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淫俠

三劍淫俠之(三)污辱師姐

過了幾天的宿營生活之後,我們重新回到學校上課了。我們三男加一女在小息及午飯時間時常在一起,但在某日的午飯時間只餘下我和玲玲,因為鎮宇和建華是中文學會的成員,他們要幫手佈置一星期後的中文周,所以沒有阻礙我和玲玲談情說(性)愛。

正當我們在中文學會的臨時基地(美術室)外面時,我和玲玲聽到一把很惡的女聲嚴厲地罵著︰「你們真的是笨豬!那麼簡單的事情都做得奇差,真蠢!不知道學校為何會認為你們是校中精英,你們無資格。」

我和玲玲循聲走進去看看,原來被罵的是鎮宇和建華,我心想︰『臭婊子!你罵我的好友等於罵我,我一定……』

此時鎮宇解釋說︰「我們只是做錯了少少事,你無需要這樣罵我們嘛!人誰無錯呢?」

此時玲玲對我說︰「罵鎮宇和建華的是我們的師姐--麗娜,就讀中六(香港的學制=大學預科一年級),比我們高兩級。」

正在玲玲向我講解她是誰時,麗娜已一巴掌摑往鎮宇的臉上,此時建華大罵說︰「喂!只是罵就算了吧!何須還要出手打人。」

麗娜聽了後,沉思一會,又出手摑了建華一巴掌,並對他們說︰「你們在校內是那麼威風,我偏要挫挫你們的銳氣,那樣又如何?」

鎮宇和建華很氣憤地離開美術室,我和玲玲追上去問他們︰「究竟發生什麼事?得罪了麗娜,要被她大罵。」

建華說︰「我們只是將一些宣傳海報的內容草稿修改,再拿去影印,但沒有發覺寫錯了字,加上顏色調配不當,所以……唉!」

鎮宇補充說︰「她故意的,故意找我們來罵,以為自己是會的主席便可出言侮辱,我呸!」

我便對他們說︰「她那麼可惡!我們一定要想法好好地教訓她一場來出這口氣的。」

我們想了一會便說︰「不如我們奸了她,並拍下照片和影帶,好嗎?」

玲玲此時也忍不住說︰「我看師姐的身材也不錯,應該有36D·24·35,令我都想幹她。不如由我出馬,引她來給你們干,好嗎?」

鎮宇便說︰「贊成,我要好好幹她。」

建華又說︰「我也要干。」

於是我們便分頭準備一切。

正當放學之時,玲玲便走到美術室,她見到室內只餘下麗娜一個人,玲玲便說︰「師姐,不如我來幫你吧!」麗娜高興地說︰「好呀!」

她們工作了不久,麗娜突然叫玲玲︰「你去這間房內的儲物室拿一些調色工具來給我。」玲玲於是走了入去。

不久,麗娜也走進儲物室,麗娜此時竟伸手揭起玲玲的校服裙,並說︰「我其實是雙性戀的,你的樣貌和身材都很好,我忍無可忍了……」於是麗娜不斷隔著玲玲的內褲來撫摸玲玲的陰戶。

玲玲此時頗為興奮,不斷「嗯……呀……不好啊……嗯……」地低哼,並不斷用手拍打儲物架。此時我聽到有呻吟聲,便與鎮宇和建華悄悄地走入美術室,用我帶來的V8攝錄機偷偷地將她們的過程錄下,而鎮宇和建華則負責拍硬照。

不久,當麗娜情慾高漲、正準備脫下裙子之際,我們三劍淫俠便撞門而入,鎮宇和建華立即將麗娜捉住,並淫笑著說︰「師姐,不如讓我們來慰藉你吧!」於是二人合力將麗娜按在地上撫摸一番,而我則去美術室門外貼上「暫停使用」的字條。

貼完後我回到室內,見麗娜已經被剝得全身赤裸了。鎮宇抬高麗娜的右腳,手在她陰戶上又摸又挖,並不斷濕吻著她;建華則不停地搓揉著麗娜的36D雙胸,而玲玲就拿住攝錄機在拍攝,我也馬上拿起照相機拍照。

不久,玲玲對我說︰「我也想過去玩玩,好嗎?」我點頭。於是鎮宇和建華先將麗娜抱起,然後放在桌上,一人捉著她一隻腳往外拉開,令她兩腿大張。玲玲將攝錄機交給我,她則走到麗娜面前,脫掉她的內褲,並舔著麗娜的陰戶,我當然是做攝影師啦!

玲玲不斷地舔著麗娜,她(麗娜)不斷地「嗚……呀……唔……好呀……嗯……嗯……嗚……」浪叫回應。

我望著麗娜張合不停的性感紅唇,便對所有人說︰「我想拍師姐口交。」

鎮宇便說︰「建華,你和玲玲按住師姐,並要她張開口,準備替我口交。」邊說邊脫褲子。

麗娜雙手握住鎮宇放到她嘴邊的陰莖,先用濕滑的舌尖將龜頭舔掃一遍,然後才把鎮宇的陰莖含入自己的口內吸啜,鎮宇不久便發出「啊……呀……正呀!……噢……噢……」的呻吟聲。

建華看得興奮難捺,便說︰「輪到我享受一下了。」說完也躺到桌上。

玲玲手握建華的陰莖,把龜頭送到麗娜的嘴邊,麗娜只好扭頭過去也幫建華含陽具,含了一會後又吐出來再去含鎮宇的,輪流含吮,腦袋不斷地擺來擺去。建華見平時十分兇惡的師姐原來是很淫蕩的,不禁發出「呀……噢……師姐……你……你好淫……淫賤啊……噢……」的怪叫。

我見師姐一邊替兩人吹喇叭,臀部一邊不斷扭動,好像趐癢不堪的樣子,心想︰『我要好好地插她一番。』

玲玲見我褲內的東西凸高起來,於是便鬆手放開建華的陰莖,過來幫我脫校褲。脫清光後我挺著硬梆梆的陽具向麗娜走過去,我想用狗仔式去插麗娜,我命令她趴在桌上,翹高屁股,嘴裡仍輪流含啜著兩支陽具,我站到她後面扶著她屁股,玲玲則一手握著我的陰莖,一手撐開麗娜的陰唇,幫我把龜頭對準麗娜的陰道口。

我向前一挺,陰莖「雪」一聲便全根盡沒,我一刻不歇地就馬上抽送起來。麗娜被我抽插了不久後,嘴裡由「唔……唔……」的吸啜陰莖聲,轉為「嗯……呀……啊……喔……喔……」的呻吟聲,而且越叫越響了。

插了不久,鎮宇對我說︰「到我插她。」於是鎮宇便接力繼續插麗娜。其實我也有點想射(可能師姐太好插了),正好順勢拔出來回一回氣。

鎮宇也是用狗仔式去插麗娜,我當然是繼續拍攝啦。麗娜可能被我們插到爽昏了,此時竟然說︰「好師弟,你……你插得我很……很舒服……嗯……喔……呀……」

鎮宇插了大約10分鐘後,輪到建華接力,他採用面對面的姿勢壓在麗娜身上插。抽送了一會,麗娜又說︰「建華,你都幹得我很爽,很棒呀……嗯……喔……喔……」

此時我便提議︰「不如你們倆一齊插師姐吧!」

於是鎮宇便要師姐坐在建華身上,待建華的陰莖全根埋進麗娜的陰道內後,他要麗娜身向前俯,用手指先插進她的肛門,麗娜此時痛苦地說︰「喔,不要干……幹這個孔,喔……喔……好痛……痛啊……呀……喔……」

我看見麗娜的面容扭曲,聲音又那麼慘烈,令我又想要加入,於是我便趁她張嘴大叫時,將我的陰莖插入麗娜的口內。

我們干了麗娜十多分鐘之後,建華先將濃烈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不久,我亦射在她的臉上。我和玲玲及建華三人見到鎮宇仍然勇猛地抽著插麗娜的美穴,麗娜不斷地淫叫︰「喔……你好……好勁啊,我……我要你做我的……的男伴呀……喔……」

再過了5分鐘,鎮宇終於射了,射在麗娜的胸上。而玲玲就躺在麗娜身旁,舔弄著麗娜身上的精液。

不久,玲玲說︰「師姐,那麼多人陪你,快樂嗎?爽嗎?」麗娜已經爽到不懂回答了。

我們見時間已差不多了,便想離開,但麗娜卻對我們說︰「我是跟定鎮宇的了。但我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她叫家慧,你們有興趣嗎?」

我們點點頭,並問︰「怎樣才可以成事呢?」麗娜說︰「遲一些你們便知道的。」

之後我們便離開了美術室。

三劍淫俠之(四)破了師妹的處

自從上次在美術室之後,我們不斷想像到底師姐的妹妹--家慧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但師姐從來都沒有提及,甚至連她的男友--鎮宇也問不到任何關於家慧的資料。

終於有一次,我們在放午飯之時,見到師姐麗娜與一名大約是十四、五歲的女孩子在談話。

不久,那個女孩子走了,而麗娜就走到我們面前說︰「剛才你們見到與我談話的那個女孩子就是我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家慧了,我已約了她四點十五分到我家溫習功課,你們在放學時立即到公園等我,我先帶你們到我家裡等候。記得只可留在我的房間,我會再有安排的。」

聽到師姐的提示,沒有人會相信我們曾經在美術室與她幹過炮,而家慧更意想不到她的姐姐會出賣她的。之後我們便去午餐了。

到了放學時候(大約3時),我們便到公園等麗娜,不久,麗娜便到了。她對我們說︰「我先帶你們到我家裡等候,你們在我家內活動至四點十五分,我便接家慧。你們要躲在我的房內,直到我叫你們,你們才出來……明白嗎?」

我們在麗娜家裡等候,終於到了4時15分,我們便躲入麗娜的房間。不久後,我們四人在房內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之後隱約見到麗娜和家慧入了屋。

我們在房內向外窺看,起初見到麗娜與家慧在研究功課,誰知不久後,我們竟見到麗娜對家慧毛手毛腳起來,家慧立即擋住。但此時麗娜竟然說︰「你們出來吧!」我們聞聲後便走出廳了。

鎮宇和建華先將家慧捉住,將她抱到沙發上,我和玲玲便開始便將家慧身上的校服脫下來。

之後我們三劍淫俠開始七手八腳地撫摸著家慧的全身,包括胸部和陰部。家慧不斷掙扎,並哭著說︰「嗚……家姐……你……嗯……你出賣我……嗯……嗚……呀……啊……」

麗娜冷淡地說︰「我只是將你介紹給他們認識一下而已,你應該要好好地招待他們。」

這時候,我已將家慧的胸罩脫下,吸啜著家慧一邊粉紅色的乳頭,鎮宇就吸啜另一邊;建華也將家慧純白色的內褲脫掉,開始舔弄著她的鮮嫩的陰戶。

此時玲玲和麗娜在旁邊也摟作一團,玲玲其實在舔著麗娜的美穴,令麗娜發出興奮的呻吟聲。而被我們玩弄中的家慧,亦由哭泣漸漸變為興奮,情不自禁地開始呻吟起來,屋子裡充滿了女孩子們飽含性慾的歡愉哼聲。

我們三個猛男亦先後脫光。首先是建華,他將已漲得又大又硬的陰莖插入家慧的嫩穴內,家慧立即叫起來,她說︰「請……請輕力點吧!我怕痛啊!」建華於是溫柔地輕力抽插著家慧的美穴。

而鎮宇亦將自己的陽具放到家慧面前,並說︰「我要試試你的口技有沒有你姐姐那麼好。」於是家慧便張開口,含住鎮宇的陽具又舔又吮,以致不斷地發出「嘖、嘖」的聲響。

而我就走到麗娜面前,將陰莖塞入麗娜的口內,麗娜亦開始吹弄我的陰莖。正當我陶醉在麗娜美妙的簫功裡時,玲玲竟然在後面用舌頭舔我的屁眼,我即時興奮得幾乎在麗娜的口裡噴出來。

此時鎮宇發現有些血跡遺在沙發上,建華低頭見血跡就在他們兩副生殖器交接部位的下方,一面插,一面問家慧︰「這是你的第一次?」家慧沒有理會,而鎮宇此時卻妒忌地說︰「我要與你對調。」把陰莖從家慧口中抽出,推開建華,將自己的陰莖插入家慧的穴裡,家慧剛開苞的嫩穴連續受到兩支陰莖的鞣躪,不禁再次呻吟起來。

我見建華正在抽插家慧中途忽被鎮宇推開,陰莖一跳一跳的萬分難受,便叫玲玲去服侍建華,而建華亦迫不及待地開始插玲玲,我就去插麗娜。

三個女生,不斷地在我們身下叫著春,而我們亦在呻吟聲中越插越起勁。不久,我們換了位置,我去幹玲玲,鎮宇插麗娜,而建華就再次去操家慧,三女再次的呻吟,令我們三劍淫俠亦相當興奮,淫叫聲此起彼落,房間內春色無邊。

不久,我們一面抽插著她們,一面將她們抱起放在沙發上躺在一起,然後我們三男一齊把陰莖拔出來對著她們「舉槍致敬」,將濃烈兼暖熱的精液勁射在她們的身上,三女亦互相舔食對方身上的精液。

過了一會,我們三劍淫俠平靜地說︰「多謝師姐。」而家慧竟對著建華說︰「破我處的人是你,我跟定你的了。以後有什麼好玩的玩意,定要加入我這一份啊!」建華高興地說︰「好,一定。」之後我們便離開了麗娜的家了。

我和玲玲一齊回家時經過學校,見到一位身材勁爆的女教師從校門走出來。再之後遇到我們的班主任陳Sir,知道了一些消息。

三劍淫俠之(五)女老師 虐日

上一次我和玲玲回家途中經過學校,我們見到一位身材勁爆的女教師從校門走出來。再之後遇到我們的班主任陳Sir,他對我們說︰「剛才的女子是你們的代課老師,我會在明天介紹給你們全班的,BYE-BYE。」

我和玲玲聽完後便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在上課時我們見到陳Sir和那位女老師一同進入課室來,一班男女同學已經在交頭接耳了。此時陳Sir對我們全班說︰「這位是你們的代課老師,她會代我二個月的,負責我所教的科目,你們要聽話啊!她姓原的,原老師,請你自我介紹吧!」

原老師便開始說︰「我名叫原紫惠,是你們的代課老師,負責教中文和生物的,大家要努力。」之後我們便上課了。

到了下午,是上最後的堂,是連堂的生物科,我們於是便去到生物科的實驗室。之後原老師便對我們全班說︰「你們之前剛剛學完了關於無性繁殖,現在開始教有性繁殖。你們先自行觀看影片,然後我再講解。」說完便扭開電視機開始播放。

我們留心地觀看著電視中的畫面,我看了不久已有少許生理反應(勃起),而玲玲就對我說︰「很好看,又可以清楚地看到男女的生殖器官,真精彩!」

此時玲玲去扔垃圾,扔完後她回到坐位,低聲對我說︰「我剛剛見到老師的右手似乎放入裙子內,像在自慰。你認為呢?」

我對玲玲說︰「我也希望是的,人有七情六慾,看到這些東西無論是誰也會心癢癢的,只是觀點興角度問題。我一會會告訴給鎮字和建華他們知道的了。」我和玲玲又繼續看片了。

放學後,我們三對情侶(我和玲玲、鎮字和麗娜、建華和家慧),一面留在學校做家課,一面談論我們班新來的老師,我先對大家說︰「原老師的身材真利害,你們猜大約有多大呢?」

麗娜便說︰「依我估計,最少有36寸。」

家慧又說︰「我看應該有38。」

而玲玲又插話說︰「我認為是38寸F。」

鎮宇此時便驚訝地說︰「嘩!是否真的啊?」

建華又說︰「不太出奇的,現在人人吃的食品都營養豐富,這才叫做身材豐滿嘛!」

玲玲突然說︰「之前在生物堂時,我好像見到Miss在……在自慰,她將右手手指放入裙內,是否一面看一面有反應呢?」

我便說︰「可能啦!每個人都會的,我當時也有勃起啦!」

建華說︰「但我見到老師手上戴有戒指的。」

鎮宇此時說︰「可能他的老公(丈夫)沒有滿足到她呢?」

此時家慧望一望自己的手錶,原來已經是五時三十分了,學校大部份的燈和房間都已關掉,但麗娜卻發現教員室的燈還是開亮著的。我便好奇地對眾人說︰「我們的老師一般都是很快離開學校的,寧願將工作帶回家做也不會留在學校,又或者是工作效率高,無可能教員室的燈現在還是開亮的。」

鎮宇同意地說︰「是的。」建華也點頭。

於是我們便靜悄悄地走到教員室門外,再輕力打開一條門縫,果然見到有人在教員室,原來是原老師。我們見到她雙眼是閉起的,右手在搓弄自己豐滿的胸部,左手卻不見了。

建華對我們說︰「她的左手應該在裙子內。」

鎮宇此時對我說︰「俊輝,快拿出你隨身攜帶的V8攝錄機出來拍攝啦!」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