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換妻情緣

小雯穿著拖鞋出去了,許劍走進了廚房,抱住我的腰,一隻手伸進我的裙子,在狹小的空間裡把我擠得死死的。

「討厭,熱死了,放開,我正炒菜呢。」

「熱還穿著內褲?」說著便把手我伸進我的內褲。

「你找死啊?我老公馬上就回來啦。」

他的手在我的陰部輕輕地按捏、扣弄著。

「真是個色鬼,守著那麼漂亮的老婆還四處拈花惹草。」

「你更漂亮,再說老婆總是別人的好嗎。」

我很緊張,害怕老公這時回來,況且熱成這樣,誰能有那份心情。

「快滾開!」

他非但沒離開,卻更加過分,還把手伸進了我的陰道,模仿做愛般地進進出出。我扭動著身子想讓他的手出來。

他緊緊抱著我說:「不釋放出來我非憋死不可。」

「找你老婆去。」

我看掙扎不開,菜還在鍋裡,也就由他來了。大約過了五六分鐘,聽到樓道裡傳來我老公和他老婆的聲音,這才拔出手,失望地離開了我的內褲,無奈地使勁捏我的屁股。我突然有些幸災樂禍,特別想笑。

「憋死沒有?」

他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按著硬硬的寶貝出去了。

老公提著小雯買的酒和她一起進的屋,放下酒就去換衣服,小雯走進廚房來看有什麼要幫忙的。

「不用洗了,我買了幾個吃餅的菜,哎呀,看你熱的。」見我正在洗要加的菜,小雯攔著我並拿毛巾給我擦汗,又衝外面喊:「你們快把凳子拼起來。」

說著,端著我炒好的兩盤菜出去了。

「老婆,辛苦你啦。」老公換好衣服也進來了。

我伸過臉去,讓他親了一下,對他說:「米飯不多,用小碗吧,你先把米飯端出去。」

「沒關係,我吃餅,你快來吧,別熱壞了。」他說完就端著米飯出去了。

我解下圍裙,洗了手,他們已經倒好了啤酒。我的吊帶和胸罩都濕透了,走到凳子拼成的桌子前,笑著對他們說:「我得先洗一下,換件衣服,你們先吃吧。」

「那哪兒行?你快點,我們等你。」小雯說,「我可知道廚房裡夏天烤火的滋味,來,先喝杯啤酒涼快一下,冰鎮的。」說著就把我那杯端起來遞給我。

「看看你們這些男人,還是我們女人貼心。」我說著接過了杯子,笑著對她說,「來,為我們女人間的理解萬歲乾杯。」

喝了一大口,真舒服!

為了不讓他們多等,我急急拿了衣服就進衛生間去換洗了,等把濕衣服脫下來扔到盆裡泡上了,才發現急急忙忙的沒拿胸罩和內褲,只穿著吊帶和裙子可怎麼出去?我猶豫起來,外面催開了:

「快點,我們要開吃啦。」

看看盆裡的濕衣服是沒法再穿上了,心一橫,就穿著吊帶背心和裙子真空上陣了。

吃飯時我緊緊夾著腿,連腰都不敢彎,可我吃米飯總得夾菜,開始還能注意,後來也就忘了,春光外瀉也就不可避免了,大家都沒有太在意。兩個男人吃得衣服都濕透了,到後來乾脆赤膊上陣,光著膀子大吃海喝。

小雯也是大汗淋漓,衣服全貼在身上了,裡面內衣上的圖案都清晰可見了。許劍就對小雯說:「看把你熱的,脫了吧?」

小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了看我和老公,沒說話。

濕衣服貼在身上的確不好受,可她裡面只剩內衣了。

我心裡清楚,小雯的三件內衣和兩件T恤是今天回來才洗的,深圳氣溫雖高,卻很潮濕,衣服都沒幹,現在就是想換都沒的換,都是貼身的衣服,也沒法向我借,看著她的可憐相我也是無可奈何。

也許是受到我的影響和他老公的「鼓勵」,她一口氣喝光了杯裡的半杯酒,站起來脫掉了吊帶,只穿著內衣。許劍還沒有什麼反應,我老公的眼一下就直了。我裝著沒看見,其實我比她慘,薄薄的吊帶背心貼在身上,乳頭都看地清清楚楚。

六瓶啤酒很快喝完了,大家都沒有喝夠。

我老公站起來說:「我再去提一捆吧?」

大家都同意,他套上濕呼呼的T恤就出去了。小雯見我老公出去,就解開了胸罩背扣,長出一口氣:「憋死我啦!這件破東西,一見水就縮,勒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突然想到剛才許劍沒射出來時我對他說的話,忍不住大笑起來。他倆見我突然大笑,不明白怎麼回事。

「喂,喂,喂,什麼毛病這是?怎麼啦?」

我笑得說不出話來,只是衝著他們搖手。

許劍接著對小雯說:「我說你也真是,喘不過氣來就脫了唄。」

小雯踢了他一腳,說:「你混蛋!」

「看你這人,真是好心遭雷劈。」

「這可是你說的,別後悔,你當我不敢?」小雯回敬道。

「別,別,我老公可是個意志薄弱、立場不堅定的人,別讓他犯錯誤。」我繼續大笑著對小雯說。

「今天我還就讓他犯錯誤。」小雯說著就脫掉了濕透的胸罩,故意挺著高高的乳房在在我眼前晃著,我越發笑得厲害。對她說:

「好了,好了,快穿上吧,不然他想不犯錯誤都不行了。」

他們倆也跟著大笑起來,我們就這樣嬉鬧了一陣,估計我老公快回來了,小雯站起來說:

「我還是穿上吧,不能給他犯錯誤的機會,只當是在游泳吧。」

就在這時,我老公提著一捆啤酒進來了,小雯急忙捂著胸轉過身去,我和許劍笑得前仰後合,許劍拉過老婆,把她捂著胸部的手拉下來,說:

「嘴接著硬啊。」

我老公站在那裡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們,傻傻地笑著問:「你們怎麼啦?」

我們笑得越發厲害,小雯滿臉通紅地掙扎著。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指著她對老公說:「她,她,她想讓你今天犯錯誤。」

我老公坐下後說:「我當什麼事呢,雖然面對絕世佳人,但本人是個意志堅強、立場堅定的人。」

聽到這話我們三個笑得更厲害了。

許劍大笑著對老公說:「剛才,剛才你老婆還說你是個意志薄弱、立場不堅定的人呢,這會兒就變得意志堅強、立場堅定啦!行了,行了,兩位絕世佳人,我看你們今天就別硬了,已經沒得衣服換了。」說著就把他老婆按在座位上,扯下了濕透的胸罩扔在他們床下的盆裡。

小雯也笑得喘不上氣來,指著我說:「不,不公平!她為什麼還穿著衣服?」

我老公也被感染了,就對我說:「聽到沒有?不公平。」

我踹了老公一腳,「你敢出賣我?」

「誰出賣你啦?我是在搞平衡。」

「搞你個頭呀。」

我同學也強止住笑,對我說:「對,平衡,現在就是不平衡,你看著辦吧?」

「不平衡又怎樣?」

「對不自覺遵守平衡規則的人就要實行專政,你說句話吧。」許劍在將我老公。

「該說的我都說了,還能說什麼,我們倆她當家。」

「行,看你好意思。」小雯倒一下子放開了,邊說邊開酒瓶,光著上身給我們續上酒。

大家說笑著又開始吃起來。

天熱大家都沒有胃口,就是喝酒。酒喝完了,菜也給吃得一乾二淨,飯卻剩了一堆。

雖然酒也喝得昏天黑地,可天熱的誰也不想睡,也沒法睡。老公醉眼咪咪地盯著小雯白皙的乳房醉話不斷,那兩口也是放浪之極,就差現場春宮秀了。

我也有些意識模糊,但想到明天要上班,就說:「明天還要上班呢,收攤吧?」

許劍口齒不清地說:「你,你,你不守規矩,沒資格說話。」

我老公也顛三倒四地說:「你這人怎麼總掃大家的興。」

我看他們那樣,就對小雯說:「我們把餐具收拾一下,燒點水大家洗洗,不然明天可怎麼上班呀?」

水燒好了,我去催大家洗澡。那兩口真是喝高了,也不顧我和老公在場,當場脫光衣服,扔了一地,一起走進了衛生間。他們洗完出來,也沒找衣服穿上就直接躺倒在床上,昏昏睡去。見他們睡了,我也大膽起來,脫掉濕漉漉的衣服,把已經橫歪在床上睡著的老公連打帶拉地拖進衛生間,他已經近乎不省人事,等於是我給他洗了澡,洗完後讓他先出去了。我看著盆裡的衣服,實在是不想動了,可沒辦法,只好簡單洗了一下,才開始沖涼。

出來一看老公光著身子睡著了,再看看那兩位,真是又氣又好笑,索性自己也裸睡吧。

早上我們幾乎是同時被鬧鐘吵醒的,起來後大家是一陣慌亂,忙著找自己的衣服。

「大家這回可真是赤誠相見了,嗯,感覺還不錯……」我話沒說完,就感覺下面有些不對勁,顧不上穿衣服就往衛生間跑,門都沒關就蹲到便池上,一股鮮血滴淌出來,我的例假來了!

他們三個不知發生了什麼,也顧不上找衣服了,一起擁到了衛生間門口。

小雯看了我一眼,拍拍胸口說:「嚇死我了,還當你怎麼了呢?」

說完,就轉身給我去拿衛生巾,一會兒又聽她在問:「你的內褲放哪兒了?」

「在那個紅的旅行包裡。」

「讓開,讓開,沒見過女人來例假呀,小心紅眼啊。給,試試我這個牌子的。」她推開還站在門口直直望著我的兩個赤裸的男人,「要不要我幫你貼上?」

「謝謝,我還是自己來吧。」我接過她遞來的衛生巾和我的內褲,把衛生巾貼到內褲上。

穿上內褲出來,見他們還光著身子,老公在找他的衣服,那兩口也在他們那邊翻騰。

「你把我衣服放哪兒啦?」老公轉過身問我。

「你先刷牙吧,我給你找。」

老公遲疑著沒動。

「大家都已經赤誠相見了,不在乎多一點坦誠吧。」我笑著對老公說,同時看著光裸著的許劍。

小雯也推著他說:「先去刷牙吧,你在這兒淨添亂。」

兩個男人無奈地去刷牙了,我和小雯也很快找出了自己和各自老公要換的衣服,見他們還沒洗漱完,我們倆坐在床上對視著,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對她說:「赤誠相見,感覺如何?」

「沒什麼感覺,坦誠的感覺挺好,你呢?」

「英雄所見,還有啊,最大的好處是咱倆以後可以少洗多少衣服呢?」

「那我們以後就這樣坦誠相見嘍?」她嬉笑著說。

「沒問題,兩位男士認為如何?」我看著洗漱完畢走出來的老公說。

「我沒問題,許劍,你什麼意見?」老公盯著小雯的胸部嬉嬉地說。

「沒意見。」

「好,一致通過。就從今天早上開始吧,吃完早餐再穿衣服。走,我們倆做飯。」說完,我又指著許劍和老公說,「你們倆可不許破壞規矩。」

我和小雯嬉笑著走進廚房,我將昨晚剩的米飯和餅子一起炒了一下,她清洗昨晚的杯盤。

沒多久,我們端著四盤炒飯走進房間,兩個男人還真聽話,沒穿衣服,在抽煙聊天。

用過早餐,我們才又穿上衣服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做飯時我們兩家是各做各的,一家做飯時另一家就等著,等這家做完後再來。

那天我正在廚房做飯,老公加班還沒回來,他們在屋裡聊天。這時許劍問我:「你們家那位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誰知加班要到什麼時候?你們餓了吧?要不我做好了一起吃?」

「不麻煩了。」許劍回答。

「要不咱們再添兩個菜,大家一起吃吧?」小雯卻對著許劍發表了另外的意見。

「先聲明一下,主食不夠,要不你們買些餅,我再添倆菜,街口新開了一家山東燒餅店,挺不錯的,今天我買的菜多,擱到明天就吃不成了,大熱個天,你們也就別再烤火了。」我趕忙回應道。

「好主意,要不你去一趟?順便買幾瓶啤酒,冰鎮的,我換衣服太麻煩。」就聽到許劍對他小雯說。

「行,買幾瓶?」

「你能提動就買一捆,提不動就買半打,要是那家有什麼吃餅子的菜,順便買些回來,今晚我們小小聚餐一下。」

小雯穿著拖鞋出去了,許劍走進了廚房,抱住我的腰,一隻手伸進我的裙子,在狹小的空間裡把我擠得死死的。

「討厭,熱死了,放開,我正炒菜呢。」

「熱還穿著內褲?」說著便把手我伸進我的內褲。

「你找死啊?我老公馬上就回來啦。」

他的手在我的陰部輕輕地按捏、扣弄著。

「真是個色鬼,守著那麼漂亮的老婆還四處拈花惹草。」

「你更漂亮,再說老婆總是別人的好嗎。」

我很緊張,害怕老公這時回來,況且熱成這樣,誰能有那份心情。

「快滾開!」

他非但沒離開,卻更加過分,還把手伸進了我的陰道,模仿做愛般地進進出出。我扭動著身子想讓他的手出來。

他緊緊抱著我說:「不釋放出來我非憋死不可。」

「找你老婆去。」

我看掙扎不開,菜還在鍋裡,也就由他來了。大約過了五六分鐘,聽到樓道裡傳來我老公和他老婆的聲音,這才拔出手,失望地離開了我的內褲,無奈地使勁捏我的屁股。我突然有些幸災樂禍,特別想笑。

「憋死沒有?」

他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按著硬硬的寶貝出去了。

老公提著小雯買的酒和她一起進的屋,放下酒就去換衣服,小雯走進廚房來看有什麼要幫忙的。

「不用洗了,我買了幾個吃餅的菜,哎呀,看你熱的。」見我正在洗要加的菜,小雯攔著我並拿毛巾給我擦汗,又衝外面喊:「你們快把凳子拼起來。」

說著,端著我炒好的兩盤菜出去了。

「老婆,辛苦你啦。」老公換好衣服也進來了。

我伸過臉去,讓他親了一下,對他說:「米飯不多,用小碗吧,你先把米飯端出去。」

「沒關係,我吃餅,你快來吧,別熱壞了。」他說完就端著米飯出去了。

我解下圍裙,洗了手,他們已經倒好了啤酒。我的吊帶和胸罩都濕透了,走到凳子拼成的桌子前,笑著對他們說:「我得先洗一下,換件衣服,你們先吃吧。」

「那哪兒行?你快點,我們等你。」小雯說,「我可知道廚房裡夏天烤火的滋味,來,先喝杯啤酒涼快一下,冰鎮的。」說著就把我那杯端起來遞給我。

「看看你們這些男人,還是我們女人貼心。」我說著接過了杯子,笑著對她說,「來,為我們女人間的理解萬歲乾杯。」

喝了一大口,真舒服!

為了不讓他們多等,我急急拿了衣服就進衛生間去換洗了,等把濕衣服脫下來扔到盆裡泡上了,才發現急急忙忙的沒拿胸罩和內褲,只穿著吊帶和裙子可怎麼出去?我猶豫起來,外面催開了:

「快點,我們要開吃啦。」

看看盆裡的濕衣服是沒法再穿上了,心一橫,就穿著吊帶背心和裙子真空上陣了。

吃飯時我緊緊夾著腿,連腰都不敢彎,可我吃米飯總得夾菜,開始還能注意,後來也就忘了,春光外瀉也就不可避免了,大家都沒有太在意。兩個男人吃得衣服都濕透了,到後來乾脆赤膊上陣,光著膀子大吃海喝。

小雯也是大汗淋漓,衣服全貼在身上了,裡面內衣上的圖案都清晰可見了。許劍就對小雯說:「看把你熱的,脫了吧?」

小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了看我和老公,沒說話。

濕衣服貼在身上的確不好受,可她裡面只剩內衣了。

我心裡清楚,小雯的三件內衣和兩件T恤是今天回來才洗的,深圳氣溫雖高,卻很潮濕,衣服都沒幹,現在就是想換都沒的換,都是貼身的衣服,也沒法向我借,看著她的可憐相我也是無可奈何。

也許是受到我的影響和他老公的「鼓勵」,她一口氣喝光了杯裡的半杯酒,站起來脫掉了吊帶,只穿著內衣。許劍還沒有什麼反應,我老公的眼一下就直了。我裝著沒看見,其實我比她慘,薄薄的吊帶背心貼在身上,**都看地清清楚楚。

六瓶啤酒很快喝完了,大家都沒有喝夠。

我老公站起來說:「我再去提一捆吧?」

大家都同意,他套上濕呼呼的T恤就出去了。小雯見我老公出去,就解開了胸罩背扣,長出一口氣:「憋死我啦!這件破東西,一見水就縮,勒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突然想到剛才許劍沒射出來時我對他說的話,忍不住大笑起來。他倆見我突然大笑,不明白怎麼回事。

「喂,喂,喂,什麼毛病這是?怎麼啦?」

我笑得說不出話來,只是衝著他們搖手。

許劍接著對小雯說:「我說你也真是,喘不過氣來就脫了唄。」

小雯踢了他一腳,說:「你混蛋!」

「看你這人,真是好心遭雷劈。」

「這可是你說的,別後悔,你當我不敢?」小雯回敬道。

「別,別,我老公可是個意志薄弱、立場不堅定的人,別讓他犯錯誤。」我繼續大笑著對小雯說。

「今天我還就讓他犯錯誤。」小雯說著就脫掉了濕透的胸罩,故意挺著高高的乳房在在我眼前晃著,我越發笑得厲害。對她說:

「好了,好了,快穿上吧,不然他想不犯錯誤都不行了。」

他們倆也跟著大笑起來,我們就這樣嬉鬧了一陣,估計我老公快回來了,小雯站起來說:

「我還是穿上吧,不能給他犯錯誤的機會,只當是在游泳吧。」

就在這時,我老公提著一捆啤酒進來了,小雯急忙捂著胸轉過身去,我和許劍笑得前仰後合,許劍拉過老婆,把她捂著胸部的手拉下來,說:

「嘴接著硬啊。」

我老公站在那裡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們,傻傻地笑著問:「你們怎麼啦?」

我們笑得越發厲害,小雯滿臉通紅地掙扎著。

我上氣不接下氣地指著她對老公說:「她,她,她想讓你今天犯錯誤。」

我老公坐下後說:「我當什麼事呢,雖然面對絕世佳人,但本人是個意志堅強、立場堅定的人。」

聽到這話我們三個笑得更厲害了。

許劍大笑著對老公說:「剛才,剛才你老婆還說你是個意志薄弱、立場不堅定的人呢,這會兒就變得意志堅強、立場堅定啦!行了,行了,兩位絕世佳人,我看你們今天就別硬了,已經沒得衣服換了。」說著就把他老婆按在座位上,扯下了濕透的胸罩扔在他們床下的盆裡。

小雯也笑得喘不上氣來,指著我說:「不,不公平!她為什麼還穿著衣服?」

我老公也被感染了,就對我說:「聽到沒有?不公平。」

我踹了老公一腳,「你敢出賣我?」

「誰出賣你啦?我是在搞平衡。」

「搞你個頭呀。」

我同學也強止住笑,對我說:「對,平衡,現在就是不平衡,你看著辦吧?」

「不平衡又怎樣?」

「對不自覺遵守平衡規則的人就要實行專政,你說句話吧。」許劍在將我老公。

「該說的我都說了,還能說什麼,我們倆她當家。」

「行,看你好意思。」小雯倒一下子放開了,邊說邊開酒瓶,光著上身給我們續上酒。

大家說笑著又開始吃起來。

天熱大家都沒有胃口,就是喝酒。酒喝完了,菜也給吃得一乾二淨,飯卻剩了一堆。

雖然酒也喝得昏天黑地,可天熱的誰也不想睡,也沒法睡。老公醉眼咪咪地盯著小雯白皙的乳房醉話不斷,那兩口也是放浪之極,就差現場春宮秀了。

我也有些意識模糊,但想到明天要上班,就說:「明天還要上班呢,收攤吧?」

許劍口齒不清地說:「你,你,你不守規矩,沒資格說話。」

我老公也顛三倒四地說:「你這人怎麼總掃大家的興。」

我看他們那樣,就對小雯說:「我們把餐具收拾一下,燒點水大家洗洗,不然明天可怎麼上班呀?」

水燒好了,我去催大家洗澡。那兩口真是喝高了,也不顧我和老公在場,當場脫光衣服,扔了一地,一起走進了衛生間。他們洗完出來,也沒找衣服穿上就直接躺倒在床上,昏昏睡去。見他們睡了,我也大膽起來,脫掉濕漉漉的衣服,把已經橫歪在床上睡著的老公連打帶拉地拖進衛生間,他已經近乎不省人事,等於是我給他洗了澡,洗完後讓他先出去了。我看著盆裡的衣服,實在是不想動了,可沒辦法,只好簡單洗了一下,才開始沖涼。

出來一看老公光著身子睡著了,再看看那兩位,真是又氣又好笑,索性自己也裸睡吧。

早上我們幾乎是同時被鬧鐘吵醒的,起來後大家是一陣慌亂,忙著找自己的衣服。

「大家這回可真是赤誠相見了,嗯,感覺還不錯……」我話沒說完,就感覺下面有些不對勁,顧不上穿衣服就往衛生間跑,門都沒關就蹲到便池上,一股鮮血滴淌出來,我的例假來了!

他們三個不知發生了什麼,也顧不上找衣服了,一起擁到了衛生間門口。

小雯看了我一眼,拍拍胸口說:「嚇死我了,還當你怎麼了呢?」

說完,就轉身給我去拿衛生巾,一會兒又聽她在問:「你的內褲放哪兒了?」

「在那個紅的旅行包裡。」

「讓開,讓開,沒見過女人來例假呀,小心紅眼啊。給,試試我這個牌子的。」她推開還站在門口直直望著我的兩個赤裸的男人,「要不要我幫你貼上?」

「謝謝,我還是自己來吧。」我接過她遞來的衛生巾和我的內褲,把衛生巾貼到內褲上。

穿上內褲出來,見他們還光著身子,老公在找他的衣服,那兩口也在他們那邊翻騰。

「你把我衣服放哪兒啦?」老公轉過身問我。

「你先刷牙吧,我給你找。」

老公遲疑著沒動。

「大家都已經赤誠相見了,不在乎多一點坦誠吧。」我笑著對老公說,同時看著光裸著的許劍。

小雯也推著他說:「先去刷牙吧,你在這兒淨添亂。」

兩個男人無奈地去刷牙了,我和小雯也很快找出了自己和各自老公要換的衣服,見他們還沒洗漱完,我們倆坐在床上對視著,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對她說:「赤誠相見,感覺如何?」

「沒什麼感覺,坦誠的感覺挺好,你呢?」

「英雄所見,還有啊,最大的好處是咱倆以後可以少洗多少衣服呢?」

「那我們以後就這樣坦誠相見嘍?」她嬉笑著說。

「沒問題,兩位男士認為如何?」我看著洗漱完畢走出來的老公說。

「我沒問題,許劍,你什麼意見?」老公盯著小雯的胸部嬉嬉地說。

「沒意見。」

「好,一致通過。就從今天早上開始吧,吃完早餐再穿衣服。走,我們倆做飯。」說完,我又指著許劍和老公說,「你們倆可不許破壞規矩。」

我和小雯嬉笑著走進廚房,我將昨晚剩的米飯和餅子一起炒了一下,她清洗昨晚的杯盤。

沒多久,我們端著四盤炒飯走進房間,兩個男人還真聽話,沒穿衣服,在抽煙聊天。

用過早餐,我們才又穿上衣服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雖然早上大家說好回去就赤誠相見,下班了,回家時我藉故買菜故意延遲了半小時。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時我可以很放縱,面對兩個以上的男人時我還是不敢。當我忐忑不安地開門進到家裡,才鬆了一口氣。他們都回來了,卻沒有人那樣。許劍兩口在做飯,老公坐在風扇下喝茶。要說變化還是有的,許劍和老公只穿著小三角褲,小雯只穿著內衣,看來大家和我一樣的有所顧忌。放下菜,猶豫了一陣,我小聲問老公:「你怎麼穿成這樣?」

老公小聲說:「我回來時就看他們這樣,我也不好意思像往常那樣,再說,天氣也熱得人恨不得光著,你也別堅持了,那樣他們會不好意思的,只當是在游泳池吧。」

我想想也是,就脫掉T恤和裙子,只穿內衣。可這畢竟不是在游泳池,不禁臉上有些發燒。路上走得很熱,我的內褲靠腰的部分濕了一大塊,後背全是汗,老公拿毛巾給我擦著。

見他們還在做飯,我就把自己和老公換下的濕衣服拿到衛生間去洗,洗好後不好意思到陽台去晾曬,就讓老公去。這時,他們已經做好飯,禮貌性地請我們一起用,我們謝絕了,開始自己做飯。

晚飯後,沒有電視,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想出去轉轉,可經驗又告訴我們,外面被烤了一天的街道上比屋裡好不了多少,出去一趟回來又多了一堆濕衣服,還是沒有辦法。於是,大家就只能和往常一樣,關上燈進行老套路的聊天,開始是齊聲抱怨這鬼天氣,盼望秋天的到來,後來是談論各自聽來的軼事。

今天不知何故,我心裡異常躁動,大汗不止,可又沒有其他異常,換衛生巾時不得不換了內褲,那條內褲已經濕得粘不住衛生巾了。

回來後小雯問我:「量大嗎?」

「還可以,挺正常的。」

「我感覺好像也要來了。」

「那你準備了嗎?」

「已經貼上了。」

「上帝對女人太不公平了,每個月還這麼折騰我們一下。」

「這麼熱,可怎麼睡呀?」

老公接過話去:「這麼長時間不都過來了,真是嬌氣。」

我氣得拍了他一巴掌:「放到你身上試試?」

「沒辦法,上帝就是這樣創造人的,我倒是想呢,可不行啊。」

看我們要吵起來,許劍就提議玩撲克,想著沒事可做,大家同意了。於是,開燈,拉窗簾,拼板凳,支開了攤子。

玩「紅桃四」,我和小雯坐對面。

許劍又提議,輸了要受罰,我們爭議起處罰的方法。

「輸了脫衣服。」許劍開玩笑地說。

「都這樣啦,還能怎樣脫呀?你們就一件了,我們最多兩件。」小雯反駁道。

老公插話說:「話不能這麼說,那可是關鍵的兩件。」

許劍也說:「沒錯兒,怎麼樣?衣服輸光了,贏家在輸家胸前畫王八。」

「好,可要聲明一下,本人身子不方便,小雯可能也快了,我們只能一件。」我故作豪放地說。

「行,兩個小女人,不跟你們計較。」

沒多久,四個人已經把該輸的衣服都輸掉了,老公的胸前還被小雯用口紅畫了兩個王八。

這一局小雯輸了,老公贏了。老公拿著口紅,端詳著小雯的胸部,自言自語地說:「畫哪兒呀?」

「畫乳房上。」我起哄地說。

「你就壞吧你。」小雯指著我笑著說。

許劍對我說:「認賭服輸嘛,就畫在乳房上,一會我贏了你也一樣。」

老公開始在小雯的乳房上畫了,可稍一用力乳房就左右晃動,沒辦法畫。老公讓小雯用手托住乳房,小雯卻回答:「你畫還是我畫?太欺負人了吧,在我身上畫,還要我來配合你,你的手是幹什麼的?」

於是,老公也就不顧許劍和我在場,托起小雯的乳房,在上面仔細地畫了一隻王八,畫得還真不錯。

報應來了。我輸許劍贏,許劍直接托起我的乳房,將我的**當烏龜頭,在我的乳房上畫了一隻烏龜,畫得很滑稽,大家笑得前仰後合,我氣得使勁捶了他幾拳,然後大家接著玩。

十一點時,天涼快一些了,加之明天要上班,這場鬧劇才結束。

小雯的例假也跟著來了,因為我們倆的緣故,這個星期天沒有去海泳。可也在這個星期天我們發現了一個好去處--大型商場或大型超市,那裡有空調。但那只是一時之舉,商場關門都比較早,加上裡面又沒有坐的地方,反而更累,去了幾次,就實在不想去了。也試過出去在外面乘涼,可外面的蚊子能把人給活吃了,只好待在家裡,於是我們就想別的方法來打發時間。

天氣熱得我們都沒有興趣過夫妻生活了,可對自己配偶之外的性刺激卻有著不可抗拒的誘惑,於是大家就繼續玩著邊緣性的性遊戲。首先,回到家就將衣服脫到最少極限,只是沒有誰先完全赤裸。

又到了星期六,早上我們起得很早,早餐時大家商量明天的安排,我和小雯的例假都乾淨了,所以一致同意去海泳。說好我和小雯去採購吃的,兩位男士去看帳篷。

我和小雯下班後在約好的超市見面,根據我們的口味採購了一堆好吃的,在涼爽的超市裡又磨蹭了一會兒,戀戀不捨地往家走。路過一個舞廳時,看到門口的海報上寫著「二步專場」,當時流行跳這種舞,但我們都沒有見過,更別說跳了。

我問小雯:「你會跳二步嗎?」

「不會,聽我們家許劍說他們公司中午的時候那些人在跳。聽說很簡單,比我們在學校學的那些國標好學多了。」

「我也聽我們家康捷說他們部門的人中午休息時也在跳,還說這種舞只能男女跳,同性跳有同性戀的嫌疑,看樣子是比較親密的那種。要不讓晚上讓他倆教教咱們?」

「行啊,不過我們家許劍的舞步太差了,比個大猩猩強不了多少。」

「你們家許劍呀,他的舞還是我教的呢,他學的時候差點沒把我的腳踩扁了。」

「我可找到元兇啦!現在他還是踩人呢,你是怎麼教的?」

「都怪他太笨,好歹我還教會他舞步了,你沒說感謝我,還指責開了。」

「好,好,好,給你個立功贖罪的機會,還是你繼續教他吧,算升級版吧。」小雯說著笑了起來。

「可咱們那個立錐之地行嗎?」我擔心起場地來。

小雯歎了口氣,說:「唉,我發愁的是今晚可怎麼過呀,該死的老天,怎麼不下雨呢!」

她的話也讓我的心情煩躁起來,我們都開始沉默,也是熱、渴的不想說了,就默默地往前走。在街口的燒餅攤上我們買了十個燒餅,郊遊時麵包還是沒有餅子頂事。

回到家時兩位男士正光著膀子在品茶下棋,見他們沒有做飯,我有氣無力地問:「兩位大公子,你們沒做飯呀?」

「不知道你想吃什麼,這不,就等你回來決定呢。」老公頭也不抬地說。

「乾脆簡單點,炒兩個菜,吃我們買的餅子吧?」

我和小雯也沒有迴避他們,就在各自的床前,脫掉了T恤、裙子和胸罩,換上吊帶背心,穿著小三角內褲就進到廚房將買來的餅子和鹹菜取出來拆了兩包,又各炒了一個菜,燒了一個清湯,兩家共同進餐。

吃飯時,大家說著明天的海泳,老公和許劍還讓我們看了他倆買的帳篷,決定早點起來,趁涼快時出發。

小雯突然想起跳舞的事,就問:「你們倆誰會跳二步?」

「你想跳啊?」老公詫異地問。

「怎麼?不行呀?」我反問老公。

「沒有什麼行不行的,那也叫『舞』?毫無技術可言,就是兩個人親密地抱在一起,在不足一尺見方的地方晃唄,不信,你問許劍。」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