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英語教師(上)

第四章 被主任囚禁的女教師

從中午開始下雨。經常發出燦爛光輝的小教堂金黃色的十字架,今天看起來也黯淡多了。

美穗子來到小教堂內主任的房間前時仍在猶豫。關於十天前發生的事,是不是該告訴主任,還是就這樣回去算了……。

當初,是準備自己吃悶虧就算了,以為不久後能使心靈的傷痕康復,可是隨著時間不但沒有康復,反而愈來愈嚴重。尤其是想到這樣沈默的結果會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就產生坐言不安的焦燥感。想來想去,就想到和學校裡最受敬仰的主任商量這件事。

說出來等於是主動地把自己的恥辱暴露,所以使美穗子感到苦悶。但她最近的心情已經達到不能不向什麼人訴說的程度。

就在她決心要敲門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名女生。她是三年B班的橘花雅莉。目光相遇時,就好像她壞事被發現一樣,立即轉開視線小聲說 「對不起」,像跑一樣地離去。

「噢,原來是西城老師」

美穗子看到穿深藍色西裝的主任站在房門口。

「主任,我有事情想和你商量……」

美穗子這樣說完以後覺得後悔,是不是不說出來會更好。可是已經說出有事情要商量,就沒有辦法收回這句話。

「什麼事呢?不要站在這裡,請進來吧!」

「嘿嘿,她終於來了……」

美穗子當然不知道主任的心裡已經不懷好意,隨著主任走進房裡。在主任的指示下,坐在皮沙發上。來這個學校就業時,和主人面談也是坐在這個沙發上。

美穗子還沒有見過校長。因為年事已高,又體弱多病,幾乎不到學校來。因此,這個學校的實際權力全掌握在主任的手裡。甚至於有一部份人在背後談論校長不到學校來,是主任在幕後操縱。不過對這位在學校受到敬重的人,通常都會受到別人的責備。

看起來主任的眼睛比平時更溫和,使美穗子感到放心。這個人一定能了解我的苦惱……。美穗子在心裡這樣想。

「發生什麼困難的事嗎?」

兩個人隔著辦公桌,主任用溫和的口吻問。肚子微微挺出的身體,和稍許凸起的頭,也許能給人安全感。

「是這樣的……的」

一旦要說時,不知該如何說起。不過現在如果不說,一定會將來後悔,但拿出從斷崖跳下去的決心說出來。

「我……被強姦了。」

主任粗大的眉頭動了一下,可是並沒有很驚訝的樣子,那種過份冷靜的態度,反而使美穗子感到奇怪。

「喔?強姦……對方是誰?」

「是三年級的男生。」

她不想說出山田雄三的名字,不過也並沒有想隱瞞。

「是在校內強暴的嗎?」

「是,是在體育館的器材室……」

「請你等一下。」

主任突然站起來,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從抽屜裡拿出什麼東西又走回來。這時候美穗子產生不祥的預感,心跳開始加速。

「請看這個吧!」

主任一面說一面丟在桌子上的是經過放大的三張照片。美穗子看照片一眼就倒吸一口氣。

「啊,這是……」

她甚至於能覺得自己的臉色蒼白。

「看妳的樣子,好像對照片裡的場面認識。」

原來那些照片就是拍攝美穗子和山田在體育館裡糾纏在一起的場面。

「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雖然她是受害者,但還是無法隱瞞內心動搖的表情。

「有一個學生目擊到妳們做的事。所以拍下照片送到我這裡。」

想起來,器材室有一個很小的窗,大概是從那裡偷看的。但究竟是誰?從美穗子的身體冒出冷汗。

「妳怎麼了?」

「只是覺得很驚奇……」

「真正感到驚奇的是我。因為根據目擊者的說法,是妳誘惑學生……」

「怎麼會有那種事,我是被山田雄三強暴的,是真的。」

對事情的意外發展,美穗子感到心急。

「我也不相信,所以把山田叫來詢問,他也說是受到妳的誘惑……」

在主任的口吻裡有著不容她否認的力量。門 「不,那是假的!絕對是假的。我只是因為接到有事要商量的信,到指定的地方。結果……突然被拉進器材室裡……」

美穗子拼命解釋,可是愈是拼命愈覺得自己說的話像是在替自己辯護。

「我也是很願意相信妳。可是,也不能完全不理學生們說的話。而且看這張照片。妳的表情不像很痛苦的樣子,反而還出現陶醉的樣子。妳的這種情形怎麼解釋呢?」

美穗子沒有辦法回答,不敢看主任的眼睛,只好低下頭。當時還是應該抵抗的……。腦海裡閃過這樣的想法,可是現在後悔有什麼用呢? 「實際上我是等妳來告白的,但不能說謊話。」

主任的眼睛裡露出苛薄的光澤。

「我絕對不會說謊。我真的是被山田強姦了!不然就立刻把山田叫到這裡來問!」

「叫他來是沒有問題。可是山田還是會堅持說妳誘惑他的吧!而且目擊者也是那樣說的,妳準備如何證明自己是被強姦的呢?」

證明?……怎麼能有這種東西呢?啊,怎麼辦……。

很明顯的,她已經處在不利的立場,想起來沒有任何物證證明她是被強姦。就連可能做為物證的照片,拍攝的都是放棄抵抗後的性交場面,所以正如主任所說,對美穗子只會造在不利而沒有幫助。

還有,那個照片是誰照的…… 「目擊者是誰呢?請告訴我吧!主任。」

「那是不可能的,教師也有替學生保守私人秘密的義務。當然,妳如果是向警方提出告訴,又另當別論。」

主任的眼睛又閃出亮光,不過那種眼光裡好像含著看美穗子苦惱是一件樂趣的氣氛。

如果向警方控告,必然地會送法院。到法院以後不僅是在校內,還會成為社會上好奇眼光的目標。而且沒有任何保證她一定能得到勝訴。美穗子愈想愈覺得自己陷入困境。

對了,這一定是什麼人設下的圈套,一切不是太巧合了嗎? 「這是陷阱,害我的陷阱。對不對,主任……」

「西城老師,不能說沒有根據的話。這樣的解釋會使妳的立場更不利。」

「可是,主任,這樣未免太過份了……」

美穗子開始哭泣。主任等到美穗子停止哭泣後開始說。

「任何人都會有錯誤。關於這一次的事情我會設法安穩處理,所以放心吧!現在我代表神消除妳的罪惡吧!」

他說我有罪過,究竟我犯了什麼罪呢……?這句話幾乎到了嘴邊,但想到可能還會和剛才變成相同的結果,所以沒有說出來。更何況,主任對她說話也很溫柔,現在只好聽從主任的安排了。

「請跟我來。」

主任說完之後就走向完全是書架的牆壁。拿開很厚的拉丁語字典,裡面就出現一個開關,壓下去時隨著機械的聲音書架向左右分開,出現通往地下室的門。

「主到這裡來。」

美穗子跟在主任後面,走在樓梯上,但感到極度不安。就好像走進地獄的心情,戰戰兢兢地走下二、三階時,背後又發生機械聲音。驚慌地回頭時,看到書架自動地封閉。

從樓梯走下來時看到很結實的木門。主任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打開鎖,推開時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

「進來吧!」

看到主任回過頭來時的表情,美穗子的心猛然感到震憾。也許是燈光較暗的緣故,主任的臉看起來很可怕。

究竟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想做什麼呢……?美穗子帶著驚慌的心情走進去。

房間裡的燈突然開亮。首先看到的是掛在牆上的『基督受刑圖』的巨大複製品。這個房間大概有五坪大小吧!房角有一張床舖,床舖的那一邊完全是鏡子,地上舖著灰色的地毯。

美穗子想著這個房間裡的設備很簡陋,同時回頭時嚇得不敢呼吸,因為牆上掛著許多大小不同的皮鞭。

「感到驚訝嗎?不用怕,那是世紀的教師為處罰學生使用的鞭子。收集鞭子是我的嗜好。每一次去歐洲旅行就買回來。」

這種嗜好和道德家的印象相去很遠……美穗子覺得自己看到主任人格的另一面。這個地下室也一定是秘密房間。究竟做什麼用呢……?想到這裡美穗子愈來愈感到不安。

主任關上房門,慢慢地轉向美穗子。

「現在,先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吧!」

主任說話的時候表情非常自然。

「什麼?你是說要我脫衣服嗎?」

美穗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他說要消除罪惡,完全以為和她一起祈禱。可是現在要她脫衣服。

「是的,妳要赤祼,你犯了情慾的罪過,所以必需要把肉體暴露在基督的面前懺悔祈禱。」

「不,我不要那樣做……」

不安在剎那間變成疑惑。因為父母是天主教徒,所以美穗子從小就常去教會,但從來沒有聽說過祈禱還要脫光衣服的。

「妳好像對我有疑惑。不過這也難怪。尤其像妳這樣美麗的人有強烈的自我意識……不過,不要擔心。不要小看我,我也是正正當當的神職人員,不會被女性的肉體迷惑。所以才能一直保持單身。」

主任溫和的口吻足以使人放心。不錯,大家公認的道德家不可能在基督的受刑圖面前做出怪事。基督教也有很多派別,也許這也是為消除罪過的一種儀式……。雖然這樣想,但對脫光衣服還是有排斥感。況且,我根本沒有犯罪。

「我並不是懷疑主任,但請饒了我,不要脫光衣服吧!」

「喔,我這樣說還不行嗎?好像是絕不可能露出妳的肉體了?」

主任露出黃色的牙齒笑了一下說。

「既然這樣,就由我來替妳脫吧!」

一面說著,一面用眼睛瞪美穗子。這時候美穗子的後背突然感到一涼,開始慢慢的向後退。

就在這時候,房間裡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嘿嘿嘿……妳這個臭女人,我客氣一點妳就神氣起來。既然這樣,我就把妳那高雅的皮剝下來!」

這個人完全瘋了……主任的突然變化,使美穗子不知所措。但也不能只站在那裡發呆。主任這時候帶著滿臉殺氣,向這邊走過來。

「不,不要!救命啊!」

美穗子拼命地奔跑。可是在窄小的房間裡很快就被追到基督受刑圖的地方。

「妳想逃走是辦不到的。現在我來好好的愛妳一場吧!」

不論是下流的笑聲,或獸一般的眼光,真是叫人難以相信他和那位道德家的主任是同一個人物。可是現在,正準備撲向她的人,就是那一位主任。

「不!你不能過來!」

美穗子也大聲叫喊,被學生強姦後,還要被主任強姦,這是寧死也不願意的事。可是主任對美穗子的大叫毫不在意地撲過來。

「妳不要白費力了!」

主任伸手就抓住美穗子身上深灰色的洋裝領口,用力把她拉倒,而且連連打美穗子的臉。

「啊!……」

美穗子感到目眩,只好雙手扶在地上支撐上身。看到主任異常的行為,全身因恐懼感開始顫抖,主任從背後摟住美穗子,雙手抓住乳房。

「不,不能這樣!」

美穗子尖叫著向前爬。

「嘿嘿嘿,妳就叫吧!這個地下室是不怕妳叫的,聲音絕對傳不出去的。」

主任拉開洋裝的掛鉤,拉下拉鍊。

「放開我……」

美穗子掙扎著身體側過來時,主任突然地手從領口伸進去。

「不,不要……你是野獸……魔鬼……」

美穗子一面怒罵,一面掙扎。這樣掙扎不久,洋裝已經脫落,下身只剩下襯裙。主任更用力推倒美穗子,騎在她的肚子上。

「嘿嘿嘿,沒想到妳還很強。趁現在,妳就多掙扎幾下吧!」

甩開美穗子想阻擋的手。主任抓住襯裙就用力撕破,同時也把乳罩拉下去,立刻露出乳頭向上翹的乳房。

「不,不要!」

美穗子在尖叫時,乳房也隨著顫抖。光亮的頭髮在空中飛舞,然後落在她的美麗臉孔上。雪白的喉嚨顫抖,紅唇也不停地哆嗦。

「嘿,妳的乳房比我想像的大多了,嘿嘿嘿嘿……!」

主任發出怪笑聲後,突然拉下褲子的拉鍊,撥開內褲的前面,從裡面拉出肉棒。那個東西的上面冒出血管,頭部發生黑色光澤,看起來就令人害怕。

不要!不要看那種噁心的東西……美穗子反射性地轉開頭。

「妳好像嚇了一跳。大概是年輕時手淫過多。我的這個東西比別人大一倍。不過,妳會很快地愛不釋手了。」

主任握住自己的肉棒根部,用那個東西的龜頭捅一下美穗子的乳房,或壓在乳頭上。

啊,真噁心。他真的就是大家都認為是道德家的主任嗎?美穗子覺得有兩個不同的人格同在他身上。

「不要老是把臉轉過去,該看這一邊了。看妳的乳頭開始挺起來了。」

雖然在掙扎中,但受到刺激的乳頭挺起時,主任故意地左右搖動粗大的肉棒,開始玩弄敏感的突起部。隆起的乳房被充滿慾望的肉棒壓迫時,美穗子的雪白喉頭就會顫抖。不久之後,從她的紅唇間露出呻吟聲。

「舒服了嗎?好像乳頭也漲大了。」

主任更得意地握住肉棒,在美穗子的雙乳上拍打。

「唔……不要……。」

主任用雙腿壓住美穗子的雙臂,所以她動彈不得。美穗子緊皺起眉頭,左右擺動頭時,黑髮就會披散在臉上。

「妳愈說不要,我愈想捉弄妳。」

不知想到什麼,主任在雙手上吐口水,然後塗在肉棒上,伸入乳溝裡,用兩側的乳房夾緊。

「嘿嘿嘿,大乳房能這樣做,實在太妙了。」

主任的屁股向前後移動,肉棒在乳房形成的隧道裡來回活動。主任同時用雙手捏弄挺起的乳頭。

「啊……我不要……」

那是對美穗子而言是刺激非常強烈的行為,可是心裡冰涼的美穗子,只感到厭惡。

「這點小事還不要驚訝。現在給妳上鉤拳。」

從肉縫中出來的龜頭從下面頂美穗子的下顎。

「現在到了吸吮的時間了。」

「這個男人實在沒有道德。他是為神服務的人,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

不理會驚訝的美穗子,主任抬起屁股,一下脫掉長褲和內褲,在捲毛覆蓋下的巨大睪丸向鐘擺一樣搖動。

我不要任由這種人擺弄,絕對不要……。

美穗子剎那間抬起身體,用膝蓋猛頂主任突出的下腹部。事出意外,主任的身體向後倒去。美穗子把掉在身邊的高跟鞋拿起來向主任丟過去,然後站起來就逃跑。

「妳想逃是逃不了的!」

主任爬起來後,臉上充滿怒氣地追趕。

搖晃著胸前暴露的乳房,跑到門口的美穗子,推開門在黑暗的樓梯向上跑。當主任從地下室出來時,美穗子已經跑到樓梯的盡頭。可是找不到打開秘門的開關。

啊,怎麼辦,難得逃到這裡來……太遺憾了……。

回頭看時,假道德者的主任搖動著巨大的肉棒,很自在的樣子。

「嘿嘿嘿,妳已經是籠中鳥,知道了嗎?」

「求求你,放我走,我確實是被害者。」

美穗子用雙手擋在胸前懇求。可是主任根本不會聽進去。

「那種事已經不重要了。從今天起妳是我的情婦。我會讓妳的性慾得到滿足,嘿嘿嘿嘿嘿……」

「完了,這個人已經完全瘋狂了……」

美穗子已經產生絕望感。說起來是自己沒有能看出主任的本性。可是那樣大家都尊敬的人物,誰會意料到還有這樣瘋狂的一面。

主任終於追上美穗子,強迫她坐在階梯上,把堅硬的肉棒挺到她的面前。

「嘿嘿嘿,我比吃三餐飯更喜歡女人來舔我這個東西。我會徹底地把妳訓練好,妳要仔細聽。」

主任抓住美穗子的頭髮,用力拉起她的臉,另一隻手調整肉棒的角度,把高爾夫球般大小的頭部壓在美穗子的美麗嘴唇上。

真討厭,這樣大的東西含在嘴裡會裂開的……美穗子真的這樣想。可是主任絕不是肯手下留情的人。

「還不快一點舔!」

又用龜頭捅鼻子或嘴唇。美穗子已經沒有逃避的辦法,只好認命地慢慢伸出舌頭,戰戰兢兢地從裂縫的下面向上舔。

「這算是什麼舔法!一大把年紀了,連舔肉棒的方法都不會!要張開大嘴,不停的用舌頭舔來舔去。」

美穗子的頭髮不停地被拉動,只好用嘴包住龜頭,再讓舌頭活躍。這時候舌頭上感到一股鹹味。

「對了……不愧是老師,學得很快。嘴裡滿滿的,舔起來夠意思吧!現在要多舔一舔肉棒的身體。」

雖然千萬個不情願,但惹起對方的不高興,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美穗子按照主任的指示,不僅是在王冠的部份,也在龜頭的背面或肉莖上舔來舔去。很快地唾液沾滿肉棒,同時主任的呼吸也加速,左手替右手抓住頭髮,空出來的右手去玩弄乳房。

「不是舔一舔就算了的。要把龜頭含在嘴裡吸吮……嘿嘿嘿,妳已經流出口水了,真可愛。」

美穗子恨的真想咬一口。可是那樣以後不知道有什麼樣的報復。只好不情願地張大嘴,把肉棒前頭的龜頭含在嘴裡。

太難過了,這樣會窒息……美穗子不由得把嘴裡的肉塊吐出來。就在這剎那,乳頭幾乎要被捏破。急忙又把粗大的龜頭含在嘴裡,不顧一切地用舌頭舔。

「看樣子要從張嘴的方法訓練了。妳還不張大嘴,讓龜頭深深進入!」

那是不可能的……美穗子難過地幾乎要流出眼淚。可是更不願意為這種壞蛋流眼淚。不過那個東西實在又粗又長。很快就感到呼吸困難,沒有辦法深深地含進去。

「妳裝高雅要裝到什麼時候!」

主任好像等不及地,毫不留情地拉美穗子的臉靠近肉棒。

「唔……唔……」

肉棒大概進入一半,美穗子的嘴就完全塞滿。肉棒脈動的節拍一直傳到腦海裡,使美穗子產生無法形容的奇妙感覺。

「這樣以後,要把頭上下活動!」

可是,含在嘴裡的東西實在太大,美穗子的嘴無法順利活動。

「算了,以後再慢慢教妳怎麼樣吹喇叭。現在趴下來,把屁股對著我!」

說完之後,主任就從美穗子嘴裡拔出肉棒,強迫讓美穗子的身體轉過去,再把原來撩起在腰上的洋裝脫掉。

「不要了,不要了!這樣可以饒了我吧!」

美穗子就這樣扭動屁股在樓梯爬上三、四階,但樓梯是到此為止。只好翻轉身體仰坐在那裡。這時候頭髮已經完全散亂,胸部的隆起配合著急促的呼吸跳動。襯裙已經撩起到大腿根,而且透過米黃色的褲襪,微微看到白色的內褲。

「嘿嘿嘿,妳這個女人真是不肯認命。想要吃鞭子嗎?」

聽到鞭子這兩個字,美穗子想起地下室裡的許多皮鞭。頓時覺得自己抵抗意志開始薄弱。現在她已經知道!愈抵抗受到的凌辱愈多。

「好好,我聽你的話,不要對我粗暴!」

「嘿嘿嘿,妳終於求饒了,好吧,妳的屁股對著我高高的挺起來。」

看到馬上就要撲過來的樣子,嚇得美穗子立刻轉過頭去,挺高屁股。

啊,爸爸,快來救我……可是她的父親現在是隔著太平洋,在遙遠的國家。

主任更拉高襯裙,使挺起的屁股完全暴露,然後以別皮的要領一起拉下褲襪和內褲,露出雪白光滑的屁股。

「這個屁股舔起來一定夠味道。挺高一點,讓我看到肛門。」

不,不……為什麼我要被這樣的瘋子隨便玩弄呢……。

粘粘的汗慢慢從美穗子的身上滲出。她的肛門從兩側緊緊關閉。在淡淡的草叢中隱藏。

主任伸出舌頭舔嘴唇,仔細地看屁股溝的深處,然後用中指沾滿口水,開始探測花瓣的長度。

啊,討厭。他在摸弄我的那裡了……只是這樣想,美穗子的心裡就產生極大的衝擊,開始把圓潤性感的屁股扭動。

「好像這裡很少用途,粘膜是這樣新鮮,好吃的樣子叫我流口水。」

主任的興緻更高,用食指和中指推開陰唇,把隱藏在裂縫裡的兩片花瓣,用另一隻手挖出來。美穗子感到從屁股到從背有一股寒意掠過,不由得使屁股哆嗦。

「嘿嘿嘿,妳發抖了。這個洞一開一閃的,好美的風景。含一下我的手指吧!」

噗吱一下,手指進入身體裡。美穗子感到幾乎無法忍受的昂奮感情,把卡在喉嚨的氣體吐出來。

「啊,啊……」

「很舒服了嗎?很快我會剝下妳那神氣活現的假面具。妳就開始叫吧!」

主任的手指開始抽插。開時激烈的疼痛,不久後變成有如麻痺感的快感,從身體裡就產生濕潤的感覺,美穗子為淫穢的預感使身體顫抖。

被手指挖弄的陰戶,使花瓣向左右分開,到發出閃亮的光澤,並不需要很長的時間。

「濕了,開始濕了,大概可以插進去了。」

主任突然停止手指的遊戲,把兇猛的陽具對正屁股的溝間,用力挺腰刺穿雙丘。

「啊……」

在屁股上產生裂開般的痛感。痛苦使得美穗子用力抓樓梯的木板。不過這也是剛開始的時候,當肉和肉習慣摩擦感減少時,主任用雙手抓住美穗子的屁股使其固定,然後開始長程的抽插。

啊,好厲害……有如在內臟射進大砲的衝擊,美穗子一方面在恐懼中,但另一方面感受到以自己的腰為中心,逐漸擬大性感。

「不愧是千金大小姐,妳的陰戶還很緊。」

將裂縫擬大成O型,插入時連花瓣一起帶入的力量,不是前幾天的雄三所能比的。每插入一次增加速度,不久之後濕淋淋的全身,幾乎分不出抽插的動作。

「啊……不行了,我害怕……」

身體裡好像著火的一樣熱,太陽穴跳動的感動疼痛,覺得眼睛裡冒金花,美穗子開始擔心自己的身體會變了樣,這樣的恐懼感使她大叫。可是在她發生結果之前,主任先達到最高峰。隨著一聲尖叫,大量的精液噴在子宮壁上。

就像被拖去的,從地下室的浴室淋浴回來時,已經穿著整齊的主任,手裡拿著紅色的浴袍和皮製的像粗腰帶的東西等在那裡。

「淋浴後顯得更美了。本來還想搞一次,但留到以後享受吧!老師要暫時留在這裡。」

冷漠的話在地下室裡發出回響。美穗子仍舊感到恐懼。

「欺凌我到這種程度已經足夠了吧!求求你饒了我吧!」

「沒有什麼饒不饒的,這是命令。你從今天起必須要擔任我夜晚的秘書,我一直在尋找像妳這樣的女人。現在可以說是研習的階段。學校那一邊妳不用擔心。今天我馬上會替妳辦好請假手續。」

美穗子知道反抗也沒有用,只是為了意想不到的發展感到束手無策。

主任把這樣的美穗子帶到床上,不知為什麼,拿出軟膏一樣的束西在美穗子的陰戶或肛門、大腿根、肚子和掖下、脖子、乳房等敏感的部份仔細塗抹,然後開始組合手裡的腰帶。到這時候美穗子才發覺那不是普通的腰帶而是貞操帶。

對不肯的美穗子強迫戴上貞操帶後,要她慢慢休息,這樣離開地下室。當卡嚓一聲鎖上房門時,美穗子已經產生自已掉在地獄裡的感覺。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