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劍淫俠

另一方面,玲玲媽也被鎮宇爸爸幹得很爽,也在浪叫著︰「成剛哥,你……你幹得我真……真舒服!嗯……喔……不……不要停……喔……呀……呀……」

只見建華爸爸抱著紫惠(老師的名)躺在桌上,陰莖插在她的肛門裡,而我爸爸則趴在老師身上,把自己的陰莖在老師的陰道內插入抽出,幹得不亦樂乎;而鎮宇爸爸也改用狗仔式插著玲玲媽,抱著她的屁股撞擊得「啪、啪」作響。我們四人在預備室不斷聽到由實驗室傳過來「嗯……喔……喔……好呀……好爽呀……啊……啊……」的浪叫聲,更見到玲玲媽一面被鎮宇爸爸操幹著,一面還舔著另外三人的肛門和下陰。

過了不久,我們見到他們交換伴侶了,變成鎮宇爸爸插原老師,玲玲媽則被我爸爸和建華爸爸夾在中間狠幹。

此時兩個淫女早被操得興奮起來,她們的叫床比之前喊得更加大聲。我們聽到紫惠在浪叫︰「嗯……呀……喔……你……你們三位家長幹得我……我很High啊!喔……喔……」玲玲媽也呻吟起來︰「你……你們喔……三人呀……令我很……很舒服啊!嗯……喔……喔……呀……啊……」

不久,我們三劍淫俠的爸爸竟然都把陽具抽出來,我爸爸說︰「我們只顧抽插她們的肉洞,沒有好好照顧她們全身。」其餘兩男亦有所同感,立即開始搓弄她們的乳房。建華爸爸說︰「紫惠老師的一對38寸巨乳,抓起來十分有手感;而惠君妹就勝在身段平均,各有美感。」

我爸爸和鎮宇爸爸分別搓揉著原老師和玲玲媽的乳房,又把她們的奶頭含進嘴裡吸吮;建華爸爸就輪流抽插二人的美穴,爽得兩女又一次「嗯……喔……喔……呀……呀……嗯……」地呻吟起來。

不久,建華爸爸說︰「看!兩人都洩出淫水了,快來插穴吧!」我爸爸和鎮宇爸爸正含著乳頭猛啜,忙不過來,只好伸手過去用手指幫忙插穴了。玲玲媽和老師在被我們三劍淫俠的爸爸們抽插其間,竟主動抱在一起親吻。

不久,我們的爸爸提槍再插,我爸爸和建華的爸爸齊干玲玲媽,鎮宇爸爸則插原老師,我們又一次聽到曾被我們玩弄過的兩個女人再度淫叫起來︰「喔……呀……啊……喔……我……我們受不住了,嗯……喔……快干死我……我們吧!呀……喔……呀……」我們的爸爸在抽插了五十多下後,不約而同地把自己的陰莖抽出,將他們的精液射向兩女的臉上和口中,更要兩女替他們把陰莖上的精液舔吮乾淨。

之後,赤裸的原老師對我們的家長說︰「很感謝你們能抽空參加今次的家長會,希望你們的子女也像你們那麼堅強。今天的家長會到此結束,你們可以回家去了,這樣的家長會最好能夠定時召開,以加強學校和家長間的聯繫和瞭解。」此時我們的家長分別穿回衣服離開了。

我們三劍淫俠看完這麼精彩的群交表演,也因為我們家長的優異演出而一柱擎天起來,玲玲見狀亦十分識趣,用口替我們一一解決,我們亦先後把精液射入玲玲口中。

三劍淫俠之(十一)特別的一課

我們班自從上一次補課日之後,每個同學都迷上了原老師的身材,有些男同學還偷偷向我們詢問,有否曾與老師干(做愛)過?

我們三人某天午餐時聚在一起,鎮宇獻計說︰「不如再要老師和我們幹一次好嗎?」建華就問︰「全班輪流來干她?」我搖搖頭說︰「不是,我們先遊說所有男生支持,只有我們三人才可真真正正干老師。其餘的同學也可以替老師按摩以鬆弛一下的,好嗎?」鎮宇問道︰「怎麼樣遊說呢?」我說︰「我們可以將考試Tips(提示)和我們一些珍藏色情VCD和DVD借給他們便可。」大家達成共識後繼續午餐。

到了第二天上午,是上中文課,又是原老師執教。不久,我將一張字條搓成球狀拋向老師,字條上寫著︰「我要你在下午的生物課時在實驗室跟我們玩,否則我們會將一部份關於你的珍品公開。」我們見原老師看後臉紅起來,但仍強忍著繼續上課。

終於到了下午的生物課,我們在實驗室等待著原老師,不久,鎮宇見到紫惠快來到實驗室門外,便急忙通知我們。

當紫惠想進入時,我立即說︰「原老師,請停步。先將你現在所穿的內褲脫掉,並且放在教師桌上。」

紫惠今天身穿鵝黃色的套裝裙,白色恤衫,已經很誘人了,再加上她慢慢地從裙子內將金色的T-back內褲脫出來,我們立時嘩叫,歡呼起來,之後她站在我們的面前,正靜候我們的差遣。我是坐在實驗室最中間的,我就像主持一樣在自己的位子上對紫惠說︰「老師,我們希望你到每一張實驗桌上替我們作表演。」

紫惠按照我的吩咐走到她面前的一張桌子(B桌子)上,開始表演脫衣舞。她一蹲下,裙子底下已沒有了內褲遮掩的陰戶馬上暴露出來,粉紅的陰唇微凸在漆黑的陰毛之間,立時令坐在B桌子旁的兩位男同學忍耐不住了,起身走到紫惠身後,合力將紫惠按下,並開始舔弄紫惠修長的美腿和搓揉她的臀部。而同桌的兩個女同學竟然也坐到桌上,翻起了校裙,其中一女說︰「老師,我們也要爽一爽,快幫我舔舔吧!」而鎮宇正在一旁計時。

大約過了三分鐘,鎮宇便說︰「時間到了,請老師轉往A桌子(B的右邊)繼續活動。」紫惠聞言照做。

這一回,周國偉同學(之前有出場的)說︰「老師,我們想要試一試你的口技。」

紫惠依囑坐在椅子上,國偉和另一位男生就脫掉校褲,站在她面前,把自己的陽具掏出來,讓紫惠分別替他們口交。而同一桌的兩位女生亦將紫惠的雙腳分開,蹲在她胯前用手指撫摸她的陰戶和撩撥她的陰毛。三分鐘後,紫惠立即走到D桌子(A桌子後面),今次的男生早已光著下身,坐在桌子上,其中一人是金城,他說︰「我要老師翹起臀部替我們口交。」紫惠無奈地照做,而女的就在她背後用手指插穴。我此時見到老師眼有淚痕,但我當然沒有理會。

終於到我們三劍淫俠出場了,此時的紫惠已經被我們全班同學玩弄至光脫脫的一絲不掛。

建華像侮辱一樣地說︰「老師就像我們的性奴隸,我們要她口交,被指插,被舔等,完全沒有反抗,真是很聽話。現在終於輪到我們三劍淫俠主角出場,要令大家興奮起來。」

我們要紫惠跪到桌上,而我們三劍淫俠隨即把所有衣物脫掉。首先,建華躺在桌上,鎮宇就按著紫惠的頭,令紫惠為建華口交,同時,鎮宇亦從後面開始用狗仔式抽插紫惠,紫惠不斷「嗯……喔……呀……呀……啊……噢……喔……」地呻吟。

看見老師對我們無限服從,我心想︰『一定是剛才我們全班已將她的慾火點燃了。』而我的雙手在搓弄著紫惠巨乳的同時,肉棒卻被玲玲的小嘴吸啜著,使我亦發出「噢……噢……」的興奮叫聲。不久,我們調換位置,鎮宇把陽具抽出轉玩紫惠的巨乳,建華就摟著紫惠的身體,並將自己的陰莖插入紫惠的屁眼;而我就爬上桌上,用力將那話兒(陽具)插進紫惠的穴內。此時紫惠一面「呀……喔……嗯……」低哼,又不斷發出「噗滋、噗滋」的口交聲,而我們三人也開始「噢……噢……」地呻吟起來。

夾攻之下,我們三人聽到紫惠不斷地浪叫︰「喔……哼……唔……唔……我……我很辛苦啊!喔……嗯……求求你……你們停止吧!喔……嗯……呀……」我們不但沒有停下,我更說︰「各位同學,你們也可以選擇各自的對象來干一干啊!」

在全班男女同學開始亂交之時,我和建華交換位置,我插紫惠的肛門,他插小穴,鎮宇則選了玲玲來幹。此時的實驗室,充滿著眾女「嗯……嗯……喔……喔……哼……呀……啊……呀……呀……」的浪叫聲,我們亦不甘示弱,依舊狂抽猛插著紫惠。

過了大約十分鐘後,除了我們三劍淫俠外,大部份男生已各自將精液噴射在自己性伴的臉上、乳房、手上或體內。再過了五分鐘,我先把陽具抽出,將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不久是建華,也是把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最後是鎮宇,她與玲玲幹了一會,在臨近射精之時,把陽具從玲玲陰道抽出,亦將精液射進紫惠的口內。

我們穿回衣服後,我便問紫惠︰「老師,今天享受嗎?」紫惠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因為口內仍含滿我們三劍淫俠的精液,張不開嘴,不過兩條淚痕卻從她俏臉上慢慢淌下來,但我們全班都沒有理會她便離開了。

在放學時,我們見到陳Sir,他回來了,我們見到原老師主動跟他說話。

三劍淫俠之(十二)老師的報復

上次我們見到原老師主動和陳Sir說話,我們以為只是課程進度匯報,原來是老師復仇的開始。

在「特別的一課」後的第三天,在我家的信箱收到一封信,要我到郵局拿一個包裹。我去郵局領了包裹後回家,拆開一看,發現有一盒錄影帶和一封信,信上註明這盒錄影帶要我、鎮宇和建華一起看的,於是我便邀了鎮宇和建華到我家一同觀看。

他們來到之後,我們便一齊看信,信上說︰「這一盒錄影帶是給你們看的,請慢慢欣賞。」看完信後我們便立即把那一盒錄影帶放進錄影機裡播放。

開動了錄影機,我們見到我們的女友--玲玲和麗娜分別被綁在一張床的框架處,家慧就坐在地上,也是被綁著的,而且三個人看起來好像沒有反應。

不久,鏡頭一轉,見到陳Sir和原老師一同進入房,同時間,三人也甦醒了過來,見到陳Sir和原老師,她們驚慌地擺動身體,家慧更加想走,但被陳Sir推倒。此時陳Sir說︰「原老師其實是我的前妻,她已說出你們怎樣對待她,我要為她報仇。」

陳Sir說完後便立即走到家慧身邊,不停地玩弄她的身體,又搓揉雙乳,又撫摸大腿,又摳她的陰戶,又吻她的嘴,而在床上的玲玲和麗娜就拚命掙扎。此時紫惠爬上床,將她手上兩支佈滿膠粒的粗大假陽具分別插入玲玲和麗娜的穴內,並扭開震動開關,我們從影帶中看到我們的女朋友都在「嗯……哼……不要啊!喔……」地呻吟著。我們從影帶中見到紫惠開啟了電視和VCD機,原來正播放著A片,我們見到玲玲和麗娜在床上不斷顫抖抽搐,口中不停發出「嗯……喔……嗯……呀……」的呻吟聲。

再看陳Sir,他已經把家慧壓在地上,將已勃起得又紅又脹的陽具插入家慧的陰道內,家慧見到陳Sir那大約8寸長的肉棒時,立即驚叫了起來︰「不要……不要插進來啊!喔……喔……嗯……」但隨即便聽到家慧在浪叫了︰「喔……嗯……啊唷……好……大……大啊!喔……嗯……哎呀……頂得我很痛啊!啊……呀……」而在床上的兩女亦也淫叫起來,只見紫惠將兩支插在玲玲和麗娜陰道裡的粒狀假陽具拔出,轉而插入她們的屁眼裡,又用舌尖舔著玲玲的奶頭和用手指插著麗娜的美穴。

我們看得火也來了,而畫面內,我們又見到陳Sir將家慧的身體扭轉令她趴在地上,屁股翹高,再從後狠狠插入她的陰戶,家慧再一次浪叫著︰「喔……喔……嗯……呀……呀……啊!我……我要洩了!不要再插啦!我受不了了!喔……喔……」

而在床上的玲玲和麗娜在紫惠的力插之下,狂洩出來的淫水把床單也洩濕了一大片,嬌嫩的小屁眼被假陽具撐攪得又紅又腫,像要快爆裂開來一樣,兩人痛得在床上滾來滾去,同樣地大喊著︰「嗯……喔……有本事就用真的陽具來插我們,不要用手指!哇……呀……啊……」

此時陳Sir聞言將陽具從家慧體內抽出,再跳上床︰「好,就讓真的陽具來把你們操得死去活來!」一說完就使勁插入麗娜的陰道內。

而紫惠見家慧已被陳Sir幹得渾身虛脫地癱躺在地上,立即抓起她,先將她綁在床架處,一邊要她和玲玲用陰戶互磨,一邊用鞭子抽打著玲玲和家慧的身體。玲玲和家慧由於被紫惠鞭打,立即痛苦地喊著︰「不……不要抽打我們了!喔……好痛呀……呀……」

不久,陳Sir對紫惠說︰「要這個小騷貨,疊在她姐姐身上。」紫惠於是先替家慧鬆綁,再將她綁在麗娜的身上,陳Sir一邊狂奸著玲玲,而紫惠就一邊鞭打著麗娜兩姊妹。我們再看了十多分鐘後,陳Sir才把陽具抽出,將精液噴灑在她們三人身上。

正當我們想關機之時,陳Sir在影帶中說︰「你們這盒影帶是複製的,我亦會將這套好戲賣給A片公司,一定可以賺大錢。如果你們不想這盒影帶流出市面,只要你們三人三天後到我親戚的別墅處,我會替你們預備一個Party的。Bye-bye!」

我們三人在商議著……

我們正在商議時,我們的女友們來到我家,玲玲哭著說︰「我們被陳Sir和紫惠……嗚……嗚嗚……」

鎮宇便說︰「我們知道了。」

麗娜又說︰「我……我們被拍下片來,怎麼辦才好?」

建華便答︰「我們知道你們被拍下片來,陳Sir要我們到他的親戚的別墅處。」

家慧也哭著說︰「你……你們一定要為我們作主。」

我此時惟有說︰「只有照陳Sir的說話做了,你們放心吧!」不久,鎮宇等人便走了。

三天後,我們三劍淫俠便照信上的地址去找陳Sir親戚的別墅,結果終於找到了。到了別墅後我們便去敲門,不久,紫惠出來開門,我們見到的紫惠老師竟然只穿上黑色Bra-top和短褲招待我們進去。我們入到大廳,見到陳Sir和9位身材樣子都蠻好的美女在沙發上依偎,這些女的身上不是只穿比堅尼,就是只穿Bra-top和短褲。

我們見到陳Sir不可一世的態度就起了火,便說︰「喂!我們來了,何時將我們女友的影帶交給我們?」

陳Sir只是說︰「現在先開Party,之後的事一會再談。請坐。」我們只好坐在沙發上。此時,在陳Sir周圍的9位美女分別走到我們面前和身旁,而她們的身上都有個號碼牌,在我面前和身旁分別是一、四和九號;鎮宇的就有二、三和七號;而五、六和八號就在建華身邊。

而陳Sir此時說︰「現在由我介紹一下你們身旁美女的身份。一號、二號和五號是來自美國的,是我的網友;四、六、七是來自日本,是我進修日文時認識的同學;最後是三、八、九,她們是大陸人,以探親為名來的,其中九號是結過婚的。你們慢慢玩啦!我去拿影帶。」

我們被眾女包圍,只好眼巴巴望著陳Sir在我們三劍淫俠的視線範圍內消失,同時Party也開始了。

眾女此時像脫 野馬般,開始狂熱起來。她們先替我們脫去上衣,而我們三人亦在她們為我們脫去上衣時上下其手,左右逢緣。之後她們先後擺好姿勢開始行動了。

我的一號開始向我吻起來,四號就坐在我左邊撫摸我,並與九號一同脫掉我的長褲,然後九號更伏在我兩腿中為我口交。而我又見到鎮宇和建華亦都與我一樣,他們也享受著他們三位女郎的服務。

不久,我見到原本在鎮宇胯下替鎮宇口交的三號起了身,脫掉褲子站在沙發上,用流利的中文對鎮宇說︰「我要你舔我。」鎮宇見美色當前,立即在三號的陰戶上舔弄起來,而七號就走到鎮宇胯下替鎮宇口交,二號則在一旁自慰;而建華見到便說︰「我要你們三人摟作一團,露出你們的小穴給我舔。」三女依言照做,而建華亦開始舔弄她們;而我就叫九號和一號來69式,我就接受四號的口舌服務。

不久,我們聽到不少「嗯……呀……啊……嗯……」的呻吟聲,於是便開始干炮行動。我揀了少婦九號,鎮宇選了七號--她的日本女伴,建華選了她的美國五號,其餘的女郎就在互相搞對方。

我對九號說︰「我最喜歡干人妻了,我嗨!」立即運勁對準她的陰戶插入,她「呀!」地叫了一聲,我就不斷地抽插她;此時鎮宇已經從後將自己已勃起的陰莖插入她的日本妞的美穴內,建華就先將女伴的腳擱在肩上,從正面抽插她。

我的女伴被我插時,不斷「呀……嗯……嗯……呀……啊……好……插得好……呀……」地叫;鎮宇此時問︰「日本妹,我插你舒服嗎?」日本妹叫著說︰「喔……好……好……舒服啊!呀……不要……不要停!喔……嗯……」建華就以英文問︰「Baby!Would you like I fuck you?Ya……ah……」美國妹便說︰「Oh!I like it……Come on……Ah……Ah……Ah……Oh……Yes……Oh……」

此時我們見到其餘六位女郎全部都側躺著,圍成一個圈,更互相舔舐前面一個的陰部,刺激之下,我們更加起勁地抽插我們身下的女郎。

不久,我去選了四號來幹,建華找八號,鎮宇揀二號。我們先後把陰莖插入女郎們的陰道,她們立即紛紛浪叫起來︰「嗯……呀……嗯……啊……喔……喔……嗯……」

而我的日本妹對我說︰「我……嗯……喔……從未試過有人幹得我這麼爽,我很舒服……嗯……喔……呀……」

建華身邊的大陸妞對他說︰「喔……好哥哥啊!你……你好利害啊!喔……嗯……嗯……呀……呀……我要你大力插我……呀……呀……」

再不久,我們分別找來我們各自而又未被插過的女郎來幹。我們一面插,女郎都是在浪叫︰「喔……嗯……呀……呀……啊……嗯……呀……喔……」

過了不久,我們三人先後射精,都是把陽具拔出,射向各自女郎的身上,其他的女郎就走到被射的女郎身上舔吃我們的精液。這時又有一個美女推來一車食物飲品,我們就過去大吃大喝,補充精力,準備等下再大戰一場。但不久,我們突然先後暈倒在地上。

當我們三人醒來時,發現手腳被綁在床架上,臀部因身體曲起而翹得老高。此時,陳Sir、紫惠老師和那九位美女進來了,陳Sir說︰「我們的三劍淫俠,今天另一個節目是……SM,不過被虐的是你們。ALL LADIES,GO!」

於是九位美女分別走到我們背後,其中一、三和八號分別騎在我們背上,還不斷拍打我們的屁股將我們策騎,不但這樣,我們更被其餘的美女用筷子或筆桿來插屁眼(通櫃),我們三人不得不發出痛苦的叫聲︰「呀……呀……啊……」

我之後問︰「你們想怎樣?」此時她們又拿出三個浣腸器,插入我們三人的屁眼內,我們立即痛苦地叫救命。在我們後面的女人,就分別將汽水、酒等飲料慢慢地灌入浣腸器內,我們立即叫停止,但她們卻毫不理會,直到陳Sir說︰「紫惠,可以了嗎?」紫惠點了頭,說︰「你們覺得浣腸好玩嗎?之前你們玩弄我時一定很開心的,我現在也覺得你們被玩很開心。在背上的姊妹們,可以拔出他們的東西啦!」我們屁眼的浣腸器被背上的女郎拔出之後,立即把剛才的飲料尷尬地噴出來。

過了不久,陳Sir抱著紫惠在床上對我們說︰「今天的最後節目是真人表演,是由我和紫惠主演的,你們要認真地欣賞。」

說完後,我們看見陳Sir已經將紫惠脫光,再以左手搓摸著紫惠的胸部,右手的手指伸向紫惠的陰戶外徘徊撫摸,紫惠此時輕輕地發出了「嗯……嗯……啊……嗯……」的呻吟聲,而我們看得有點兒興奮,陰莖又漸漸勃了起來。

但痛苦之事又來了,其中三個站在我們後面的女郎(包括二、四和六號)已經手拿皮鞭,不斷地將我們三人的臀部虐打。而之前騎在我們身上的女郎也下來了,我以為終於可以仰起頭來,其實只是換人,讓另外在我們後面的女郎爬上我們背上,其中一女郎說︰「我們要提供另類的人體按摩。」她們雖然說替我們按摩,但我們只感到異常痛苦,陰莖又縮軟下去。

此時我們聽到陳Sir說︰「紫惠,翹高屁股。」紫惠照做,陳Sir便開始用手指插紫惠的陰戶,而紫惠慢慢爬到到我們面前,更不斷地吻我們,不過在我們身後的女郎卻有點不滿,立即用牙咬我們的臀部,我們只好痛苦地叫,而下了來的女郎立即走到我們的身下,吸啜我們的陰莖,把它弄硬。

不久,我們見到陳Sir脫光,將自己的陰莖從後插入紫惠的陰道內,此時的紫惠好像久旱逢甘霖,立即浪叫起來︰「喔……喔……呀……啊……呀……嗯……呀……好……插得好……呀……」

我們見到都很興奮,陰莖翹起更高了,而這時在我們下面的女郎竟然在腫脹的龜頭上狠咬一下,令我們又一次劇痛,連尿也憋了出來,陰莖馬上變軟了,而在我們後面的女郎就再次鞭打我們。

不久,陳Sir躺在床上,要紫惠「觀音坐蓮」,紫惠立即照做。我們見到紫惠以下體上下吞吐著陳Sir的陽具,口中不斷哼出「嗯……啊……嗯……呀……呀……」的浪叫聲,在我們下面的女郎不斷地替我們手淫,終於我們又紅又痛的陰莖再一次射出精來。

而在床上的陳Sir和紫惠當然繼續性交,他們又轉換位置。陳Sir將紫惠按下,壓住她的雙腳令她的下身成M字型,從上至下直插進去。在陳Sir的強力抽插下,紫惠只好再浪叫起來︰「喔……喔……噢……呀……啊……嗯……呀……嗯……好,大力些!我要……我要你大力插我,呀……喔……喔……」

我們聽到紫惠的浪叫,陰莖再一次忍痛地勃起來。但最痛苦的是,我們的陰莖每跳一下,就被在我們下面的女郎用手指大力彈一下龜頭。紫惠不斷的浪叫,陰莖就不斷地跳動,女郎們就不斷地彈我們的龜頭或者抽打我們的屁股,或者捏我們的睪丸。終於,陳SIR將陽具抽出,射在紫惠的臉上,而我們紅腫不堪的陰莖又一次射了精,不,不是射出來,而是滴出來的。

最後陳SIR對我們說︰「我已將剛才的情景隱蔽地拍下來了,你們要以紫惠的一切淫物來交換,我亦會將你們女友的影片交回,否則我會全部賣出去!」在被眾女郎潑了一身她們排泄出來的尿之後,我們便被放走了。

一天後,我們便互相交換了物品。不過陳Sir說︰「你們以後還可以干紫惠的,不過不可以強來,明白嗎?」我們連忙點頭說︰「明白。」便走了。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