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英語教師(上)

第三章 下學後強姦的氣味

「喂,中西,你不覺得西城老師最近怪怪的嗎?」

中午休息時,兩個男學生坐在聖都學校校園角落的樹蔭下談話。叫中西的有英俊面貌的學生聽了對方的話以後,表情突然生動起來。

「一條,你也這樣覺得嗎?」

留小平頭的一條有一副馬面孔。在全臉中唯一像樣的鼻頭上,冒出青春豆。這兩個人都是三年B班的學生,同時仰慕新任英語教師的西城美穗子。

「不像以前開朗了,而且臉色也不好。金井還偶然看過在走廊角落哭泣。」

「是失戀了吧!」

「開什麼玩笑,西城老師沒有愛人,我打聽過了。」

「你也夠傻了,不可能告訴你那種事。」

「說得也是。如果我有西城老師那樣的愛人,我會每天都幹幾次。」

「一定很美,那樣豐滿的乳房,細細的腰,圓圓的屁股……啊……真教我興奮……強姦西城老師吧!」

「中西,你這不是認真的吧!」

「當然是假想的。」

「假想強姦,很有趣,我們來幹吧!」

「首先需要決定地點。」

「老師的公寓最合適,我們說有不會的地方去請教。時間是九點多鐘,老師剛洗完澡,穿粉紅色的睡衣出來。」

「笨蛋,老師怎麼可能會穿睡衣出來見學生。」

「說的也是。那麼,穿牛仔褲和T恤怎麼樣?」

「好,好。我早就想讓老師穿一次牛仔褲。她的腿很長,一定很好看。」

「進入房裡後,老師兒給我們端出咖啡。聽說老師住的公寓是二房一廳,這是說隔壁就是臥房,裡面有床舖……。喂,怎麼辦?要抬到床上去,還是當場就……」

「一條,不要急,我們先慢慢享受咖啡吧!趁這個時候仔細觀察老師的生活」

「你真夠冷靜。平時看到她的人就會勃起的,你想想看吧!就在旁邊有那位西城老師。因為剛洗完澡,還有很香的香皂味道,頭髮是束起來的,還有一些頭髮散亂在雪白的脖子上。而且只穿一件T恤,又大又美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搖動。啊,我忍不住了,繞過桌子去……」

「不要急,攻擊之前先拜託看看」

「別開玩笑了,你想說老師請和我們性交嗎?」

「當然不會那樣無聊。老師求求妳,讓我們看一看老師美麗的身體吧!我要為青春留下回憶,永遠刻畫在我的腦海裡。」

「那才叫胡說,絕不可能答應的」

「不行嗎?那只好強姦了。趁我拿出英文課本問的時候,你就從後面抱住她。」

「好的。我就從西城老師的後面抱住她……」

*** *** *** *** *** ***

「哎呀!」

西城老師扭動上身想甩開一條。可是一條抓緊乳房不肯放鬆。老師的腳踢到桌子,咖啡杯倒了。

「你們這是想幹什麼!」

看到老師清澈的黑眼睛瞪他,中西在剎那間有了猶豫,可是強烈的性慾又立刻佔有他的心。

「老師!我,我……」

中西推開桌子,雖然在肚子和胸上挨了老師踢幾次,但總算把老師的雙腳抱住。因為兩個男生一起動手,西城老師也沒有力量應戰,很快從掙扎的身上掉下衣服。

「果然和我想像一樣,好漂亮的身體,看她的乳房,就像皮球一樣,摸在手裡好舒服。」

一條馬上開始撫摸乳房。

「快看老師的內褲,是半透明的,還有這些毛有多美。」

中西的視線凝視西城老師的大腿跟不動。那是有白蕾絲邊的內褲,透過薄薄的布,朦朧地的在大腿跟上看到黑色的草叢。

「一條,你要把老師壓緊,我要聞一聞內褲的味道。對不起,老師,給我聞一聞這裡的味道好嗎?」

「傻瓜!到這時候那裡還有用請求的,快一點幹吧!」

中西把老師掙扎的兩條腿扛在雙肩上,把頭插入大腿之間。

「不要這樣,中西!你還是班級委員呢!」

「不要再拿出老師的威風了,只要脫光了以後,妳也是女人,我要吸一下乳房了。」

原來抓住雙乳的一條,把上身壓在上面開始舔乳頭。把頭插在大腿間的中西,鼻子頂在內褲上,聞起老師的味道。

「啊,不要這樣……」

西城老師的抵抗逐漸衰弱。

「喂,中西,我們兩個換位置。」

原來舔乳頭的一條,突然抱起老師丟下沙發上。就是在這個過程中,中西的頭還不肯離開大腿。一條急了,抓住他的頭髮強迫離開。

「也要我聞一聞。你去摸乳房吧!那是很舒服的。」

一條換過位置後,很迅速地從西城老師的屁下內褲,粗暴地分開大腿,就低下來,把頭埋在女人的大腿間。

「啊……不行……」

用力掙扎時,西城老師身體幾乎從沙發上掉下來。此時中西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而且想藉從上面壓迫乳房使女人的身體固定。

現在是有西城老師漂亮的裸體躺在沙發上。束起的頭髮散開,有一半的臉被頭髮蓋住,從半開的嘴看到雪白的牙齒。

一條緊張地上氣不接下氣,就這樣拼命在發出光澤的黑草叢下,對著美麗的花瓣舔來舔去。這樣被舔過的蜜唇,逐漸改變原來的形狀,開始露出裡面粉紅色的粘膜。

這時候的中西,急得不得了。一面緩慢地撫摸隆起的乳房,拼命地扭轉身體,想看心裡響往的西城老師最神秘的地方是什麼樣子。可是他能看到的只有一條的頭和一片黑色的叢草,終於忍不住地說。

「一條,也該給我看一看」

當一條抬起頭時,看到那裡有一朵染上顏色的花唇。

「好棒!」

說完就推開一條的頭,抱住西城老師的大腿,就向肉縫衝過去。

一條急忙想拉開中西,但已經來不及。中西像瘋狂似地把頭上下擺動,拼命地舔女人的裂縫。一條看沒有辦法阻止中西,就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從內褲裡露出一條的肉棒,兇猛地聳立,興奮地全身都染上粉紅色。一條暴露出自己的男性象徵後,就抓住中西藍色的運動上衣,強迫他的頭離開西城老師的股間。

「我已經忍耐不住了。看這種挺起來的樣子吧!」

「你怎麼可以這樣,我當然也當幹呀!」

「可是我已經準備好了,應該讓我先幹!」

「不行,我也要幹!」

「你們這是幹什麼!」

就在兩個人爭執的時候,西城老師已經起來坐在沙發上。

「糟了。這樣就達不成目的。中西你快過去壓住老師。」

中西乍一下舌,只好過去推倒老師,把臉靠在胸前的乳溝上,用力地吸入女性甜美的芳香。

「中西,快放開我!」

老師扭動上身、肚子、大腿掙扎。因為抵抗得很激烈,一條一直沒有辦法採取插入的姿勢。不過終於讓自己身體進入雙腿之間,完成希望已久的攻擊姿勢。但這一次似乎又找不到目標的洞口,粗大的下身只是在溪谷之間徘徊而已。就這樣沒有多久後發出傻呼呼的叫聲射出來了。

*** *** *** *** *** ***

「中西,怎麼可以這樣,我可不是在達成願望之前就會隨便射出來的人,你可不能做這樣的幻想。」

「不,一條,你太急了。既然要強姦,就該好好享受。比如說讓西城老師採取狗爬姿勢,從後面仔細觀察,你看這方法好不好。看老師赤裸的股,就是我的夢想。」

「你平時一付聖人君子的樣子,沒想到還真夠色。好吧!我們就仔細觀察屁股的洞,然後在那裡舔……我好像興奮起來了。」

「我早就硬綁綁了。」

坐在校園角落的二個人,同時拉出勃起的肉棒,用手緊上下套弄。

三年A班的吉日友惠昨天接到全校最大的壞蛋龍村修一的價言 「明天中午休息時到校園淨化糟的後面來。」雖然不知道叫她去的理由,但對方既然是龍村,絕不可能安然無事。友惠想找級任老師商量,但又怕引起對方的怨恨,猶豫很久後,還是到指定的地方去了。

在那裡除了龍村外還有一個男生,是同班的野口雅也。

「聽說妳拒絕野口的約會,野口是我的好朋友。妳敢讓我的好朋友丟臉….今天我一定要妳答應。」

經過他這麼一說,確實記得大約三個月前,拒絕一起去看電影。

「可是……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她那像洋娃娃的圓臉,已經變成蒼白。幾乎是本能地雙手抱在胸前。

「我不管那個。妳究竟答不答應和野口約會?」

經過一百八十公分高,八十公斤重的龍村脅迫,友惠不由得感到害怕。可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產生和長得難看的男生約會。如果答應約會,一定會要求佔有她的身體。

「……」

「那麼就在這裡,讓野口達成願望吧!」

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友惠在後背感到產生一股寒意,身體顫抖,同時拼命想有沒有方法從這裡逃走。

「不,不能這樣,未免過份單方面的說詞了。」

想到轉身就逃走……可是又想到大概跑不到幾公尺就會被抓住。所以不敢妄動。聽說有不少學生因為反抗龍村而受傷。

「什麼單方面不單方面!野口是想和妳性交,對不對,野口!」

給人遲鈍感的野口長滿青春豆的臉孔,露出黃色的牙齒傻呼呼地笑了。友惠在過去雖然有接吻的經驗,但一直都保護自己的處女,因為她準備將來奉獻給自己真正喜歡的男人。寧死也不願被野口這種男人佔有,但就這樣逃去,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喂,把裙子拉起來。」

意外的命令對友惠發出。

「饒了我吧……」

哭喪著臉哀求,友惠同時慢慢向後退。

「敢不聽我的話?妳的皮膚發癢了嗎?」

龍村好像馬上就要撲過來的樣子。友惠感到害怕,不得不稍許拉起裙子。露出可愛的膝蓋頭。這時候龍村露出好色的眼睛,要她更抬高。友惠沒有辦法,只好又拉起一點,這時候出現豐滿的大腿,還有內褲包圍的下腹部。

「噢?很不錯的樣子嘛!看吧!是藍色花紋的內褲。她一定還沒有過男人的經驗。」

聽到龍村這樣說,野口只是傻呼呼地笑,一句話也不說地看著友惠的下體。俗語說如果有洞想鑽進去,大概就是指這種情形。過份的羞恥感使友惠感到頭昏。雪白的雙腿輕微顫抖,說明了友惠現在的心情。

「野口,把她的內褲脫掉!」

野口早就等這個機會,立刻到友惠的身邊脫下。友惠是反射地放下裙子,夾緊大腿。

「求求你們,不要這樣……」

友惠開始抵抗,但沒有能持久。不知何時龍村已經來到友惠的背後,把他從身後摟住。

「野口,我從後面控制住她,你趕快幹吧!」

這個時候野口的雙手從大腿向上摸,抓到內褲的腰上。

就在這剎那,涼涼的風從股間的空隙吹進。野口把友惠的內褲脫下後,立刻把頭伸進裙子裡。

「哎呀!……」

友惠不由得慘叫,但龍村的手立刻堵住她的嘴,這時候大腿被野口強迫分開,濕濕的舌頭在大腿上爬。

*** *** *** *** *** ***

「啊……不行了……要射了……」

一條從褲子裡拉出來的肉棒。猛烈地射出乳白的液體。

「喂,一條,你剛才有沒有聽到女人的慘叫聲?」

先一步射出過剩的慾望,露出爽快的表情整理衣服的中西,問正在使身體痙攣的一條。

「我怎麼會知道。你該明白我是顧不得那種事的時候。」

一條不高興地翹起嘴。

「不,我確實聽到。好像是在淨化糟的後面,去看看吧!」

還沒有說完,中西已經開始奔跑。

「中西,不能這樣。」

一條急急忙忙把還沒有完全軟化的肉棒收進褲子裡。在中西身後追上去,他們原來距離淨化糟不到十公尺的位置。

中西知道淨化糟的後面有牆擋住,不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悄悄從牆邊看過去時,不由得倒吸一口氣。因為他看到有一個大塊頭抱住一個正在掙扎的女生。

「喂,一條,快看那裡。」

「有人嗎?」

探出身體向空地看去的一條,又急忙收回身體。

「那個女人不是友惠嗎?」

「對方可是龍村呢!而且還有一個人,把頭伸進友惠的裙子裡。」

「什麼,我來看一看……哇!內褲還丟在旁邊。」

一條好像很羨慕地伸出舌頭舔嘴唇。

「是在舔友惠的那個東西。而且友惠好像不願意的樣子……怎麼?要不要去阻止?」

「可是對方是龍村,弄不好我們會被打個半死。」

「那麼,我去找老師來,你在這裡監視。」

話還沒有說完,中西已經開始奔跑。

「喂,中西……」

一條在心裡想他真愛管閒事,可是再回頭時,那邊的情況有了變化。原來頭伸進裙子裡的人,現在露出頭了。

那不是野口嗎?這個笨蛋……。

他和野口是國中時代的同學,有一個時期還經常在一起玩。

「野口,怎麼辦?要打一炮,還是要她吸吮?」

用一隻堵住友惠的嘴,另一隻手從學生制服上撫摸乳房的龍村,氣呼呼地問野口。

「我……要她吸」

野口露出不懷好意的傻笑。

友惠在心裡想,我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想像那種情形全身都不舒服,在龍村的懷裡拼命掙扎。

「聽到沒有,他想叫妳舔。妳給我聽清楚不可打壞主意。很簡單,就像舔冰淇淋那樣舔就可以了。野口,你還在等什麼,快把你的東西拿出來!」

野口急忙鬆開腰帶,學生褲和內褲一起向下拉,立刻出現硬綁綁的肉棒。和他的身體一樣,圓圓短短的。

友惠被龍村逼的採取跪姿。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遭遇……。

雖然氣得想大聲哭,可是面對兩個大男生,一點辦法也沒有。現在大概只有乖乖地聽話了。

為了她容易舔到,野口把聳立的肉柱向前拉倒,送到友惠的面前。立刻有一股刺鼻味道衝進鼻孔裡。

這種樣子真醜……友惠在心裡想。當然,如果對方是喜歡的男人,也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因為對方是這樣的人,把第一次看到男性勃起的東西,要含在嘴裡實在不情願。

我就是死也不肯把那種東西含在嘴裡……。

「開始給他舔吧!」

龍村從後面推友惠的頭,友惠拼命地抗拒。在這時候龍村捏住友惠的鼻子,就在呼吸困難張開嘴時,野口趁機會把肉柱尖端塞住嘴裡。

「妳對我聽清楚,如果用牙齒咬,我不會饒了妳!」

龍村一面說,一面扭轉友惠的左臂。友惠無可奈何地放鬆下顎的力量,讓肉棒的尖端進入嘴裡。這時候野口已經呼吸急促,露出感謝的表情繼續向前挺肉柱。

「妳連這個都不會,我來教妳吧!把嘴張大,含在嘴裡。」

左臂被扭的非常疼痛,友惠想只好認了,把可愛地嘴張開成O形允許對方進入。

「含住以後,要用舌尖舔……妳不是會做了嗎?而且還很香吧!」

當然友惠不可能有多餘的心情去享受男人肉棒的滋味。屈辱感和氣憤,再加上奇妙的刺激,使友惠的頭髮完全混亂。另一方面野口顯得非常高興,從前頭鼻子不斷發出哼聲。

「到這個時候不要再裝淑女了,舌頭要動快一點!」

脖子被龍村抓住,友惠忍耐著嘔吐感,只好繼續舔野口的龜頭。

「男人的味道也不錯吧!」

龍村的手突然伸進裙子裡,開始時沿著裂縫遊動,但隨著濕潤慢慢進入深處。

「 不要!不能這樣!太過份了…… 」

雖然扭動屁股,但這一點力量自然不能使進入裂縫裡的手指離開。

就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下體上時,野口趁機會讓他的肉棒在友惠的嘴裡進進出出。碰到喉嚨時,友惠幾乎感到窒息,但因為自由被控制,自然沒有被法吐出肉棒。只有嗯嗯地哼著忍耐,臉已經變成通紅。

野口不顧一切地抽插的動作加快,而且嘴裡發出罹患熱病般的聲音。

「嗚……」

不久,野口肉棒的尖端突然開口,粘粘有如熔岩般液體間歇性地冒出來。友惠感到驚慌,把積在嘴裡溫溫的液體,連同嗚咽一起吐出去。可是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突然被後面的龍村推倒在地上。

「現在輪到我了。」

「啊,求求你,不要了……」

友惠哭著哀求,但對方不是肯答應的人。伸手拉起友惠的裙子時,圓圓的屁股露出在陽光下。從臀部的溝裡隱藏的溪谷,和本人的意志無關的,證明性慾的蜜汁發出光澤。

「真是好屁股呀!」

龍村露出滿意的表情看著女人的裂縫,然後就褪下長褲和內褲,暴露出兇惡的武器,然後在友惠的身後。好像檢查有什麼感覺的用手拍打雙丘。然後握住粗大肉棒的根部,引進屁股的夾縫,在神秘的溪谷邊上下磨擦。

「啊……不能……不要那樣!」

友惠產生難以形容的焦燥感,忍不住扭動下體。

「喔?舒服了嗎?裝做聖女的樣子,實際上也是好色的女人。這裡是最敏感的地方吧!」

龜頭頂到女人最敏感的突出部。

「啊……」

友惠不由得扭動屁股,雙手在地面上亂捉。不知何時蹲下來的野口,伸手進入制服裡,好像很舒服似地玩弄著友惠的乳房。

「嘿嘿,愈來愈濕了,已經能拉起一條線,大概可以插進去了。」

就在龍村調整一口氣,準備採取真正的插入姿勢時。

「不准動,龍村!」

突然這樣傳來銳利的聲音。

「啊……糟了!」

首先是抬起頭的野口發出驚嚇的叫聲。龍村回頭時,看到帶到兩名男生的三年B班的導師成賴達也站在那裡。

「可恨……」

龍村一面說一面站起,拉起褲子就沒命的逃走。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