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婦上了我的床

「妳不戒煙了嗎?妳做什麽事情了,他媽的!今天怎麽和個娘們似的!」

「我說不出口,我!……」

「操!妳丫沒事吧?到底怎麽了?」

「我把東子媳婦給那個了……」我狠吸了一口煙鼓足了勇氣說了出來。

沒想到老大哈哈大笑起來,「妳小子!成啊……連弟媳婦都他媽的敢上?沒看出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大,我哪是喝多了。我真的很後悔!」

「別說喝多了,哪都是借口!說吧,妳什麽意思?是要想讓自己遺臭萬年我到可以幫妳!」看樣子老大因為我做的這件齲齒的事情很不高興。

「老大,我是那人嗎?是她主動的,當然我也有錯了,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辦好了……」我煩亂的撓著頭。

「上都他媽的上了,後悔有什麽用?這事我幫不了妳!」說完老大氣哄哄的走了。

我看著老大的背影,心裡很不好受,有些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又衝向了衛生間吐了起來,胃裡已經倒不出任何東西了,可我就是想吐,『真是它媽的誰難受誰知道啊!』

「黑馬,妳在這呢?妳電話落我車裡了,剛上高速妳電話就響了,這不,趕快給妳送回來了。」「嘎嘣豆」氣喘吁吁的把電話遞給了我。

一看電話,有90多個未接,最後一個是10分鐘前,是我家的電話號碼,『老天他還在我家等著我呢?靠!這個女人要幹嘛?』

「嘎嘣豆,麻煩妳順道把我送回家吧?」

「沒問題,走吧!」

上了嘎嘣豆的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快醒醒,下車吧。」「嘎嘣豆」使勁搖晃著我。

我下了車左看右看,『怎麽覺得這麽陌生啊?是我家嗎?』

「到我家啦?」我回頭看向「嘎嘣豆」。

「到個屁!上車就睡,都沒告訴我妳家在哪就睡著了,我把妳帶我家來了,就我這湊乎一宿吧。」說著大大咧咧的向前走去。

我衹好跟著「嘎嘣豆」往前走去,進個「嘎嘣豆」的家,「嘎嘣豆」丟給我一床被子說,「妳去小屋睡吧!今天沒事就睡到自然醒吧。呵呵!……我這沒別人妳不用客氣!我不睡了,洗個澡收拾收拾準備上班去了。」

「我也不睡了,妳這有吃的嗎?我有點餓了……」

「吃的都在冰箱裡,妳自己弄吧,我先洗個澡去,一身的臭煙味。」

我煎了四個雞蛋熱個兩罐牛奶烤了幾片面包,自己吃了起來。一會兒「嘎嘣豆」洗完澡出來,笑眯眯的看著我,「可以啊!還會做早餐呢?呵呵……」

「會做什麽啊?就煎了個雞蛋,不過妳這東西還真全乎啊?」吃了東西胃裡好受多了,身體也不覺得難受了。

「嗯!有人給做早餐,感覺好幸福啊!……」說著「嘎嘣豆」開始吃了起了。

我看著「嘎嘣豆」吃東西的樣子還像上學時一樣可愛,看著看著我發現「嘎嘣豆」臉上一絲皺紋都沒有,除了比上學時候更有味道之外一點變化都沒有,從昨天到現在我還是第一次這麽仔細的看眼前這個依然信奉單身主義的女人。

「嘿,看什麽呢?沒見過美女啊?呵呵!……」

「嗯!沒發現妳原來這麽美!……」我真誠的贊嘆道。

「是嗎?」說著「嘎嘣豆」一手拿著牛奶一手拎著睡衣的裙角原地轉了一圈,像衹快樂的小鳥一樣,「再讓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很美,呵呵!呵呵!呵呵!……」

由于轉的太快,牛奶灑了一身,本來並不很透明的睡衣一下子變得透明起來。

「妳這睡衣是什麽材質的啊?」

「討厭!占了便宜還賣乖……」說著「嘎嘣豆」很不好意思的轉過了身去。

「呵呵!……」我傻笑著,有些好奇睡衣裡面的風景是什麽樣子的,「妳還是轉過來吧,哪有背對著人說話的。」

「轉過去讓妳看啊?想的美!……」說著轉了過來。

「如果妳願意,我到是不介意看的,呵呵……」我走到了「嘎嘣豆」的面前細細的看著她。

「我在妳身上聞到一股特別好聞的味道……」我色咪咪的盯著她隨著呼吸一起一落的雙峰。

「妳聞到什麽味道了?色鬼!」

「妳猜呢?」我看到「嘎嘣豆」沒有生氣的意思就大著膽子摟住了她豐滿的腰身。

「我這是引狼入室啊?!……」「嘎嘣豆」伸手攬住了我的脖子。

「對呀!看妳以後還敢不敢把陌生人帶回家!哈哈……」我笑著抱起了「嘎嘣豆」將她放在了餐桌上,

「妳真的很美!……」

掀開「嘎嘣豆」的睡衣她的身體邊完完全全的的呈現在了我的眼前,我順著「嘎嘣豆」的脖子一點一點的細細的向下撫摸著,親吻著她的身體,她的身體像一朵等待雨露滋養的玫瑰一般,追隨著我的愛撫慢慢綻放著。

「嘎嘣豆」最美的地方莫過于哪一對極其性感的妙乳,豐滿而堅挺,圓潤而富有彈性,再加上遺留下的牛奶的餘香,溫溫熱熱的散發著女人特有的魅力。

我的舌頭流連忘返的徘徊在她的妙乳上,甚至不捨離去。右手慢慢的隔著「嘎嘣豆」薄到透明的絲質的小內褲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私處,我能感覺到那裡已經像一口泉眼一樣緩緩的向外流淌著清澈的泉水了,但我並不急于結束這美妙的前奏。

「哦!我親愛的黑馬,妳想來點甜點麽?哦……」「嘎嘣豆」呻吟著把桌邊的一袋子奶油從她自己的脖子上一直塗到的了她自己的內褲上。

我小心的舔著每一寸有奶油的地方,奶油冰冰涼涼的,有淡淡的薄荷的味道,心想這娘們可真會玩,我這還是頭一次這麽玩呢。

「哦!嗯……哦……哦……親愛的!慢點吃……哦……哦……再慢點吃……」「嘎嘣豆」呻吟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身體不住的扭動著顫抖著,兩衹柔柔的小手不住的抓撓著我的後背。

我被她的叫聲挑逗的真是有些安奈不住了,一把扯碎了「嘎嘣豆」的小內褲,將食指、中指還有無名指伸進了她的私處。她像發了瘋一樣使勁的抱住了我的腰大聲的喊著,「哦!……哦!……親……親愛……親愛的我要妳,我要……哦!……」說著,使勁握住了我早已挺得筆直的「小二」往她自己的私處拽去。

「舒服嗎,寶貝?」我的右手一邊用力的揉搓著她的私處,一邊把我的「小二」送的了她的嘴裡。

「太他媽的的舒服了!寶貝,今天讓我好好伺候伺候妳,啊!……寶貝……」我被「嘎嘣豆」嘬的太舒服了,不由得也配合著她的呻吟聲叫了起來。

正當我的「小二」在「嘎嘣豆」嘴裡舒服的洗澡時「嘎嘣豆」忽的停了下來,「親愛的……哦!……我要!我真的受不了了!……哦……」說著雙腿盤在了我的腰上。

我們就這樣從餐桌上做到了沙發上,又從沙發上做到了地板上,一直做到倆個人都筋疲力盡。我們半躺在她家溫暖的沙發上,貪婪的撫摸著對方的私密之處,不得不承認「嘎嘣豆」在這方面的的確確是個高手,是我見過的最會玩的女人啊,呵呵……

從「嘎嘣豆」家裡出來,已經是日上叁竿了,我有些迷茫的看著頭頂大大的太陽,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弟媳婦,更不敢想她昨天竟然一晚上都在我的家裡。

『唉!不想也罷,愛咋地咋地吧……我不想去上班了,可是我有不知道弟媳婦還在不在家裡,不在吧,我進不去門,在吧,又如何面對呢?』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撥通了弟媳婦的電話,弟媳在電話那頭部冷不熱的告訴我讓我去她們公司拿我的家門鑰匙。我看了看表,和弟媳約好中午在她們公司附近的康師傅牛肉面見面後,便抬手打了個車朝弟媳婦的公司所在地趕去。

路上很順利,沒多久我便到了弟媳公司樓下的康師傅牛肉面,沒勁沒勁的給自己點了一杯酸梅湯,有些期待或許又帶著些愧疚的等待著弟媳的出現。

「大哥,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臨時來了個客戶,耽誤了些時間……」弟媳婦小敏頂著兩個黑眼圈,樣貌憔悴的坐在了我的對面。

「沒有!我也剛到,隨便吃一口吧?」我看著弟媳小敏真的有些心疼。

「哦!不了……我中午要請一個客戶吃飯,改天吧……」說著弟媳婦把我家的鑰匙放到桌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弟媳離去的背影,我心裡那莫名的失落像是一桶結了冰的涼水狠狠的澆了我一身。

回到家裡,本想洗個澡好好睡上一覺,可還沒等睡著老大的電話就來了,「明子,感嘛呢?酒還沒醒呢?」老大在那邊嚷嚷著,「在哪呢?我去接妳,今天晚上有個很重要的聚會!」

「哦,在家呢,什麽聚會啊?昨天喝多了,不想去了!」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妳跟家等著吧,馬上到!」老大還不等我說什麽就挂上了電話,我沒好氣的穿上衣服給自己泡了杯茶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翻看著手機的通話記錄。

門鈴響了,我接起門禁一看是弟媳婦,『嗯?怎麽是她?』

「小敏啊,上來吧。」我挂了門禁打開房門,又坐回到沙發裡了。

「大哥,妳看起來面上不太好啊?」

「嗯,昨晚喝多了,一幫老同學聚會。」

弟媳婦說著坐在了我身邊,「大哥,妳昨天是故意沒有回來吧?」

我被弟媳婦一語擊中,有些尷尬的看了看弟媳帶著疲憊的臉,「呵呵……沒有沒有!……我衹是……呵呵呵!……妳想多了……」

「大哥!我想了一晚,覺得這樣是不好……可是,我!……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妳的身體!」

我被弟媳的坦言和直白而感動著,「一會我要出去,晚上有個重要的聚會,對了,妳怎麽這麽早就下班了啊?」

「嗯!我和客戶吃晚飯就來妳這裡了,過來看看妳!下午公司那邊沒什麽事情了。」

「明子,下樓吧,我到了,妳家樓下沒地方停車,快點啊!……」老大在電話那頭嘟噥著。

「嗯!這就下來。」

「大哥,妳有事就先去吧,我回去了。」說著小敏跟在我身後一起下了樓。

「老大,這是我弟媳婦小敏,妳們見過的吧?」

「見過!這不是東子媳婦嗎?呵呵!……」

「嗯!大哥妳好!好久不見了,呵呵……」

「去哪?我送妳過去吧?」老大用眼睛斜著瞄了我一眼。

「嗯,不用了,呵呵……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說著小敏朝車後走去。

「那好吧!代問東子好啊!」

老大邊開車邊問我,我說的弟媳是不是小敏。我支支吾吾的答應著。

「是有幾分姿色!哦,呵呵呵……」

「老大,妳就別取笑我了,快說吧,晚上有什麽重要的事情,連司機都不帶了?」

「司機在飯店等著呢,到了飯店妳就知道了,也沒什麽太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妳聊會。」

原來,老大還是怕我東窗事發,特意過來找我聊聊,我感動之餘更多的是過意不去,老大生意很忙,現在卻為了我這點破事耽誤工夫。心裡暗下決心再不和弟媳婦有染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