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淫俠

我們都看得十分興奮,有些男同學已將精液射在地上,女同學就弄到一地淫水。當然有些男女(包括我們三劍淫俠和玲玲)還在繼續自慰啦!

我見到周國偉這時已轉去幹白雲珠,而岑金城則在插老師,一對男的努力地抽插著,女的就不斷發出「喔……喔……嗯……嗯……嗚……喔……喔……」的呻吟聲。不久,兩個男生都將自己的陰莖抽出,把精液射在兩女身上,其他男生亦陸陸續續射精了。

在紫惠穿衣服時我問大家︰「你們對今天的安排覺得怎樣?」

男同學們都說︰「很好啊!不過只有二人可以性交,不公平。」

鎮宇便對大家說︰「你們可以另外再約她們的……明白嗎?」

此時又有人發問︰「我想幹老師,如何?」建華說︰「干老師是一定有機會的,但要預約。是嗎?原老師。」紫惠把頭垂得低低的說︰「是……是的,要預約。」

之後我們全班便離開課室,各自回家了。

正當我乘升降機上樓之時,我見到隔壁五十多的張伯帶同一個三十歲的女子剛從大陸回來,我心想︰『一定是在大陸娶的,可能是……』

三劍淫俠之(七)我和鄰居的少妻

自從在補課日回家時見到張伯帶同一個三十歲的女子回來,我便時常唸唸不忘這女子,她樣子不差,身材還很好,我猜她的身材應該有35·24·35。我在放學時,時常遇到她也剛好買菜回家煮飯,而我的眼睛當然放在她美好的身材上。

有一天,我學校放假,我於是過去找張伯下棋。到了張伯家門外,只見到他帶回來的三十歲女子,她說︰「你找我老公嗎?他不在啊!我是他的老婆。」之後她請了我進去坐。

我進去後就坐在沙發上,張太立即給我倒來一杯茶,然後進到廁所去。我見她行走的姿勢十分撩人,加上她身穿一件橙黃色松身衫和黃色熱褲,令我的老二(陰莖)有點起頭。

不久她又走到房中找東西,之後回到廁所,原來她是找衛生紙。廁所門關上後,我就對著在廁所裡的張太說︰「張太,張伯說有些物件要給我,我想到房內自己找找看,可以嗎?」張太說︰「好!你隨便吧!」我於是進了房。

我在他們的睡房內尋找,竟然發現到一些藥物,原來是「偉哥」!我心想︰『張伯,你一定是不能夠滿足你老婆了。』之後我又發現到一些震蛋和自慰器,我心又想︰『臭婊子!我今天一定會好好幹你,替你解決心中慾望的。』

我帶同一顆震蛋和一枝自慰器走出睡房,見到張太正在廚房炒飯,她炒飯的姿勢很誘惑︰屁股微翹、前身俯低,手一動鍋鏟,裡面沒有戴乳罩的兩顆大奶也跟隨著晃蕩起來,令我更有想幹她的衝動,於是我立即伸出雙手從後搓揉著她的雙乳。

張太驚叫起來︰「你……你想怎樣……救……救命啊!」我嘿嘿冷笑著說︰「不要假裝了,如果你性生活是滿足的話,又何需這些震蛋和自慰器呢?」說完後我立即把張太的熱褲脫掉,將震蛋塞入她的陰道裡。

我開動了震蛋的開關,張太的雙腿開始顫抖起來,口中不斷哼著︰「嗯……嗯……不要啊!我……我有老公的……嗯……啊……呀……呀……」我不但沒有理會她,更將震蛋的震幅調較至最高,張太大叫起來,更說︰「不要……不要這樣,好嗎?」我又沒有理會她,她又開始「喔……啊……嗯……嗯……呀……不……不要這樣,我……呀……我受……受不住了……哼……嗯……呀!」呻吟起來。

我見時候差不多了,立即將短褲脫下,並將張太的頭按在我下體面前,張太明白了,於是用舌尖隔著內褲舔弄我的陽具。我見張太被我弄昏了,便對她說︰「我去坐在沙發上,而你就趴到我腿間替我口交吧!」

我張開腿坐在沙發上,以方便張太替我口交,張太亦開始用嘴叼著我的內褲將它脫掉,再把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口中。張太不斷發出「噗滋……噗滋……」的吸啜聲,我也不斷地發出喘氣聲,並說︰「張太,你……你的口技很……很好。爽……爽啊……噢……噢……」

吸了一會,我叫張太停下來,將震蛋從她陰道取出,然後再把自慰器插入張太的美穴內,此時張太重新把我的陰莖含回嘴裡,隨著自慰器的震盪,有時會發出「噗滋……噗滋……」的吸啜聲,有時又會發出「嗯……呀……啊……嗯……噢……」的呻吟。

享受完張太的口技後,我走到張太的身後,拔出自慰器,再將我已變得又大又硬的真陽具插入她的美穴內,張太立即「呀……呀……嗯……嗯……喔……喔……好……好爽啊!……喔……呀……嗯……呀……」地呻吟起來。而我在抽插張太時,兩副身體亦產生了「啪!啪!」的碰撞聲。

我越插越爽,便對張太說︰「張太,你的小穴流出很多淫水啊!是否很欠干呢?」

張太一面呻吟,一面對我說︰「我……我的老公不能滿足我,當然是……喔……是欠干啦!快……快干死我吧!喔……喔……很爽呀……」

從後面插了幾十下後,我又要張太轉過身來,面對面地再抽插她,張太再一次呻吟起來。她對我說︰「我已洩了一次,但我再想多洩幾次,喔……呀……喔……喔……呀……啊……」

我毫不留情地猛插張太的淫穴,並問她說︰「你喜愛我嗎?」

她對我說︰「我……喔……喜愛……喜愛你的……喔……大陰莖……呀……我又洩了……呀……」我將張太的一隻腳擱到肩上,奮力地再插張太的小穴,張太又一次「呀……啊……嗯……喔……喔……喔……喔……你很……很勁啊!令我很舒服啊!喔……喔……」地叫起來。

我越插越起勁之時,張太又說︰「你又令我洩多一次了……喔……嗯……呀……呀……不如你叫我海翠姐吧!因為我的名叫海翠。好嗎?」

我邊繼續狠插,邊問她說︰「海翠姐,我插得你舒服嗎?噢……噢……」

張太(海翠姐)對我說︰「喔……好弟弟,你……你插得海翠姐我很舒服,喔……喔……呀……呀……又要洩了……」

我不斷地抽插,不久,我「呀……呀……噢……噢……呀……」了幾聲,將我的陽具抽出,顫抖著下身,將濃烈的精液射向海翠姐赤裸的身上。

之後我對張太說︰「以後我可以叫你海翠姐嗎?」張太搖頭說︰「不可以,這只能在我和你單獨相處時才可叫,平時我就是張太。」

不久,我便回家了,但我拿走張伯一些珍藏VCD回家看。

第二天,我如常回校,但鎮宇對我說了一些他的事情。

三劍淫俠之(八)鎮宇和表姐的一夜

上回提到我和玲玲回校時鎮宇有話對我們說。他說︰「我在假期前的一夜,干……干了我的表……表姐。」

我於是好奇地問︰「你為何會?……唉!」

鎮宇之後說︰「事情是這樣的……」(以下是鎮宇的自述。)

在假期的前一天(星期二)放學回家之後,我便對媽媽說︰「我想到表姐家玩,因為表姐買了不少新Game,如有需要,我會致電給你的。OK?」媽媽答應了,我便去表姐家,表姐是獨住的,所以她把後備鑰匙交給我媽媽,方便替她處理家務。

到了表姐家,我立即走到她的房內拿出遊戲機和一些表姐新買的Game來玩,玩了不久,我便致電回家,對媽媽說︰「表姐還未回來,可否……」此時媽媽立即說︰「鎮宇,你的表姐--佩琳要遲一點才回來,你替她處理家務吧!」於是我只好將遊戲機和Game碟放回表姐房。

此時我無意中見到一條紅色的T-back內褲,我心想︰『表姐真是一個忙碌的人,連那麼重要的東西都隨處亂放。』而我的老二(陰莖)有點兒勃起,於是我拿了這條內褲和其餘還未洗的兩套內衣褲到廁所內玩弄又玩弄。

不久,我聽到開門的聲音,原來是表姐回來了,我立即停止玩弄,打開了部份的廁所門。

我見到表姐坐在沙發上,身穿白色恤衫和粉紅色的套裝裙,最令我興奮的是她的裙很短。我見到表姐將雙腳放在茶上,再把手伸入裙內,發出「嗯……呀……嗯……」的呻吟聲,我當時腦裡只想著一件事︰就是要幹上表姐她。於是我先將長褲和內褲都脫掉,然後輕輕地從廁所走出來,再站到表姐面前說︰「不如由表弟來幫你解決吧!」

表姐嚇了一跳,隨即見我光著下身,驚慌地問︰「你……你想怎樣?不……不要亂來!」我不作回應,只顧走近表姐。

此時表姐再問︰「喂!你想怎樣?快說吧!」我心想︰『表姐,你的內褲已濕透了,其實是很想被我幹的。』我便說︰「請表姐你張開口,我的寶貝要放入你的口內享受。」跟住我便將寶貝放入表姐的口內。

表姐用口含著我的陰莖前後套弄著,我的興奮程度不斷上升,表姐又時常發出「嗯……唔……嗯……」的吸啜聲,並對我說︰「嗯……好表弟,你的肉棒果然好強勁,比我以前的男友還棒!」而手則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陰戶。

不久我將陽具從她口中抽出,然後替表姐將恤衫鈕扣解開,把裙子翻起,再將她的白色絲襪和黑色內褲脫掉,最後當然是品嚐表姐的美穴。

我一面舔弄著表姐肥而多水的美穴時,表姐對我說︰「嗯……哼……我……我的好表弟,你……嗯……喔……你為何會舔到我欲欲仙欲死?」我只顧舔,哪有空閒回應。我不斷地舔,表姐就不斷發出「嗯……哼……」的呻吟聲,我將舌頭伸入她陰道時,表姐大叫︰「我的好表弟,喔……嗯……我受不了,我要……要洩了……」話音未落,表姐的陰戶便洩出不少淫水(陰精)噴到我的面上。

接著我便手口並用地向她35寸D的胸部進攻,不知是否已被我弄至興奮過度,她在「嗯……唔……嗯……嗯……哼……」呻吟時,右手就情不自禁地握著我的小弟玩弄。

玩了一會乳房,我便摟住表姐的腰,奮勇地將我的陽具插入她的美穴內,表姐好像觸電一樣,立即叫了起來,而我也不客氣,全力以赴地狠幹我的表姐。我先用普通的男上女下姿勢來插她,表姐就不斷地「喔……噢……嗯……嗯……喔……表弟啊!要……我要啊!喔……喔……」浪叫;不久,我又將她側著身子來干,再一次令表姐呻吟起來。

我邊插邊問表姐︰「你……噢……你是否很欠干呢?回答我!」表姐興奮地說︰「我……我是……喔……欠干的女人,我要……我要你的大陽具,我要……嗯……嗯……喔……喔……」說著,表姐扭轉身體,用屁股對住我,並對我說︰「我想肛交。」

聽到表姐要肛交,我立即走到廚房,將食油、匙羹、筷子拿出廳來。我先用匙羹載了一些食油,再慢慢倒在表姐的屁眼周圍,然後將一對筷子插在她的美穴內,令表姐不由「喔」地哼了聲。最後,當我將隆起的肉捧輕輕地插進表姐的屁眼內時,表姐立即叫了起來,她說︰「嘩!好……好痛啊!我不……不玩了!」

我沒有理會,依然抽插著表姐的屁眼,表姐就不斷地叫嚷︰「喔……喔……呀……哎呀……停……停吧!」

我插了數十下後,將插在表姐美穴裡的筷子拔走,改用我的陰莖來插她。我以狗仔式來幹她,令表姐又再次興奮地呻吟起來︰「啊……喔……呀……表……表弟啊!你太……太棒了,嗯……呀……我之前肛交時已洩了一次,現在又想洩多一次,可以嗎?」

我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幹著表姐的美穴,同時雙手伸前不斷搓弄著表姐的美乳。不久,只聽到「呀……呀……喔……我又……又洩了……」原來表姐又一次高潮了,我於是更加賣力地抽插。

最後,我也插至高潮了,將陰莖從表姐穴裡抽出,再將精液射向她的臉上,而表姐則津津有味地舔食著不停從臉額上流下到口中的精液。

歇了一會兒,我穿上衣服想離開時,表姐對我說︰「我要你時常來……來干我,最好約多些同學一起來。知道嗎?」我點點頭後便離開了。

(以上是鎮宇的自述。)

我便對鎮宇說︰「哈!我們又有新的干炮對象了。」之後我們便集隊了。

三劍淫俠之(九)淫人母

對於我(俊輝)來說,幫玲玲是我的義務,因為她是我女友,我是不會拒絕的,例如在功課上、運動上。而我當然有回報的,就是與玲玲做愛了,有時在我家,有時在她家。

有一天放學時,玲玲對我說︰「我媽媽長得頗為美麗,所以我的樣貌亦不太差。」我莫名其妙地問︰「為何無緣無故提起你媽媽?」

她答非所問︰「我媽媽的身材蠻不錯,有35寸胸,腰肢纖幼,臀部渾圓,值得一幹的。」

我又問︰「真的嗎?你這個……唉!但為何要說你媽媽的身材呢?」

玲玲竟然對我說︰「我發現媽媽最近時常偷偷在房內講電話。有次我半夜上廁所時經過她的房間,門沒掩好,我看見她只穿著內衣褲躺在床上,右手拿著電話,左手就撫摸著胸脯。我看了不久,見媽媽她又屈起膝,把手指放入下陰內摩擦撫摸,口中不斷發出『嗯……嗯……喔……』的叫床聲。我想一定是爸爸不在家,她性苦悶。」

我帶點懷疑地問︰「你是否想我幫她『解悶』呢?要我去幹你媽?」

玲玲認真地點點頭,並說︰「我會安排的。星期六上午來找我吧!」之後我們便各自回家了。

到了星期六上午10時,我便依約去到玲玲的家,玲玲見我來了,便請我入內,她媽媽也邀請我和她們兩母女一起吃早餐。我和玲玲邊吃邊打情罵俏,此時在桌底,我悄悄地將腳伸到玲玲的兩腿之間,玲玲被我挑逗得不由自主地左右擺動,而我就一面吃東西,一面看著玲玲的美態。

不久,玲玲在桌底將我的腳轉撥到她媽媽的兩腿之間,玲玲母親察覺到了,身子不自然地亦左右微微擺動,但卻沒有惱怒的意思。而在我的腳於玲玲母親的兩腿間不斷撩撥、摩擦下,玲玲母親的臉漸漸地紅了起來。

玲玲這時對我們說︰「我要出外買些東西,很快便回來。俊輝,一會兒你再教我功課。」

不久玲玲便出去了,而她媽媽亦進了她自己房間。我偷偷走過去門邊窺看,從門縫間見到她正在裡面換內褲,我心想︰『可能是受到我的撩撥,她忍不住流出淫水而弄濕的。』在她剛剛脫下內褲準備穿上另一條時,我突然走進她房間,她吃了一驚,用手掩著光脫脫的下身,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想幹甚麼?你……你……」

我慢慢地走前,玲玲媽則不斷後退,退到床邊時已退無可退了,我向前一撲將玲玲媽壓住,兩人一同倒在床上。

我將玲玲媽壓倒之後,就不斷地擁吻著她,更不斷地用手撫摸她的下身。不久,玲玲媽的身體好像開始酸軟起來,而我亦開始有所行動了。

首先我在她一雙修長的雙腿之間不斷舔和輕吻,玲玲媽就不斷地「嗯……嗯……呀……嗯……嗯……呀……嗯……」呻吟;隨後我就由舔大腿轉為啜她的腳趾,而玲玲媽一面呻吟地說︰「好啊……嗯……喔……好舒服啊!哈……呀……嗯……快來……快來舔我的穴穴……」

我當然立即照辦,將玲玲媽兩條大腿左右拉開,馬上俯身趴到她胯間。此時她的美穴已見到有少許淫水從陰道流出來,我於是不停地舔弄玲玲媽的陰核,不斷吸啜著玲玲媽的小陰唇,令她又再發出「嗯……嗯……呀……嗯……」的呻吟聲,而我的手就不停地玩弄她那對35寸的豐乳。

躺在床上的玲玲媽此時氣喘急速地說︰「好男孩,快……快來插我吧!」恭敬不如從命,我一聽到就立即把自己所有衣服脫掉,將已硬起來的陰莖直插入玲玲媽的陰道內。方一插進,我便不由對著玲玲媽讚歎︰「玲玲媽,你的陰道好緊窄,比你的女兒更窄,真的很High啊!喔……噢……」

玲玲媽邊用雙腿纏著我的腰,邊浪叫︰「呀……噢……好男孩啊!我……我也好High啊!嗯……嗯……喔……喔……快些插……插我……不要停啊!呀……呀……」

我用這個性交姿勢插了不久,就將玲玲媽的身體扭轉,改用狗仔式來插她。我的陽具在她陰道出出入入之時,玲玲媽就不斷伴隨著「喔……喔……好啊……呀……呀……喔……嗯……呀……」的呻吟。

抽插了一會兒,我隱約聽到玲玲回來了,但我沒有理會,加強力度再勁插玲玲媽,將她又送上另一個高峰。抽插了百多下後,我終於忍不住要射了,匆匆將陰莖抽出,把精液「噗噗噗」射在她的身上。

射完精後我躺到玲玲媽身邊,邊揉著她一對大奶邊對她說︰「玲玲媽,你和你的女兒都很好干啊!」歇了會後我便離開房間了,而玲玲媽就仍然滿足地躺在床上,像在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走出房外,我竟然見到玲玲正在客廳替鎮宇和建華兩人口交,而鎮宇和建華都是全身赤裸的。不久他們二人把自己的陰莖從玲玲的口內抽出,和我打了個招呼後就匆匆走入玲玲媽的房。我和玲玲跟在後面,見到鎮宇和建華一進去便合力按住玲玲媽,玲玲媽驚呼著︰「你……你們不是……鎮宇和建華嗎,想……想怎樣?」

玲玲站上前說︰「媽,你沒看錯,他們的確是我的同學,是我找他們來干你的。」

鎮宇首先扛著玲玲媽一條腿從側面抽插著她的美穴,建華則握著玲玲媽一對乳房在玩弄。不久建華不滿地說︰「我又要插。」鎮宇只好躺到玲玲媽後面,再把自己的陰莖插入玲玲媽的肛門,正當玲玲媽喊著︰「呀!好……好痛啊!不要啊!」之時,建華立即在前面把陽具用力地插進玲玲媽的陰戶內。

我和玲玲走近床邊,觀賞著我的朋友(鎮宇和建華)幹著玲玲媽,鎮宇和建華奮力地抽插著玲玲媽的肛門和美穴時,玲玲媽就不斷地發出「呀……喔……喔……呀……噢……呀……喔……」的呻吟聲。不久後,建華和玲玲媽起身轉換體位,原來玲玲媽是要坐在鎮宇身上,用陰戶去套他的雞巴,而建華就改插玲玲媽的肛門。今次輪到玲玲媽不停地上下搖動,使鎮宇和建華插得異常的High。我看見鎮宇和建華大約插了三十多下後,便將自己的陰莖抽出,紛紛把精液射在玲玲媽的身上。

我們三劍淫俠之後走出客廳休息,而玲玲媽亦跟著出來了,跪在我們三人面前,對我們說︰「剛才是我第一次肛交,好痛,便很美妙,我要報答你們。」玲玲媽說完後立即把我的陰莖放入口交品嚐,因為我坐中間,她雙手也沒閒著,分別握著鎮宇和建華剛發射完的炮來玩弄。

不久,玲玲媽吐出我的陰莖,將建華的肉棒含入口,我們三人同時聽到玲玲媽發出「唔……噗滋……噗滋……」的吸啜聲。沒多久又到鎮宇享受玲玲媽的口技,鎮宇讚歎道︰「玲玲媽,你的口技真好啊!噢……」不久,又輪到我了。

此時我們三人見到玲玲下身穿上一條加了支假陽具的內褲走過來,玲玲說︰「媽媽,讓女兒也盡一點孝道吧!」我們三人明白了,鎮宇和建華分別捉住玲玲媽的雙手,我就按住她的頭,好讓玲玲可以把那根假東西插入她媽媽的陰戶。一插入玲玲媽就浪叫起來︰「好女兒,你插……插死我啦!快拔出來……」玲玲沒有理會,並扭開了控制器,原來那條假東西會自動旋轉的,我們看到興奮之極,玲玲媽則叫苦連天︰「呀!玲玲你竟用這東西來插你媽媽,喔……真過份啊!喔……嗯……呀……」

我們見到玲玲媽被自己女兒抽插著,不斷在叫床,衝動到不停地打手槍(打飛機)。玲玲大約抽插了近百下時,我叫玲玲媽躺在地上,三人分別向她的臉上噴射出濃烈的精液,以「顏射」來答謝她被我們插穴。

過了不久,玲玲對著她滿面精液的媽媽說︰「我已經把你剛才的叫床聲錄了音,以後當我有需要時要聽我的話。」玲玲媽哭喪著臉說︰「好……吧。這是我唯一的選擇,是嗎?」玲玲點點頭,然後送我們三劍淫俠出門口。玲玲此時對我們說出一個她的念頭……

三劍淫俠之(十)荒淫的家長會

我們離開玲玲家不遠時,玲玲對我們說︰「我有一個念頭,如果我媽媽和原老師一同都是全身赤裸,我相信場面一定很好看,幹起上來也一定很興奮的。」

我打趣地說︰「原來你可以與女性做愛的,那我豈不是有個人妖女友?」大家笑完後各自回家了。

有一天我回校時,見到鎮宇和建華,他們異口同聲地對我說︰「剛才我們遇到了原老師,不禁回憶起我們一起玩弄她的事,也想起我們干玲玲媽的那一次,真是回味無窮,如果她們一起裸露來給我們看,就……嗯……嗯……嗯……」我也回應說︰「說起來可也是啊!兩個女人各有千秋,一個有身材,一個有技巧。如果真的可以,相信我們一定很Enjoy的。」

玲玲此時走過來對我們說︰「不如我們要脅老師和我媽媽吧!好嗎?」我們點頭贊成後便上課了。

到了中文課時,原老師進入課室。她身穿白色的外衣,藍色長袖恤衫和半截裙,絲襪及藍色高跟鞋,十分誘人。上課後不久,玲玲竟然在睡覺,當原老師走到玲玲面前想責備她時,我趁機搗亂,將鎮宇借我抄的功課拋向他,但不慎打中了坐在鎮宇面前的建華,建華破口大罵說︰「喂!有沒有攪錯,打中我了!」我對他說︰「我也不想的嘛!只是力度小了一點,那又如何啊?」鎮宇說︰「喂!俊輝,你不要破壞我的功課,否則絕交。」正當原老師望向我們時,我們見她擺了一擺,然後玲玲說︰「Sorry,老師,打中你那渾圓的臀部。」我們全班都笑了起來。

原老師此時微慍的說︰「俊輝、玲玲、鎮宇和建華,你們四人放學後留堂,我有話要對你們說。」我們吐了吐舌頭,然後繼續上課。

到了放學時,同學們都回家去了,只剩下我們三劍淫俠留在課室,此時原老師進來了,見到我們坐在椅子上談笑,便大聲說︰「你們三個,快起身罰站!」我們噤聲照做。

此時玲玲走入課室,拿出一些照片給我們看,而我們亦當著原老師面前邊看邊指指點點,原老師見我們不按她的話做,便過來把照片搶走,仔細一看,原來相片中的裸女竟是老師她本人!原老師又惱又羞,正轉頭想走之際,我乘機走到她的身後,立即抓住她一雙巨乳不停地搓揉,而鎮宇和建華也過來捉住她的一雙美腿撫摸,玲玲就將手伸入老師的裙內撩撥。

原老師拚命掙扎,但又怎敵得過我們八隻淫手?不一會就被摸得全身發軟,氣喘如麻︰「你們好壞啊……啊……啊……欺負老師,我要見你們家長……」

玩了一會,我就對老師說︰「老師,見我們的家長沒問題,就星期日吧。但是……你知道該怎麼做的。」

紫惠(老師的名字)此時問︰「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再說︰「即是說在家長會時,你要挑逗我們的家長,可以嗎?」老師想盡快脫身,無奈地說︰「好……好……」

我們離開學校的時候,其餘的人問我︰「我們不是來干老師和玲玲媽嗎?」我對他們說︰「我們要干老師,今後機會多著吶,但我們做一次旁觀者又何妨?可能更加有趣呢!可以比較一下誰的父親是最捧的。」

玲玲也附和說︰「我相信也蠻有趣的,可以由老師和我媽媽做評判。」大家嘻笑著回家了。

星期日是家長日,我(俊輝)、鎮宇、建華和玲玲四人一早就回到學校,見到原老師就說︰「老師,你今天一身白色衫裙十分誘人,我相信家長們一定會被你吸引住的,快去拿實驗室隔壁的預備室的鑰匙來,我要你在生物實驗室裡開家長會。」原老師點點頭就去把鑰匙拿來給我了。

我們躲在實驗室隔壁的預備室等了一會,就見到原老師帶領著我爸爸--志成,鎮宇爸爸--成剛和建華的爸爸--照榮進了實驗室,當然玲玲媽--惠君(之前無交代)也在場,我們就靜靜地等著看好戲。

此時在實驗室內,老師正與我們四人的父母在談論著我們,但我卻見到原老師邊說話邊在桌底撩動著我爸爸的下體,而她的左手則伸入玲玲媽的裙子內。這時成剛和照榮也發現到桌底的春色,於是成剛就要老師和玲玲媽替他出火,而照榮就鑽進桌底,開始舔弄她們的下陰,不久我們就聽到「嗯……嗯……啊……呀……嗯……」此起彼落的呻吟聲。

此時我爸爸提議︰「不如我們就在這裡干吧,好嗎?」建華爸爸連忙從桌底下鑽出來,與鎮宇爸爸合力將原老師抱起,放在桌子上,七手八腳地去脫她的衣服。我爸爸就將另一張桌子搬過來,把兩張桌子並在一起,然後再跳上桌面,和建華爸爸聯手去幹原老師,鎮宇爸爸當然是干玲玲媽了。

由於原老師的美穴和肛門同時受到我爸爸和建華爸爸兩人的夾攻,即時浪叫起來︰「喔……呀……好……好脹啊!……喔……我受不了了……兩位可……呀……可否輕力一點?嗯……喔……」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