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姨的秘密

不一會,老姨就扭動著身軀,漂亮的圓臉上開始扭曲,雙手在我後背上亂抓亂撓,嘴裡大口喘氣,不時的發出如歌如泣的聲音。我知道,老姨的高潮來了,更加奮力的抽插。最後,老姨突然不動了,臉因為高潮後而紅的像一朵桃花的美麗。我這時開始射精,嗓子眼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老姨深情的看著我,慢慢的體會著每一下射精。

「看你累的。」老姨說著往四下看,抓起一條枕巾擦去我額頭上汗。

「老姨,謝謝你!」我這話也不知道是謝謝老姨為我擦汗,還是謝謝讓我肏了這一次,反正我是真心謝謝老姨了。

「我總覺得怪怪的,怎麼能和外甥女婿做這樣的事。」老姨說著,兩顆晶瑩的淚珠順著眼角,滑落在枕頭上,「我對不起小燕子啊,這事如果讓別人知道,我怎麼有臉再活下去啊。」看起來老姨心事很重。

「老姨。」我用舌頭舔舐淚痕,「沒有誰對不起誰的,這是我們倆的感情,也不會讓別人知道的。」我的雙手放在奶子上,「老姨,如果我們都沒有結婚的話,你相信不,你和小燕子在一起,我會選擇你而不會選擇她的?」我儘量挑好聽的說,這也是男人的詭計,許多男人都是這樣做的,我當然也不例外。

「你就騙我,小燕子那麼年輕,比你還小三歲,你還能選比你大七歲的我?說謊!」老姨撇著嘴說。

「真的老姨,我沒有騙你。」我吻著說。

「還說沒騙我呢,見兩次面都不認識我。」老姨開始怪我。

「其實,我是認識你的,但就不知道怎麼叫。」我又開始說謊,「你那麼年輕,那麼漂亮,我還以為不是叫嫂子,就應該叫姐呢。後來,當我知道你是老姨的身份,我真的有點退縮了,我沒想到你是長輩。可是,和你相處半年多,我還是覺得愛你比愛小燕子深,才開始漫長的追求了。真的,老姨。」

「你真的沒騙我?」老姨問。

「真的!老姨,我要是說一句假話,天大霧雷劈!出門讓汽車壓死。」我說。

「不要說了,我信!」老姨用那張性感的嘴,堵住了我的嘴。

凡是女人都喜歡聽男人說好聽的話,老姨也不例外。於是,我們就這樣緊緊的重疊在一起,聊了很長時間。我說很多愛慕老姨的話,就連當初看到她褲子裡包裹的屁股,就有衝動想摸一把都說出來了。當我問起老姨第一次見到我的感覺的時候,老姨說沒有什麼感覺,並且對我印象很不好,特別是在上火車前,總用下體頂她的屁股,對我印象就更不好了。後來在練車的時候天天欺負她,現在又這樣了,都恨之入骨了。看來女人和男人不一樣,男人喜歡說女人的好處,而女人總是說男人的壞處。

我們大約說了半個小時,我的雞巴在老姨的陰道裡放著,一直沒拿出來。看著老姨嘴裡說著我是大壞蛋,還不時的親吻我,我的雞巴漸漸的又硬了起來,屁股又開始上下動,雞巴在陰道裡又抽插起來了。老姨說:「你這個大壞蛋,說好了就一次,怎麼又來?」我笑著說:「一直也沒拿出來,這也算一次啊。」老姨就捶打我的後背,說:「你是個大壞蛋,說話不算數,我對你印象更不好了,等完了我要報案,說你強姦我。」可隨著抽插的加速,老姨就不罵了,又享受起來。

這次做愛,和剛才不同,我已經射過一次,所以堅持很長時間,竟然把老姨弄了兩次高潮,我還沒有射精。我說:「老姨,我再玩一會。」老姨看著我,點點頭,緊緊的抱住我。

就在這時,老姨的電話響了。老姨示意我不要動了,讓我伸手拿來提包,拿出電話一看,是老姨夫打來的。老姨用食指放在嘴上,示意我不要做聲,這才把電話放在耳朵邊。老姨夫沒有別的事,就是問老姨回家沒有,練的怎麼樣了?老姨看看牆上的石英鐘,才六點多,就說:「正在練呢,可還是不行,看見車還是害怕。」老姨夫就在那裡說慢慢的就會好的,然後又說他那邊買貨的情況。我一開始沒有動,可大家知道,雞巴插在陰道裡不動,多難受?於是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老姨狠狠的瞪我一眼,可我壞笑著,沒有停止。

恰在這時,我的電話響了,這把我們嚇了一跳。我的電話放在褲子裡,而褲子也不遠,伸手就能拿過來,一看,原來是我妻子的。想到剛才老姨撒謊說還在練車,也就大膽的接聽。妻子問的話和老姨夫一樣,問練完沒有,什麼時候回家?然後妻子告訴我,她現在正在岳母家,要和哥哥姐姐打麻將,讓我回家自己睡。我一邊接聽妻子的電話,一邊合計著,這也太刺激了,老姨正在和老姨夫說話,我正和妻子說話,而我和老姨倆正在做愛,越想越覺得刺激,雞巴就越硬,抽插的就越激烈。不久,就一邊說著話,一邊射精了。

在射精的時候,老姨明顯的感受到了,狠狠的瞪我一眼,同時粉拳落在我後背上,又捏了一把。而這時,老姨夫正和老姨說拜拜,親熱的祝老姨睡個好覺,做個好夢,說明天上午十點就能回家。與此同時,妻子那邊聽到麻將嘩啦啦的響,說不多說了,現在要打麻將啦,他哥哥都等不急了,還讓我洗了再睡,笑嘻嘻的開了句玩笑說:「不要想我哦。」就把電話放下了。

「你真是個大壞蛋!」老姨把我推下去,「你老姨夫和我說話,小燕子和你說話,你就往人這裡射啊?」說完又是一陣粉拳亂打,「你的印象現在在我眼裡是最糟糕的啦,以後都不會搭理你的。」

「老姨。」我緊緊抱住老姨,摸著屁股,「今晚我不走了,就陪著你睡覺了。」

「你滾,滾蛋!」老姨叫著,「我才不和你睡呢。」見掙脫不了,才說,「你讓我擦擦下麵啊。」

這一宿,我抱著老姨睡的。老姨的頭一直枕著我的左臂,手緊緊摟住我的腰。我的胳膊酸了,但我硬挺著,我覺得為了心愛的老姨值得。當一覺醒來,天濛濛發亮,我感覺到腹中一陣饑餓,才想起來昨晚就顧著做愛了,還沒有吃飯。我看著老姨豐滿的身子,熟睡甜蜜的樣子,不忍心打擾她的美夢,就忍住饑餓。感覺好像是在做夢,不禁問自己,我摟的是美麗的老姨嗎?我昨晚肏的真是俊俏的老姨嗎?看著老姨那光滑的屁股,忍不住用手按住,揉搓。

「幾點了?」老姨問。

「五點了。」我看看牆上的石英鐘,說。

「我給你做飯去吧,今天你還要上班呢。」老姨說。

「我再摟你一會吧,老姨。」我緊緊的摟住老姨,不讓她起來,手又摸到了陰道。

「又想了嗎?」老姨問。

「嗯。」我點點頭。

老姨也點點頭,伸手把雞巴攥住,套弄起來。我半起身,一隻手摟著老姨的脖子,一隻手在身上亂摸著,嘴在老姨的臉上轉著圈的親。老姨一隻手摟住我的脖子,固定好我的頭,把香噴噴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慢慢的,我的雞巴再次堅硬起來,老姨就用手搬著我的身體,示意我上去。當我雞巴插進陰道的時候,老姨說:「我怎麼忘了,和你就一次,怎麼又來?」可隨著我加速的抽插,老姨也進入了角色,開始呻吟起來。這次,老姨有了短暫的高潮,可我遲遲沒射,一直到六點半,大約肏了一個半小時,我才射。可這時,做飯已經不趕趟了。

「老姨,我們出去吃吧,我請你。」我笑著說。

「你給我折騰了一宿,你不請我誰請?」老姨穿著衣服,說。

我們吃的是油條豆腐腦,就在路邊。

「老姨,晚上還練車啊。」我說。

「不練了,練車就欺負我,還賴在人家不走。」老姨說。

吃完飯後,我們一起回來,我上了我的車,這也是分手的時刻。老姨走到我車邊,扶著車棚,大眼睛深情的看著我,說:「慢點開,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後摸了摸我的臉,向後退了幾步,舉起小手,說,「拜拜,晚上見。」

「回去把屋子收拾一下,別讓老姨夫看出來。」我說。

「我知道了,你走吧。」老姨說。

我把車開了十多米停下,回過頭來看,只見老姨已經向樓門走去。她的身板依然挺拔,屁股依然渾圓,走路時還是那麼顫抖。我笑了,自言自語的說:「老姨,我最親愛的老姨,你終於成為我的女人了。」

五、

自從和老姨有了這魚水之歡後,我的心裡踏實多了,幾乎不出去嫖娼了,因為老姨不但漂亮,那豐滿的身子也是我的最愛,再則說和老姨做愛不用花錢。可老姨卻有很大的壓力,畢竟我們之間是不倫之愛,她害怕這事走漏風聲,對自己的名譽不好,幾次對我說到此為止,不能再發展了。可我偏偏捨不得老姨的身子,每次出來練車,都要強硬的親吻撫摸。老姨對我也沒有辦法,只得隨我。老姨說:「千萬不能讓別人知道啊。」

老姨一向在修理廠,從來不回家,我就要求去家裡做愛。可老姨十分擔心,畢竟修理廠離家不遠,說不定老姨夫什麼時候回家,要是堵到了,那麼就完蛋了。於是,我租了一個單間。當我把租的房子告訴老姨的時候,老姨猶豫了,說:「小波,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我畢竟是你老姨啊。」我也不理會老姨說什麼,就拉著她上樓。每次老姨都有些不願意,可經不住我死纏爛打的,她也害怕爭持被別人看到,只得跟著我上樓。時間一長,老姨也不說什麼了,跟著我一起上樓了。每次做完了,老姨總是一句話:「別讓別人知道啊!」

老姨終於能自己開車了。老姨夫特別高興,要請吃飯。老姨夫畢竟是小家子出身,比較吝嗇,也不去飯店,買些菜就在家裡擺一桌,按他的話說反正老姨閑著也是閑著,給她找點事幹。為了顯示自己現在有錢了,還把岳母、二姨、三姨也請來了。

在酒桌上,老姨夫顯得很高興,說了很多次沒有我就沒有今天的他,更沒有今天的家。於是,二姨和三姨也都誇我妻子找了一個有能耐的女婿。岳母和妻子在飯桌上就更自豪了。老姨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口一個外甥女婿的叫,告訴大家現在可以單獨駕駛車輛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說。然後叫:「外甥女婿,老姨敬你一杯酒。」樣子真的像一個長輩。笑的岳母嘴都合不上了,說:「別看歲數小,這可真是親老姨啊!」於是,大家也一口一個的叫外甥女婿。

吃完了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多。老姨夫說還有輛車等著修,很著急,就要去修理廠。岳母說走,我們也去看看。於是,大家都要去看看。老姨說我收拾一下碗筷,等一會也去。妻子說:小波,老姨喝酒了,你等一會和老姨開車過來,我們也領教一下老姨的車技。老姨夫說:也好,你就等一會吧。說完,就和大家一起出了門,家裡只剩下我和老姨兩個人。

我走過去,手放在老姨的屁股上,笑著看老姨。剛才老姨一直叫外甥女婿,已經把自己的角色進入到老姨的身份了,見我摸屁股,就回過頭來說:「哪有你這樣的雞巴外甥女婿的,還摸姨丈母娘的屁股?」老姨的嘴向來不乾不淨,特別是和老姨夫,什麼髒話都說,今天又說漏嘴了。

「我就是這樣雞巴外甥女婿,不但摸姨丈母娘的屁股,還要做那種事呢。」我抱緊老姨,就往床上按。

「小波,別這樣,說不定他們回來的。」老姨終於回到現實中來,哀求著。

「他們不能馬上回來,我們快點做。」我把老姨死死的壓在床上。

「你要是這樣,別說我告你強姦!」老姨正色的說。

「隨便你了老姨,反正今天我要你,即使被槍斃了,我也要你。」我說著話,已經把老姨的褲子解開。

我的話打動了老姨,她不再掙扎,只說了一句:「你快點啊。」就配合我脫下褲子,說:「別脫衣服了,你快點。」

於是,我們誰都沒有脫衣服,只光著下半身,在床上做起來。這是我第二次在老姨家的床上做愛,也是最後一次,以後做愛都在出租屋裡。這次做愛因老姨十分緊張,沒有高潮,一直催我快點。大約十分鐘後,我就射精了。老姨也沒擦拭下體,趕緊的穿衣服,說:「你這個壞蛋,就不會在出租屋裡時間充足了做啊?」我也趕緊穿衣服,壞笑著看著老姨。最後,我幫著老姨收拾碗筷,然後才下樓開著車到了修理廠。

下午,老姨開著車,後面擠著岳母等四個人,圍著本市轉了一大圈,特別是在那小樹林邊走。老姨心裡明白我在使壞,氣的撅著個小嘴。可後面坐著的人哪裡知道細節,一個勁的誇老姨的車技真好,妻子還特意說:「還不是多虧了我老公,要不老姨行嗎?」等沒有人的時候,老姨才使勁的掐了我一把,說:「你這個大壞蛋,我褲衩裡都是你那雞巴玩意,潮乎乎的拔涼。」我就笑了,因為老姨正是帶著我的精子,開著車帶著妻子和岳母她們圍著市里轉。

老姨能自己開車了,我也就再沒有機會晚上相聚了,在妻子和老姨夫的眼裡,這在正常不過了。平時,我也不找老姨,總是到修理廠看看,和老姨夫聊天。可是,在老姨夫最忙的時候,我還是把老姨約出來,到出租屋裡做愛。轉眼一年過去了,在出租屋裡,已經數不清和老姨做幾次愛了,我們都是來去匆匆,做完愛就分手,所以誰也不知道我和老姨這段戀情。

我們就像正常的夫妻一樣,不是保持一個姿勢做愛,也要玩一些花樣,像什麼老漢推車、倒插蠟等等,當然也做了口交。口交是我提議的,當時老姨還不好意思,可經不住我再三哀求,老姨給我做了。要知道,老姨的嘴很性感,並且能把我雞巴完全含進去,當那潔白的牙齒和喉嚨的伸縮,都會讓我激動不已,覺得把精子射進去爽極了,於是我們經常做,特別是老姨來例假的時候,從頭到尾的口交,令我從頭爽到腳底。

肛交我們也做了,但不常做,每個月有一回吧。這是因為老姨的屁眼很緊,往裡插的時候她很疼,而我也很難進入,所以一般情況下,插到一半,就直接插陰道裡了,改成性交了。

老姨的奶子很大,很適合做乳交。第一次做的時候,老姨並不知道做什麼,當我把精子射到她脖子上的時候,老姨氣的捶打我,說:「你這個壞蛋,還讓人手按著奶子擠你的雞巴,都射我身上。」可之後,老姨就主動給我做了。當我坐在沙發上,老姨跪在我前面,雙手緊緊的按住奶子,把我雞巴夾在中間,她的身子上下移動的時候,我的心就格外的清爽。這時,我會撫摸老姨的臉蛋,手指不停在在她嘴裡抽插,真是太美了。

老姨慢慢的對我有了依賴,只要走進出租屋,馬上就變成淫婦,盡展淫蕩姿態。每次做完愛,老姨總是說:「小波,我們這事可不能讓別人知道啊,特別是你老姨夫還有小燕子。」

我會緊緊抱住老姨,撫摸著那光滑的大屁股,微笑著說:「老姨,這是我倆的秘密,誰也不會知道的。」

老姨把頭埋在我的懷裡,手玩弄著雞巴,說:「嗯,這是我倆的秘密。」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