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秘書變淫婦

突然,她停住了抖動,慢慢揚起臉,酥胸前挺,豐臀後翹,膝蓋稍稍彎下,手臂向兩旁緩緩分開,手指彈動著擺出了一個雀頭的形狀。猛然間,她又動了,身體急速地扭動著,那絕美的姿勢像極了一隻狂舞著的孔雀。

漸漸,舞姿慢下來,她將一隻手放在雪白的乳房上,另一隻手虛掩著粉嫩的小穴,雙手配合著輕扭的腰肢,慢慢揉摸著,眼睛頻頻瞟向DV,嘴裡哼出一陣陣軟綿綿的呢喃聲。

「一邊叫你男朋友的名字,一邊把你的小騷穴掰開讓我看!」盧豐將DV放在謝謝前的茶幾上,匆急地按下自動拍攝鍵,然後抓著自己的陰莖快速地搓弄。

強烈的感官刺激讓他再也無法控製住激盪的心情,他只等林潔文說出男朋友的名字後,就狠狠地插她,盡情地享受她的肉體。

林潔文也是一樣,光著身子在男人面前跳著淫賤的舞蹈,做著平時想都不敢去想的動作,她興奮得禁不住連聲呻吟。男朋友的名字對她來說不代表什麼,只是意味著一種調情的手段。她顫抖著雙手掰開小穴,露出裡面幽深,紅嫩的孔徑,眼神癡癡地直視著盧豐的眼睛,嘴裡喃喃念著男朋友的名字,聲音越來越大,到後來幾乎是哭著喊出來。

頓時,盧豐心中的自豪與滿足到達了極點。他興奮得??喘著粗氣,胸膛劇烈地起伏,碩大的龜頭更是誇張地暴脹到前所未有的龐大。悶哼一聲,他抓住林潔文的香肩,猛地將她摁倒在寫字檯上,重重地抓了幾把她那酥軟的乳房後,就捏住她的腳踝,將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分成一個筆直的一字。

「啊……威威!你在哪啊!你女友被他全扒光了,哦……啊……你再不來,他就要搞你女友了,啊……啊……」林潔文滿臉潮紅,眼神瀰散,夢囈般地叫著男朋友的名字,嘴裡不疊地吐著淫聲浪語。

「接著講,我就喜歡聽你說這些。」盧豐深深籲了口氣,平緩一下激盪的心情,這時,他倒不想這麼快插入了,臀部慢慢動著,陰莖一碰觸到穴口,就快速地退回來。

「還不來干人家嗎?狠心的傢夥。」林潔文雙手輕揉著自己的乳房,眼神更加迷離。

「他的雞巴就頂在你女友的小騷穴上,他真會玩,騷穴讓他弄得一個勁地流水,你女友真沒出息,想讓他干了,你再不來,你女友的小騷穴就要吃他的大香腸了,啊……啊……幹我,幹我,別再逗人家了,人家快瘋了。」林潔文難受地亂扭著,眼神淒怨地瞅著他。

「你去給你男朋友掛電話,我要一邊插你,一邊聽你向他講述我是怎樣操你的。」盧豐淫笑著將手機遞給她,然後用手握著陰莖慢慢旋轉著插進去,龜頭剛擠入一半就不再動了。

「啊!人家不要嘛,那樣也太丟臉了。我假裝與他通電話,講給你聽還不行嗎?」林潔文扭扭捏捏地接過手機,眼中閃過一絲羞澀的目光。

「聽話,乖!」盧豐輕輕撥弄著那脹起的陰蒂,不大一會兒,耳邊就傳來了急促的喘息聲。

「再不聽話,我就拔出去了。」看著她騷浪的樣子,盧豐小腹向後一收,作勢要將陰莖抽出來。

「別,別拔出去,我,我掛。」林潔文忙不疊地答應,手指難為情地摁著數字鍵。

「來,摟著我的脖子,將手機放到我耳邊。」陰莖用力地又往裡擠進一些,整個龜頭完全沒入了小穴中,盧豐哈哈大笑著將她的雙腿扣到自己的腰上,抱著她的屁股,倒退著回到謝謝上坐下。

林潔文「嗯」的一聲嬌呼,單手死死地攬住他的脖子,俏臉紅紅地貼在他的臉上,手機怯怯地插進兩人的耳間。隨著手機裡傳出的「嘟嘟」聲,她的雙腿開始悄悄地纏緊他的腰。

「請問哪位?」手機裡清晰地傳來一聲略顯疲累的男聲。

盧豐馬上蓋住林潔文的嘴巴,捉住她企圖逃逸的舌頭,「啾啾」地狂吻著。

「搞什麼?什麼聲音!再不說話,我就掛了。」對方顯然認為是騷擾電話,嘴裡不滿地嘟囔著。

盧豐離開林潔文的嘴巴,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答話。

林潔文羞紅著臉,眼睛求饒地望向他,可看到他那不置可否的眼神,只好無奈地對著手機囁嚅著說:「我,我,我是……」

盧豐看著她那嬌羞無比,惹人垂憐的神情,腦袋「嗡」的一下,好像渾身的血液瞬間都灌進去了。他用力抓著林潔文的兩瓣屁股蛋兒,下腹向前猛力一挺,「卜」的一聲,雄壯的陰莖應聲一衝到底。

「哎呦!」林潔文被這下迅猛的突襲,條件反射地驚叫出聲。

「是誰?到底是誰?」手機那邊隱隱覺得不對勁,有些慌亂地連聲詢問著。

林潔文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輕輕歎了一口氣,轉過頭顫聲對著手機說道:「威威,是我……」

看到林潔文與他男友通上話,盧豐緩緩地向後仰去,半躺在謝謝上,托著她的腰,陰莖開始慢慢地動起來。

「哦,音音,原來是你啊!可嚇死我了。發生什麼事了嗎?剛才我好像聽到你在叫啊。」手機裡的聲音明顯不是那麼慌亂了。

「沒,沒有啦!你聽錯了吧!我,我,我怎麼會叫呢!」林潔文張口結舌地解釋著。

「噢,那我就放心了,嗯,是想我了吧!嘿嘿!今天早點回來!都好幾天沒有做了,今晚我想與你做愛!」電話那頭完全安心了,語調也輕鬆起來。

「你女友正被別人幹著,你卻還在說做愛的事情,你怎麼這麼粗心啊!」林潔文有些悲慼地想著。而盧豐也清楚地聽到那句話,陰莖開始逐漸提速,手掌還「啪啪」地大力打著她的屁股。

下身的快感越來越強烈,林潔文的身體慢慢變軟,鼻息也變得越來越濁重。

她連忙抽出空閒的手捂在嘴巴上,心裡默默祈禱著:「快點掛斷,快點掛斷……」

「咦!怎麼喘那麼厲害?喂!幹嘛不說話?喂!喂!」手機對面不停地追問著。

盧豐把林潔文捂著嘴巴的手扳下來,陰莖開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下都狠狠地一捅到底,還惡作劇似的頂著穴底重重地旋磨一下。

林潔文無力地癱在他懷裡,雪白的屁股被頂得就像波浪一樣起起伏伏的,陰莖的每一次重重的刺入都使她的心房劇烈地顫慄一下,禁不住要張口嬌呼。

「不能,絕對不能叫出來。」聽著手機那邊傳來男友焦急的聲音,林潔文緊緊地咬住銀牙。可是,「嗯嗯啊啊」的悶哼卻不可抑製地沿著翕動著的鼻翼,不規則地竄出。

「你到底在幹什麼?快回答我!」手機對面提高了音量,聽得出有些發怒。

「威威,沒,沒什麼,鼻子有些不通氣,好像是感冒了。」林潔文連忙解釋,卻不料她剛一張口說話,下身就迎來了一頓疾如風,狂如雨的搗擊,強烈的快感不由使她僵直著身子,下意識地大聲浪叫出來。

「啊啊」的淫叫聲在手機裡特別刺耳,過了半晌,手機那裡才傳來一陣怒極的冷笑,「這就是你說的感冒!哼!哼!」

「還是叫出來了。」林潔文匆忙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就在這時,盧豐一把奪過手機,將手機放在兩人的交合處。「劈劈啪啪」肚皮的撞擊聲和「噗哧噗哧」

陰莖與淫水的搗擊聲清晰地傳到手機裡去。達到目的的盧豐,活塞動作慢慢緩下來,「嘿嘿」淫笑著將手機放回林潔文手中。

「他一定猜出我在做什麼了,好丟人。」林潔文羞得渾身發抖,胸口就像是被點著似的,火燒火燎的好不難受,而小穴也變得異常的瘙癢,淫水一個勁得湧出來。她不禁難受地扭動著身子,屁股也開始慢慢搖起來。

窗戶紙一旦捅破,就沒什麼好顧忌的了。林潔文嬌喘著慢慢將手機放到耳旁,徐徐說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在幹什麼嗎?」

對方沉默不語,手機裡只是傳來一陣陣急促的喘息聲。

「威威,你女友現在正全身光光地趴在人家老闆身上呢。他把人家的屁股掰得大大的,手指還搔著人家的屁眼,他好壞呦!他的雞巴在與你通電話時就插進來了,又大,又粗,插得人家好舒服……」林潔文雙眼迷離地講著,屁股越來越快地迎合著陰莖,聳動不停。

「我不信,不信,你不是音音,你到底是誰?音音是不會幹這樣的事的。」

她男友大聲吼叫著,他根本就不相信這麼淫蕩的話會從清純,可愛的林潔文嘴裡說出。

「不相信嗎?哈哈!再讓你聽聽她的聲音,仔細聽好啊!」盧豐亢奮地托著林潔文的屁股,開始狠狠地抽插起來。陰莖上下翻飛地律動,粉紅的穴肉亂跳著,乳白的淫液汩汩流出,兩人的連接處濕乎乎一片。

「啊……好舒服,啊……哦……你好棒啊,頂到妹妹的花心上了,啊……別那麼磨嘛!妹妹快要被你干死啦,哦……哦……老,老公,老公,老公……」小穴深處那充實,舒爽的快感讓林潔文不休地大吐淫聲浪語,越叫越舒服,心情也越來越激盪,她不由對著手機,騷浪地說道:「威威,你聽到了嗎?你女友被他干翻了!哦……啊……他的雞巴好燙,人家愛死他的大雞巴了,啊……啊……」

「你,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不對,你一定是被強迫的,告訴我你是被強迫的!告訴我!」手機對面嗚咽著,聽起來她男友很傷心。

「才不是呢!人家是自願的,哦……人家好喜歡被他幹,他每插人家一下,人家都覺得好像被貫穿了似的,啊……啊……那種感覺太美了。」林潔文一面浪叫著,一面被盧豐抱起來放到寫字檯前。

「他讓人家趴到寫字檯上,還讓人家高高地撅起屁股,哦!他開始摸人家的屁股啦!他的手好溫暖,被他摸得暖暖的,好舒服,人家禁不住搖起屁股來了。

呦!他叫人家自己把屁股掰開,討厭啦!他想看人家的屁眼。好丟臉!可誰讓人家喜歡他呢!他要看就給他看嘍!「林潔文膩聲膩氣地講著,雙腿向兩側大分著,一雙嫩手伸到背後,將兩瓣屁股蛋掰開,露出一個千褶萬皺,菊花狀的小洞。

「哎呦!他開始舔人家的屁眼了,他的舌頭好靈活,就像一條小蛇似的,一個勁的往人家屁眼裡鑽。啊……他舔得人家心跳得好快啊!哦……啊……他把手指插進來了,又插進一隻,哦哦……好痛,好痛,要裂開啦。他開始動起來了,啊……怎麼搞的啊,越痛人家就越興奮,不行了,心就要跳出來了,啊……小穴也開始癢起來了,人家又想讓他干了。哦……哦……」

林潔文嬌羞地轉過頭,噥語求道:「老公,好老公,別再逗人家啦!來嘛!

騷妹妹想要大哥哥的雞巴止癢哦!快來干騷妹妹嘛!」

「騷老婆,你男朋友倒是挺關心你的嘛!換了別人還不早把電話掛了。嘿!

把手機給我,我跟他講幾句!「盧豐握著陰莖頂在穴口上,龜頭輕輕旋磨著探出頭來的粉紅的陰蒂。

「不要嘛!人家還要講呦!」林潔文不情願地將手機遞過去。

「從今天起你的音音就歸我了,哈哈……」盧豐對著電話一陣狂笑。

「你,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電話裡傳來一陣氣悶的聲音。

「你沒聽見嗎?是她在求我干她啊!哈哈……你女友可真浪,她的手正抓著我的雞巴呢,啊……她的手可真軟,哦!進去了,哈哈,你女友自己將我的雞巴送進她的穴裡啊,有這樣的女友,你真是有福氣啊!烏龜先生!哈哈……」盧豐一邊惡毒地羞辱著林潔文的男友,一邊緩緩抽動著陰莖。

「從後面干就是爽,你女友撅著屁股搖來擺去的,就像個下賤的妓女。你干她時,她也這麼浪嗎?哈哈……來,再讓你聽聽她的叫聲。」盧豐單手按著林潔文的細腰,陰莖快速地搗著,肚皮不停地撞在她豐滿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你到底要怎樣才放過她,求求你,別再欺負她了,她是個好女孩,你不能這樣對她。」軟弱的懇求聲不疊地從手機裡響起。

「窩囊廢。」盧豐罵了一句,把手機塞給趴在寫字檯上不斷呻吟著的林潔文,然後他身體前傾,使足了力氣,更快,更猛地狂搗不停。

「哦……哦……人家不行了,慢,慢點,哦哦……啊啊……人家要到了。」

淫水「??」亂濺,林潔文高亢地發出一連串不規則的浪叫。美妙,無法形容的快感瞬間傳遍她的全身,小穴微微收縮著,更緊地咬住狂暴的陰莖。

「要到了嗎?小母狗!給我叫得再淫蕩些。」盧豐眼中閃著野獸的光芒,他用力地抓著她滿是淫水的屁股,陰莖一下比一下狠地撞擊著小穴深處。

「我是你的小母狗,汪……我是個只讓你幹的小母狗,汪汪……插死我吧!

來了,來了,汪汪汪……汪汪……哦……「林潔文大聲地學著狗叫,那」汪汪「的狗叫聲,馬上把她帶上了快樂的頂點。她大口大口喘著氣,屁股亂抖,大腿不住痙攣著,湍急的淫水一股股地向外急噴著。

「你就這麼賤嗎?連狗叫也叫得出來,真奇怪我為什麼會喜歡你。臭婊子,最下賤的妓女也比你高貴,你去死吧……」一陣絕望,歇斯底裡的大罵震耳欲聾地傳來,震得手機嗡嗡作響。

林潔文霍地一震,那頓大罵使她清醒過來。她顧不得擺脫身後的侵犯,連忙對著手機哭道:「威威,威威,不是你想得那樣,我是被他……」

「吃屎去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你真讓我噁心。」嘟的一聲,電話掛掉了。

「不要,威威,威威……」林潔文不住地對著手機哭叫,可是手機冷漠地全無半點反應。

「你男朋友不要你,我要你啊!剛才舒服嗎?」盧豐「嘿嘿」淫笑著,眼裡露出滿足的光芒。

「放開我,你這個魔鬼,人渣,你會有報應的。」林潔文奮力地掙扎。

「想想你今天都做了什麼吧!被我操了不說,還像個淫婦似的,苦苦求我干你。你男友可是把你淫蕩的聲音一字不漏地都聽到耳裡了,看那邊,你騷浪的表演也都被錄下來了,你除了跟著我,還有別的路可走嗎?」盧豐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大力抽插著。

「嗚嗚……嗚嗚……你不是人,你是禽獸,嗚嗚……」林潔文完全絕望了,身體軟軟地癱在寫字檯上。可是,不一會兒,剛才那種舒爽的感覺又回到了身上,而且還越來越強烈,使她禁不住想要呻吟出來。

「這種時候,我怎麼還會產生快感,難道我真的就像威威說的那樣是個下賤的女人嗎!」一股巨大的屈辱感冒出,可屈辱感卻讓她更加興奮。她竭盡全力地抵禦著那股就像火山爆發一樣猛烈的快感,可是越抗拒,快感就越勢不可擋。終於,林潔文放棄了,她徹底沉淪了,她哭泣著,呻吟著,瘋狂地聳動屁股來索取箭在弦上的高潮。

林潔文感到小穴內的陰莖突然劇振了一下,變得更熱,更粗了,她不禁哭著喊道:「射進來,求你射進來,狠狠地灌滿我的騷穴吧!把我的肚子搞大,讓我為你生孩子,嗚嗚……我是你的情人,你的奴隸,你的母狗……」

話音剛落,盧豐就悶哼一聲,陰莖劇顫,馬眼大開,濃稠的精液子彈似的打在她的子宮裡,連著射了五,六次,鬆軟的陰莖才慢慢滑出來。而林潔文也在精液的澆灌下,又一次到達了高潮。

林潔文趴在寫字檯上歇息了一會兒,然後就跪在盧豐的腳下,扶著他的大腿,將他那條濕漉漉的陰莖含入嘴中。直到陰莖被清洗得乾乾淨淨,才輕輕吐出來,她一邊獻媚地仰望著盧豐,一邊「咕嘟咕嘟」地將口中混雜著精液,淫水的唾液嚥下去。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