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爲我吹

我窺視珍娜,她緊咬櫻唇,手指在蜜壺中研磨,嬌軀哆嗦,到達了高潮。我「啊啊啊啊」的大叫,她倆一瞬間僵住,但我只是含笑轉了個身。

看不見她們,但我听到姬兒說︰「看到了吧?這是我第四次替他吹喇叭,而他卻一無所覺!這很好啊!我在家里也可以爽爽,而且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珍娜躺回椅中,氣喘吁吁。姬兒朝下瞧著她細妹裸露的陰戶。「哇……看樣子你真是爽斃了呢……」她說時,珍娜緩緩整理好睡衣。

我想珍娜定是肯定地點了點頭. 「但你怎樣下火了?就只是吸吸他的雞巴?」她問。

「不,我有時會一面吹喇叭,一面自瀆,有時會回到房再弄。」姬兒回答時慢慢下了床。

「唔,我在想……如果和弟弟干沒關系的話,那麼妹妹也沒關系了,不是嗎?」珍娜說著,朝姬兒走近一步。她說話的同時解開了上衣的紐扣。

「什麼沒關系了?」姬兒萬分驚訝地問。她如被催眠似的直盯著她妹妹解開上衣,袒露出一對別致的美乳。

「我他媽的好想要啊,姬兒。我猜你也是一樣吧。讓我幫你消消火。沒關系嘛,你又不是不忠,不是嗎?」珍娜已經站在姬兒面前,捧起她的一雙手,放到自己乳房上。

姬兒沒有抗拒。珍娜湊過身去,在她耳邊細語. 我听到她說的每一個字。我的老二又硬了起來。我是不是死了,到了天堂?「讓我吃你的小穴。」她往姬兒耳中柔聲說.

姬兒感受著珍娜的玉乳,深深嘆息。珍娜將手放在姬兒的屁股,搓揉那豐臀,然後又轉移陣地,隔著短褲撫摸她如今已春潮昧杏的桃花源。姬兒沒有回答,也沒有應允,但顯然想要珍娜舔她。珍娜領著她大姐走了數步,來到椅子前,接著自姬兒的睡袍下徐徐褪下她的短褲,脫褲的當兒一面摩挲著那對修長勻稱的美腿。

姬兒想要說話︰「珍……」卻沒有說完。她們已全然忘記了我,我看著她倆每一個動作。珍娜讓姬兒坐到椅子邊緣,分開她的腳踝,擱在長毛絨座椅的左右扶手上。

姬兒美麗的陰戶盡入我的眼下。那是我所見最完美的陰戶︰棕色陰毛細意修剪齊整,柔柔覆蓋於肉丘。兩片蜜唇露出大半,半張半掩地隆起,粉紅嬌嫩,肥美肉厚。唇瓣間含露欲滴,泛著濡濕的微光。之後,珍娜的腦袋阻礙了我的視線,開始上下擺動,舔舐姬兒的肉縫.

姬兒的頭猛向後一仰,享受著她妹子舔舐、吸吮、深吻她的嫩穴,心醉神迷。一會兒後她連連嬌喘,我想珍娜插進了一根手指,又或是兩根,我可不能確定。姬兒一把拽起睡袍,姿態無比誘人。睡袍越過她的頭頂,瞬間落到了地上。

緊接著,她一對迷人的奶子就呈現眼前。不算大,卻很挺拔……它們自嬌軀伸出,驟眼望去似有一英尺長,頂端是兩點大而飽滿的粉紅色蓓蕾。她擠按捏擰著它們,珍娜則吃著她的陰戶。「珍……噢噢噢、啊啊,珍……」她想要說話,卻再次失敗。

我渴望自己能看到椅子那邊的一些細節,但又提醒自己現在已經很幸運,床上的景觀也很不錯. 我看到珍娜絕妙無瑕的屁股,她蹲跪在姬兒大張的修長粉腿前,短短的睡褲盡頭處可見到她的肉縫. 而姬兒則在拉扯著她那一雙裸著的夢幻美乳,這一雙乳令我自小就震驚不已。我兩位千嬌百媚的姐妹在爽,而我則佔著頭位看戲。老天,我真希望上了她們!!

不久,隨著一聲哼唧,姬兒將珍娜的腦袋緊按於鼠蹊,震顫著泄了身,那兩顆乳頭看起來又棕又硬。珍娜抬起手來,捻揉著這兩點乳蒂,將她的姐姐推向高潮。

姬兒她泄身時,秀額緊蹙,彷 十分痛苦。但我知道事實正好相反。有一剎那,我以為她或者會叫出聲來,但她卻穩住她的呼吸。

她渾身乏力地軟癱椅中,玉頰霞燒。珍娜傾身過去親她,說了一些話,我卻听不清楚。姬兒探出兩手,捧住珍娜的嬌靨,回吻了她。

旭日將要東隻,珍娜先離開,一會兒後姬兒也走了。我一面懷疑著這周到底是不是一場夢,一面沉沉睡去。

********************************

姐姐妹妹為我吹03

接下來兩天還真是難捱,我們之間有一張由秘密織成的網在糾纏不清,難以如常地接觸. 姬兒和我都能好好應付,不讓對方知道有事發生了,可珍娜卻不善於隱藏。我逮到她頻頻注視我的老二,而且她和我說話時結結巴巴,逃避眼神接觸,此外她還一天里連問姬兒五次晚上有什麼計劃。

姬兒不斷給她打眼色,要她冷靜點,但是可憐的珍娜卻情難自禁。她對那晚的事念念不忘。姬兒可不想讓她搞砸好事,這是當然的,但她亦考慮到如果爸爸媽媽知道了我們的事,恐怕會即時中風呢。因此,星期六晚,姬兒為要把事情降溫,就和左鄰右里幾個老朋友出去了。

我並沒有什麼計劃,所以決定留在家看電影。爸媽通常十點鐘左右就會上床,珍娜鐵定會出去「惹麻煩」,樓下整層都是我的了。但是我對珍娜的假設出了差錯,她知道我打算留在家時,十分震驚.

「你看什麼電影?」她興奮地問。

「還不知道……怎麼了?」我對她的熱情甚為困惑不解。

「啊,我也不想出去呢。或者我們可以找來些啤酒,看看電影?」

珍娜總是央我幫她和朋友買啤酒,因為她比法定的喝酒年齡小了三歲. 不論如何,整件事變得愈來愈有趣呢……我再次決定隨直覺行事。我的直覺向來對我都很不錯的……

「好吧,」我說,「我帶些電影及飲品回來。可不要張揚,知道了嗎?不能讓爸爸媽媽知道我給你買啤酒,不然他們會踢我出街。知道了嗎?」

珍娜答應了我,我們決定了租哪些電影。我離家大約一個鐘頭,帶回一箱啤酒及兩套電影。我將東西帶到下層的電視房,那是一個加了工的地窖,放置了大螢幕電視及立體音響等等設備。珍娜在那里等著我。

我倆看第一套電影時,各飲了大約四罐啤酒。我喝至微醺,感覺很愉快,但珍娜卻開始醉倒。她犯了和我一樣的錯誤,就是想要趕上一個更有經驗的飲者。她愈是醉,我愈是逮到她偷瞧我的老二。她看著我短褲前端時,臉上有一種奇異的、抽離的表情。

「要多一罐啤酒嗎?」她像是每隔幾分鐘就問一次。不久我就猜到她想要干什麼,並愉快地決定給她一點方便。下次她去小便時,我把兩罐啤酒倒下小酒吧的水槽,又將空罐加入我喝掉了的那排啤酒罐行列,好讓她以為我比真正飲的還要多。

她從浴室出來,我說︰「啊,珍,我想我看不了另外那套電影了。我喝了蠻多的呢。我不再飲了。」

「噢,別說廢話,安迪!是你說我們要留在家開派對的,那你就不要臨陣退縮啊!還有很多啤酒剩下,時間也尚早!來啊!」

「好吧,好吧,我多喝一罐,可我真的快不行了。」我喝光了手中的一罐,離開沙發去拿另一罐時,顛簸了一下,裝作醉倒。

珍娜大笑,「哇,你醉得厲害呢!」

「我告訴過你了!現在我們多飲一罐,然後我就不喝了。我覺得快要睡著了呢。」我開了一罐冰凍的啤酒自己喝,一罐給了我妹妹。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我把醉鬼的角色演得活靈活現. 她目不轉楮地看我,找尋我醉倒的跡象。於是我給了她一個。話說到一半就垂下頭去。

她叫著我的名字,重覆了一遍又一遍,愈趨急速。當她確信我已醉倒,就把我平放在長沙發上,除下我的運動鞋。為了測試我還有沒有反應,她又多叫了我幾遍。我開始大聲呼嚕。

感覺上她在那里站了好幾分鐘,盯著我看,不知道接下來該怎樣做。然後她到冰箱里取了另一罐啤酒,離開我到了樓上。

等待,我心里想,坐在這里等她。我幻想著我18歲妹子的小嘴含住我的雞巴會是何種滋味,以此來打發時間. 承蒙老天眷顧,讓我擁有艷絕人寰的姐妹,而且還為我吹喇叭!至少,我認為珍娜是打算那樣做的……可當我孤單一人呆在電視房的沙發上時,我開始懷疑了。

感謝上天,她回來了。她穿著那天夜里的那套套裝睡衣,開燈朝沙發走過來。為策安全,她又不厭其煩地叫了我的名字幾次。我沒有理睬。

她在沙發旁邊跪下,我眼晴微張一線(有了這兩個星期的經驗,我對此已滿在行的……),正好看見她圓滾滾的小乳房近在面前,乳頭已經硬了,頂著軟綿綿的上衣。

她挨向我,解開我短褲的扣子,之後輪到拉鏈。不一會,我的短褲以及內褲已被她慢慢拽至膝蓋下。她一定是很怕我會醒轉吧!

就這樣,我的雞巴和毛茸茸的春袋盡現她眼前。她蹲跪在那里,凝視我那宰伙隨著我的心跳而律動,有一分鐘之久。

然後,她蕾斯矗 孟四塾袷志  業募Π停 粑骷貝佟K 揮杏?br /> 手捋弄我的肉棒,反而像是愛撫小貓似地以指尖輕輕觸踫。她玉指掃抹棒身上的靜脈,接著是那兩顆卵蛋。

她瞧著我的雞巴在那種輕如羽毛的觸摸刺激下變大,而我則被想要一啕她小嘴的欲望壓倒。她會不會給我吹,就如姬兒那樣?我快要憋死了!!

我10英寸長的肉棒完全勃起。再一次,珍娜感到驚異萬分。她的手指只能僅僅攏住它,她放開手深呼吸︰「呼???」然後,我突然感覺到她雙唇放到了龜頭上,唇瓣溫暖而柔軟無比。

她不斷親吻我的肉冠,動作溫柔輕巧。跟著,她開始上上下下舔舐肉棒,又停下來吻我的卵蛋,那是一種歷時甚長的濕潤吮吻,感覺十分美妙。最後,她把龜頭自我肚子上挪起,將它滑進嘴中。

她吹喇叭的技巧不如姬兒(她需要練習一下牙齒怎樣放),但感覺仍是很棒。我是那樣大,而她的小嘴是那樣細,所以她套弄時發出的聲音很響亮。吮吸及啜飲的濕音響徹整間電視室。她繼續吸吮,並開始發出一連串極其性感的輕哼曼吟。自她小手放置的位置,我知道她又在愛撫自己了。

「唔唔唔……唔唔……啊啊……」

我的雞巴自她嘴中滑出,好讓她可以喘一口氣,休息一下下顎,還有暫時專注搓揉她的陰戶。她嬌喘連連,欲火熾烈,不能自已。之後她又埋首含始。老天,這簡直是天堂啊!!

不久,她摳挖小穴過於猛烈,使她短暫失去控制。她的吮吸變得更猛烈有力,輕吟也變成了大聲的哼叫。後來她定是控制住自己了,因為她突然停下一切動靜,從我窺探的視線中失去了蹤影。

我躺在那里,動也不動,思潮起伏,陰睫脹得疼痛。媽的!她定是覺得自己做得過火了,所以趁還來得及時抽身而退。我只好等她上樓睡後再自己弄自己了。唉,算了,起碼一會兒手淫時,還可以邊回想我可愛的細妹曾經一面玩弄她的私處,一面給我吹喇叭。

她仍待在房中,雖看不見她,但听得到她沉重的呼息。所以我還是要扮作不省人事。

我下身赤裸,躺在黑了下來的房中,靜待將要發生的一切。

我听見她折回來沙發這頭. 眼楮緊閉著,我想我感覺到她將手肘擱在我下體兩邊,好令她可以固定在我微張的雙腿之間,由上而下吮弄我的雞巴。

接著,我感到她雙唇再次放在肉冠上……但這次感覺十分特別……當她將我的雞巴沉進口中時,我慢慢意會到這根本不是她的嘴……我的肉棒正挺進她熾熱濡濕的小穴!!

我的眼楮立時大張,看見珍娜一絲不掛,屈膝蹲在我的雞巴之上,一手撐著沙發靠背,一手扶正我的肉棒,徐徐沉腰將它納進體內。經過最初的徐緩推進後,她沒有絲毫困難就把我堅如鋼鐵的10英寸雞巴吞進嬌軀!

性器緊密貼合,她膣內赤熱而潤濕。我感到肉棒的尖端差不多觸著她陰道底部。如果她不是這樣濕,我倆或者不能全然密合,因為她是個個子嬌小的小妮子,而我勃起的陰睫是如此巨大。事實上,它從未試過比這一刻更大。

我十分震撼,垂下頭看她,滿以為我倆會四目相投,接著就要解決眼下的處境。但我見到的只是她的頭頂,因為她正定神瞧著雞巴沒入她的小穴。

她觀賞著貫穿的過程,那頭金色短發差點兒拂過我的胸口。她正值芳年的小穴緊箍著我,尤其是花唇後面的媚肉,更是死命勒著雞巴!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