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爲我吹

猶在垂首凝望我們接合的鼠蹊,她開始謹慎地慢慢聳動粉臀,形成輕微的活塞運動。這或者就是她小穴所能承受的程度。

她抬頭向天,我再一次等著眼神的接觸……但她歡悅地拱起腰背,美目緊閉. 她顯然深信我不會醒過來。此刻,她小巧的玉乳正在我面前,兩顆硬起的乳尖自小而完美的乳峰前端突出,渴求著咬及吸吮。

但我克制住沒有那樣做。珍娜現正迷失在情欲與性渴求的迷霧中,沉醉在雙腿之間的快感。我想到如果我嚇著她的話,這件美事就到此為止了。而打斷我火辣的細妹干我,是我這輩子也不會做的事。

珍娜加強了屁股的套動。我們差不多是在正正式式地交合了。她再次抬起頭,我趕緊睡去……她仍舊是手按沙發靠背,屈膝蹲在我之上,沒有真正沉下到最底。每次落下時,她的屁股都在我的卵蛋數英寸之上。

最後,她終於增加了套動的幅度,直至差不多整支巨晤游一下都進她水汪汪的花房盡頭. 現在她能夠毫不費力地把我完全吞下。我的下體開始抽動,那種快感強烈無比,難以抗拒。

她察覺到我隨著她一起移動,於是用手按住我胸口,將體重由膝蓋及手臂處移至我身上。我們的陰毛終於接觸,在抽插中駔磨。真是爽呆了!!

我的手托住她的粉臀,幫助她上下滑動。她發出聲音,望進我的眼楮……我回望她。再沒有任何秘密。

她臉上霎間出現的表情很是奇怪,糅合了極大的歡愉及懇求……她親吻我的唇,迅急脫口而出道︰「不要停下來,安迪,不要停!操我、沒關系的,盡管……操……我……」

我向她微笑道︰「珍……你他媽的太棒了,縱使我想停,也停不下來,何況我根本不想……停下……」

她俏臉離我咫尺,星眸深注著我。「噢……好棒啊……噢噢噢……安迪,用那根巨攸……啊、好大啊……太棒了……噢……就是這樣……自從我看到了它……看到姬兒吸它……我就想要被它……啊啊啊……我就想要干你……」

我狠戳猛刺,她玉股狂拋,起起落落如在錘釘。我雙手抓住她硬逾石頭的乳蒂,用力捏擠.

「呀呀呀!!噢啊、好啊寶貝……操我……操……操我吧……」

突然,燈光「啪」一聲亮著。「你兩個最好小聲點,免得吵醒爸爸媽媽。」

站在那里的是姬兒。

********************************

姐姐妹妹為我吹04

姬兒她抱著雙臂,站在樓梯底的門口,責難的看著我們。我和珍娜呆若兩具性感的雕像,我的陽具開始萎縮.

姬兒忽然展顏笑道︰「啊,別因為我而停下,既已露了餡兒,那就繼續干下去好了……」她踏進房間. 「繼續啊!」

珍娜滿臉震驚,不敢置信地瞧著她的大姐來到沙發前,站在數步開外。她又望向我,震駭萬分的細妹在問她哥哥該怎麼辦. 我楞在當場,肉棒在珍娜的小穴中迅速萎縮.

我羞怯地朝上望著姬兒,說︰「唔……這真是……她……我們……」

姬兒看起來十分嚴肅,向下瞧著我倆,回應說︰「安迪,我是說真的,繼續吧!我想要看。干她吧!」

珍娜望了望姬兒,輕輕一笑,再望向我。她開始動作,引領我尚未至於生氣全無的雞巴重入花徑,然後前後搖晃雪臀,直至我感到血液重新流向肉棒。

我倆繼續做愛之際,姬兒在一旁直勾勾的看著。我細妹欲驍燃,在我雞巴上上下套動。很快我們就找回了先前的節奏,每一下挺進珍娜都放聲哼叫。

「不錯,就是這樣。」姬兒輕聲細語.

起初,我感到自己像是樣品,我可從未試過在其他人面前做愛。可姬兒的淫語令我欲火上冒,熱血沸騰.

「就是這樣,珍!干他……干他那粗壯的肉仳……」我的大姐在旁觀看我跟細妹打炮,這竟讓我摑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姬兒她後退了數步,以求一窺全局。她臉上掛著一付著了魔的神情,定晴注視我倆身體狂搖猛擺,下體激烈抽送,緊接著她開始剝光身上的衣衫。

她先是踢掉鞋子,然後解開衣服的紐扣,讓上衣滑下柔嫩的肌膚. 我眼看著她脫掉黑色的胸罩,頓時胸雪橫舒,兩團香軟蹦跳而出,我倆的目光相遇,我竟然從未想過般的亢奮.

我一面狠狠地進我細妹的嫩穴,一面緊盯著姬兒褪下牛仔褲,並除下粉紅色的內褲。珍娜口中發出宛如野獸的叫聲,愈來愈是激烈。她抬頭看著她現已渾身赤裸的大姐,高潮迭至,浪叫不絕,響聲震天。

接著她俯下身緊緊抱住我的脖子,力度奇大,讓我以為脊骨快要被她拗斷。

高潮平伏後,她將我的面捧在溫熱的掌心里,兩人激情熱吻。我體貼地把抽插之勢放緩,我們再溫存了數分鐘,期間姬兒渴的眼眸瞬也不瞬地注視我們。

我不想就此停下,但珍娜再給了我溫柔的一吻後,就自我身上滾下來,躺在我身旁。堅硬的雞巴隨著一聲「噗滋」輕響,自她的小穴滑出。

「姬兒啊,他真棒,」珍娜夢囈似的說︰「那話兒好大啊……」她朝我靠攏,再次獻上香吻,瞟了瞟坐在沙發扶手上的姬兒。

我仍不清楚姬兒會怎樣做,是僅僅旁觀還是親身參與,所以我決定按兵不動,由她們兩人拿主意。

「那幾次你是醒著的了?」姬兒問,眼楮掠過我的面及那脹大的陰睫.

「不,開頭幾次我都沒有醒,但有一晚我逮到你在我房中,於是決定詐睡看看你搞什麼鬼。那可不容易呢……」這個時候說話真難. 我仍處在震驚與性亢奮之中。我兩個美艷絕倫的姐妹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一個躺在我身旁,一個坐在我面前。我實在太想她們啊!!

姬兒覺察到我臉上那份急切。她彎下身來,將手放在我的肉棒上,那宰伙仍是硬如石頭.

「你喜歡嗎,安迪?你喜歡我替你吹喇叭的滋味嗎?」她愛撫著我問。

我長長嘆息︰「當然了,姬兒,你的小嘴真的很棒呢……我愛死在你口中射精的感覺. 」

「唔……而她可是一滴不漏的喝下啊……」珍娜說時,姬兒落到沙發上,就在我們身旁。我努力克制自已,才沒有立刻撲在她身上硬操她的旁。

冷靜點,安迪,冷靜. 你將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我心里想。我目光落在她的一對奶子上,它們隨著她愛撫雞巴的動作晃蕩。

「不錯,」姬兒柔聲說,聲音里有輕微的顫動。「我愛吞下你的精子。我難以自制,渴望吞下它們。我現在又想要些了……」她挨近我,一面捋弄我的雞巴,一面在我耳邊細語︰「我可等不及下次再給你吹喇叭……或者由現在開始,我不需要再等了……或者我們每次在一起時都可干這回事……」

我的心房如同子般擂動胸腔。我抬起手裹住姬兒的乳房,終於實現了我小時的夢想。

「好啊……我喜歡這個主意!」珍娜說著,從沙發上坐起來。「姬兒—讓他操你吧。難道你不想那肉宰干你嗎?看看它啊!」她仍未對我雞巴的尺寸忘懷呢。

姬兒往下望去,凝視她玉掌中的雞巴。

「唔……我……想要,可是……」她在耽心大學的男朋友。

我可忍不住了,我想要爆發,我想要我的大姐。「我想要操你,姬兒。但是我明白……」

我的手滑下她的奶子,摸索她肚臍四周的刺青,再落到修剪齊整的胯間恥毛。我發現她的陰戶又濕又熱,愛液黏稠稠的。「但是,和你的弟弟做算不算是不忠呢?我又不是你在酒吧或是什麼地方釣來的……」

姬兒斜依在沙發扶手上,雙腳分開,讓我探索的手指可以通行無阻。我發現了她堅硬的小陰蒂,於是用拇指輕捻慢揉。她閉上眼楮,重重嘆息。

「來吧,姬兒,讓我放進去吧。」

她不發一語,只是轉過身去,面朝相反方向,手膝按著沙發,讓她那誘人的屁股高舉半空,可愛的陰戶也可從後看到。

「啊,太好了……放進去!操她,安迪!操她的穴!」自己的姐姐快要到她數分鐘前所經歷的狂喜快感,珍娜渾身震顫,只感到無比興奮.

我跪在沙發上,將龜頭壓在姬兒濡濕的陰戶,一陣輕柔的探索後,我用力挺進我大姐濕答答的嫩穴!

她發出一聲苦悶的嚎叫,有一下子我以為她十分疼痛,但是她沒有絲毫動作要我停下來。我兩手放在她的屁股上,開始前推後拉。

珍娜站起身,繞過姬兒,來到她面前。「怎樣?你喜歡他的巨旁懾,姬兒?唔?你喜歡吧?」

姬兒只能發出「啊啊啊……啊呀……」的聲音。

我邊從後著我的姐姐,邊看著她的雙乳蕩來蕩去。姬兒仰起嬌軀,和珍娜面對著面。她倆開始互相吮吻,並且愛撫對方的乳房。

姬兒的陰穴不及珍娜的窄小緊湊,但出乎意料地更熱更濕。我感覺到她的愛液流淌至我的卵蛋。

「噢啊啊,操我……啊啊、狠狠我吧……」姬兒懇求道。

我雙手繞過她的身軀,一手一個抓住她的奶子把玩,下身繼續撞擊她的美臀。

珍娜坐在沙發扶手上,面向我們大大張開雙腿。她用兩指拉開兩片粉紅色的小巧陰唇,要求說︰「吃我,姬兒。吃我的旁,求求你!」

姬兒俯下身,將俏臉貼在珍娜的鼠蹊,復仇似的又舔又吮她的肉縫.

「啊啊啊、姬兒……吃我吧……舔我的穴,寶貝……讓安迪那根粗壯的雞巴狠狠你……啊、好爽啊……」

我低頭瞧著水光閃動的肉棒在小穴中進進出出,姬兒的褐色菊洞也隨著每一下抽插開翕動。然後我迎上了珍娜的目光,她疼愛地凝望著我,眼泛淚光。

「姬兒在吃我的穴,安迪。太爽了……啊啊……你喜歡你姐妹的旁,安迪?你喜歡操我們嗎?」我腦中一片空白,沒有回答。我們三人融合為一,現在只有一件事可做……我傾過身去,跟珍娜濕吻。

我們的抽插和吸吮愈來愈激烈,漸趨高潮,三個人恍如沒有思想的人偶,不斷呻吟……我們同時到達高潮。姬兒腦袋高翹向天,四肢著地的樣子像極對月湟叫的野狼。

「啊呀呀呀……」她香軀狂抖,屁股猛擊著我的下體,陰道內壁緊緊收縮.

我在最後一刻猛然抽出,雞巴噴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白漿,大部份撒在姬兒的玉背雪臀,有數滴卻灑在她披於腦後的如雲秀發。

珍娜將姬兒的腦袋緊按在陰戶上,到達高潮,她用力咬著雙唇,試圖堵住自己的尖叫。

我們三人在沙發上倒作一團,沉沉睡去。三具赤裸的身軀堆疊在一起,肢體交纏,熱汗淋灕。生命從此不再一樣。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