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懷孕的前女友在醫院做愛

作者:海部性樹

老婆的媽媽患有高血壓,老婆偶爾會幫她媽媽去醫院拿藥。

前幾天她媽又打電話給老婆,請她隔天再去醫院幫她拿藥,剛好老婆臨時有事,便由我代勞去幫丈母娘拿藥。這讓我想起兩三年前,曾在醫院的病床上搞過高中時期認識的舊情人的往事。

我在高中時曾交過一個女朋友--雪芬,我跟雪芬是高二暑假在工廠打工時認識的。

雪芬是念高職美容美發科的,高中畢業之後,我到北部念大學。而雪芬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並沒有繼續升學。她到高雄一家髮廊當學徒。

分隔兩地的結果,彼此之間越來越少交際,就已經很少碰面了,在電話中聊天也越來越沒共同的話題,沒一年我們就分手了……

大學畢業後,我就去當兵了。當完兵退伍後,我又回到北部工作了。這十來年,我們幾乎不曾再有過聯絡了。

但三年前,有回我在街上買東西時,竟然又碰到她。雖然她看起來有點胖,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了……

她五年前嫁到這邊來。真沒想到時隔多年,我們竟又異地重逢。後來又陸續見了幾次面,就很快熱絡了起來。

不過她的婚姻很不幸福……

先生是做泥水工的,因為經濟不景氣,工作很不穩定,連帶收入也不固定,原本她先生就有酗酒的習慣,現在更因工作不順遂,反而變本加厲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每次酒醉還常常打她……

那時候,雪芬都已懷有六個月身孕了。有一次,sosing.com她先生又在家裡喝酒鬧事,兩個人就起了衝突,她老公甚至還發起脾氣動手打她。

結果,她老公發完脾氣就跑出去了。她在家裡一不小心就跌倒了,痛得趕緊自己叫計救護車載去醫院。

經過檢查,幸好沒有大礙,胎兒也沒影響。不過醫生還是叫她住院觀察個幾天,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再出院。

而她先生酒醒之後雖然有去醫院看她,卻是待沒多久,就又跑掉了。她越想越氣,就打手機call我。我趕忙跟公司請假跑去醫院看她。

我到醫院時,她正躺在床上吊著點滴。

那個病房有三張床,剛好那時候其他兩張床都沒病人入住。我就拉張椅子坐在她旁邊,陪她說說話,也聊起以前高中的往事……

聊著聊著,我們竟談起我們年輕時還在念高中的時候,兩人第一次做愛的情形……

兩個十六、七歲的小孩子,第一次做那種事,當然是趁著家裡大人不在,兩個人躲在家裡房間,亂搞一通,沒插進去還不打緊,還亂噴一地,真是超尷尬,超緊張的……

提起這些陳年往事,年少輕狂啊,也難得讓雪芬苦悶的臉上露出笑容。

因為她是穿著醫院發給病人穿的衣服,是那種連身裙式的寬大水籃色套衫,很類似家裡穿的睡衣。胸前有一排鈕扣扣著,下半身的裙身連腰帶也沒有,整件衣服顯得相當寬鬆,不過倒很適合雪芬這種孕婦穿上。

穿著這身衣服,不知是醫院的規定,或是雪芬為圖個方便,她並沒有戴上胸罩。

裙身已經夠寬鬆的了,再加上質料有點薄,便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裡頭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

雪芬並沒有把全部的鈕扣全扣上,還留一個縫透著。

從這個縫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兩粒渾圓的肥奶偶爾晃動的模樣。

咦?!印象中,以前念高中時雪芬胸部沒這麼偉大啊?!嚴格講起來應該還算是平胸一族的!幾時長成這般肥美的美乳呢?!

之前在街上遇到她時,由於她的穿著頗為老氣,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絲毫看不出來她的上圍藏著如此驚人的美乳啊……

以我目測,至少應該有36D吧!!

她的奶子堅挺渾圓,就像果凍般QQ軟軟地挺著,雖然有衣服罩著,但雙乳的奶型,還是能夠明顯地看出來。所以她胸部的這對D奶也就輕易地將衣服的前胸部份高高地往上撐起。

啊……水啦……一時之間,真是讓人想給它咬一口下去啊。

這隨之而來的衝動,竟也讓我褲檔裡頭的老二莫名其妙地勃起了……

於是我就告訴她,剛才因為看到她躺在床上如此撩人的模樣,可勾得我的小弟弟凶起來了。

她聽我這樣一說,一開始臉上還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沒多久竟也噗、噗直笑了起來。

「我現在這樣可沒辦法幫你滅火哦……」她倒虧起我來了,「不然……幫你打手槍如何?!」哈,這小妮子果然夠貼心。

「這樣不太好吧……你還躺在床上呢……」我站到她床邊,握著她的左手,像呵護情人般說著。

「十幾年沒見,你的胸部尺寸也長大了耶……有D罩杯吧?!」我賊賊地問道。

「其實是36E啦……」她自己說著說著小嘴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上嘟起,一副她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的囧樣。

「哇~嘖~嘖~」我聽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那你老公哩?!」

「別提那個爛人了,他不是跑去喝酒,就是去賭博了,工作也不好好做,我真是快被他氣死了……」說著說著眼眶又泛紅了。

「好、好……別提……別提……」我百般不捨地安慰她。

不過等她心情稍稍平靜之後,她還是跟我提了些這幾年來她的生活概況。

她事實上已經離過一次婚了。高職畢業之後,就到高雄一家頗有名氣的連鎖髮廊當助理。她跟我分手之後,陸續跟她們店裡的男設計師、客人交往過,可是時間都不長久。

她在那家連鎖髮廊待了五六年,存一些錢,就自己出來開了一家小美容院。她的前夫原本是她的廠商。兩人在一起時,原本也沒打算結婚,只是雪芬突然有了小孩,雪芬不想拿掉,為了小孩兩人只好倉促結婚了。

誰知,婚後她前夫沉迷於六合彩,最後連原本正常的工作都辭掉了,甚至還當起組頭來了,想說這樣穩賺的。哪曉得幾次輸贏之後,得罪道上的兄弟,幾次該收的本金收不回來,該放的彩金,贏家又不能不給,最後選擇落跑一途。落跑前還逼雪芬簽字離婚,狠心地拋下她們母女倆。

她現在的這個老公,則是她前夫的好朋友,因為彼此都認識,在她前夫欠債落跑之後,因為她有個兩歲的小孩要養,她現在的老公知道她處境可憐,就三不五時地接濟她。雪芬剛失婚時一開始還覺得要有個男人可以依靠,她也認為他還不錯就跟著他了。沒想到,又再次受到傷害。

她現在的這個老公,在南部原本是做工程的小承包商,這幾年南部的建築業一直很不景氣,他又是酒、色、賭樣樣都來。景氣好時,這些開銷可能還可以應付。景氣一旦陷入長時間的低迷不振,自己又沒自覺要保守因應,當然再多的金山銀山也不夠花。於是事業就在揮霍之中垮了。

所以,這幾年就靠著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因此她也是去年才跟他從高雄上來北部落腳,她跟前夫的小孩還特別讓自己的媽媽先幫忙帶著。她自己是還有一技之長是還餓不死。原本打算在這兒租個店面開個美容院,應該勉強可以過活,沒想到一時之間又懷孕了,一切只好等生完小孩再說了。

「你的手好冰哦……」聽她說完這些,我彎下腰,很自然地握著她的手親吻了一會兒。

「嗯……」她抿著嘴望著我,眼珠子又快要掉淚了。

也許是心疼這個舊日情人的辛苦處境,我竟很自然地湊過她的臉頰,吻了起來……

「小樹,你好好哦……謝謝你呢……」雪芬心生感激地說。

「嗯……你現在這樣子,我也很不捨,但我又不能為你多做些什麼……」我的嘴封住了她的唇。

溫柔的舌吻逐漸融化了她的冰冷內心,或許也激起她內心渴望已久的慾望。

兩條舌頭在緊閉的空間,交互糾纏著,彼此吸吮推擠……

「嗯……好……好……舒……服……說……」雪芬已開始沉醉了。

打鐵趁熱,接著我開始展開另一波行動。

一開始,我先從耳朵著手,細細地舔著她左耳,然後輕輕吹著氣……

「嗯……好……癢……哦……嗯……哎……」她忍不住瘙癢噗嗤地直笑。

「小樹……你這樣……人家會受不了啦……哦……好舒服哦……嗯……」雪芬閉起了雙眼,說得有氣無力的。

其實、這種催淫技法,相信應該沒幾個女人承受得了的。尤其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在此時應是最為敏感。也或許是她很久沒有受到男人如此溫柔對待了,所以更顯激動。

愛撫的甜美滋味如潮水不斷湧向雪芬的身體各個部位。性慾高漲的快感也迅速擴散全身。

她的左手緊握著床邊的扶手,手指頭來回摳著床單,儘管身上還掛著點滴,並且有孕在身,但身體也不禁扭動了起來,雙腿更不自覺地伸縮開闔,

好一副淫蕩浪女的模樣,竟讓我心生莫名的慾念,好想再次佔有雪芬的身體啊!

於是,姦淫有孕在身的前女友,這個邪惡念頭也就在我內心逐漸浮現。

看著她陶醉的神情,當然要打蛇隨棍上啊……

我熟練地解開她上衣的鈕扣,兩側翻開,她胸前的那兩顆特肥大乳立時在我面前彈力十足地搖晃著。

啊……雖然已經十來年未見,但她的胸部竟然長成這般的誘人啊……

這對渾圓的美乳,上頭各立著粗黑的乳頭,大而明顯的乳暈擴散圍繞在乳頭的周圍。

想必雪芬應是常被她老公蹂躪才會如此吧?!真是太可惜了,為什麼自私的男人要如此暴殄天物呢?!

我有些不捨,於是特別溫柔地吸吮著她胸前這兩顆柔軟的肥奶。

粗黑乾澀的乳頭也特別需要我好好地吸入口中細細地咀嚼啊。

「嗯……小樹……小樹……哦……啊……嗯……哦……」雪芬似乎很享受我的吸吮,輕呼我的名字。

我的手也沒閒著,趁這時穿過裙內開始緊摳著她的大腿根部,並不斷地來回撫摸。

「嗯……哦……哦……耶……癢……嗯……好癢……嗯……」雪芬有如整個人都開始要燃燒起來一般的呻吟著。

「嗯……哦……耶……好……爽……哦……嗯……小樹……你怎這樣……弄人家……啦……」雪芬對於我的侵犯,毫不以為意,甚至還頗為享受地低吟著。

「嗯……好舒服啊……好久沒這樣了……小樹……哦……」

在她呻吟的同時,我的舌尖繼續輕舔著乳頭,將乳頭充分地吸吮咀嚼一番,藉由拉……扯……撕……咬……的細膩動作,再逐漸加大力度,就將兩顆肥奶上的乳頭徹底地蹂躪著。

「哦……人家很舒服……哪……小樹……你這樣弄……人家會想要耶……」雪芳閉著雙眼,口裡不斷地喃喃碎念著,似乎很享受著我的奇淫舌技所刺激出來的快感。

哈……雪芬,我就是要把你搞到發癲啊--雖然也是帶有一些趁火打劫、趁虛而入的罪惡感,但內心裡頭一想到第一次在醫院這樣搞孕婦(自己的老婆都還沒這樣配合呢!),光是想像的情景,就足以令人無比亢奮啊!!!

「哦……哦……啊……痛……輕……輕點……嗯……好爽……好爽……」雪芳忍住一絲痛楚,輕咬著唇,不忘提醒我。

舌頭持續吸舔著乳頭,在回過幾圈之後,從乳房上圍滑過,順著乳房的曲線來到她的左邊的腋窩。

我舉起她的左手,讓我的超級淫舌向著腋窩的中心部位舔去……

腋窩長著幾棵稀疏的腋毛……濃濃的唾液與腋毛攪和著……盡情地吸吮著整個腋窩的周邊。

高亢的電流應該就是從她的腋窩產生,再傳向全身。

「嗯……哦……哦……嗯……好……癢……耶……」雪芳忍不住向我抗議。

「嘔……小樹……你……怎……會……這……麼……會……舔……啊……」

「小樹……太……舒服……了……好……爽……哦……真是太爽了……」

雪芬禁不住我的舌吻所刺激產生的快感,幾乎叫了出來。

沒多久,我將左手從大腿根部再溫柔地移到腰際的三角褲上緣,開始在三角褲的上方游移。

雪芬下體的陰毛不甚濃密,但還是她的蜜穴周圍布成一個鬆散而突起的草叢堆,三角褲的外緣偶爾有幾根陰毛竄出。

雖然隔著一件三角褲,但手指碰觸著她的玉穴門口,就像多年不見的情人,因誤會分開,再次見面,躊躇在她家門口,不斷地來回踱步著,就是不敢踏入一步。

手指不斷地來回,不斷地張望,不斷地叩門……

穿過蜜穴周圍的草叢堆,陰部琢磨的陣陣的快感反覆刺激,逐漸讓她興奮得嬌喘不已……

我問她濕了沒?!

她說濕了。

「啊……小樹……你這樣弄……人家下面哪會不濕啊……嗯……你都亂玩人家啦……」雪芬嘟著嘴像個天真小女生般的抗議。

哈……說我亂玩你?!有沒有搞錯啊!你不是也把腿張得開開的?我心想。

看著時機成熟,我終於將手指伸進三角內褲的裡面……哇,發現寶藏了!!

她的老公也太浪費了,竟把這麼一個水源豐沛的水庫隨意棄置,真不曉得腦袋裡頭是不是裝屎!!!

於是我開始用手指往雪芬下體的神秘三角洲叢林前進摸索。一開始是稀落有致的叢林地帶,再往下走,就來到神秘河谷了。

我刻意地不讓手指進入她的蜜穴內,只在穴門口徘徊。然後又是輕輕地用手指上下摳著她的玉穴門……

光是這樣的勾引,就已讓她的蜜穴湧出大量的淫水,潺潺不絕啊。

那水量之大,還是頭一回碰到。心想,又不是發生火災,怎會流出這麼多水啊?

「喔……好舒服喔……機掰好癢哦……哦……真是好爽哦……喔……」雪芬忍不住地連連低聲嬌喘。

「喔……真是舒服喔……小樹好會摸哦……多摸人家久一點……喔……」雪芬閉著眼睛,嘴裡碎碎念著。好似十分享受這手淫的快感。

聽人家說孕婦的性慾特別強烈,今天親眼看到雪芬這樣,果然得到證明。

「想要更舒服嗎?!」我心虛地問道。

「你又要亂搞什麼啊?!」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哈……」

嘿~嘿~看我使出逼淫絕招,好好等著吧。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