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英語教師(下)

第九章 第一次經驗是快感的前奏曲

「阿雄,今天是有事來找你的。」

受到達也的請託,到青梅竹馬的山田雄三的吉田友,在雄三的房間裏鄭重的提出來。

「阿雄,你最近做出太保的樣子,可是我仍舊相信你,因為你本來是很溫柔的人。」

在去年的夏天以後,兩個的還常在一起談將來的事。可是從暑假以後雄三突然變了。以前聽他發牢騷的說: 「媽媽管得太嚴了。」雄三的變化也許起因於母子的關係。可是友惠也沒有辦法確定是什麼理由。總之從那時候以後,功課還不做的雄三開始遲到或翹課,也幾乎不和她說話了。

「阿雄,你強暴了西城老師。」

雄三聽到後露出驚訝的表情轉過頭來看友惠。

「不要誤會,我不是來責備你的。我不認為那是你自己的意思。是誰要你那樣做的,告訴我吧。」

「那件事和妳無關,我做什麼事妳也管不著。」

雄三賭氣的說完之後,又看天花板。

「你可知道西城老師現在的立場有多麼痛,因為你造成的那件事,現在成為主任的情婦被玩弄。B班的橘花同學在書店偷書被發現,主任就以這個做藉口,同樣的玩弄她。現在她把一切都告訴了成賴老師。他還去把你強姦西城老師的場面拍照下來,當然也是主任指示的,現在還想不承認嗎?」

雄三仍然漠不做聲。友惠離開椅子走向床舖,坐在床邊看雄三的臉。沒有穿制服的友惠和雄三一樣是T恤和牛仔褲。

「阿雄,以前的阿雄到哪裏去了呢?你是被那主任利用了。我們和成賴老師合作,把主任趕出學校吧。」

「和我無關,妳要做妳自己去做吧。」

雄三好像不耐煩的轉身過去背對著友惠。

「傻瓜,你怎麼是這樣傻的人。」

友惠用雙手打雄三的後背。

「妳真囉嗦,妳快回去吧。」

雄三想推開友惠的手,偶然碰到友惠的乳房,又形成友惠從上面壓住那隻手的姿勢。剎那間一切動作停止,兩個人的眼光形成一條線。也就在這時候友惠已經被推倒在床上。握住柔軟乳房的雄三從上面壓下來。

「阿雄,不要這樣!」

友惠拿出全身的力量推開雄三,想站起來,可是姿勢還沒有站穩時,雄三就從後面抱住。

「妳不是說過喜歡我的嗎……讓我操妳吧。」

「不要!快放開我!」

友惠拉開握住乳房的雄三的雙手,用肘頂開又抱過來的雄三,跳下床跑下門口。

「你再這樣,我就要大聲叫喊了。」

友惠氣呼呼的背靠在門上。這時候家裏還有友惠認識的雄三的母親,如果聽到女人的尖叫聲一定會趕然來的。

「哼,反正我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人,妳趕快回去吧。」

雄三坐在床角一副賭氣的樣子。

「阿雄,不是的,因為太突然了……我是真的喜歡你的。」

「少廢話,妳快滾吧。」

雄三又倒在床上。

「好吧,阿雄你真得那樣想要我的身體,我就給你。」

本來希望在良好的氣氛下和雄三結合,但她覺得就這樣走了,就沒有辦法和雄三溝通了。

友惠走到床邊,背對著雄三坐下來。

「阿雄,把我的衣服脫下來吧。」

一陣沈默之後,感覺出雄三開始活動的動靜,友惠就閉上眼睛,這時候心已經開始怦怦跳。

雄三好像要確定一下友惠真正的心意,並沒有馬上脫她的衣服,把嘴壓在她的嘴上。開始時還猶豫不決的樣子,但友惠溫柔的接納,就逐漸開始大膽,把舌頭也伸過來。

沒有這種熱吻經驗的友惠,不知道該如何應付。但也本能的讓自己的舌頭和對方的舌頭纏在一起,這樣慢慢產生陶醉的心理。

舌頭離開了,睜開眼睛時,雄三在盯著她,和剛才已經不同,變成溫和的表情。

「真的可以嗎?以後後悔我可不管。」

「絕對不會後悔,因為我喜歡你。」

兩個人的嘴又合在一起。這一次是友惠把舌頭伸人雄三的嘴裏。雄三溫柔吸吮她的舌頭,友惠的嘴裏充滿唾液濕潤兩個人的嘴唇。濕潤後的嘴唇的感覺,有無法形容的光滑。兩個人的嘴合在一起,雄三拉起友惠的T恤時,友惠很合作的舉起雙手。露出幾乎要從乳罩溢出來的雙峰時,友惠甚是感到難為情。

「熄燈吧。」

雄三言刻開掉日光燈,打開左上角的抬燈,然後把燈光轉向和床舖相反方的牆上。立刻脫下T恤和牛仔褲,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

友惠看到以後,也拉下牛仔褲的拉鍊,由雄三幫她脫下。因為這是第一次,什麼也不懂的友惠,準備完全聽從雄三的動作。不知道雄三是從哪裏學來的,對這種狀況好像很熟練的樣子,一切進行得很順利。

友惠的身上剩下乳罩和純白的內褲時,輕輕把她的身體推倒,一面在她雪白的脖子上親吻,一面把她的身體移動到床舖的中央。

對於性感還沒有完全開放的友惠,對脖子上的親吻,總是有快感,不如說是感到癢,因此不由得扭動身體。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不知何時雄三已經把她的乳罩取下,乳房完全暴露出來。

「友惠,沒想到妳的乳房這樣大。」

「阿雄,你討厭。」

友惠想用雙手掩飾乳房,因為她還是感到難為情。但雄三的手已經握著左邊的乳房開始慢慢撫摸。

「啊,阿雄。」

友惠用雙手抱住雄三的脖子要親吻。雄三言刻把嘴湊過去,也伸進舌頭。友惠溫柔的接納他的舌頭後,熱情的吸吮,有喜歡的男人擁抱自己的充實感,使友惠從內心裏感到陶醉,覺得新的世界出現在眼前。

在兩個乳房上充分撫摸後,雄三的手沿著身體的曲線向下滑動時,嘴也離開友惠的嘴轉移到她的乳房上,然後吻到突出的粉紅色乳頭。

產生強烈的興奮感,友惠不由得抓雄三的頭髮,不安的期待感混合在一起,使友惠的心跳更加速。

一直在屁股上游動的手,突過轉移到大腿之間時,友惠不由己的夾緊大腿。可是好像要安慰友惠的心情般的。雄三把乳頭含在嘴裏吸吮時,友惠甜美的嘆一口氣,放鬆大腿的力量,讓雄三的手進入神秘的溪谷間。

「啊……」

只是把乳頭放在嘴裏吸吮,就產生相當強烈的快感,而且從薄薄的內褲上摸到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身體立刻火燒般的熱起來。友惠豐滿的肉體開始蠕動,隨著呼吸也急促。

「友惠,不要大聲叫。」

經雄三提醒以後,想起這裏是雄三的家,友惠立刻壓低聲音。可是對逐漸高昂的快感,要就這樣忍耐是不可能的事,壓低聲音後相對的使身體的蠕動更激烈。

雄三把苦悶中友惠的手拿到自己的股間,摸到硬繃繃的東西。友惠已經了解雄三的意圖,毫不猶豫地從內褲撫摸堅挺的肉棒。雄三的呼吸更加急促,也就更熱心地撫摸女人的溪谷。

這時候友惠想起在校園的角落被班上的野口強迫把他的陽具塞進嘴裡的光景。那是一次意外……這樣告訴自已從腦海中趕走這一段記憶,然後把自己投入眼前的快感裡。

雄三股間的東西好像是愈摸,那裡的硬度和粗度就愈增加。

這樣粗大的東西含進我的身體裡……簡直有一點不敢相信!友惠沒有經驗,多多少少產生一些不安。可是這樣的不安感也在愈來愈強烈的快感中褪色。

雄三的手直接侵入內褲裡,開始撫摸裂縫的同時,友惠產生幾乎無法忍受的焦躁感。好像受到什麼東西的催促,把手伸入雄三的內褲裡握緊脈動的肉棒。

從內褲上受到充份刺激的陰戶,只是用手指摸二、三次就將陰唇鬆弛,從深處吐出慾望的濃汁。花瓣濕潤時,手指開始增加好像挖弄內壁的動作,逐漸擴大濕潤的範圍。

友惠偶爾會以手淫安慰自己,可是在喜歡的男性撫摸到自己女體中心的感覺,充滿從手淫無法得到的甜美感。

「啊,阿雄,我……。」

產生胸部快要爆炸的激烈情火,友惠在握緊肉棒的同時開始扭動雙峰,柔軟的腹部也開始起伏不停。

「友惠,那樣用力握會痛的,應該溫柔地摸。」

「對……不起……」

根據雄三的懇求,開始溫柔地撫摸手裡的東西。肉棒好像回應似地震動。這樣大概是對了……友惠產生信心以後,手掌開始緩慢上下移動。

「啊,真舒服。可是已經夠了。我現在是想看友惠的這裡,可以吧?」

雄三的手指繼續在蜜洞裡旋轉著說。

「我會難為情,可是你這樣想,我會忍耐。」

在友惠的話還沒有說完,雄三已經採取行動。抬起上身,手指鉤住內褲的褲腰就向下拉。立刻露出騷動的恥毛,在下面顯出含著許多露汁的花瓣之全貌。

雄三從她的腿上把內褲脫下後,分開友惠的大腿,讓自己的身體佔有那裡的空間。雙手輕輕推開大腿跟,把臉靠近女體的中心。

「友惠,妳的這裡真美。」

「不……我難為情。你不要這樣盯著看。」

雄三火熱的呼吸噴在大腿跟上。友惠由於強烈的羞恥感幾乎想逃走。可是告訴自己把身體給自己喜歡的人就要這樣做,就繼續把持淫蕩的姿勢。

還沒有經過男人性器進入的友惠的花唇,完全是處女的那種新鮮的粉紅色,從半開的肉唇之間悄悄地露出可愛的花蕾,雄三深深吸入從濕潤的花瓣散發出來的女體的味道。

「我可以舔嗎?」

「阿雄,你真壞,不要問我……」

當然友惠也知道相愛的男女會互相舔對方的性器,可是還沒有性交經驗的友惠。當然無法回答那種問題。

「啊,好舒服。」

雄三的頭已經接觸到花瓣上,然後開始上下緩慢移動。

「啊,阿雄……」

花瓣被分開,舌頭在濕潤的洞口裡蠕動,友惠本身也清楚地感覺出來。

「這樣很好吧……友惠……」

雄三看一下友惠的表情,用雙手抬起她的大腿。女人的秘處開始挺出,肉唇被兩側拉動使得中間的縫隙擴大。雄三把舌頭深深伸入,吸吮時發出啾啾的聲音。友惠的腰開始妖媚地蠕動。

「啊……阿雄……太好了……」

大概陶醉感就是指這種情形吧,友惠產生過去從來沒有過的,甚至於自己現在採取淫蕩姿勢的樣子也忘記。

肉溝裡受到舌頭的蠕動,裡面的泉水愈來愈多,很快地就變成處女的噴泉,但在裡面游動的舌頭終於找到最有快感的突出部,雄三的舌頭完全集中在這裡。

「啊……我的感覺好奇怪,阿雄……」

友惠從手淫的經驗不是不知道陰核是最敏感的部位,可是她的陰核會勃起到這種程度,有這樣強烈的敏感還是第一次。

看到友惠強烈的反應,雄三就更得意地舔陰核,忽然用舌頭撥弄,忽然用嘴吸吮。

「啊,不要了……阿雄,我……怎麼辦……」

就好像腦漿被吸出去一樣的快感,友惠的身體向後挺,全身都開始痙攣。喉咬抽搐,乳房震動,腹部的起伏愈來愈大。

「妳真敏感,已經濕淋淋了。」

正如雄三所說,溢出的蜜汁經過肛門已經流到床單開始形成圓圓的斑痕,花瓣四周的可愛陰毛,因沾上蜜汁而發出光澤。

「阿雄,不要了,我快要昏過去了。」

「不,後面還有更好的。」

雄三抬起頭喘一口氣,然後他的頭再度埋入大腿跟,但這一次是把舌頭捲起成棒狀,開始向已經張開口的蜜洞裡插進去。

「啊,阿雄……救救我……」

友惠不由得挺起圓潤的屁股,雙手抓住床單,但身體仍忍不位扭動。雄三的舌頭深深進入到舌根,等待出來時帶出很多淫水。

舌頭在性交時能發生這樣大的效果,友惠從來沒有想過。就好像一根小小的陰莖帶來一陣摩擦感,又突然變成軟體動物一樣地吸在裡面的肉壁上,造成強烈的陶醉感。那個舌頭就好像是魔術師一樣。

原來性交的感覺是這樣強烈……友惠覺得以前對性交所產生的恐懼感,完全消失,就這樣將身體投入雄三的舌頭造成的快樂的風景裡。

雄三看到友惠已經完全被快感所控制,就把她的身體反轉,讓她趴在床上。

「抬起屁股,我從後面給妳舔。」

雖然因為快感失去理智,但友惠究竟是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對採取那種姿勢感到猶豫。那樣一來連屁股洞都會被雄三看清楚了。要做出那樣難堪的姿勢,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

「現在還怕難為情嗎?」

友惠仍猶豫時,雄三從後面伸手進入大腿跟,用手指不停地刺激陰核。

「阿雄,不要啦……」

友惠身不由己地扭動屁股時,雄三的手從陰部的下面用力向上抬。原來緊靠在一起的雙丘開始向左右分開,從谷底出現濕淋淋的花瓣。

「不行哪……阿雄……」

雖然扭動屁股表示抗議,當然友惠並沒有真正拒絕的意思。雄三當然也了解。讓挺起在眼前的屁股更向上挺,然後用雙手撥開雙丘,伸出舌頭從下向上舔沾滿蜜汁的裂縫。

「啊……」

友惠把床單塞進嘴裡才能勉強大讓從身體內處擁上來的嗚咽,另一方面雄三不停在花瓣四周游動,然後又把舌頭用力頂在花蕾上。

「啊,阿雄,不能在那裡……」

雄三舔到肛門的感覺,剛開始時使友惠產生強烈淫穢感,所以她這一次是認真地抗議。可是雄三不但沒有停止,手指一面挖弄濕淋淋的肉洞,舌頭同時在花蕾上攻擊。

友惠已經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了。除了淫穢感之外不知何時加上騷癢感,然後又變成強烈的刺激和快感。友惠被捲入異常興奮的旋渦裏。友惠在這時也產生一個願望,那就是對洞肯舔自己屁股洞的雄三,也給他同樣的快樂。

「現在我給你弄吧。」

友惠突然抬起臉回頭看時,雄三這才慢慢從屁股的縫中收回舌頭,抬起沾滿蜜汁的臉。

「妳怎麼會做那種事。」

「你就交給我吧,我很想給你弄。」

雄三聽了非常高興,急忙脫下內褲,然後倒在中央。雄三已經勃起的東西,從前端還滲透出透明的露汁。

友惠靠在雄三的大腿間,用右手把躺在肚子上的肉棒拉成垂直,把自己的嘴唇靠過去,在那肉棒的尖端舔了一下。

「對了……就這樣,全體都要舔。」

舔到男人的性器自己也沒有噁心感,友惠對自己的這種變化幾乎覺得不敢相信。現在友惠只有一種慾望,就是要積極地舔這一根醜惡的肉棒,讓雄三感到高興。所以舔的動作本身變成一種快感。

只要舔到敏感的部位,雄三毫不隱瞞地表示出反應,他的態度就成為尋找要害的線索。產生最敏感的反應,還是沒有皮包住的部份。尤其在頭下的邊緣或有如用線縫過的部份時,雄三就會發出很舒服的哼聲,肉棒隨著脈動,表示他的高興。

「現在把尖端含在嘴裡吧。」

友惠照他的話,把王冠完全含在嘴裡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吮。雄三的哼聲隨著加入,也開始做出挺起屁股的動作友惠從本能上察覺雄三的願望後,就慢慢滑動嘴唇,讓肉棒進入的更深。在呼吸困難達到界限時,就在吐出去的同時用舌頭摩擦。

「啊……太舒服了。」

在雄三的反應鼓勵下,讓自己的頭上下幾次時,友惠就逐漸明明瞭要領。原來像分段的動作,愈來愈順暢。到這時候,對友惠來說,這種行為本身也對自己產生刺激。感到自己的下體產生騷癢感,因此更不停地讓自己的口吻潤濕肉棒。

「夠了,這樣繼續弄下去,我會射出來的。」

聽到雄三的話,友惠慢慢地吐出肉棒。

「阿雄也要我舔你的屁股洞吧。」

說完就用雙手抬起雄三的腿,把臉靠近屁股。伸出舌頭對正屁溝,在有皺紋的洞口用力舔。

「啊……友惠……。」

興奮到達極點的雄三反身起來後,抱住友惠的身體力倒在床上,分開壓在下面的友惠雙腿,讓身體結合。

「友惠,我愛妳……」

「阿雄,我也……愛你……」

從來沒有男性的東西進入過的女體,因為有異物的侵入產生強烈的疼痛感。可是,對雄三產生的強烈慾望,使友惠有了忍痛的力量。

「痛嗎?友惠。」

「嗯……可是不要緊。」

友惠對雄三的體貼感到很高興,對於自己現在變成女人的歡喜感一面高興的同時,一面更抱緊雄三。當初產生的疼痛,當雄三開始讓身體上下起伏時,逐漸減少,好像和痛感交換一樣,身體裡產生舒適的充實感。

「啊,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結合成一體……」

友惠產生有如感動一般的興奮,儘量使自己的身體分開大一點,與雄三合作。如果這樣繼續做活塞運動,雖然是第一次經驗,很可能體會到所謂的高潮。

可是抽插的動作開始順暢時,在雄三的動作上出現變化。全身開始震動,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我……要射了!」

雄三的屁股向上挺起二、三次後原來在友惠身體裡的肉棒更加膨脹,在這剎那有灼熱的液體噴在子宮壁上。雄三讓自己的肉棒仍舊深深插在友惠的身體裡,上身向後挺,全身繼續不斷地痙攣。身體裡的勃起開始間歇性地膨脹,每一次膨脹都會引起小小的爆炸。

友惠在剛開始時產生快感被中斷的感覺,為消除類似痛苦的感覺蠕動下半身,但像潮水退去時,感情也慢慢穩定,心裡產生完成第一次行為的滿足感。

自從和友惠的結合,雄三心裡的結已經完全解開,就對友惠毫不隱瞞地說出,父母過大的期望成為負荷,使他開始走上歪路的經過,以及主任告訴他,只要能強姦西城老師,一定能讓他畢業等,然後向友惠保證,願意和成賴老師合作,把那個假道學家的主任趕出學校。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