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姨的秘密

二、

練車的地點我選擇了市郊,這裡是新建的工業區,道路寬車輛少,絕對是新手練車的好地方。

按理說,我的工作性質,每天都有客戶請我喝酒的,可我為了老姨,大多時候都辭掉飯局,陪老姨開車。妻子曾半真半假的問:「你好像對我老姨很感興趣啊?」我說:「她不總說我很牛嗎?現在我要放下架子。」而在實際中,老姨剛學會開車正有癮,都是她打電話約我,故此妻子也就不懷疑了。每次見面,老姨總說幾句客套話:「真不好意思,你老姨夫忙,沒有時間教我,只有麻煩你了。」

本來,我教人開車很不耐煩,可教老姨的時候卻特別的耐心,說話也柔和。每次上車前,都要摟著老姨的肩膀,講解注意事項;在車上時不時的按住那嬌嫩的小手,每當處理得當的時候,就撫摸後背誇獎她。因為在火車上有拉手和擁抱的經歷,老姨也不怪罪,就當我很認真的教她。時間一長,也就習慣了。

這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姨就打電話來。妻子說:今天我正好沒事,跟你們一起去。妻子在車上坐著,我自然收斂許多,不再有小動作。十點多鐘,妻子接到一個電話,那邊三缺一,就等著她呢。妻子一向喜歡麻將,聽到三缺一,馬上興奮起來,於是換我開車,把妻子送到地方,然後又回到市郊。妻子走了,我又恢複了原樣。

「小波,小燕子在車上的時候,你怎麼沒有這些動作?」老姨目視前方,毫無表情的問。

這個問話太突然了,我還沒準備好,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傻傻的看著老姨。

「算了,不問了,還是教我開車吧。」良久,老姨才說。

不知道為什麼,老姨的問話把我的心攪亂了,不敢再去碰她。而此時的老姨,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出錯,可出錯了我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樣握住她的手,更不敢撫摸後背,很自然的,說話就有些生硬。

「你還是手把手教我吧,這樣指揮我不習慣。」老姨又說。

可我還是不敢放肆,小心翼翼的,那顆心激烈的跳蕩,大有一種欲近不敢欲遠不舍感覺。於是,我試探的把手放在老姨是手上,見老姨沒有拒絕,我的心才稍微寬鬆些。

我們一直練到下午一點多,老姨說有些餓了,就慢吞吞的開到一家麵館前停下。我們每次練車都要到這家麵館,要兩碗面,吃完繼續練車,所以和麵館的老板娘都熟悉了。往常一下車,我總是拉著老姨的手,可今天我猶豫了。老姨笑了,說:「今天你不拉我,我拉你。」就把手伸進我的手裡,笑嘻嘻的往前走。我當然很高興老姨主動了,但心裡還是亂糟糟的,跟著老姨走進麵館。

老闆娘見了就喊:「來兩碗面,一大一小。」然後走過來問:「怎麼樣大妹子,練的還行嗎?」

「還早呢,看見車還害怕呢。」老姨一邊說著,一邊拉我坐下。

「你倆相差幾歲?」老闆娘問。

「七歲!」老姨回答。

「我就說是小老公嘛!」老闆娘對兩個服務員說,然後轉過頭,「大妹子,你真有福氣啊,找了個這麼年輕英俊的小老公,他還這麼寵著你。我都不怕你笑話,我比我老公小八歲呢,讓他教我練車,他說:「一個女人練什麼車!』真是氣死我了。」

要在平時,老姨早就說:「胡說什麼,他是我外甥女婿。」可今天沒說,只是笑笑。我想解釋,可老姨伸出手,在我手心裡捏了一下,示意我不要吱聲。

說著話,服務員端上來兩碗面。老姨一邊吃著一邊還和老闆娘聊天。老闆娘羡慕極了,就是誇老姨有福氣,有一個疼愛她的小老公。而老姨總是含笑不語,根本就不說出底細來。等吃完面,我要去算帳,老姨起身攔住我。老闆娘笑了,說:「真有意思,兩口子還爭。你算她算不都一樣,還不是你倆的錢。」最後還是我算的賬。在出來的時候,老姨故意把胳膊攙在我胳膊裡,真的就像一對夫妻。但快到車邊的時候,老姨說:「別有什麼想法哦,我逗他們玩呢。」

我們繼續練車。突然,一輛摩托車闖紅燈疾馳而過。原來這條路上沒有探頭,車輛也很少,大多車都不等紅燈。老姨嚇了一跳,就在眼看著要撞上的時候,她竟然沒有把油門當刹車踩,車雖然滅火了,但避免了一次車禍。那騎摩托的也嚇壞了,歪歪扭扭的騎過去,停下來單腿著地,指著我們車大罵。我正好氣沒地方出,想下車理論。老姨緊緊抱住我的胳膊,說:「不要打架啊。」騎摩托的也是怕事的,見車門打開,就一溜煙的騎著摩托跑了。

「嚇死我了!」老姨驚魂未定,一隻手仍然抱著我,一隻手在高聳的前胸摩擦著說。

我借機把老姨摟在懷裡,摩擦著細嫩的胳膊,說:「不怕,不怕。」順勢把臉貼在她的臉上。

「你幹什麼?」老姨很警覺,直起身子。

「你不都承認我是你小老公了嗎?」我說著,在老姨的嘴上親了一口。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臉上,隨即,老姨把我的手使勁甩開,說:「你怎麼這樣沒大沒小呢?自己什麼身份都不知道嗎?」

這一個嘴巴子有點重,打得我眼冒金星。我捂著臉看著老姨。老姨的臉色很不好看,怒視著我,紅紅的嘴唇哆嗦著。

「不練了,回家!」老姨說著話就要開車,可車沒有動靜。

「還沒發動呢。」我提醒。

老姨把車發動了,才想起自己的技術,說:「還是你開吧。」說完就下了車。

我們在車外走對面的時候,我沒敢看老姨,但從餘光中看到老姨正看著我,我想一定是怒視。我低著頭上了車,踩離合掛檔,開過紅綠燈,到前面掉頭一氣呵成,也不管紅燈直接闖過去,然後加速,目視前方。此時,我心裡在想:這事一定會告訴老姨夫,然後我妻子就會知道,但我打定主意,就是不承認。一路上,我板著臉,一言不發的開著車。

「到前面停一下。」老姨說,但話不像剛才那麼嚴厲了。

我向前看去,馬路十分寬闊,路邊是新種的不知道名字的樹。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幾輛也是練車的車輛,裡面幾乎坐著的都是一男一女,清一色的女子練車。我把車停在路邊,沒有說話,眼睛一直看著前面。

「還疼嗎?」老姨問。見我沒有做聲,又說,「對不起了小波,剛才打重了。」說著話伸出手撫摸我的臉,「再教我一會好嗎?」最後的話完全是在哀求。

「老姨,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我終於說話了,「剛才在麵館裡,我一直想解釋,你都不讓我。我就想和你開個玩笑,沒想到惹老姨生氣了,是我不好,請老姨原諒。」為了減輕罪責,更為了不讓老姨說出去,我撒謊了,「老姨,不要把這事說出去,好嗎?」

「嗯!」老姨答應一聲,眼淚就流了出來。

我伸出手想給老姨擦拭眼淚,可想到剛才,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來,呆呆的看著老姨。老姨把我的雙手拿起,放在臉上,緊緊的把我抱住,抽泣著。我的手在老姨的臉上擦拭著,一邊說著道歉的話。

「還能教我開車嗎?」老姨仰著頭問。

「我們現在就回去。」我說著話,抱住老姨。

「謝謝!」老姨把頭紮在我懷裡,痛哭起來,良久才又把頭抬起來,看著我,嘴唇蠕動著,「再親我一口,好嗎?」

我一愣,馬上反應過來,慢慢的把頭低下去,用嘴貼住了她的嘴。一開始,老姨的嘴是緊閉著的,可不一會,嘴慢慢的張開了,讓我的舌頭頂了進去。這時候老姨是被動的,嘴裡的舌頭一動不動,但雙手卻緊緊的抱著我。我的舌頭在老姨的嘴裡滑動著,一會舔牙齒,一會舔嘴唇。突然,老姨的舌頭開始移動起來,由慢變快,由被動變成主動,最後伸進我的嘴裡。我們就這樣親著,吻著,很久。我的手幾次要伸過去,想摸奶子和屁股,老姨都用鼻子裡發出的「嗯」聲拒絕了。

當老姨看到路上僅有的幾輛教練車路過,裡面的人都側目觀望,這才好像驚醒過來一樣,猛的推開我。然後看著前面一個小樹林,說:「把車開那裡,好嗎?」

這天下午,我們哪裡都沒有去,就在小樹林裡。但我必須說明一下,我們只是親吻,沒有做別的,就連屁股和奶子都沒摸到。老姨說:「我們就到這裡吧,不能再往下發展了,我畢竟是長輩,是你老姨。」我們親吻累了,就歇一會,然後又親吻在一起。我說:「老姨,我真的愛你。」老姨說:「不行,我是你老姨。」雖然老姨沒有同意繼續下去,但我心裡有數,在不久的將來,老姨一定是我的女人。

「小波,就到這裡吧,我們該回家了。」老姨看了看車裡計時器,說。

我一看,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於是我狠狠的親了最後一口,這才發動車子,開出了小樹林。

在送老姨回到家的時候,老姨先下車。就在老姨把一條腿踏著地,屁股剛剛離開座位的時候,我伸出手去,在屁股上拍了一下。這時正好有人經過,問練的怎麼樣了,老姨連忙笑著回答,等人走過去後,我也下車把車鎖好,鑰匙放在老姨手中。老姨板著臉嗔怪說:「調皮。」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明天接著練。」

回家的路上,我心猿意馬,心裡默念著老姨那句「明天接著練」的話,心中歡喜,暗想明天一定會有發展的,因為我已經拍到屁股了。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