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姨的秘密

三、

第二天是星期天,格外的晴朗。

一早,妻子說今天沒事要陪老姨練車,還說小舅子也要去,因為小舅子也想考駕駛證。這讓我很失望,問妻子不去打麻將了嗎?妻子說不打了,我也想練車,以後也考個駕駛證。我無奈的搖搖頭。

這一整天裡,妻子和小舅子果然呆了一天,始終沒有離開車,有時也上來練一會。因為我變得規矩了,老姨在一旁偷偷的笑,最氣人的是在背後和我做鬼臉。但在中午吃飯的時候,老姨卻堅持不去麵館,非要到前面飯店。我明白老姨的意思,她害怕老闆娘像昨天一樣的聊天,讓姐弟倆懷疑,這一點和我想到一起了。

星期一下班後,我沒接到老姨的電話,但還是開著車不由自主的來到老姨家。老姨正在擦車,見了我笑了,說:「今天我有事,不練了。」我有一次失望,因為從火車上拉手到現在的親吻,發展的很順利,我害怕時間長了,還要從頭做起。這時,老姨扭著屁股打開車門,鑽進副駕駛的位子上,說:「你昨天很規矩啊。」然後咯咯的笑起來,說:「走啊,上車。」我這才知道老姨是逗我玩,立刻上了車開走。在車上,我把一隻手放在老姨的腿上。

「昨天你怎麼不敢這樣?」老姨笑眯眯的說。

我沒有做聲,又把老姨的手握住,一直向前開著。一路上,老姨反復的問,你昨天怎麼不敢這樣?我只是攥住她的手,眼睛目視前方,也不回答。車又來到了市郊,我沒有停留,直接往小樹林裡開去。

「你要幹什麼,不練車了嗎?」老姨嚷著。

「不練了,我要把昨天的損失補回來。」我說著話,把車停下來熄火,然後就撲過去,摟住老姨。

「我不來好了。」老姨掙扎著,假意要推開我,「不行不行,我們不能這樣,我是你老姨。」可見我異常堅決,才說,「就親一會,我們就練車,好嗎?」這才抱住我的腰,「最後一回,下次不許了。」

親吻的時候,我的手又往下滑去摸屁股,老姨都把我的手拉到腰際,但今天老姨的態度沒有前天那麼堅決,幾次過後,就不再拉我的手,讓我任意在屁股上摸索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就是這樣的人。摸了一會屁股,我又要摸奶子。同樣遭到老姨軟綿綿的拒絕後,就可以隨意的摸了。然後,我又拉住老姨的手,往我下麵按。老姨一下按倒我堅硬的雞巴,嚇得馬上把手收回去,怎麼也不摸。

「小波,別這樣,不好。」老姨一邊回吻著我,一邊說。

我想把手伸進褲子裡,伸進衣服裡,但同樣都遭到老姨的拒絕。她說:「就在外面摸吧,不要那樣。」我怕進展速度過快,惹老姨生氣,就沒再繼續,手在外面摸索著。我心裡明白,事情已經到了這份上了,就不用著急了,早晚老姨會是我身下的女人。其實,我現在也感到滿足,因為以前看到老姨那敦實的身軀,就想摸一把,現在我已經達到目的了。

這天,我們沒有練車,就是這樣親吻撫摸,一直到很晚,當老姨夫打電話催老姨回家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已經八點多了,這是回家最晚的一天。老姨對老姨夫說的話,令我十分安慰,她說:「我現在剛有進步,就忘了時間了。好,馬上回家。」然後,我開著車送老姨回家,在下車的時候,仍然拍了屁股一下。老姨說:「你也趕緊回家吧,別讓小燕子等急了。」

隨後的幾天,我們沒有什麼進展,都是親嘴撫摸,手也沒伸進去。直到星期五這一天,我哀求老姨,說就摸一下。老姨說摸一下就拿出來啊,這才憋了一口氣,讓我手伸進褲子裡,我才實實在在的摸到了屁股。可是,老姨是坐著的,屁股沒有我想像的那般柔軟,但我手伸進去就不拿出來,老姨也沒催我。摸奶子也是一樣,老姨讓我摸一下就拿出來,可我揉了很久,也沒遭到拒絕。但是,我讓老姨摸我的雞巴,卻遭到拒絕了。

「老姨,你就摸摸吧。」這一天,我哀求著說,把老姨的手按在雞巴上。

老姨的臉羞的通紅,乖乖的看著我,還是把手放到了雞巴上,但一點拿捏動作也沒有。我順勢把雞巴掏出來,一根玉莖直挺挺的立在那裡。老姨叫聲「哎喲」,把手鬆開,又把頭扭了過去。我把老姨的手重新放在雞巴上,這次老姨沒有拒絕,握住雞巴卻一動不動。我的手要伸進老姨的褲子裡摸陰道,但老姨拒絕了,說:「這裡不能摸。」不管我怎麼哀求,老姨就是不同意,我只好摸奶子。老姨的奶子很大,手感也很好,我一邊摸,屁股一邊前後動著,示意老姨給我擼,但老姨始終沒有擼。我只好靠著我自己前後移動來解決渾身刺癢,雞巴里流出許多液體,弄了老姨一手。

「你這裡的東西出來了。」老姨說。

「還沒有呢。」我說著話,動的更厲害了,「老姨,我受不了了。」說著話,去脫老姨的褲子。

「別這樣小波,我給你弄出來吧。」老姨說完,小手上下套弄起來。

霎時間,我感到渾身就像有千萬隻蟲子在爬,奇癢難受。於是,我緊緊的抱住老姨,使勁的親吻,手不停的揉搓著奶子。終於,精子噴射出來,有的都射到方向盤上,大多都流在老姨的手上。在射精的時候,我嗓子眼裡發出一陣陣說不清的聲音,老姨聽到後,手也加快的速度,一直等射完了,還在套弄著。

「也不知道今晚你怎麼跟小燕子交差。」老姨用面巾紙先把自己的手擦了,然後又擦拭我的雞巴,說。

「老姨,我愛你!」我緊緊的抱住老姨,「給我一次吧,求求你了。」

「不行的小波,我畢竟是你老姨。再說,我不能做對不起小燕子的事。」老姨說。

不管是怎麼哀求,老姨始終不答應和我做愛,就連陰道也不讓我伸進去摸。老姨說:「小波,我們就到這裡吧,不能再往下發展了,那可是亂倫啊。」我又說了很多的話,大多是怎麼喜歡老姨,就連把我的幻想都說出來了。老姨一直不做聲,好不容易說話了,卻說:「回家吧,天有些晚了。」

有人一定說,事情都發展到這種程度了,即使把老姨強姦了也沒事的。是的,我也想過。可是回頭一想,如果我太暴躁了,會不會適得其反呢?對,好菜慢慢燉,別著急。接下來的幾天裡,我都會把車開到小樹林裡,和老姨親吻撫摸,然後叫老姨給我手淫。一開始,老姨很矜持,說:「不要這樣吧,小波。」可後來,老姨也習慣了,會主動掏出雞巴手淫。而我就趁此機會手伸進褲子裡,摸到了濕漉漉的陰道了。

「老姨,你裡面都有水了,就給我一次吧。」我哀求。

「不行的小波,這是亂倫啊。我不能對不起小燕子,她畢竟是我親外甥女。」老姨總是用這話來搪塞我。

這天,老姨說:「小波,別弄了,好好教我練車吧。快一個月了,我都沒開車,手還是這樣新,你老姨夫會懷疑的。」可我還是捨不得老姨,擁抱親吻,想讓老姨給我手淫。老姨,說:「小波,如果你這樣和我糾纏的話,別說以後我不和你練車了。」我仍然哀求老姨再給我弄一次,可老姨很堅決說:「不!就此為止,以後再也不給你弄了。」看著老姨堅毅的面孔,我退縮了,點點頭,帶著老姨練車。

因為突然的轉變,我不知道老姨什麼想法,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幾次觸摸手,老姨都很正色的告訴我,不要這樣。我不知道哪裡得罪了老姨,馬上就規矩起來,連話都很少說。女人的心就是猜摸不透,昨天還好好的晴天,今天卻陰森森起來,竟然神不可犯了。可能是老姨心情不好,今天收工很早,只開了半個小時,老姨就張羅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幾次試探著去摸,都被老姨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嚇得我再也沒敢碰她。一路上,我不說話,老姨也沒說話,空氣十分壓抑。

車停下來了,老姨和往常一樣下車,卻突然撅著屁股停在那裡,回頭問:「今天不拍屁股了嗎?」女人的心真是難以猜摸,剛才還義正言辭,現在又撅著屁股等著我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但不由我多想,我怕再不去拍一下,老姨會真的走出車外,我就拍不到了。於是,我伸手拍了一下。

「上樓坐一會吧!」老姨回身彎著腰說。

我一愣,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傻傻的看著她。

「你老姨夫去省城買汽車零部件了,今晚不回家。」老姨說。

我的眼睛睜的老大,看著老姨,更不敢相信耳朵了。

「小海去他奶奶家了。」老姨又補充一句,見我沒動身,又說,「你要是不愛上樓,就下車把鑰匙給我,我可要回家啦!」

我這時才明白老姨的用意,頭像雞吃食一樣亂點,說:「好好……好好……」都激動的有些結巴了。

「別想太多了哦,我就是想給你做點飯吃,別的什麼都沒有哦。」老姨說。

在樓梯裡,我見四下沒人,手就按住老姨的屁股。說句實在的,以往摸老姨的屁股,她都是在車裡坐著,屁股是很堅硬的,沒有什麼手感,今天才是第一次在老姨站著的情況下摸到的,那大肥屁股的肉真多,摸起來很舒服。

「把手拿開。」老姨嚴厲的說,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四、

進了屋關好門,我就緊緊的抱住老姨,先找到嘴親吻,手在身上亂摸,最後雙手按住那肥大的屁股。老姨一開始略微有些掙扎,說不可以的話,後來就靜靜的摟著我,接受親吻,屁股也任意讓我拿捏了。

「老姨,我想要你。」我抱住老姨往床上走去。

「別別別,小波,別這樣,好嗎?」老姨開始掙扎。

「不!老姨,我還沒放出去呢。」我說。

「我用手給你弄出來,好不?」老姨妥協了。

「不行,我非要那樣。」就把老姨按倒在床上。

老姨的雙手緊緊的攥住褲子,說什麼也不讓我解開腰帶,但嘴隨便親,奶子隨便摸。我開始哀求,說我是多麼多麼愛著老姨,能和老姨在一起,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等等,凡是好聽的話都說盡了,但還是不能打動老姨。最後,我都快精疲力盡了,才哀求說:「老姨,就給我一回吧,就一次,過後我再也不了。」老姨這才說:「你的話當真?」我說:「當真」老姨這才鬆開手。我趕緊抓住機會,解開老姨的褲腰帶。可向下脫褲子的時候,老姨又反悔了,說這樣做是亂倫,對不起小燕子。

「老姨,我們倆又沒有血緣關係,算不上亂倫。再說了,這是我們倆的好,和小燕子沒有關係。」我說。

也許我的話打動了老姨,手再次鬆開,屁股還做了一個配合的動作。可老姨又反悔了,說:「我還是覺得不妥。」這時的褲子已經到了膝蓋,就由不得老姨了。老姨又改變了戰術,雙手緊緊的抓住那白底紅花的褲衩,死死不放,也不讓我手伸進去。我們又開始掙扎,相互撕扯。最後,老姨終於放棄了,說:「說話算數啊,就這一次。」我這才把老姨的褲衩扯下。我怕老姨反悔,身子壓住,用腳把褲衩蹬了下去。

我不想脫老姨的衣服,怕她再次反悔。再說了,脫衣服的時候,她必須坐起來,說不定一下我不留意,老姨就會跑掉,我又前功盡棄了。所以,我在脫我的褲子的時候,也用肩膀死死的壓住老姨,生怕溜掉。果然不出所料,老姨開始反悔了,她抓住我的褲子,不讓我順利的脫下去。可這時也由不得她了,褲子是我的,我可以自己配合,不一會就脫了下去。老姨又開始緊緊夾住雙腿,不讓我跪在中間。但是,我還是強硬的分開兩條腿,佔領了有利位置。

「你說話算數不?……你說話一定要算數……」當我的雞巴頂在陰道口的時候,老姨不再掙扎了,又說,「慢點啊,我害怕,這是第一次和別的男人這樣。」隨即,兩條腿攤開,渾身軟下來,憋著嘴,閉上了美麗的大眼睛。

我知道,最幸福的時候到了,手扶著雞巴,一點點的插進陰道。老姨陰道裡早就很濕滑,不費力氣的就全插了進去,就聽老姨「嚶」的一聲嬌喊,雙手像蛇一樣摟住我的脖子。我說了一聲:「好老姨。」開始奮力抽插。此時的衣服已經成為最大的阻礙,我一邊抽插,一邊解老姨的衣服。這時的老姨很配合,收胳膊收手,不一會就脫了下去,乳房罩是她自己反手脫下來,然後扔在一邊。我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老姨竟然伸手幫忙。最後,我們一絲不掛的重疊在一起。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