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呻吟聲

王石川看得差點昏過去,忙叫著︰「好美的小穴呀!」然後以一式「餓虎撲羊」凌空撲在『夜鶯』的身上,頭一低,便吻上了那迷人的櫻唇,左手不斷地在她的胸前活動著。

他感到洞柔柔的,軟綿綿的,滑溜溜的,有著說不出的妙處。過渡的興奮,他竟微微的發抖著。

『夜鶯』本就慾火焚身難過得要死,再經王石川一陣的亂吻、亂摸,使得她更加酸癢,更加難過!

她不禁叫道︰「石川……快呀……別再摸了……你就快點插進來吧……唉呀……唉呀……癢死我了……快……快點插進來吧……唉呀……難過死了……真急死人了……」

她將騷穴自動的迎向王石川那已硬得如鐵棒的大雞巴!

王石川見狀,真是樂壞了。這是他作夢也想不到的好事,一向直有他求『夜鶯』,聽她的話做事,為她賣命的,誰知道如今她卻自動將「寶貝」送上門來,真是想不到!

他吃吃大笑一聲︰「好!好!這就過來!」說完大雞巴一挺。

由於『夜鶯』早就大開「門戶」,方便極了。王石川那根大雞巴對準她的騷穴,用力往前一頂……

「滋!」一聲便一路通行無阻的全根沒入!可惜「材料」規格不符,無法插至穴心。

『夜鶯』那騷穴一吞進雞巴,她立刻將雙腿纏在王石川的腰上,然後立刻像風車般不斷地搖了起來!

她不僅搖著,而且還不斷地挺著!聲勢十分浩大,可見她癢到極點了!

王石川只覺得好像在汪洋大海中行駛的一艘小船,被風浪搖得十分厲害,就像時時都有被翻落的可能。他連忙用力凝定了四肢,任她搖動。這樣經過了幾分鍾後,總算才得「風平浪靜」。

『夜鶯』已經喘呼呼的說︰「呼……呼呼……好……好過癮呀……唉呀……石川總算你幫了我……總算舒服點……舒服點了……哎喲……石川你……你就不要客氣了……這是我要你做的……你就用力插吧…………我不怪罪你的……哎喲……怎麼又癢起來了……」

說完,她那豐滿的胴體又不規則的蠢動起來了!

王石川覺得妙透了!那根雞巴被她那一陣激烈的搖動,搖得又粗又硬的,大龜頭被穴內的熱淫水泡得真是爽透了!他再也忍不住了,連忙用力抽插著。一時「滋!滋!」的插穴聲響個不停,一股淫水順著股溝流了下來。

『夜鶯』被他一插覺得比較舒服一點了,但是穴內深處由於王石川的雞巴沒能直抵她的深穴而覺得有點怪怪的。

這真是美中不足呀!

於是她拚命地挺著騷穴,一直往雞巴挺著,恨不得將雞巴整根都吞進去,以便能獲得更加舒服點。可惜她挺了半天,並未能如願。

而王石川好不容易能有今晚這個機會,他當然拼著全力猛抽急插著。他覺得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舒舒爽爽的,龜頭的馬眼漸漸地張開了,他知道時候快到了!

他還想好好的享受一番,於是他用力吸了一口長氣,蓄足了精神與力氣,然後挺動著雞巴,發動了猛烈而又緊湊的總攻擊。

『夜鶯』配合著挺著騷穴!

一時「啪!啪!」脆響著!

老二鄭義仁一看到『夜鶯』的那股騷勁,那顆心實在癢極了,底下的那根雞巴也不安分地抖動著。

他吞了一口水說︰「老三,你看,好浪呀!」

阿雄點頭笑道︰「不錯,實在夠勁,可惜以前都沒有機會享受她,今晚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我看老大好像招架不住了,你就好好的準備一下,這浪貨也真不易伺候呀!」

鄭義仁哈哈大笑著︰「放心,我早就準備好了!」

果然,五分鐘還不到。只見王石川用盡全身力氣緊緊摟著『夜鶯』劇烈地不動了。

顯然,他已經洩精了!

『夜鶯』好像貪吃的小孩一樣,當她正要進入狀況,緊要關頭時,王石川卻一洩如注,把那傢伙給軟了下來,真是煞風景!

但是『夜鶯』似乎還不肯就此罷休,她又挺了幾下,套弄著那又軟又小的雞巴越套弄越覺得沒趣,越套穴內越癢,只是搔不到癢處,真是要命。

於是她歎道︰「石川,今晚讓你辛苦了,你休息一下吧!」

言下之意,叫石川下去。

王石川雖然心有餘而力不足,但他今晚是爽透了,他滿意極了!

在王石川一下馬,鄭義仁便立刻上去接班。

當他來到『夜鶯』面前時,她便嬌笑的說︰「義仁啊!今晚你可要給我好好的表現,以後可沒有這種機會了,但願你能讓我痛快,否則我是會生氣的。」

鄭義仁一聽『夜鶯』如此的說著,他便毫不客氣地挺著那根大雞巴,想要往前衝了。

誰知『夜鶯』卻急忙叫著︰「慢著!讓我來。」

原來剛才她正要漸入佳境時,王石川卻一洩如注,使得她好像被吊在半空中一樣,抓不到、也摸不著。那滋味果真難受!全身竟然更加酸癢。

她看見他那根肉棒子和王石川的傢伙差不多,如果由他採取主動,到最後自己難免又被吊胃口。於是她決定採取主動,她要鄭義仁頂著雞巴頂天立地似的直抖著。

『夜鶯』見狀迫不及待的跨腿跪了下去,雙膝一著地,立刻以雙手將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撥開,然後對準雞巴坐了下去。

「喔!好舒服!」『夜鶯』舒爽的叫了一聲,聲音微微顫抖,然後大雞巴整根被吞掉了。

『夜鶯』開始上下套弄。不久,又換成前後推動,然後就是左右搖擺。最後來個「圓臀」,只見她下身以大雞巴為中心不斷的以順時針方向或逆時針方向旋轉著!

她此時是又自主權,她覺得穴內哪裡癢,便搖向那裡!

她套弄得眉開眼笑,但也喘呼呼的,挺辛苦!畢竟這是止癢的良方,她仍拼命地套弄著。

這時在下方的鄭義仁可以說樂得不知天南地北了。他躺在地毯上,任由『夜鶯』去套弄、去搖旋,他光是欣賞她胸前那對抖動個不停的豪乳就夠樂了,何況雞巴被她套動得有難以形容的美味!

他只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泡在「暖瓶」中,既舒服又爽快,尤其龜頭被套弄得更是舒暢。他不禁伸出怪手,撫弄那對奶子。豐滿、滑嫩、彈性奇佳,真令他愛不釋手。

而雞巴有時被旋扭得有點疼痛,但是不久便被陣陣的快感取而代之而覺得妙不可言,他真是全身上下都在享受著。口中不停的叫著︰「妙!妙呀!真妙!」

在旁觀戰的阿雄,一見『夜鶯』的浪態,便知道是王申藥下得太重了,照這樣下去,必定須由他去收場了,而且這似乎是一場苦戰呢!此時他連忙吞下一粒王申給他的助興丸,準備大戰!

這也許是王申早有準備,否則他們三人恐難應付這騷貨的。

她一聽老二叫妙,就覺得心中不妙了。連忙叫著︰「別說話,閉口吸氣,否則會早洩!」畢竟阿雄這方面較有經驗。

鄭義仁依言而行,穩住陣腳。

好在有阿雄的提醒,因為他發現,剛才得意忘形叫了幾句,精門似已張開,這是射精的預兆!他連忙的吸氣,再吸氣!

男人在射精前,雞巴總會更加膨脹些,『夜鶯』覺得穴內突然充實了不少,帶給她陣陣快感,她立刻加緊套弄著。

這一來可爽了鄭義仁︰「喔……喔……好……搖得好……幹得好……真是好極了……真是妙不可言……鶯姐……好俊的床功呀……今晚令我太爽了……往後就是你要我的命……我也會給你……噯喲……妙透了……唔……啊……我就快不行了……」

他爽得不顧一切了!不僅嘴巴在叫,而且也快速地向上挺著雞巴,迎合著她的套弄,「啪!啪!」肉擊聲響個不停。

淫水不知何時以在鄭義仁的小腹上流濕了一大片,黑漆漆的陰毛,全被泡濕得糾結在一起。

他在做最後的衝刺反擊,而『夜鶯』也沒命地旋扭著。

鄭義仁只覺得龜頭一陣舒暢的趐嘛,根部以下不住地抖動,馬眼一張,一股熱呼呼的精液射出去了!他抵擋不住的「開槍」射擊了!

『夜鶯』那騷穴被熱精一燙,也洩了!

淫水、精液合而為一,流了一大片。

她洩是洩了,但藥力未退,不久『夜鶯』又覺得全身火熱,酸癢不已,她又鼓起精神開始搖擺著。

這一來可苦了鄭義仁。他正洩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之際,『夜鶯』卻又向他「開戰」,使得他措手不及,全身酸死了,於是他連忙用雙手按住她的腰。

此時,她正癢的要命,不顧一切的動著。雖然腰部被按著,但她仍能做小幅度的搖擺,否則她自己會癢得受不了!

凡是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當你在射精的剎那,如果繼續插幾下,那真是爽快啊!但是過後再多插幾下那可受不了,因為那種趐酸實在太難受了。

鄭義仁目前在這情形下,大雞巴被磨得宣洩著,全身汗毛直立,雙腿挺直。『夜鶯』這浪勁,他是招架不住,心中有點害怕了。

於是他開口求道︰「鶯姐,我不行了,我看讓老三來服侍你吧!」

阿雄一聽老二如此求饒,知道他確實支持不住了,如果再不上前解圍,恐怕就有麻煩了。

而『夜鶯』這時也知道他沒什麼搞頭了,便向阿雄招手道︰「阿雄,你過來吧,阿仁這沒用的東西,兩三下就清潔溜溜了,真不配當個男人,我要試試你的功夫,可不能讓我失望哩!」

阿雄好不容易等到機會輪到他,他的一股慾火委實忍得太久了,到此他恨不得一干為快!他匆匆地脫了衣服,挺著那八寸又粗又大的雞巴,上前一把抱起了『夜鶯』直往房中走,同時邊走邊對『夜鶯』道︰

「鶯姐,今晚我真榮幸能夠伺候你,但你能吞得下我的傢伙嗎?」

『夜鶯』連忙伸手摸了阿雄的大雞巴,又粗又長,而且是硬硬的,還熱呼呼的。她心中一震,實在是太高興了,想不到阿雄有如此的份量。她忙浪笑著說︰「那再好不過了,我正需要它來為我止癢呢!你行嗎?」

阿雄哈哈大笑說︰「事實勝於雄辯,你等著瞧吧!」說完,用力將『夜鶯』丟在彈簧床上。

『夜鶯』的身子還沒擺好,阿雄立刻站在床前,用力抓著她的腳跟,將她雙腿放在左右小臂彎處,張得開開的。一吸氣,大雞巴用力向前一挺,像一支標槍一般迅速地插進『夜鶯』的騷穴花心,而且還剩留一寸在外頭。

『夜鶯』遭大雞巴用力一頂,只覺得穴心好像凹了進去一般,而且還熱呼呼的、趐趐的挺舒服。

她不禁讚道︰「阿雄,好妙呀!還是你的受用!」一說完,立刻浪勁十足地挺動著騷穴。

她將騷穴往上直挺著,那對奶子也隨她的挺動直抖著,真迷人。

阿雄在這方面的經驗也算是老道了。先以「九淺一深」之招,穩紮穩打的抽插著,同時均勻的調息著呼吸,以利持久戰鬥。

沒多久,『夜鶯』的淫水直流了!淫水隨著她的挺動四處飛濺著。

她覺得穴內被阿雄那根大雞巴擠得不但一點空隙也沒有,而且還漲得要死,每當他淺插幾下到穴內正癢時,就來個重擊,這招「九淺一深」的干法,真是把她幹得心花怒放,不亦樂乎!

『夜鶯』被阿雄那支大雞巴插得有些破皮,而且插裂了洞門,使她穴內有火熱熱的疼痛感。但是她偏偏又猛烈地挺動著騷穴,使她那裂開的口更加大,竟流下了一滴滴的鮮血來。

她仍然照挺不誤,因為不動的話,她穴內會癢得要命。而越挺,大雞巴就插得她越舒服,騷穴內所得到的快感遠勝於裂口的疼痛。

這時她已是欲罷不能了。

阿雄見騷穴受傷流血,忙停止抽插,說︰「鶯姐,你受傷了,別玩了!」

『夜鶯』急忙搖頭說︰「沒關係,快用點力插!」

阿雄再問︰「你講的,以後可別怪我!」

『夜鶯』點了點頭說︰「放心,這是我叫你幹的,怎會怪你呢?狠狠地干我吧!」

阿雄大笑一聲,雙手微抬高,使那騷穴懸空而起,然後用力狠狠地插插著,猛力的幹著。真是又很又准,記記到底,下下用力,幹得『夜鶯』直發抖。

「哎喲……哎喲……阿雄呀……我……哎喲……干死我了……小穴……小穴爽死了……好寶貝……阿雄哥……唔……你的雞巴好大呀,插得我好美……好美呀……」

她竟叫起阿雄哥哥了,可見有多爽!

阿雄在以雙手捧著她那豐滿的臀部,使她騷穴更加突出,準備施展絕招好好的「伺候」她。他每抽必把大雞巴整根抽出穴外,而插進去時,則採用雷霆萬鈞的一擊,用盡全身力道,直插到底。當插到底後,又在穴心用力一挺。

這是一招「臨去秋波」的招式,乃是絕招中的絕招!『夜鶯』被這招幹得差點流下眼淚來。

「喔……喔……喔……哎喲……哎喲……老天……我……我哎喲……我……我從沒這麼爽過……哎喲……哥哥……我的阿雄哥……這一招……叫什麼招式呀……哎喲……妙……」

阿雄笑著說︰「鶯姐,爽吧?這一招叫做『臨別秋波』,還受用吧?」

『夜鶯』已爽得全身直抖,鼻孔不住地張和著,媚眼微瞇,櫻唇微開,那神情真是會迷死人的。

只聽她輕哼著︰「好美的臨別秋波呀!」

阿雄越干越用勁,每下皆沉著有力,每一旋次又必加勁的頂了花心,存心使她早點大洩特洩。

『夜鶯』被這一招幹得不但沒有還擊之力,甚至連招架也乏力了,她現在只能處於挨打的地位。她無力搖動了,只有淫水不停地洩著。

十分鐘不到,她已有點頭昏了。

阿雄見狀便趁機猛烈的攻擊,猛刺、猛旋、猛頂,一而再,再而三的,繼續不斷地埋頭苦幹著。

『夜鶯』被幹得實在夠爽了,她浪叫道︰「哎喲……阿雄哥呀……我……我真會被你給干死了……我不行了,哎喲……怎麼這麼快……就要洩了……唔……又酸又趐……哎喲……雄哥……我太爽了……花心又麻又趐的……。哎喲……我又要洩了……我太爽了……我又不行了……」

阿雄一聽她的浪叫,更用力的幹著。

片刻間,『夜鶯』的浪叫聲又在耳邊響起︰「哎喲……好哥哥……你……你好厲害……哎喲……又酸又趐……哎喲……我又不行了……」

淫水、血水直流!真是慘不忍睹!

阿雄越戰越勇,越戰越有勁,半小時不到,『夜鶯』已連洩了三次。

只聽到她呻吟道︰「雄哥……你……你實在太能幹了……我……我洩得手腳發軟……你……你怎麼還不洩…………哎喲……我太小看你了……唔……你今晚總算沒讓我失望……哎喲……雄哥……我們換個方式玩吧……哎喲……換個方式吧……」

阿雄點點頭道︰「好,我們就來個『月下摘星』吧!」

他翻過『夜鶯』的身子,使她面向床站立著,然後叫她上半身伏在床上,這樣可邊玩邊休息。下半身則站在床前,使臀部高高的翹著。

阿雄拍拍她的臀部,笑著說︰「鶯姐,你的臀部好美呀!又白又富彈性!」

然後他雙手向前抓著她的雙乳,大雞巴則自臀部插那騷穴,又開始了另一場的奮戰。

阿雄的小腹每當他向前插進時,便碰到她那又柔軟又富彈性的圓臀,使他倍感舒暢。一時之間,他幹勁十足的又是一陣猛干,整張床都被搖得「吱!吱!」作響!

不久淫水又直湧了出來,阿雄的抽插更加順暢了,大雞巴有如「乘風破浪」般的滑進滑出,淫水沿著『夜鶯』的雙腿直瀉而下,流滿了一地上。

『夜鶯』被這招「月下摘星」幹得花心都快開花了,她感到又緊又深,全身毛孔直立,禁不住浪叫了︰

「好……好……哎喲……哎喲……用力……再用力……對……對對……哎喲……干破我的小穴吧……唔……啊……阿雄哥……你要把我的奶子抓破了呀……哎喲……輕點……鬆手……會痛的呀……唔……」

阿雄已插得似乎起火了,他拚命的挺著。

『夜鶯』果真是個騷貨,她以一對三,到現在仍然如此有勁,阿雄若不是服了那粒助興丸,恐怕早已被她擺平了。

不久,只聽見『夜鶯』又叫道︰「雄哥……哎喲……我又要……又要洩了啊……哎喲……受不了……受不了……洩死我了…………我會爽昏的……唔……小穴破了……被你插破了……哎喲……」

阿雄連干了近一個小時,自己也覺得有些累了,聽她如此一叫,便道︰「真抱歉,你就休息一下吧!」

阿雄便伸手輕輕的撫摸她那對豐滿的奶子,從乳頭到奶子一點點的愛撫著,充滿著柔情蜜意。

『夜鶯』也將手往後伸至阿雄那對垂下的「卵蛋」,輕輕的撫著、揉著,使得阿雄覺得有異樣的快感。

兩人休戰中仍不忘分享著愛撫的快感。

停戰了片刻,『夜鶯』知道自己今天已經洩得太多了,必須「速戰速決」,否則自己是非垮不可。

於是她慢慢地輕扭著她那肥美的圓臀,而且不斷的挺動著。阿雄便配合著她的挺動,輕輕地插著。

這時『夜鶯』將臀部用力的往後頂,使得阿雄的大雞巴插得更深,插得更有力,使得龜頭能夠與那又緊、又熱的穴心緊緊親熱著。

她今晚是太滿足了,她高興且充滿著情意地說︰「雄哥,謝謝你!」說畢,那穴心輕咬了一下龜頭。

阿雄覺得無比的快感,他連忙加緊地抽插著,「啪啪!滋滋!」聲不停地響著。

『夜鶯』劇烈地搖著、頂著,那對奶子不停地抖著,那一陣陣的乳花令人心神蕩漾,阿雄更興奮了,大雞巴幹得更厲害了。『夜鶯』那兩片肥厚的陰唇,不停地翻出擠入著。

她又接近高潮,不停地叫著︰「雄哥……好美呀……爽死我了……我被你干……幹得死去活……來的……我……好……好爽呀……快……再用點力……哎喲……哎喲……我又……又不行了……」那騷穴不停地往後頂著。

阿雄也覺得快感來臨,大雞巴終於不聽話輕抖著,脊椎骨也開始酸嘛,他知道要洩精了。

終於,他大叫一聲︰「出來了!」又熱又濃的精水直射入花心。

燙得『夜鶯』直叫︰「哎喲……爽透了……好燙呀……哎喲……我……穴心發麻……發酸……哎喲……」

她全身扭動得似蛇般,阿雄那根大雞巴也差點被扭斷了。

一場大戰終告結束了,兩人無力地在床上相擁著。

『夜鶯』心服口服地道︰「阿雄,我太小看你了,你在這方面的功夫真讓我感到意外,你的表現太好了,我自信在這方面絕對沒問題,可是今天……」

阿雄笑道︰「今天,你連過三關呀!」

『夜鶯』搖頭笑道︰「義仁和石川怎可算數,他們無法持久,今天若是沒有你,我不知道要如何受苦,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言畢,粉臉上立刻浮起一陣紅暈,她似乎在對今晚的事情感到難為情。

阿雄笑了一笑,心想,今晚是王申動了手腳,他才能享受到『夜鶯』這迷人的美麗胴體,看樣子她對他的表現還算滿意,要知如此,早就該干她一干了。

此時阿雄端著臉道︰「鶯姐,以後我還有機會再這樣伺候你嗎?」

『夜鶯』柔媚地說︰「若有需要,我這個騷穴是會歡迎你的大雞巴的!」

『夜鶯』真是一個騷貨,她嘗到了阿雄大雞巴的甜滋味後,往後的阿雄可有苦差事了。雖然她並不是一個很隨便的女人,但畢竟她還是一個女人,只要是女人,對這方面總不能欠缺的。

這時阿雄聽她如此說,才放心笑著說︰「你不會怪我們今天的惡作劇吧?」

『夜鶯』聽阿雄一講,才恍然大悟地叫道︰「是王申搞的鬼?」

阿雄輕聲應道︰「是的!那杯酒……」

不等阿雄說完,『夜鶯』便急著說︰「好哇!今晚我就覺得不對勁,喝下那杯酒後我就感到異樣,原來是他在酒中動了手腳,難怪我無法控制慾火……」

接著『夜鶯』氣急敗壞地道︰「好一個可惡的王申,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你知道我的厲害!」

阿雄顯得有點膽怯地道︰「鶯姐,請你原諒我們,我知道我們是不該對你如此的,只因你實在太令人著迷了。今後若你再要我們為你出力,拼了這條命我們也心甘情願的。」

『夜鶯』於是跳下床來,光著身子快速地跑開。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夜鶯』對王申是恨之入骨。因此『夜鶯』才幹了這件劫案來陷害王申,欲加罪於他。

但是浪子王申也非等閒之輩,他竟然又造起了『夜鶯』的謠言,而且四處地張揚著,想利用謠言來激怒她,以便順利而迅速地找到『夜鶯』。

(待續)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