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呻吟聲

這時,鄭慧胸際間像是兩團燃燒著的火球,不停地在抖動著,引燃了他熊熊的玉火,逐漸地擴散到他的全身。他配合著鄭慧活躍的迎送,給予她更勇猛、更剛烈、更徹底,而且也更為沖實的撞擊。

她感到要窒息,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一雙粉腿在輕抖,趐融的花蕊裡,像遭熊熊火炎灼著,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在那處蕩涵迴旋著。鄭慧千萬個毛孔在冒著熱氣。她像颶風肆虐下的海洋,掀起千層的海浪!

她終於忍不住浪叫了︰「王申……噯喲……我……我真的要死了……噯……好要命的王申……你……鑽……又旋又鑽的……唔……好……好舒服……啊……太美了……快、快……癢呀……穴內好癢呀……用勁點……好……好舒服……」

鄭慧全身熱烘烘的,每個毛孔都豎了起來。淫聲浪叫中,不停地從她喉中傳來。她覺得在她飢渴的小嘴深處有著蟲爬、蟻咬般似的,既舒服又難受,淙淙的淫水,湧得更急。

鄭慧的腰肢在不斷地挪騰,閃扭……

王申一臉通紅,下唇幾乎被牙齒咬破,似乎非常賣力。在他盤骨以下,簡直像座電磨,不停的磨轉,而且越來越急,越來越有勁,但偶而也有個急抽猛插。

鄭慧被他這一招,幹得真是死去活來。見她雙唇一張一合的,滿頭烏黑的散發,隨著她的頭左右擺動個不停,肥美的豐臀更是忽而左右忽而上下密切的迎合著。

鄭慧此時已置身於欲仙欲死的境界,心暢美的難以形容。

「噯……我……我會樂死了……喔……又趐又癢的……穴心……好癢……唔……水……水又出來了……啊……王申……你……」

她竟叫不出來了,只是不停的傳來含糊不清的囈語。在迷惘中,她全身起了陣陣的顫抖。

王申在喘息著,但他仍在做著強而有力的衝擊。洶湧的浪潮,繼續高漲、擴散、氾濫,已經把鄭慧沖激得魂飛魄散,她生平第一遭嘗到如此強烈的快感。打從最神秘的核心底開始,直到烏黑的芳草地帶,以至於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痙攣著,不可遏止的抽搐著。

她通紅的臉上佈滿了汗水,半張著那鬆弛的小嘴在低吟著。她的聲音是沙啞的,有氣無力的,那種表情使人看了又發又憐恨不得干死她。

「啊……你真是令人受不了了……」王申也喘著叫著︰「鄭慧,我可要好好地干你一場!」

「噢!你……」鄭慧上氣不接下氣地扳著他的肩叫著︰「你真有那麼大的耐力?」

她本已進入了半昏迷狀態,可是,給王申這一句話引出了一股無形的好奇。在精神一陣之下,她軟化的胴體又漸漸蠕動、輾轉,雙手也再緩緩的從他的身上徘徊了起來。

王申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兩隻手在撫摸著他懷下這句凹凸不平,每一寸肌膚都緊縮起來的豐滿胴體。尤其當他的手觸及她那濕淋淋,肥嫩嫩的小丘時,他確有著難忍的興奮,絲毫未覺得勞累。

「鄭慧,你簡直是個活火山,你都快把我給熔化了。」

他吻著她的頸項,一股熱氣直透她的敏感的毛管去。鄭慧不自主地打了個寒噤,忙迫地貼緊他,更把她那挺聳的雙乳朝他挺去,摩擦著、旋轉著,以期能獲得更多的快感。

又是一陣浪潮的來臨,她嬌喘咻咻的又把一雙粉腿纏上他正起伏不定的腰背上。當王申用他那粗糙的舌頭揩著鄭慧顫震的肉球之際,鄭慧小腹同時又感到一陣強勁的節奏在展開,漸漸地擴散便及她那最銷魂的底層。

這時,他真的瘋狂起來了。

他,弓著腰,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汗珠沿著臉頰直滾而下,氣息越來越急促。鄭慧憐惜著、溫柔地、也是無限眷戀地揉著他汗膩的頸子,一雙媚眼透著柔光。

「王申……王申……我……我好感激你……」

「我……愛你!」他激動地全身哆嗦。

鄭慧情不自禁地,死緊地摟著王申。

王申此時伏動得更快,而且也更有節奏。 衝刺得更急,似狂風、似驟雨。

鄭慧終於又忍不住傳自內心深處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

「王申……你這個強人……噯喲……你是不是要摧毀我……啊……啊……我擋不住你……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趐又癢的……啊……」

她口中雖是這樣叫著,但實際上,她正是給搔到最癢之處,那是多麼的銷魂啊!

「噯喲……」鄭慧似進入了神仙的世界,她再也無法抑制心坎裡的快樂,她咬牙切齒地浪呼急叫著。

在這高潮迭起的時刻,她那長滿芳草的小園地內已發生了極其微妙的變化,那種變化,正是造物者賦予女人們用來摧堅拙銳的本領,造物者真是設想太周到了。因而,王申只覺得身陷於一個吸盤裡,他禁不住魂出九霄,欲仙欲死。

這時候,鄭慧像只章魚似地的纏緊著他,嘴中一直胡言亂語的不停地哼著。那吸盤底層,正在吸吮、迴旋,再抵磨、吸放。她狂性大發般的,狠狠地一連咬了他幾口。

王申帶著一絲勝利的微笑,似不覺得痛的,在做拚命地攻擊,要拼出他最後的一分氣力。

當兩人戰火正烈的時候,鄭慧火辣辣地只想爆炸。她,正面臨著第二次痛快地解脫。一時之間滿室春色,空氣為之震盪,氣流迴旋。

忽而,王申暗叫一聲,他那強而有力的身體,刺透了鄭慧的熱營地。

終於在鄭慧第二次高潮來臨,全身上下顫抖不停之際,王申也禁不住的集中火力對準目標發射出去。

兩人死緊地擁抱著,鄭慧所得到的快樂,一定比王申更甚。因為她不但發出蕩魂落魄的呻吟聲,而且她的身子,一直不停的顫抖著。那是一種自然的顫抖,如果不是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經,都被極度的快感所衝擊,她是不會那樣有節奏地抖動她那晶瑩的胴體的。

這時鄭慧半張著口,在她的口中,噴出芳香迷人的灼熱的氣息來,而且不斷地發出她那直鑽入人心底深處的低吟聲。今天鄭慧可真是享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仙境之遊。

也許太勞累了,他們都需歇睡片刻。

鄭慧的那棟房子,在僻靜的山丘上,根本沒有人來打擾他們。

而當有一個那麼美麗的女郎,蜷縮在懷中,用她柔軟豐滿的胴體,緊貼著王申,在那樣的情形下也格外容易沉睡。

王申睡了許久,當他睜開眼來時,他看到窗外,是一片朦朧的晨曦。而此時除了各種的鳥鳴聲外,並沒有其他的聲音。

王申垂下眼,鄭慧仍在他的懷中沉睡。她雪白豐滿的嬌軀,簡直就像一頭小白羊一樣,王申不停地在她美好的胴體掃視著,然後輕輕地在她胸前推了一下。

這一推使得鄭慧轉了一個身,她的手臂,自然而然地在她胸前攤開。誰知兩條手臂微微分開來,那是一具發出誘惑力的嬌軀,而且胸前還不斷地起伏著。

王申只看了她一眼,喉際不禁地又有點發顫。但是,他想到自己一整夜的拼戰,現在覺得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不禁搖了搖頭。他輕輕地站了起來,在地上拾起了他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等到他從浴室中穿著整齊走出來時,他看到鄭慧那雪白而豐滿的胴體扭動了一下,然後張開雙臂,膩聲地說︰「王申,寶貝!」

她像是再想要王申擁抱,但是當她的雙臂抱了個空時,她睜開眼來,看到已經穿著整齊的王申時,她發出了「嚶」地一聲說︰「你要走了嗎?」

王申實在捨不得走,可是他又非走不可了。因為即使有鄭慧肯去法院替他作證,但是控方所掌握的證據,也實在太強而有力了。在劫案的現場,留著印有他指紋的一把手槍。以,他極有可能仍逃脫不了被判入獄的命運。

而要挽救他那種命運的唯一辦法,便是要設法趕緊找回那批被劫的珠寶,找到真正的搶劫者。

王申已經知道,那一定是『夜鶯』所幹的事。但是,至於如何才能找到『夜鶯』,王申到目前為止還是一點把握都沒有,因此他必須盡快地想辦法,不能再耽擱太多的時間了。

所以,他點著頭說︰「是的,我要走了!」

鄭慧發出了「唔」一聲。她雙手反按在床上,慢慢地挺起胸來,那是個極其誘人的姿勢,使她飽滿的胸脯,更形高張。她那白玉般的雙峰,高高的挺聳著,而且在微微的顫動著,艷紅色的乳尖顯得更為令人囑目。

要抵抗那樣的誘惑,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是年輕力壯的王申,但王申還是非走不可。

他舔舔嘴唇說︰「親親,事情一了結,我就馬上回來陪你。」他一面說,一面已向門口走了兩步。

鄭慧顯然著急了起來,她急急忙忙地說︰「別走!」

王申轉過頭來,當他看到鄭慧的時候,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慧這時候的樣子,實在是沒有一個男人不心動的。

她仍然躺在床上,但是她的一雙玉腿卻是高高的舉著。當王申轉頭向她望來時,她用她那纖細潔白的玉指拉住了她的腿彎,她將整個玉體上最動人的一部份完全呈現在王申的眼前。而她那如蛇一樣地細腰,則在輕輕地擺動扭閃著,豐腴白嫩的雙手,也隨之在擺動著。

王申只感覺到她整個人像是一盆火,一盆可以將任何男人熔化的火。

王申站住了身子,停立著,他實在沒有辦法不發呆。

鄭慧的雙手之中充滿了媚意,她發出聲音,是如此甜膩、如此悅耳。

她說︰「王申寶貝,你難道真捨得離開我嗎?」

王申突然發出一下含糊的呼叫聲來,他向前衝了過去。一俯身,雙手握住了鄭慧纖細的足踝,將她的兩條修長玉腿高舉了起來,鄭慧此時發出了一下驚喜交集的歡呼聲。她以為王申真的聽她的話,已不會離去。

但是,王申的行動,那樣粗魯,卻又不免令她有點吃驚。王申提起了她的玉腿之後,向側面輕輕地扭一扭,便將鄭慧整個豐滿的胴體,扭轉了過來鄭慧,這時變成伏在床上。她那雪白的背部,立刻高聳了起來。

而王申也在這時候突然下手,「啪!啪!啪!」在鄭慧的肥臀之上,連打了幾下。他下手十分的重,以至於鄭慧那羊脂白玉般的皮膚,立刻出現了鮮紅的手印。

鄭慧被打得尖叫了起來,王申也喘著氣。

那幾下的打擊,使得王申難忍的慾念宣洩了不少,他知道若不這樣,他將控制不了自己。同時他也知道他是非走不可,如果再不走,給鄭慧翻個身來,將他纏住的話,那他就再也走不了了。

所以,就在鄭慧的尖叫聲中,他一躍而起,向門口衝了出去,她拉開了門,這時閃身走出,「砰!」一聲將門關上,他拚命向前奔著,直到他轉過頭來,已看不見鄭慧的那間房子,這時他才鬆了口氣停了下來。

可是他想起剛才鄭慧那種誘惑之極的姿勢,他仍然不免心跳不以的喘了幾口氣,要不是時間緊迫,他還真捨不得走呢!

王申慢慢地走下山去。

半夜呻吟聲(三)

他一面走,一面在心中盤算著,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順利地找到『夜鶯』,而找到後又該如何對付她……

另一方面,王探長給他的期限,不能說是豐裕的。如果『夜鶯』知道他在找她,而故意躲起來,不和他見面的話,那麼他是一點法子也沒有的。

當王申想到這一點時,他不禁地笑了起來。中指和拇指相扣,發出「得」的一聲來,因為他已經想到十分重要的一點。

他想到的是,他不能去找『夜鶯』,而是要讓『夜鶯』來找他。於要用什麼方法可使『夜鶯』來找他。王申只思索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他已想了三、四種不同的方法出來了,而且他認為都是非常有效的。

他決定採取其中,最快、最有效的一種。

他下山後,便立刻和李胖子通了電話。在電話中,他要李胖子去散佈一個謠言,散佈謠言的對象是三山五嶽的各路人馬。

謠言的內容是︰著名的妖艷女匪首『夜鶯』曾向浪子王申自動獻身,但是結果,王申卻在『夜鶯』脫光衣服之後,在她的豐臀上踢了一腳,然後揚長而去。

他所以要散佈這個謠言的目的,就是要去激怒『夜鶯』。他知道,當他慫恿『夜鶯』的三個手下享受了『夜鶯』美好胴體之後,她對王申已恨之入骨,所以她這次會想出這麼毒辣的辦法來陷害他。

而現在,王申要『夜鶯』更恨他。使『夜鶯』感到,製造一個陷阱,假手法律來對王申,還不足以洩她的心頭之恨。那麼,她就會親自來對付他,這樣王申的目的就可以達到了。因為不論如何,王申必須先見到『夜鶯』,和她會過面,然後才能證明這一切,洗清自己的罪名。

而在『夜鶯』來講,她對王申確實恨之入骨。

那是半個多月前的事了。

王申參加『夜鶯』的一個酒會,會後他和她的手下聊起『夜鶯』,王申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原來他們都覺得『夜鶯』對他們很好,可是卻沒有一人能和她發生更進一步的關係,感到很遺憾。

這個讓人一見便驚為天人的『夜鶯』,生得十分誘人,肌膚勝雪,全身上下無一處不充滿著妖媚性感的氣息。她的手下對她十分恭敬,但也都希望能享受她那美好的胴體。只是一直沒讓他們有這種機會。可見『夜鶯』的手腕有多高了!

王申,這個獵艷高手明白以後,忙笑道︰「沒關係,看我來代你們製造機會吧!」

第二天晚上,王申又來到『夜鶯』的住處。

『夜鶯』今天穿著緊身的紅色洋裝,正在牌桌上和她的三名手下打牌。

她一見王申便嬌笑地說︰「王申,來玩上幾圈如何?」

「好呀!反正沒事幹,玩幾圈打發打發時間。」

三名手下的一人故意退到後面的沙發上,讓王申下去,靜待好事的來臨,而其他的二人也心中有數,存心看事情的發展。

他們一開始就放水,讓『夜鶯』大贏特贏。『夜鶯』也樂得嬌笑不已。

八圈過後,『夜鶯』笑道︰「休息一下吧!去弄點吃的!」

不久,自外面館子送來一桌酒席,王申連忙搶先付了帳,然後不容『夜鶯』開口,便哈哈的笑道︰「算我請客,別客氣。」

『夜鶯』拋給王申拋一個媚眼說︰「王申,你這個浪子,這未免太讓你破費了,應該由我請客才對。」

王申忙笑著說︰「小意思,我出菜,你出酒,我看你的酒櫃中有著不少的名酒,就拿瓶來給我們助興吧!」

『夜鶯』欣然地取了酒來,王申接過酒,一看︰「喔!黑牌的,好酒!」說完便開了那瓶酒,將每個人的杯子倒滿之後,瓶子內已所剩無幾了。

此時王申又開口道︰「夜鶯,你的酒櫃中還有哪些酒呢?」

趁『夜鶯』走去拿酒時,他把一粒藥丸加在一隻杯中,然後分別加了一些冰塊,用筷子在酒杯中攪了攪。她的三名手下在旁看得直點頭,他們知道計劃終於順利展開了!

此時,『夜鶯』又拿了一瓶酒回桌就席了。

『夜鶯』就席後,五個人便盡情地吃喝著。四個大男人眼見計劃即將實現,心情十分的愉快,所以時量大增,酒興大濃,不時傳來豪放的笑聲。『夜鶯』則是贏了錢,心情愉快,也笑個不停。

她毫無戒心地喝著酒。十分鐘後,酒力、藥力開始發作了!『夜鶯』只覺得全身熱呼呼的,尤其是小腹處更好像有著一把火在燃燒一般,大似有逐漸擴散的感覺。她以為是好久沒有喝這種烈酒的關係,於是她停止了再喝。

可是沒有多久,那種火熱的感覺越來越濃,範圍也越來越大,她也氣喘呼呼的,全身只覺得需要好好的發洩一番。這是她從未有過的現象,四個大男人仍沉住氣地狂飲著酒。

『夜鶯』起先還懷疑他們再搞鬼,可是她相信她的手下絕對不敢對她如此,而且看到王申沉著的樣子,她的疑念頓消。可是那慾火卻消失不了。

此時王申見『夜鶯』粉頰通紅,全身微抖,喘呼呼的,便知道藥力開始作用了,便故意裝好人地說︰「各位,我看她已差不多了,別勉強了!」

手下三人中一個姓王的,仍故意說︰「鶯姐的酒量一向很好,今晚怎麼失常呢?」

王申關心地問︰「夜鶯,你喝醉了?」

『夜鶯』此時是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她勉強忍耐著全身慾火的煎熬,仍裝出笑的說︰「沒關係,可能是喝得太急了!」

王申起身說︰「我去幫她泡杯濃茶,解解酒!」

眾人知道王申又要使花樣了,連忙關心地你一句我一句地對著『夜鶯』問個沒完,以掩飾王申的行動。

不久,王申端來一杯熱茶說著︰「夜鶯趁熱喝吧!」

『夜鶯』感謝地說︰「王申,謝了!」

接過茶,『夜鶯』連喝了幾口,她實在熱得要命,茶能解酒,她當然是一喝再喝了。

這一喝,整個防線垮了!

『夜鶯』這個道上女王,被王申給設計了!

四個男人相對神秘地微笑著。

過不到五分鐘,只見『夜鶯』急道︰「你們稍坐,我去洗個臉!」

『夜鶯』不待他們點頭,便急急忙忙地衝進浴室,門一上鎖,便開始放水準備洗個澡,降降全身的慾火。誰知她不泡還好,越泡熱水,慾火更熾!就好像在火上加油一般。只覺得全身癢得要命,全身血管被慾火激得好像要爆裂了一般,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滋味。

尤其是在她小腹以下,小穴處更是漲得要命。需要男性剛猛有勁的陽具來抽插!

她不由自主地以手指來自慰了!

她先以右手中指在穴內扣弄著,不久她又進了食指。是她越挖越難過,淫水不停地流著。

她終於忍不住地開始呻吟了︰「喔……喔……喔……癢……癢呀……癢死我了……哎呀……趐極了……哎呀……好癢好趐呀……唉呀……」

在客廳繼續飲酒的四個男人得意極了。

『夜鶯』的三個手下都對王申豎起拇指說︰「王兄,了不起,真不愧是獵艷高手!」

王申此時見大功即將完成,便笑著向他們三人說︰「我看差不多了,下來的節目就看你們表演了,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痛痛快快的享受一番啊!我要先走了。」

於是他便起身走到浴室門口,對著『夜鶯』大聲說著︰「夜鶯,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來拜訪。」

『夜鶯』此時正被慾火激得難耐,聽到外面王申的叫聲,只隨便的應了聲︰「我不送你了,慢走吧!」

王申走回客廳後,『夜鶯』的那三個手下,排行老大的王石川,對著王申吞了吞口水說︰「我看差不多了,咱們誰先來?」

王申笑道︰「王兄排行老大,當然由你來打頭陣,等一下再由老二來接應,然後由老三來壓後,這樣的安排行嗎?」

三人都沒意見。於是,王石川哈哈笑道︰「王申,你在下有請了!」

王申笑道︰「王兄請便,好好玩吧!我也該走了。」說完王申便離去。

且說王石川到浴室外,剛想敲門,探探『夜鶯』的反應,誰知卻聽「叭!」的一聲浴室門大開,『夜鶯』衝了出來。

她全身赤裸裸地衝出浴室,三個大男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三支「槍」立刻舉槍致敬!

王石川首當其衝,被『夜鶯』一下子衝倒在地毯上,他當場跌個四腳朝天,但是心中卻是高興不已,他的夢想終於成真了。美麗的女主人自動投懷送抱,不亦樂乎!

『夜鶯』捉住王石川,立刻喘呼呼剝著他的衣服,那迫不及待的樣子,令人覺得好笑。

不久王石川也變成了身無一物的原始人了,他胯下的那根雞巴硬硬挺挺的,而且不斷地在抖動著,大約有六、七寸長,此時正殺氣騰騰地準備衝鋒陷陣!

只聽『夜鶯』喘著叫︰「石川……來……來吧……你……你別怕……我現在……需要你,你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快來呀……這是我給你的……一個新任務……」叫完,自己便仰天倒下去了!

王石川傻住了,他自歎艷福不淺,今晚能享受這個大美人。

雪白的肌膚、高挺的乳峰、翹得適中的肥臀、纖細的腰肢、迷人的臉孔,真是上帝的精心傑作!尤其那一片美麗的三角洲,形成一片毛茸茸的神秘草原,散布在陰戶上,黑白分明,更是令人心癢!高高隆起的兩片肉縫,更是令人垂涎欲滴!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