪了,“唔……好深……啊……啊……好棒……再深一點……對……插我……插我……啊……啊……” 我聽了這風騷女人的浪叫,更激起我的情欲,我捧住她肥嫩的屁股,逐漸發狠起來,每一下都直落花心,搞得靈兒的浪肉不停得顫動,兩隻雪白的肥乳像波濤一樣起伏,真是美翻了。“啊……親哥……親老公……插我……哦……我怎麼……會……這麼浪……插我……啊……好……好爽啊……哦……我……丟了……”這靈兒翻著白眼,臉因為興奮而變得扭曲,我感覺她的陰道壁一陣陣強烈的收縮,一股股粘乎乎的淫水噴射而出,澆在我的龜頭上無比的享受,這小女人也真不禁折騰,才二十分鐘不到就被我搞得丟了一次,她抱著不再動,下面卻還像小嘴一樣含著我的雞巴,一緊一松,滋味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知道她高潮還沒退去,就原地不動,留在她裏面休息了一會,等她又睜開朦朧的眼睛看著我時,我又興奮起來!

我直起身,突然拔出雞巴,將靈兒翻過身來,上身俯臥在床上,靈兒的雙臂壓在床上,兩腿垂下地面,大雞巴從屁股後面抵住小穴,浪水還在汨汨的往外冒,我的大雞巴一滑就又插進肉裏,一點沒費力氣,我在她裏面來回不停的抽動,靈兒的淫水特別會噴,桌上地上都濕了一大片,她滿臉浪蕩的笑意,回頭雙眼直勾我。這小保姆平日沒有什麼特別,端莊賢淑,眼下卻浪得可愛,我像著了魔,只想在這柔軟的肉體裏發洩出所有的火熱,不免加重挺動,讓靈兒更美得喚聲連連,“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我越發用力, 她越來越聲音越高,回蕩在沒人的豪華別墅當中,也不理是不是會傳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幸虧這房子隔音效果特別好,要不還真得找點東西把這浪女人的嘴堵上。

“啊……親哥……親老公……插……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她不曉得是泄了第幾次,噗!噗!的浪水又沖出穴來,我的下身也被她噴得一片狼籍,雞巴插在穴裏頭,覺得越包越緊,雞巴深插的時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彈得非常舒服,於是更努力的插進抽出,兩手按住肥臀,腰杆直送,刺得靈兒又是老公又是親哥的滿口胡亂叫春。我的陽具在她的窄穴裏急速進出,快感不斷上升,忽然發覺龜頭暴脹,每一抽插穴肉滑過龜頭的感覺都十分受用,知道來到射精的關頭,急忙按緊靈兒的屁股,讓雞巴插的更深,又飛快地送了幾十下之後,終於忍受不住,趕快抵緊花心,“哦!哦!射了!哦!我射了!”一股滾燙的陽精衝破龜頭,一下子全噴進靈兒的子宮之中,射出的強烈的精流澆在靈兒的花心上,她的身子又是一陣顫抖,浪水噴得我臉上都是,從我們交合的地方流出來,淌滿床單,我沒有馬上抽出,留在靈兒的裏面感受這劇烈的陰肌收縮的美好感覺,不斷的快感傳過那話兒,把我餘下的精液一起擠出來。

“好不好?靈兒?”我喘著粗氣,在這無比的愉悅中我幾乎眩暈。“哦……好好……”,她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我抱著她躺了一會,她偎在我懷裏安詳地睡去了,可能是丟的次數太多了,她臉上現出疲倦,呈大字型臥著,腿間的淫水還在不停的外流。

我看了一下表,快到五點了,定在五點半請日本客戶吃飯,這是個很重要的客戶,要不我才不想離開這令人銷魂蝕骨的溫柔鄉呢!我穿好衣服,幫靈兒蓋上睡衣,想董事長一家人今天不能回來了,就讓她這樣睡吧。

我常常回憶起這段難忘的風流往事,小保姆的風騷總在我腦海中,我的雞巴每次想起這些都會硬得要炸開一樣,可是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單獨在一起的機會,只是在董事長的家裏趁老頭子不注意在靈兒的身上摸一把,其實看出靈兒的眼神也很渴望我操她。

直到靈兒和糟老頭子的風流事讓他老婆發現,可憐的靈兒被辭退了,還挨了一頓打,別看老頭子平時愛風流,可是在家極怕老婆,老婆說一他不敢說二,靈兒離開董事長家的時候,帶著包裹來向我告別,她告訴我她忘不了那次我給她的感覺,她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當然我們少不了一番瘋狂的雲雨。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