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穿內褲的女學生安琪

過了幾乎有十多分鐘,她遞紙條過來:「時間?地點?」我立刻扭頭看她,她彎彎的眼睛也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天使般的臉,眼神卻那麽的浪。我立刻回答:「晚上,我的公寓。」她回說:「但有一個條件。」「說!」「你白天不許再碰我!」「OK!」

於是開始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輕鬆愉快的交談,我才知道,她家也挺有錢的,跟我一樣住的是學校附近的高級公寓,四房三廳的大套房,像我們一樣也是供四人居住的,每人都有一個單獨的臥室,不過她的套房現在暫時只住了三個人,還有一間臥室空著。

我趁著沒人註意的時候悄悄問她:「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自慰了?」她用課本狠狠的打了我一下,徹底扼殺了我對這個問題最後的好奇心。由於兩人都對晚上即將到來的旖旎風光有所期待,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身體漸漸起了變化。她的臉常常莫名其妙的發紅,胸口一起一伏的喘氣,眼神越來越水汪汪的,不時和我交換一下曖昧的眼神。

我也忍不住心跳加快,血液沸騰,小弟弟不斷揭竿而起,我有些後悔為什麽不把時間定在中午~~時間過的很慢,我根本沒心看書,坐立不安的,安琪卻端端正正的坐著,一絲不茍地聽課,我不禁對她有些佩服。

這時外面天黑得像是要下雨了一樣,明明是上午,卻陰暗得像是到了深夜,我正在百般無聊之際,教室裏明亮的光管閃了幾下,熄滅了。啊!停電~~女生的尖叫和男生的歡呼頓時響徹了整個教室,要是在平時,我一定是男生中叫的最響的一個,然而這一次,就在教室裏變得一片漆黑時,我的心中不由的一動,一聲不吭攬住了身旁的纖腰,一具溫暖柔軟的身體撲到我的懷裏。懷裏的美女「恩」了一聲,沒有反抗,我當然不會客氣,手指輕車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內的水蜜桃,她在我懷中顫抖著,溫暖粘滑的蜜液不斷溢出!

突然,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頭,我痛的剛要慘叫,兩片甜軟濕潤、吐著溫熱氣息的唇貼上了我的嘴唇。

我摟緊她纖細的腰肢,舌頭和她滑軟香膩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手提起她的裙子,讓她雪白性感的翹臀暴露在黑暗中,她坐到我的大腿上,熱烈地吻著我。我的手滑入她的胸前,她兩只飽滿堅挺的乳房又大又圓,充滿了少女特有的彈性。抓上去柔膩綿軟舒服得要死,我用力撫摩著她高聳的乳峰,捏著她漸漸發硬的粉嫩乳頭。她在我的耳邊不斷發出低聲壓抑的呻吟:「啊~哦~~我~好熱~~」我的小弟弟早已經高高的翹了起來,一只纖手探了下來,「噝~」的一聲拉開拉鏈,直接把它從內褲裏掏了出來。

停電好像好一陣子會無法恢復的樣子,因為一個工友跑進來說這是一次罕見的分區斷電,教授隨即宣布下課,不過因為外面也是黑得驚人,所以大部分同學都不願意回公寓,特別是女孩子們,更不敢回去,反正到處都沒電,不如呆在人多的教室裏還安全些,因此教授雖然走了,教室裏卻仍然留下了一大半的同學。

我哪顧得上這些,安琪那纖柔的手指溫柔的握著我的整根肉棒,不斷地愛撫著,她緊握著陰莖身上下擼動,用拇指摩擦著脹大的龜頭,纖長的手指反復擠壓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時而緊套著肉棒,用那柔軟濕熱的掌心來回搓揉著。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斷挑逗下早已硬如鋼鐵,又長又粗的勃起,她兩個手一起才能完全握住。

她一只手扶住我的陰莖,讓它高高指著天花板,安琪的身體在黑暗中悄悄挪動。我的龜頭忽然感到一陣難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頂上了一片柔軟濕熱,緊接著,整個龜頭被一個粘滑、濕潤、火熱的肉腔綿延緊密的包圍起來。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肉棒愈發硬挺。

安琪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頭,肥美的圓臀慢慢坐下,少女濕潤緊密的陰道在龜頭肉冠擠壓下不斷的蠕動收縮,緊緊的纏繞著陰莖。她一聲輕哼,整個身子顫抖了一下,軟綿綿的身體也突然繃得僵硬,我知道我已經捅穿了她珍藏多年的處女膜,心頭不由得一陣暗喜。「好痛啊~~」安琪在我耳邊低聲呻吟,我抱著她嫩滑的肥臀慢慢下拉,在她雪雪呼痛聲中,陰莖毫不留情地迫開了她未經人事的處女陰道,直到龜頭最後頂上了嬌嫩的花心,她滿頭大汗的發出了一聲壓抑已久的呻吟。

教室裏熱火朝天的議論聲和交談聲就在耳邊。這無邊的黑暗中,我的大肉棒就在他們眼皮下結結實實的插入小美女安琪淫靡濕潤的處女嫩逼中,放浪的交媾。我緩緩地擡高她的圓臀,被她嬌嫩的肉穴緊含著的大肉棒上塗滿了她的蜜液,摩擦著柔軟的膣肉慢慢退出,退到肉冠的時候,我猛的把她放下,龜頭呼嘯著迫開波浪一般層層蠕動的肉摺頂入。

受到如此強烈的撞擊,安琪幾乎要癱軟在我身上,她的嘴一直在我耳邊小聲的喘息著。每當我重重頂入的時候,她就痙攣般緊摟著我,咬緊嘴唇,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這種當眾做愛的刺激使得我非常亢奮,由於在黑暗中不能看到她的樣子,精力完全集中在肌膚和交媾處的熨貼摩擦上,使得這種原始的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大大增強。我感覺小弟弟異常憤怒的膨脹著,帶著輕微「嘖嘖」的水聲,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她緊密的小穴裏進出。

我連續不斷的衝擊,使得小妮子神智迷亂,好幾次都禁不住叫了出來,我也忍不住微微呻吟喘氣。好在教室裏一片吵鬧,我和她又坐在角落裏,誰也沒註意到這邊銷魂蝕骨的浪叫聲,安琪的蜜穴真的好嫩好緊,溫暖粘滑的淫液一直不斷的溢出來,滋潤著我的大雞巴。

這種又緊又滑的感受讓我無法再慢條斯理的一下下插入,sosing.com我的心中充滿了雄性的殘暴和征服欲。安琪恰好在這個時候浪騷起來,嗲嗲的呻吟著:「嗯~~嗯~~老公~~好~好舒服~~你做死我了~~」

我低低的吼了一聲,一把抱起她,壓到課桌上,把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用力分開,粗大的肉棒頂在她柔軟的蜜穴上,狠狠的一頂到底。盡管她的小穴已經得到了充分的潤滑和開拓,然而這粗暴的插入還是使她驚叫了一聲,手指緊扣著我的背脊。

我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直接就是狂風暴雨般的狠插。每一出都退到頭部,每一入都進到根部,淫浪柔嫩的肉摺哆嗦著收縮,蜜液在激烈的沖撞下濕透了兩人的腿根。我拉開她的上衣,用力的揉搓她那一對飽滿渾圓,彈性極佳的乳房。安琪在激烈的進攻中很快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滿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我身體底下顫抖,緊緊的咬著衣領不讓自己叫喊出來,一雙手伸進我的衣服裏,用力的抓著我的背肌,肥美的翹臀開始不斷挺動。

她沈浸在這無邊的歡愉中,她喘著大氣,低聲的反復發出幾個音節:「快、快一點~~深一點~~啊~~嗯~~」這時外面已經轟隆一聲,下起了瓢潑般的大雨,許多同學都驚叫著跑到走廊上去看,而鋪天蓋地的雨聲也響起了一片,恰好掩飾了我和林安珙做愛時激烈的碰撞發出的啪啪聲響。安琪猛地痙攣了,一雙長腿緊緊箍著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進我的肉裏,她急促喘息著,低聲浪叫著:「別停!嗯~用力~~快點~~嗯~~」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一陣陣的抽搐收縮,每一次插入都將我的肉棒咬得死死的,帶給我巨大的快感,我的小弟弟上仿佛有電流不斷傳過,好想痛痛快快的射出來。

我咬緊牙關,用盡最後的力氣抽插她,在我肉棒瘋狂的杵入下,她極樂的大門終於打開了!她突然狠狠地咬住了我的肩頭,低聲地發出仿佛垂死般的呻吟。疼痛暫時分散了我的註意力,使得我射精的欲望稍微減退,趁勢繼續抽插她,她柔嫩的蜜穴不斷的收縮,強大的吸力把我的肉棒吮的欲仙欲死。

安琪張著濕潤的嘴,在我的耳邊如囁嚅般吐著迷亂誘人的氣息:「射……給我……精液……」她的身體又是一陣短暫的痙攣,花心猛地噴出一大股溫暖無比的熱汁,衝擊在我敏感的龜頭上。我爽得暈天暗地的,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強烈的快感從身體深處迸發出來,我摟緊她癱軟的胴體,大肉棒在她溫暖柔軟的陰道絞纏下不斷抽搐跳動,低吼一聲,我一跳一跳地將一股股乳白濃稠的精液有力的射進她的嫩逼裏面。她勉力擡起頭,濕熱溫潤的唇尋找著我的唇,我們瘋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靈活的蛇般纏綿,傳遞著激情後的絲絲蜜意。

我牽動身子,把肉棒從她已經被插的微微綻開的兩瓣花瓣中抽了出來,輕手輕腳的給她和我都穿好衣服。安琪靠在我懷裏,任我安撫,我收拾東西後,撥了撥她的頭髮,她的臉蛋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但我想現在的臉色一定嬌艷如花,想到這,我忍不住輕輕在她臉上輕吻了一口。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若有所思。我輕聲問她:「怎麽了?」她在我懷裏扭動了一下身體,把臉埋在我胸上,抓著我的手放在她腰上,卻是一言不發。我摟著她的纖腰,嗅著她的發香,懷中輕柔豐盈,別有一番風味,一時間不由得也呆了。

過了好一會,她才輕輕的吻了我一下,說道:「待會……送我回公寓好麽?」「那是當然,外面這麽大的雨,又這麽黑~~哎,不對,你不是答應晚上去我那了嗎?」我呵呵地笑了起來,「晚上我們繼續啊!」她羞得捶了我一拳:「不去了啦!」我詫異地問為什麽。她把嘴輕輕送到我耳邊,輕聲說:「人家是第一次,痛嘛!」

這個理由我當然接受了,摸著她飽滿的乳房,我低聲問:「那什麽時候可以再來呢?」「那……你做人家男朋友嗎?」安琪溫柔的說句:「人家可不是隨便的女生呢。」「當然OK了。」我心想我的肉棒上還粘著你處女的鮮血呢,這麽漂亮又嫵媚的女朋友不要不是蠢蛋麽?

安琪聽到很高興地吻了我一下,低聲說:「知道我為什麽沒有穿內褲嗎?」這點我也很疑惑,一個像她這麽漂亮的美女,居然在大學裏不穿內褲——關鍵是她還是處女啊,這簡直是匪夷所思。「那是因為,我的內褲,全部被變態給偷走了啊!」我恍然大悟,聽到如此嬌媚的一個少女春心蕩漾的在我懷中發嗲,小弟弟幾乎要浴火重生。我摟緊她:「那好吧!晚上去我那裏,我送你一打新內褲。」

「才不要~~」她撒嬌般的在我懷裏扭著,「我不去!」「為什麽,你不想要內褲麽?」我的手悄悄探進了她的腿間,那淫穢的花瓣間,還粘乎乎地流淌著膩滑的液體。「我自己去買……再去你那裏的話……我會被你做死的……就像剛才一樣……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安琪低聲地說。如果是在燈光下,一定可以看到她臉上泛起的淡淡紅暈。

我抱著她,呵呵的笑了,知道這個小美女是徹底被我征服了!就這樣,在上大學的第一天,我就認識了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並且在課堂上奪走了她最寶貴的處女貞操!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