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換妻情緣

許劍接著補充道:「的確是,我們公司的那些人在中午休息時,就在辦公室裡放上音樂,兩兩成雙地晃,真的沒什麼學的,唯一的好處就是親密,你想學改天教你們。」

小雯陰陽怪氣地說:「原來你們中午就幹這種事啊?」

「看你說的,有什麼呀,辦公室裡一大堆人,能出什麼事?」

「今晚就教我們吧?」看那兩口有拌嘴的可能,我急忙插話。

「行,今晚就今晚。」

晚飯後,收拾完餐具,男人們繼續下棋,我和小雯開始洗換下來的衣服。小雯在廚房洗,我取了一條內褲,抱著我和老公換下的衣服進了衛生間,進去後就反鎖了門。我想把身上現在穿的還不太濕的衣服脫下來,免得洗完這堆,身上穿的又濕了。我脫掉吊帶背心和濕透的內褲,光著身子開始洗衣服。雖然是涼水洗的,但活動量和小空間裡的悶熱,等我洗完衣服,已是汗流浹背。這時,小雯在敲門,我打開門,小雯鑽了進來,看我沒穿衣服,楞了一下,嘻嘻地說:「你在沖涼呀?我還以為你在洗衣服呢,我解手。」

「我就是在洗衣服,不想洗完那一堆,身上的又該洗了,這樣也涼快,還省事、方便,一會兒幫我把暖壺提來。」

「沒問題。」小雯說著脫下內褲蹲下去解手。

她站起來時又對我說:「你這方法不錯,以後我也在這裡洗。」

停了一下,她壞壞地對我說:「你趕這樣出去不?」

「那有什麼,你敢我就敢,又不是沒讓他們看過。」

「好,到時我看你最硬,那我可開著門啦?裡面熱死了。」

「開就開。」

她走了出去,給我提來了一壺開水,又回去拿了一個盆進來,脫下身上濕透的衣服,和我一樣光著身子洗了起來,洗完後,就沖外面喊:「外面的,來幫我們晾一下衣服。」

老公和許劍過來了,看到我們這樣,愣了一下,壞笑著端著衣服到陽台上晾去了,晾完回來時,老公拉上了窗簾,對我們說:「出來吧,我把窗簾拉上了。」

我們倆沖洗了一下,就出來了,絲毫沒有淫蕩的感覺,出來後就坐在床上聊天,聊了一會兒,就走過去趴在各自老公背上看他們下棋。兩個傢伙幾乎同時喊了起來:「快讓開,熱死啦!」

我掐著老公的脖子搖晃著說:「我還沒嫌你熱呢。起來,小雯,我們倆下。」

小雯也把許劍拖開,我們倆繼續他們的殘局。

這時,就聽老公小聲對許劍說:「不能坐這麼長時間,再坐下去我這兒都要捂爛啦。」

我接過他的話說:「嫌捂就脫了唄,真捂爛了可別怪我不要你。」

老公還真就把身上最後的一件衣服脫了,許劍也脫了,這下我們四個人又都赤誠相見了。

殘局我贏了,還想再來一盤,小雯不想下了,就說:「不下了吧,讓他們教咱們跳二步。」

於是,許劍在錄音機裡放了一盤慢舞的磁帶,抱著小雯開始跳,老公也抱著我跳起來。我兩隻手臂纏住老公的脖子,臉貼在他胸前,他的雙手摟住我的腰。

跳了一會兒,許劍說:「我聽說在舞廳裡跳這種舞是關燈的。」

「那就關了唄。」小雯說著晃到開關前關了燈。

屋裡黑得看不見對方,感覺的確不錯,老公說:「閉上眼,開始遐想,你會感覺更好。」

我照做了,確實好,我冥想著和陌生的男人赤裸地在海灘上跳著,不知不覺進入一種輕飄飄的狀態,也不覺得熱了。

「你怎麼老踩我?我可換舞伴啦。」黑暗中傳來小雯低低的聲音

「康捷,換舞伴吧?」又是許劍的聲音。

我們沒說話,但舞伴給換了。

黑暗裡,在悠緩的音樂聲中,我摟著許劍的脖子,還是將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兩個赤裸的男女伴隨著舞步搖著、晃著。很快,我和許劍都有了反應,他下面的東西硬硬地頂著我的腹部,在我的私處蹭著,有時還在我兩腿間進出,我下意識地夾緊大腿,卻無意間更刺激了他,也刺激了自己。

他的手在我的腰部上下撫摩,從肩到屁股,有時甚至順屁股摸到我的陰戶,手指還試探著從後面插入我的陰道,我明顯感覺到我的下面濕了,麻、癢和莫名的衝動。

他的手移到了前面,從腹部、大腿跟,再到我的雙乳。我抗拒地扭動著,他用一隻手緊緊地摟住我的腰,讓我們的下部貼得更緊,一隻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擠壓著我的乳頭,有時把我搞得有點疼。老公就在我們的旁邊,我不能出聲罵他,又沒有那麼大的力氣掙開他不規矩的手。

老公那邊情況也差不多,我聽到了老公粗重的喘息和小雯輕輕而不由自主的呻吟。

好在是掛著窗簾關著燈,屋內誰也看不清誰,只是個影子,音樂聲又蓋住了呻吟,這樣一來反而漸漸地沒有了壓力,也好像忘記了武力還有其他人。

許劍幾次試著想進入我的身體,卻都讓我扭動著擺脫了,可他並沒有停止努力。最後,我還是沒有擺脫,也不是真的想擺脫,那時我已經被他刺激得有些意識模糊了。他用手扶著那個東西,微蹲下身子,進入了我的身體,同時用另一隻手緊緊抱住我的屁股。我下意識地掙著,又怎麼能掙得開呢?那種久違的、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充盈感讓我夾緊了雙腿。

在他進入我身體的時候,我輕輕地「啊」了一聲,沒過多久,小雯也傳來同樣的聲音。

我也顧不上他們了,閉上眼,在漲滿的舒適中享受著,許劍在我的身體裡躡手躡腳地進進出出。

我也摟緊了他的脖子,並踮起腳尖配合著他,他的東西越來越硬,速度也越來越快,粗重的呼吸把陣陣熱氣哈在我的脖子上,使我更加興奮。他的雙手托著我的屁股,用力壓向他的身體。我越發激動,可緊咬著嘴唇不發出聲音,他在我身體中硬硬地刮著,我有些自持不住了,終於在一陣更加緊密有力的衝撞後,感到一股一股的熱流衝進我的身體深處,我全身癱軟又非常暢快,有一種身體中積蓄很久的壓力被猛然釋放的舒暢和輕鬆感,我更緊地摟緊了他。慢慢地,我們平靜了下來,許劍的小東西也變軟了,被我擠出了身體。

這時,磁帶的一面放完了,安靜下來後,才聽到老公和小雯那邊傳來粗重的喘息聲,想必他們也做了和我們一樣的事。

許劍放開我,去換了磁帶的另一面,音樂又響起來,可我們都沒有了剛才的渴望。老公提議早點睡,明天好早起,大家同意了。

剛一開燈,我就直奔衛生間,許劍這個臭小子噴灑在我體內的東西已經順大腿流到了膝蓋,痛快地小解時,殘餘的那些也隨之排入馬桶,我用紙擦淨了腿上的殘留物,舒暢地站起來。剛出來,就見小雯靠在門邊,見我出來,她趕忙一閃身鑽了進去,在這一瞬間,我看到她大腿內側和腳面上有白白的東西流淌著,她剛才站的地方也有幾滴,那是老公本該流在我體內的東西。

洗完後,大家就赤裸著睡了。自進入夏天後就沒有像今晚這樣睡得舒服,奇怪的是也不感到熱了,可能是長時間積壓在體內的內火被排除的緣故吧。

早上六點,我被鬧鐘叫醒了,坐在床上,舒舒服服伸了一個懶腰,自言自語地說:「睡得太舒服了,都不想起了。」

小雯接著我的話說:「我也是,我可知道為什麼夏天舞廳的生意那樣好了,看來跳舞真的能放鬆自己呢!」

早飯後我們立即出發,趁著天還不太熱趕往上次的那個海灘,我們到的時候,太陽已經有些毒了,海灘上空無一人。兩位男士開始架帳篷,我和小雯給救生圈和氣墊打氣。

帳篷架好了,我們四個人一起擠了進去,因為特意買的大帳篷,四個人在裡面不算很擠。我們在裡面換好泳裝,小雯特意換上新買的比基尼,越發迷人了。

許劍拌著小雯前後左右看了半天,讚賞地說:「真不錯,唉,康捷,給你家那位也買一套唄?」

「她要是喜歡早就買了,還用跟我商量?」

「人家許劍是說你給我買一套,不是我自己買,是老公給老婆的禮物,懂不懂?」我反駁著。

老公嘻嘻地說:「照我說,今天海灘有沒人,你裸泳都沒事。」

「你裸泳個樣子看看,不怕警察抓你?」

「看你,又急了,行,回去就給你買件,你穿著轉遍深圳,如何?」

聽他這麼說,我抬腿踹了他一腳,轉身出去了,他們也都說笑著跟出來了。

還是跟上次一樣,小雯在岸邊練習她的,我們三個往深海游。游進去一百多米後,我們開始沿海岸線往那邊的山角游,想看看拐過去是什麼。看著不是很遠,可游起來就不是那麼回事了,游了一陣,我們感到有些累了就往淺水游,站在淺水裡休息一陣,接著繼續游,終於到了山角,那邊什麼也沒有,還是一片沙灘,比這邊小一些,只是多了幾條廢棄的小舢板,沒什麼意思。這時,許劍想起已經離開小雯很久了,惦記著她別出事,就提議回去,老公還有些意猶未盡。我就說讓許劍先回去,我陪老公先在這裡待一會,許劍就先回去了。

老公坐在沙灘上,我枕著他的腿躺在他身邊,閒聊著。

老公摸著我的臉和胸前裸露的皮膚,對我說:「我們好久沒有做了,想要嗎?」

我嫵媚地衝他笑著,伸直雙臂摟他的脖子,他彎下腰,讓我摟住他,手伸進了我的泳衣,抓撓著我的乳房,癢癢的我直想笑,對他說:「我也想要。」

老公看看四周,都是沙子,連塊草地都沒有,說:「真後悔沒帶條浴巾,別把沙子弄到裡面。」

我坐起來,把老公摁在沙灘上,騎在他身上說:「這樣。」

老公笑著捏著我的鼻子搖了搖,站起來脫掉了泳褲,我也脫掉了泳衣,趴到老公身上,開始瘋狂的接吻,我扶著他的寶貝進入了我的身體,他用力往上挺著,我也配合著上下套弄著,很快我們就進入了另一輪瘋狂,我們倆好久沒有做了,雖然昨晚都有過一次,但那畢竟不是正式和輕鬆的,我們都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

老公射了之後,我也全身癱軟地趴在他身上,有種想睡的感覺,他也一樣,不知不覺我們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太陽的灼熱弄醒了,下身還含著他的寶貝,看著他甜美睡意的臉,我心中浮起濃濃的愛意,更深地體會到我對他的愛是那樣的深,不由自主地開始吻他。他也醒了,回吻著我,在他的手摟住我的後背時,突然意識到什麼,坐了起來,充滿歉意和自責地對我說:「真該死,你的後背非曬脫皮不可,你看我,唉!」

「沒關係,我願意為你遮擋,誰讓你是我老公呢?」

老公拉起我,來到海水打濕的沙灘,讓我躺在濕濕的沙地上,他壓到我身上,為我遮擋日光,身子下涼涼的,真舒服,老公的關心使我眼裡滿含淚水。為了這個男人,我願意奉獻我的一切,甚至生命。

老公親吻著我,我想哭,老公也明白為什麼,默默地親著,沒有說話。好一會兒,他站起來並把我拉起來:「起來吧,潮氣太重。」

起來時看到老公的寶貝,突然有了一種想親它的衝動,可上面有些沙子,就拉著他到了海裡,洗掉我們身上的沙子就拉著他上岸,老公不明白怎麼回事,就機械地跟著我的做。上到岸上,我跪在老公面前,將他的寶貝含在嘴裡吸吮起來,老公俯下身子,抱住我的頭,又撫摩著我的臉。

我吸吮著、用手揉著,漸漸地他的東西硬了起來,我的嘴有些漲滿得忙不過來,牙齒開始磕碰到它,老公把我拉起來,我們開始接吻,可能是剛做沒多久吧,我們都不是太想要,一會兒,他的東西軟下來,我們穿上泳衣,準備回去了。

說實話,吸吮的時候我喜歡它軟軟的樣子。

我們都有些累,就牽著手沿岸邊往回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笑著問他:「昨晚跳舞時你是不是和小雯那個了?」

「你不也一樣?」

「你當時怎麼想?」

「我把她當成你了,你呢?」

我大笑起來,揪著他的耳朵說:「騙鬼去吧,你!不過我那時是意識有些模糊,沒想什麼,真的。」

「我以前以為女人那個地方都一樣,昨晚才知道是不一樣的,小雯的比你的往下一點,還是她幫我塞進去的,我找了幾次沒找著位置。許劍怎麼樣?」

「他是自己摸進去的,他的沒你的粗,可比你的硬,也比你的長,我還是喜歡你的。」

「下次還來嗎?」老公開始嘻嘻起來。

我在他屁股上狠狠掐了一下,沒說話。

過了一會,我很認真地說:「不知為什麼?我沒有覺得自己淫蕩,也沒有覺得你不忠,是不是我們的思想有什麼問題?」

「我聽公司那幾個老外說,在國外有『換妻俱樂部』,有的還是會員制的呢,而且參加的人大都是有一定身份的,在比較固定的圈子裡,既滿足了性慾,又很安全。我們這樣也沒有什麼,我愛的仍然是你,和小雯只是身體上的一種需要,情感上沒有絲毫的想法,真的。」

聽完這話,我抱住他的胳膊,嘻嘻地笑著說:「我也是這樣的,那我們繼續?」

「誰知道那兩口怎樣呢?」

轉過山角,發現海裡沒有許劍兩口,我猜想他們可能在帳篷裡,果然不錯,他們嫌熱,躲進了帳篷。撩開帳篷一看,那兩位光裸著身子躺在氣墊上睡著了。

我走進去,騎在許劍身上,一邊搖著他一邊大聲喊:「懶豬,醒醒,該吃午飯啦。」

老公也進來,握著小雯的乳房揉捏著。

許劍睜開眼,看到我們倆,一翻身,把我壓在身子下面,說:「先打一炮再說。」

小雯也醒了,摟住老公就親。

許劍幾下就扒掉我的泳衣,不知什麼時候老公也脫掉了泳褲,我們就在帳篷裡大幹起來。

激情過後,開始午餐,我躺在許劍懷裡,小雯躺在老公懷裡,大家說笑著倒像是重新組合的夫妻一樣。

從此,我們開始了「換妻」生活,沒有了禁忌,只是在懷孕的危險期採取必要的手段。

有了海邊的開始,以後的「交換」就變得順理成章,沒有什麼了!

老天終於開眼了。

連下一天的大雨,將酷暑趕走了,晚上終於可以睡個好覺。

自那天在海灘上大家彼此不宣而戰之後,我們又「交換」了幾次,最常用的是背後進入,但可惡的天氣,讓大家都不能盡興,只是「交換」的刺激吸引著我們,沒有什麼快感。

我們把兩張床並在了一起,靠著窗子,裡面就空出了一大塊,有條件支桌子了,我們就買了一張四方桌和四把椅子,並在桌子上方接了一個日光燈,晚上可以自在地看書、打撲克、下棋了。就是天氣熱得我們幹什麼都不能盡興,今天的大雨讓大家都非常興奮,我的心裡充滿著一種莫名的渴望,其他人也和我有著同樣的渴望,從大家回家後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來。

因為天氣變涼,赤裸就變得不現實,誰都不想感冒,所以大家都沒有脫光,我和小雯真空穿著T恤和裙子。我們跟約好似的,都從外面買回現成的飯菜,草草吃完就開始洗澡,天還沒黑就爬上床。

按日子推算,今天接近我和小雯的危險期,我們準備了保險套。

小雯壓在老公身上,兩人細細地吻著。過了一陣兒,小雯往下移動,開始吸吮老公的寶貝。

我蜷在許劍的懷裡,靜靜地看著,心情很複雜,用手輕揉著他的寶貝,許劍示意我也來,我搖搖頭,他也沒有勉強,我還不喜歡給人口交。

許劍慢慢硬了起來,也撕開了保險套,我拿過來給他套上後,他就翻身把我壓在了下面,左手墊在我脖子下,摟著我,右手捏著我的乳房,撫弄著,嘴唇夾住我的耳垂吸吮著,呼出的熱氣吹進耳朵,癢癢酥麻的感覺,舒適得難以名狀,我不自覺地呻吟起來,全身扭動,不自覺地做著擺脫的動作,可心裡實在是想要,只是這樣可以自己控制他的摩擦力度和調整自己的被刺激部位。

我一邊回應著他,一邊用手在他的全身按摸著,我發現他對輕輕刺激肛門附近特別敏感,一旦我觸及到那裡,他就和我一樣全身扭動,而且下面的東西就越發變硬。

我的下面已經氾濫成災了,甚至可以感覺到已經流出來了,我扭動得更加厲害,想伸手將他的東西塞進去,可他壓得太緊,我的手無法握住他的東西,又好像這個傢伙在故意逗引我。他開始舔我的脖子,不是吸吻,是用舌頭舔,我的全身開始顫抖,腿纏到他的腰上,同時摟緊他的脖子,下身癢得難受,尋找一切可以碰到的東西摩擦著,來舒解這種誘人的奇癢,嘴裡還在不停地哼唧著。

可惡的許劍,終於肯將他的那根「惡棍」放入我的身體了,在他充滿我的那一剎那,我長出一口氣,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那種怪怪的、異乎尋常的充盈快感傳遍了我的全身。他又突然拔了出來,我彷彿被一下子抽空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重新添滿了,然後就是靜止,可我這時最需要的是運動,我開始扭動,用力抬起身子上挺,可他只是和我接吻,而此時我更需要下身的刺激。

終於,他開始輕輕地活動開了,開始只在我的外口活動,蹭磨著,在我沒防備的時候,猛然一插到底,害得我每次都要叫一聲,他卻非常興奮,說實話,此時我也是非常興奮,也很喜歡他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他把我的下面都弄得有些疼了,有些麻木了,興奮感在降低,他還是那麼硬,不緊不慢。我的腿又纏上他的腰,並盡量想上抬,不知怎麼的碰到他的哪個地方,我突然感到肛門附近有陣陣的快感襲來,如法炮製了幾次,我的興奮感又被激活了,不斷重複著剛才的動作。

他也好像被點燃了什麼,動作開始變快,那個東西變的出奇的硬,在我的下體裡頂著、刮著,插得那樣深,觸碰到的地方,是老公沒有去過的,也是我從未感受過的,我全身失控地張開雙臂,身子隨著他的節奏用力向上頂著,輕聲叫著……

他的動作更快了,開始猛烈、急驟的撞擊,我也愈加興奮,扭動著身體,摟緊了他的脖子,不由自主地喊著他的名字,他也回應著我……

終於,他癱倒在我身上。

戴著保險套,我沒有感覺到他射了沒有。說實話,我不喜歡戴套做,喜歡兩個人肉的直接接觸,也喜歡射在裡面的感覺。

過了一陣,他的東西完全軟了,我張大雙腿,不想讓他的東西被擠出來,想讓他在裡面多待一會兒,可還是被我擠出來了。

他的後背上全是汗,我抓起旁邊的浴巾給他擦著,輕咬著他的耳朵,他也交互輕咬著我的耳朵。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