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淫蕩之路

「哈哈哈!快跟他說分手,以後我就天天用大雞巴干你這淫娃!」

「嗯……嗯……啊……啊啊……小武……我們……嗯嗯……我們分手……嗯嗯……啊啊……小雪……嗯嗯……小雪要讓阿文的大雞巴……嗯嗯……天天干……嗯……啊……啊啊……用力……用力干……小雪還要啊……」現在小雪的腦裡只有雞巴了,被干得瘋狂大叫,早已經忘了小武。

「啊……啊……棒……要死了……嗯嗯……啊啊啊啊……小雪被你干死了……嗯嗯……好爽……小雪好爽啊……大雞巴干得小雪好爽啊……嗯嗯……小雪要讓你用大雞巴一直干啊……」

「你這淫娃,就是想要我的干大你肚子吧!那我就不客氣羅!保證干大你肚子讓你懷孕!!」阿文最後的沖刺之後狠狠地把精液射進了小雪的花心。

「啊啊啊啊……好棒啊……嗯嗯……不要停……射在裡面……沒關係……嗯……射在小雪裡面……啊啊……小雪要精子……嗯嗯……啊啊……小雪的小淫穴要精子啊……啊啊……射死小雪了……嗯……小雪要懷孕了……啊啊啊啊啊……」小雪也被精液燙得全身酥麻又達到了高潮,同時傷心的小武也把電話掛了。

*** *** ***

「嗯……嗯……棒啊……嗯嗯……啊啊啊……小雪還要啊……嗯嗯嗯……啊啊……」關門的體育用品店,小雪騎在一名中年男子,店長賓哥的身上,淫糜地扭動身體淫叫著。店長也享受的向上挺著雞巴干小雪,一邊看著小雪迷人的白皙粉紅大奶淫賤地上下搖晃。

「好爽啊……這馬子真好干,長得又白又這麼正點,奶大腰細腿又長,還這麼淫。剛剛一看到她進來,我雞巴就硬了,你是去哪搞上這種淫娃的啊?」店長問阿文。

「哈哈,在補習班認識的,有夠賤的,還明星高中的校花咧!第一天就讓我搞了。今天又不穿內褲跑來求我肏她,哈哈……」

「真的假的!?她剛剛不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嗎?」

「哼哼,看她這麼饑渴就知道那男的滿足不了她,狠狠肏她幾下就答應跟那家伙分手。哈哈……」

「哈哈哈哈……我就覺得他看起來就一副小屌樣,長得帥有什麼鳥用?把到馬子也是讓自己戴綠帽子,這麼騷的淫娃就應該讓給別人用大屌肏啊!你說是不是啊!小淫娃!」可憐的小武,失去了心愛的女友還被人在背後嘲笑著。

「嗯嗯……對……用大屌肏小雪!用力啊……小雪喜歡被大屌肏……嗯嗯嗯……小雪還要啊……用力地干小雪啊……嗯嗯嗯……大雞巴干小雪啊……嗯嗯……干死小雪吧……嗯嗯嗯……啊啊啊……」聽到兩人的對話,小雪卻沒有覺得對不起小武,此時她腦袋裡只有雞巴跟淫欲,身體忘情地扭動,夾著淫穴享受被店長奸淫的快感。

「你看看她騷的,這對奶子真棒啊,年紀輕輕就有這麼棒的肉體!小雪快過來,我要吃你的奶子!」聽到店長的命令,小雪主動地兩手捧著自己的大奶子湊到店長的嘴巴,讓店長含著自己的乳頭。

「啊……好舒服……嗯嗯……啊啊啊啊……吃啊……嗯嗯……小雪的奶子是你的……嗯嗯……啊哈啊啊……深一點……插深一點……嗯嗯嗯……啊啊…還要啊啊……好爽啊……哈啊……哈啊啊……」

「馬的,你這騷貨,看來一只雞巴是滿足不了你,嘿嘿……」看著小雪淫蕩的表演,再次硬挺的阿文上前抱住了小雪的屁股,把雞巴對準早被淫水弄得濕透的小屁眼。

「啊……啊啊……不行啊……你壞……阿啊!又要干屁眼啊……嗯嗯……啊啊……啊啊……漲……漲……嗯嗯……啊……好漲啊……嗯嗯……啊……」

阿文把龜頭塞進了小雪的屁眼,卻不整根插入。

「啊……嗯嗯……不行啊……嗯嗯……哈啊哈啊……不行啊……嗯嗯……那邊……嗯……嗯……那邊好癢啊……嗯嗯……屁眼……屁眼好癢啊……嗯嗯……啊啊……」

阿文用雞巴不斷地在小雪敏感的屁眼挖著:「哈哈,想要我干屁眼嗎?小淫娃,要的話就快求我啊!」

「啊啊……嗯……小雪要……嗯嗯嗯……求……嗯嗯……求求你……快干小雪……嗯嗯……啊……求求你……快干啊……快干小雪的屁眼啊……嗯嗯……小雪要讓你干屁眼啊啊啊啊……」受不了肛門的騷癢,小雪搖著屁股,不知羞恥地求著阿文。

「媽的,她夾的好緊啊!這騷貨也太淫了吧!被一只雞巴干還不夠,真賤,看我干死你!」看到小雪如此的淫蕩,店長忍不住用盡全力干著小雪的淫穴。

「怎麼樣啊!小雪!同時被兩只雞巴干是不是讓你爽死了啊!」阿文也狠狠地干進小雪的屁眼。

「啊啊……爽啊……屁眼好爽啊……小穴也好爽啊……嗯嗯嗯……啊啊……小雪要瘋了……嗯嗯……啊啊……小雪被你們干死了……嗯嗯嗯……啊啊……小雪要讓你們天天干啊……嗯嗯……還要啊……小雪要升天了……啊啊啊……大雞巴干穿小雪吧……小雪要讓你們插穿……小雪要讓大雞巴天天干啊!!」

兩只粗大的雞巴快速地在小雪的淫穴跟肛門裡大力地抽插,前後同時被貫穿的強烈快感讓小雪持續地達到高潮,淫水大量噴出,地上滿滿都是小雪的汗水跟淫水。

「干!好緊,我要射了,這淫娃實在太好肏了!」

「就射在裡面吧!她最喜歡人家給她中出了!我也要射了,媽的,這屁眼真是極品!太棒了!」沖刺了許久的兩人忍不住要射精。

「嗯嗯……啊……射吧……沒關係……嗯……哈啊哈啊……小雪要啊……嗯嗯嗯……啊啊……射在裡面……啊啊啊……不要停啊……嗯嗯……啊……把熱熱的精液賞給小雪!噴在小雪的裡面啊……小雪要啊……要熱熱的精液啊……」

接著,兩人有默契地同時射在小雪的淫穴與肛門深處。

「啊……啊啊啊……燙……小雪好燙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小雪被燙死了……嗯嗯……小雪被大雞巴奸死了……啊啊啊啊啊……嗯……死了死了……小雪要懷孕了……小雪被大雞巴插到懷孕了……啊啊啊啊……」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小雪的淫穴和屁眼,燙得小雪全身抽搐,達到了連續的高潮。

*** *** ***

第二天凌晨小雪才讓店長開車送回家,阿文跟店長兩人狠狠地干了小雪一晚,而父母都在國外的小雪也不擔心晚歸的問題。

等醒來的小雪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全身都是乾掉的精液,小穴跟屁眼裡還不斷流出腥臭的精液。小雪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抱著枕頭覺得又羞又悔,可是被奸淫的快感卻又讓小雪淫蕩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想著想著,被干了一天已經累壞的小雪,又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羽柔告別兩人獨自從水上樂園搭車離開,由於已經天色已暗,樂園的游客們也都要離開,所以公車上十分擁擠。

嬌弱的羽柔在人群中被擠的幾乎透不過氣,只好往公車後面移動,車上的許多男人看到嬌美的羽柔往自己這邊移動,都故意不讓出空間,讓羽柔蹭過自己的身體,趁機在羽柔身上動手動腳,幾個比較大膽的更直接摸了羽柔可愛的翹臀,讓羽柔又羞又急,趕緊加快移動的速度。

好不容易穿過人群到了後面,雖然後排都是兩人座走道比較小,但大部份的人為了下車方便,總是擠在公車的前半部,後面反倒比較空,羽柔也感到舒服多了,終於可以松一口氣,卻沒發現到最後一排一個男人瞪大眼睛注視著她。

原來是在更衣室侵犯羽柔的男人,剛剛讓羽柔在緊要關頭溜走,心裡很不是滋味,雞巴還漲得受不了,於是告別了朋友先走,沒想到又在公車上碰到羽柔。

羽柔自從更衣室逃出來後,心理覺得又羞又後悔,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讓人侵犯,差點失身,自己寶貴的第一次可是要保留給心愛的人的啊!但她卻不知道自己的處女早在淫獸改造身體時被奪走了。

雖然恢復理智,暫時壓抑體內的欲火,但剛剛又被色狼們用大手偷摸自己的奶子與屁股,讓羽柔敏感的身體再次產生灼熱與騷癢。改造後的肉體,遇到刺激後就像吃了春藥般強烈的渴求著快感。

站著發呆的羽柔,腦中開始不斷回想被男人摳著小穴的酥麻感覺,羽柔不曉得自己怎麼會這麼好色,居然一直想著男人的雞巴、幻想硬物觸碰自己下身的滋味,越想越感到羞恥,不禁羞紅了臉。

後座的男人一邊看著羽柔清純的模樣,一邊回憶著羽柔粉嫩堅挺的D奶、纖細的腰身、完美的翹臀、性感修長的雙腿,加上自慰時淫蕩的模樣,雞巴不禁漲得發痛,暗自決定,這次怎麼樣也不能放過這集合清純與淫蕩的超級美少女。

這時在羽柔面前的一對情侶無視他人大膽地親熱起來,男的抱著女的熱吻,手還不規矩地伸到女生的大腿上摸著。雖然還不至於作出誇張的動作,但羽柔還是注意到男生下身已經高高的隆起,看著不由聯想到在更衣室摸到的粗大雞巴,想到那熱燙肥大的陽具,更覺得小穴發熱,夾緊雙腿的小柔突然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又濕透了。

慢慢的,車上的乘客陸續下車,那對情侶也下車讓羽柔坐到他們的位子。看著乘客人越來越少,前後也沒有人,欲火焚身的羽柔慢慢地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靠在窗邊用包包遮住下身,大膽地把手伸進了褲子裡。羽柔的理智拼命地告訴自己不行這麼淫蕩,但小穴傳來的強烈騷癢,讓清純的羽柔忍不住就這樣在公車上摸起了自己的小穴。

原本以為用手指可以稍解深處騷癢的感覺,但是經過纖細的手指摳弄,小穴的深處反而覺得更加的空虛,火上加油的結果讓羽柔的淫水連牛仔褲也沾得濕透了,而原本怕被人發現、拼命保持鎮定的羽柔也無法再忍耐,閉上眼睛扭動著身體,微喘著氣享受自己的手指帶來的快感。

羽柔的淫態讓後排的男人一覽無遺,看到這清純的美少女竟然淫蕩地在公車上自慰,忍不住把雞巴掏出來大力地套弄。

過了許久,當羽柔睜開眼睛看窗外時才發現,沉浸手淫快感的自己已經錯過站,趕緊按鈴在下一站公園下車。慌張的羽柔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男人也尾隨她下車,更沒發現晚上在人煙稀少的公園將讓男人有了可趁之機。

*** *** ***

天色已黑,下車的地方十分的黑暗,羽柔感到有些恐怖,不想留在這裡等反方向的公車。遠遠看到公園的另一邊有一家7—11,想說干脆過去那邊招計程車好了,於是羽柔就往公園裡面走,打算穿過公園。

穿過公園的途中,敏感的身體還是發熱著,小穴延續著剛剛在公車上的強烈騷癢,體內不斷地流出淫水,讓她不得不夾緊大腿。濕透的牛仔褲貼緊在小柔的腿上,每走一部都摩擦著大腿根部,可是又搔不到癢處,讓羽柔難過得想哭,短短一段路走了老半天才走到公園的中央。

「啊……嗚……嗚……嗚……」憋了許久的男人突然趁羽柔沒有防備,從後面抱住了羽柔,一手捂住了她的嘴。

「嘿嘿……我都看到了,小淫娃,你剛剛又在公車上面自慰吧?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啊?」

羽柔除了害怕,更驚訝的是聽到這聲音,不就是在更衣室侵犯她的男人!盡管羽柔大力地掙扎,男人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羽柔拼命地扭動只是更添加男人的獸欲。

「嘿嘿!真走運,之前讓你跑掉,想不到又讓我遇上。哈哈……」男人一邊在羽柔耳邊說著,一邊把她抓向附近的公園廁所。

「小寶貝,這次我不會再讓你跑掉了,哈哈哈……」男人淫笑著把羽柔推進了女廁,關上門,接著手也不客氣地伸進羽柔的T恤裡,摸向羽柔誘人的奶子。

羽柔嘴裡不停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也持續地反抗著男人的強暴,但是卻無法阻止男人的動作,此時男人靈活的手已經撥開了羽柔的胸罩,玩弄起羽柔胸前的一對美肉。

被男人粗糙的手掌抓著自己的奶子,又不時捏著自己的乳頭逗弄,酥麻的感覺不斷地沖擊著羽柔的意識。接著男人也放開捂住羽柔的嘴,解開了褲頭把手伸進了羽柔的牛仔褲裡。

「啊……快放手……救命啊!啊啊……你快住手啊……我要叫人了……救命啊……」羽柔大聲的呼救,可惜根本不會有人聽得到。

「不用叫了,不會有人聽到的,哈哈……你的內褲怎麼這麼濕啊?哈哈……是剛剛自慰弄的吧?」男人用手指隔著內褲摳著羽柔的小穴。

「啊啊……嗯嗯……不行啊……救……救命啊……放手……放手啊你……嗯嗯……」被男人發現自己的淫態,羽柔羞恥地大聲呼喊。

「你最好乖一點,你在公車上自慰的樣子我都錄起來了,你再叫我就回去放到網路上讓大家欣賞欣賞你淫蕩的樣子!」男人威脅羽柔。

聽到這樣,羽柔只好停止呼救,但其實男人只是騙羽柔,羽柔自慰的時候有用包包擋住,就算有拍也拍不到什麼,可是羽柔畢竟是做了虧心事,心裡害怕也就相信了。

「啊啊……嗯……求求你快放開我……我不會去報警啊……嗯嗯嗯……不要啊……快放開我……」羽柔央求著男人,可是男人卻不放手,更讓羽柔害怕的是,面對著男人的強暴,羽柔發現自己敏感的身體漸漸產生出強烈的反應。

「嘿嘿……你就去報警吧!你這樣的美人就算要去坐牢我也不會放過,不過,就算你去報警,也不見得抓得到我。哈哈哈……」

「嘖嘖!好濕啊!哈哈……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誠實得很啊!」男人無視羽柔的威脅,繼續玩弄著羽柔的身體。這時羽柔的牛仔褲已經被男人褪到膝蓋,手也伸到羽柔的內褲裡挖著她濕透的小穴。

「哈啊……嗯嗯……不要啊……嗯……嗯……哈啊……哈啊……不行啊……嗯嗯……求求你饒了我……」

男人非常有耐心地不斷挑逗著羽柔已經在發情的敏感身體,讓羽柔喘著氣哀求,但身體卻不爭氣地慢慢扭動起來享受著男人的愛撫,陣陣的快感強力的沖擊,讓羽柔內心渴望著男人進一步的動作。

似乎了解到羽柔的反應,男人慢慢脫光了羽柔的衣服,讓羽柔用手扶著馬桶向後翹著不斷滴著淫水的性感臀部,羽柔被淫欲弄得失去思考,已經忘記是在被人強暴,喘著氣接受男人的擺布。

「啊啊啊……好熱啊……不!不行啊!第一次……是要留給心愛的人啊!嗯嗯!不要!求求你放過我!」男人把粗大的龜頭頂到了羽柔的花瓣,灼熱的雞巴在小穴口不斷地摩擦,讓羽柔突然恢復了神智,捍衛自己最後一道防線。

「喔喔!原來還是個處女喔!哈哈!那更好!老子今天就讓你變成女人!」羽柔沒想到這哀求反而更激起變態男人的興奮。

男人雖然興奮卻不急著干羽柔,只用龜頭逗弄著羽柔迷人的小穴,害得羽柔慢慢開始搖著屁股去追男人的雞巴,漸漸的羽柔已經喪失了理智,深處的騷癢讓她期待著雞巴插入自己的小穴。

「小美人是不是想要了啊?想要就要說出來啊!」經驗老到的男人知道羽柔已經開始發騷了,更進一步地用言語挑逗羽柔,想讓這清純的美少女說出淫蕩的話來。

「嗯……嗯嗯……想……嗯……想要……我想要……」羽柔害羞的說著。但這樣的程度卻沒讓男人滿足,「要的話就要求我啊!要求我干你啊!」男人繼續引誘著羽柔。

「不要啊……嗯……嗯……怎麼……不可以講這種話……哈啊……哈啊……啊啊……」羽柔的身體雖然很想要男人插入,但理智卻不容許自己說出淫蕩的話來。

「要來羅!像你的處女說再見吧!哈哈哈!」男人知道現在還沒辦法讓羽柔內心投降,再問下去只會造成反效果,自己也忍得很難過,於是慢慢把龜頭插入了羽柔窄小濕熱的陰道。

「啊……啊啊……痛……嗯嗯……哈啊……啊……不行啊……哈……嗯嗯……嗚嗚嗚……嗯……第一次……嗚嗚……不……啊啊!第一次沒了……嗚嗚……」男人好不容易才把雞巴插入羽柔緊緊的小穴,下身傳來的飽足感讓羽柔全身發抖,大口的喘著氣。初次被男人插入,羽柔卻意外自己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只覺得有說不出的飽實舒爽。

「喔喔!好緊好緊!有沒有這麼緊!好棒啊!處女的滋味果然棒啊!哈哈哈!你要感謝我啊!讓你變成女人!」雖說羽柔被破處卻沒有落紅,但看這肉穴如此的緊實,想必定是未經人開發過的處女寶地,雞巴更興奮的發漲。

「嗯……嗯……啊……不要……啊啊啊……嗯嗯……討厭……」被男人開始緩緩地抽插,粗大的雞巴開始磨擦著羽柔敏感的肉壁,雖然羽柔咬緊牙根,卻也忍不住發出動人的呻吟。

隨著男人漸漸加快抽插速度,羽柔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一陣陣的快感不斷地侵襲著她全身,身體的需求讓羽柔慢慢地搖著屁股配合男人抽插的頻率:「嗯嗯……啊……還要啊……不要停啊……哈啊……哈啊……動啊……」

就在羽柔顫抖著夾緊小穴要達到第一次高潮的時候,男人把雞巴深深干進羽柔的淫穴之後卻停止了抽插,讓羽柔發狂地扭動屁股,想要雞巴繼續肏她,可是男人卻緊緊地抓住羽柔的屁股。

「嘿嘿……想要我繼續的話,就快求我啊!」男人邪惡地笑著。

「嗯……嗯嗯……哈啊……求……求求你……嗯……還要啊……求求你繼續插……嗯嗯……那邊……嗯嗯……那邊好癢啊……嗯嗯……求求你……繼續插啊……」

「哈哈……剛剛不是一直叫不要嗎?剛剛還是處女現在就在求我干你啊!哈哈哈!快說,快求我干你啊!求我干你的小穴啊!」男人強忍著被羽柔淫穴夾著的強烈快感羞辱著羽柔。

「啊啊……嗯嗯……干……干我……」羽柔細聲說。

「嗯?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啊!是要我干你嗎?要說清楚啊!是不是很想要我干你的小穴啊?」男人故意問羽柔,雞巴也在羽柔的小穴裡磨轉著。

「哈啊……哈啊……嗯嗯……想……想要……想要你……干我的小穴啊……啊……」羽柔理智終於輸給了身體的欲望,忍不住說出無恥的話。

聽到羽柔終於屈服,男人把羽柔整個人抱起來,扛著羽柔的大腿將她壓在墻上,把憋得發痛的雞巴狠狠干進了羽柔的淫穴裡。

「啊啊啊……好舒服啊……嗯嗯……那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要……嗯嗯……要死了啊……原來……做愛……這麼舒服阿!啊啊啊啊……」被大雞巴狠干的羽柔,一下就達到了高潮,淫穴緊緊地夾著雞巴,好像在大力吸著男人的龜頭,爽得男人幾乎就要射精。

「喔喔喔……好爽啊!你看起來這麼清純,小穴居然這麼會吸?真是太好干了!呼呼……從來沒干過這麼棒的女人!哈哈哈……」男人爽得賣力地在羽柔的淫穴沖刺著。

「啊……啊啊……棒啊……嗯嗯嗯嗯……還要啊……嗯嗯……不行了……嗯嗯……啊啊啊……還要啊……」粗大的雞巴干得羽柔高潮不斷,平時清純的她也忍不住大聲淫叫。

男人性能力雖然強,也抵擋不了羽柔如此淫蕩的小穴,再加上動人的媚聲淫叫,讓他忍不住就要爆發,於是將羽柔放到馬桶上,壓著她用盡全力如狂風暴雨般的抽插起來。

羽柔哪有享受過如此瘋狂的快感,雙手緊緊地勾住男人,牙齒咬住男人的肩膀,屁股拼命地扭著向上迎合雞巴的抽插。男人顧不得肩膀的疼痛,持續大力地肏著羽柔,享受羽柔淫穴帶給雞巴舒爽的快感,終於男人再也忍不住,雞巴就在羽柔的小穴裡傾泄出一道又一道濃濃的精液。

「嗚嗚!不行!你不可以在裡面!阿啊!好燙……阿啊!不行啊!嗚……會懷孕的啊!不要啊!嗚嗚!」雖被男人的精液燙的十分舒爽,但面對著體內受精的危險,還是讓羽柔害怕的大喊。

「唉呀呀!一不小心就中出了!哈哈!沒關係啦!告別處女同時懷孕也不錯啊!」男人邪惡的調笑著羽柔。

*** *** ***

高潮過後,全身酥軟的羽柔坐在馬桶上喘著氣,下體被男人腥臭的精液沾滿,還殘留著高潮帶來的大量淫水。全身無力的羽柔無法阻止男人翻開她的皮包查看,並拿出手機拍下她被奸淫後的模樣,只能讓他清楚地拍下臉與性交過後淫糜的身體。

「喔喔!明星高中的謝羽柔啊?嘿嘿……不想照片被放上網路讓人欣賞的話,你最好安份點別報警,我就只留著自己欣賞。否則的話,哼哼!我去坐牢你也別想好過……」男人替不斷啜泣的羽柔穿好了衣服,一面威脅她。

*** *** ***

羽柔一路哭著回家,到浴室大力清洗自己的身體。羽柔覺得自己好臟,自己純潔的身體被人玷污,第一次沒辦法留給心愛的人,就這樣被色狼給奪走,越想越覺得後悔,還害怕被體內射精會懷孕。但擔心自己的淫蕩照片被公開,羽柔也不敢跟別人講,只能默默地承受,努力想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事。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