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英語教師(下)

第十章 蜜洞是魔鬼最喜歡的地方

從三天前開始下的雨仍舊斷斷續續地沒有停,汽車的收音機正在報導氣象局的天氣預報,表示將要進入梅雨季。內村的BMW在黑暗中向新宿方向奔馳,到仙川的附近右轉,駛向成城學園的方向。

「今天要見到的人,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妳要敢做出違背的事,我絕對不會饒了妳。」

主任這樣一面駕駛一面恐嚇的話,美穗子坐在旁邊,用暗淡的心聽在耳裡。等一下要做什麼,大致上可以猜的出來。

自從被主任第一次凌辱以後,大約過了一個月。在這一段期間裡,美穗子不僅受到主任的玩弄,還把身體提供給外國人,現在又要受到陌生男人的蹂躪,難怪心情要沉悶。

一定要儘快擺脫這種狀況……。

美穗子的心裡隨著時間這種念頭也愈來愈強。尤其這幾天來,主任顯示出兇暴性,使美穗子開始產生恐懼感。可是一旦真正想逃時,又產生許多顧慮,不敢貿然去做,甚至於會懷疑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逃走的意願。

美穗子這樣想自己的心事時,汽車到達一處高級住宅的豪華大門前。門前的柱子上掛著『中田寓』的名牌。當然這是美穗子從來沒有聽過的名字。

出來開門的是留平頭,年紀約三十多歲,看起來就是流氓體格粗壯的人。好像已經認識主任,露出親切的態度把他們兩個人引進裡面的客廳。

「會長,內村先生來了。」

這個人在從門外向裡面通報。

「進來吧。」

從裡面傳來低沉的聲音。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從這樣豪華的住宅和會長的稱呼推測,可然是相當大的人物。美穗子的心裡感到不安,但也只有跟在內村的身後走進去。

那裡大概是十個榻榻米的房間,中央舖著臥具,躺著一位老人。

「中田會長,今天把你要的東西帶來了。」

主任一面說一面坐下,也用眼神要美穗子坐下。帶路的人幫忙老人抱起身體,把旁邊的座椅拉過來跟老人坐下。

美穗子一眼就看出對方是一位病人。眼睛凹下,臉也瘦弱,手腳都是皮包骨的樣子,皮膚沒有一點光澤。雖然如此從身上還能散發出一種氣質,大概是因為一頭銀髮和看起來很聰明的面貌的關係。

「噢,很美。」

經中田這樣看一眼,美穗子立刻低下頭。

「內村先生,你帶來一位非常好的女性,完全適合我的嗜好。關於你們學校捐款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一定會讓你滿意。」

主任好像利用美穗子讓這位老人為學校募集捐款,真是個卑劣的男人……美穗子在心裡咬牙切齒。

「能有會長這一句話,我就完全放心……一切都靠會長了。今天就請慢慢享受,我已經交待這個女人,什麼事情都要做。」

美穗子感到非常不明白,這個皮包骨的病人會要她做什麼呢? 「喔?那太好了,首先就讓她脫衣服吧。好久沒有看到美麗女性的身體。近藤,你也留下來欣賞吧。」

恭恭敬敬等在中田身後的那個男人,臉上毫無表情地點頭。

怎麼能在三個男人的面前脫光衣服……美穗子覺得已經從全身冒出冷汗。

「美穗子快脫了衣服,請會長看看妳的身體吧。」

大約從一個星期前,主任開始直接呼美穗子的名字。

「我不能做這種事……」

美穗子這句話是在主任的耳邊小聲說的。這時候主任猛然給她一記耳光。

「妳是要我動手剝掉妳的衣服嗎?」

主任用兇猛的樣子抓住美穗子的領口,使得她產生強烈恐懼。

「不要囉嗦了,快脫!」

「內村先生,不要這樣生氣。這位叫美穗子小姐的人,妳已經看到,我不會活多了。所以我拜託這位內村先生,想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能看到一位美麗的女性。就當做可憐老人的夢想,達成我的願望吧。」

會長安定的態度,多少能緩和美穗子心裡的緊張。而且很明顯的,就是拒絕也無法堅持到底。美穗子只好背對著他們開始脫白色的套裝。

脫下上衣放在旁邊,把白色襯衫的鈕扣全部解開後站起來,先脫上衣再脫裙子,在脫襯裙之前兒脫褲襪。

男人們的視線完全集中在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上。可是美穗子大概是認命的關係,並沒有產生羞恥感,也許早已被主任蹂躪得已經忘記什麼是羞恥。可是要脫襯裙時多少還需要一點勇氣。

當白色的襯裙從美穗子的身體落下時聽到男人嘆氣的聲音。

「內村先生,確實是美麗的身體……」

「是的,她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快脫下內衣,把身體轉過來。」

從後面看美穗子的身體,豔麗的確實會讓男人們吞下口水。尤其是從腰到豐滿臀部的曲線,散發出官能的氣氛,男人的心當然無法平靜。

美穗子脫下乳罩和內褲,用一隻手掩著恥毛,用一隻手掩飾乳房用古典裸女的姿勢,慢慢地轉向男人們的方向。

「把手放下來,美穗子!」

「內村先生,不要那樣急。」

中田會長用手阻上想要站起來的內村。

「美!……實在太美了。能不能再過來一點讓我看看呢?」

受到男人們視線的注視,美穗子產生羞恥感,不由得在那裡蹲下。

「妳怎麼搞的,還不明白嗎?」

主任過來用力推美穗子的後腦,她的身體向前傾斜,雙手扶在榻榻米上,獲得解放的乳房搖動一下。

「饒了我吧……」

剛抬起上身,主任就把她的雙手扭到背後,對剛才那個年輕男人說。

「近藤先生,有沒有什麼用來綁的東西。這個英語教師雖然經過我的訓練,但多少還有一些不夠的地方。」

那個人聽到以後,就到衣櫃裡拿出浴衣的腰帶交給主任。主任接過之後,用很快的動作捆綁美穗子的雙手,然後和近藤一起把美穗子的身體抬到會長的身邊。

「年輕人就是這樣暴躁。不過不能用雙手對妳來說也許更好一點。難為情時,難免會要掩飾的。」

看起來好像很和藹的樣子,但究竟是不知底細的男人。雖然因為生病衰弱,從他身上的氣氛能感覺出經過多少次生死的場面。

「真是美麗的乳房,讓我摸一下吧。」

老人皮包骨的手,好像測量重量一樣的,從乳房的下面向上抬。美穗子把臉轉過去,忍受屈辱。

「嗯,這光滑的皮膚充滿彈性。手掌上的重量感,還有這櫻桃般的乳頭….真是一級品。」

在乳房上撫摸的會長,最後把自己的臉靠在乳滿上,還不斷地搖頭享受磨擦感。美穗子產生接觸到顫抖的感覺,後背感到一陣涼意。可是雙手被捆在後面,背後又有兩個男人,她是無法動彈的。

「好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

老人從乳溝抬起頭,因為興奮的關係,臉上有一點紅潤。

「這裡的毛不太多,正合我的嗜好。」

老人一面這樣說,一面用手玩弄美穗子的恥毛時,主任把側坐的美穗子拉起來,使恥毛正好到老人的眼前。這時候美穗子的心情就有如捆綁在病床上的產婦。

「這樣柔軟的感覺,發出光澤的毛,一定是很喜歡性交吧,對不對,內村先生。」

「說得沒有錯,叫出來的聲音還很好聽呢!雖然還沒有完全開發,現在把最重要的地方露出來給你看吧。」

主任對近藤輕輕做一個眼色,就突然把美穗子推倒。兩個人分別抓住用力掙扎的美穗子的腿,高高舉起使得腿和肚子接觸。這樣一來,美穗子的股間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不,不要這樣!」

美穗子想用全身的力量掙扎,可是有兩個男人從兩邊壓住,只能使上身抬一下,讓乳房更搖動而已。

「哦,實在太好了。」

會長的眼睛盯在有絨毛飾邊的秘唇上,然後伸出兩根手指放在肉縫的兩側,立即向左右分開。就好像花朵突然綻放,展開肉色的粘膜。

啊,怎麼會做這種事……過份的羞恥感,美穗子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甚至於想到真的昏過去也許會更好。

「這個裂縫真夠新鮮。如果我還有精神,真想馬上吃一口。對了,近藤,你就代我吃吧,讓美女叫也是要修行的。」

近藤當然感到高興。

立刻把美穗子的身體轉到他自己的那一邊,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臉就衝向V字型的裂縫。

「近藤先生,你要好好舔,因為美子是特別喜歡舔那裡的。」

主任在旁邊加油添醋。

「不要!不要……」

美穗子拼命搖頭,淚珠從眼角掉下來。如果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當初生出來最好是醜八怪。就因為是美女,要做男人們的玩具……實在不合道理。

當然近藤是不會了解美穗子的痛苦。拼命地用舌頭舔美穗子敞開的肉縫。

「近藤果然很有精神,可是只顧拼命舔女人也不會高興,要一面觀察女人的反應,一面舔。」

會長一面輕輕摸著美穗子的乳房,一面告訴近藤。近藤聽了以後,深深嘆一口氣,透過眼前的叢草,看美穗子的表情,然後把舌頭全伸出來壓在花瓣上,這才開始慢慢地上下活動。

當怒氣稍許穩定,美穗子的注意力不由得集中在股間,舌頭在陰戶上舔的動作,不得不使她有所感覺。

「啊……不要,不要……快停止。」

「近藤先生,舔她的陰核吧,美穗子會高興得哭叫。」

這一次是主任從旁邊插嘴,近藤用手分開叢毛,用舌尖舔裂將的上端,從美穗子的嘴裡發出低沈的哼聲,而且屁股開始扭動。近藤看到這樣的反應就更熱情的,舌頭也完全集中在陰核上。

「啊……啊……不能……」

「近藤先生,聽到了吧,美穗子在叫好了。」

近藤更得意的,把尖尖的陰核含在嘴裡吸吮。

「啊……」

在子宮產生一陣麻痺感。美穗子不由得向後挺,把含在喉嚨裡的氣體猛然放出。

「喔,確實很好聽,大概敏感度是相當好。還有這樣充滿痛苦的表情,實在太美了。」

會長好像很滿足的樣子,伸過頭來看美穗子皺起眉頭的表情。

美穗子開始興奮的徵候,立刻出現在女體的中心,下體的洞口因為分泌出蜜汁,開始散發出光澤。

「近藤先生,開始濕潤了吧。你就給她好好地吸取蜜液吧。」

主任的眼睛好像也要冒火一樣,擦著額頭上的汗。近藤聽了以後,立刻將舌頭伸進肉洞裡。美穗子無法忍耐地蠕動屁股,近藤也趁機會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取花蜜。

「啊……」

在心裡是拒絕的,可是自己的身體卻為陌生男人的舌頭做出反應,她不得不恨自己的身體,而且已經開始上升的性感曲線,不顧她本人的意志,形成銳角的上升。

「近藤也不錯呀,什麼時候學會舔女人的方法,不過看起來好像很香的樣子,也讓我嚐嚐味道吧。」

「最好是品嚐一下。近藤先生,現在拿出你的東西讓美穗子舔吧。」

主任說完就立刻採取行動。讓美穗子的屁股對正會長的方向,並讓她採取高高舉起的姿勢。在這個時間裡近藤來到美穗子的眼前,順手拉下長褲和內褲,露出聳立的肉棒。然後強迫美穗子含在嘴裡,又用雙手抱住美穗子的頭上下滑動。

從後面看美穗子的樣子,確實夠刺激。稍許膨脹的陰戶完全向左右分開,從中間露出濕淋淋的花瓣。在燈光下因角度不同,肉洞裡的粘膜呈現出不同的顏色,溢出的蜜汁已經流到腿上。

「這種景色叫男人實在受不了,讓我試試看。」

會長伸出中指插入洞之中,然後拔出來聞一聞,又放在嘴裡吸取蜜汁。

「嗯,真香!年輕女人的味道就是好。」

「會長,用這個東西愛撫她一下吧。」

主任從旁邊遞過來的是像膠製的電動假性器。

「你準備的真週到。因為我的東西已經完全不管用了。」

會長從主任手裡接過來打開開關,把發出嗡嗡的聲音震動的假性器對正花瓣的洞口,慢慢插入。

突然感到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蠕動。美穗子不由己地想喊叫,可是被近藤用力抓住頭髮。立刻有粗大的肉棒塞住喉管,痛苦的扭動腰枝。

「哦,真的這樣舒服嗎……這樣會更好吧。」

會長把插進去的假性器,開始用手進進出出。甜美的電流從後背傳上來直接達到大腦。在嘴裡脈動的男人肉棒的味道和感觸刺激女人的官能,美穗子已經完全陷入興奮的漩渦裡。

不斷進出的假性器很快就要塗上一層油,出來以後立刻即又消失在洞口裡。配合著這樣的動作,花瓣陷下去又反轉出來,每一次都帶出許多淫水。已經完全陷入官能快感裡的美穗子。就好像要把身體裡貯存的精氣完全吐在對方的身上一樣,頭部開始迅速上下擺動,磨擦嘴裡的肉棒。

「大概差不多了,女人的陰唇開始蠕動。近藤,你來陪她吧。」

從假性器和秘唇之間開始露出白濁的液體時,會長就拔出假性器,恢復原來的姿勢吐一口氣。好像是輪流的一樣,近藤從美穗子的嘴裡拔出肉棒,把美穗子的屁股轉到會長容易看到結合部份的位置,調節肉棒的角度,從背後插入濕淋淋的肉縫裡。

「哎喲!」

原來已經快到興奮極點的美穗子,從背後受到強烈的衝擊,發出向尖叫一般的聲音,身體顫抖的同時,也把額頭頂在榻榻米上。

「美穗子,來吃我的吧。」

頭髮被拉起時,看到主任不知何時脫下褲子露出下半身,可怕的兇器就在她的面前。然後把肉棒頂在美穗子的嘴上用力插進去。

「啊……」

還沒有喘氣的時間,近藤的肉棒刺到花心。

「噢,真是有魄力。」

看到在眼前展開的熱烈肉搏戰,一直裝出冷靜模樣的會長,現在從眼睛發出異樣的光澤。

「美穗子,這是妳是喜歡的里肌肉,還不好好的吸吮嗎?」

束起美穗子的頭髮,主任再把她的頭向著肉棒推下去。巨大的肉棒刺到喉嚨,美穗子發出像青蛙般的叫聲吐出脈動的肉棒,但這也是剎那間的事,很快地又插入嘴裡,在主任手配合身體的技巧下,不得不讓肉棒在嘴裡自由地進進出出。

每插入一次,近藤的動作就好像更熟練。近藤的下腹部碰到美穗子的圓潤屁股上,她的身體就向前衝。而主任又配合這個動作向前挺,所以肉棒一直深深刺入喉嚨裡。

美穗子就好像在狂風駭浪中的小船,不斷折騰,身體中心的麻痺感好像已經消失,變成融化一樣的感覺。

在肉體相碰的聲音,男人急促的呼吸聲,還有美穗子喉嚨裡發出的聲音形成不協合音樂的演奏,在這樣的三體結合中,首先到達高潮的是主任。

「美穗子,讓妳淋浴吧,啊……」

主任突然從美穗子的嘴裡拔出肉棒,拉她的頭髮讓她抬起臉,在那充滿陶醉感的美麗臉上,淋上粘粘的液體。射在額頭上,臉上,嘴上的液體一滴一滴地向下流。

「快看,發生奇蹟了!」

原來在旁邊觀看這一場悽慘人肉戰的會長突然大叫。大家都一起向會長看過去。

「會長……」

在和美穗子結合的情形下停止動作的近藤不由得發出驚訝的聲音,因為看到會長暴露出下半身,用手扶著聳立起來的性器。

「中田會長……」

主任也驚訝地瞪大眼睛。

「七年來沒有過這樣了……看起來還不錯吧。」

會長好像很自傲地搖動手裡的肉棒,和瘦弱的身體相反的又粗又圓,還暴露出黑黑的血管。

「美穗子,妳還不過去吸吮。」

主任對著額頭頂在榻榻米喘氣的美穗子催促。立刻不管她怎麼樣就抬起美穗子的身體,把她的頭送到會長的大腿跟。美穗子已經沒有力量抗拒,任由主任擺佈把會長發出黑光的肉棒頭含在嘴裡,只好任由身體裡產生的淫慾,舔那醜惡的龜頭。

看到美穗子開始吹喇叭時,近藤把原來停下來的活塞運動重新開始。用力插到屁股濕淋淋的峽谷。由於時間過了一陣,開始變麻痺的摩擦的快感,這樣復醒的更為明顯,美穗子產生心裡被挖弄的激烈快感,就好像要躲避那種感覺的,張開大嘴深深含入棒狀的肉塊。

「噢!太好了,這樣的快感。現在就是死了也瞑目。」

會長的臉也紅了,望著天花板,一面嗯嗯的哼著,努力挺起屁股。

在男人們淫色的力量猛攻下,美穗子的肉體,終於把凝結在屁股中心的精能爆發出來,變成波浪狀的痙攣陰道開始收縮。

「啊啊啊……」

美穗子的痙攣也傳到插在她身體裡的肉棒上。近藤發出慘叫般的聲音,屁股連連扭動兩三下,就猛然在肉洞的深處射發出精液。

「美穗子,現在輪到會長了!近藤先生,來幫忙一下吧。」

就在近藤的肉棒還在抽插著拔出去時,連喘一口氣的時間也沒有,兩個男人就從左右把美穗子的身體抱起來。

「中田會長,你躺下來,其他的由我們來辦。」

照主任的指示會長躺在被上,主任就在近藤的幫助下把美穗子的身體達到會長赤裸的大腿上。從兩邊同時拉開大腿,從美穗子張開的秘洞中滴下濃濃的精液,滴在下面垂直豎起的肉棒頭上。

「啊……饒了我吧。」

美穗子的意識開始矇矓,無力的垂下頭。主任和近藤抱住軟綿綿的美穗子,把女人的秘洞口對正肉棒的棒頭,慢慢放下女人的身體。

*** *** *** *** *** ***

被玩弄的半天,還說有事要談就叫美穗子先走,拖著笨重的腳步走到國立車站已經快到十二點。從車站坐上計程車,鬆一口氣的同時,也產生激烈的絕望感。

啊!不要了!不要了!這種狀態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啊!再這樣繼續下去我會死的。說起來……就不該去找主任商量。可是現在後悔也沒有用,只有認真的想辦法逃走了。可是,有什麼辦法呢?如果是失縱,那個像瘋子一樣的主任,不知會做出什麼事……。

昏昏沉沉的從計程車走下來時,在美穗子的公寓前有一個人等在那裡。

「西城老師,等妳很久了。」

「中西同學……半夜裡有什麼事嗎?」

「老師在半夜裡跑到那裡去了?我知道,是和主任在一起的。」

「……」

「不用隱瞞了,已經全部都知道了。知道主任對老師和雅莉做了什麼事。是雅莉把一切都告訴了成賴老師。山田也坦白說出來是受到主任的教嗦才去強暴老師的。現在,大家都集合在成賴老師的地方商量對策。所以也想請老師參加,我來接妳去的。」

什麼……都知道了,天啊!美穗子覺得緊張的一條線,突然斷裂全身的力量都消失,無力支撐身體跌坐在地上。

「老師……妳怎麼了?」

美穗子覺得中西的聲音越來越遠……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