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保姆

看過太多有過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對保姆有一種特別的偏愛,可遺憾的是自家從不雇用保姆,也不認識誰家有保姆,對保姆的偏愛也只能像單戀一樣的深藏心底,不得發洩,可沒想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得償所願。

那是因為去年我搬家了,覺得以前的位址不算很合適,就換了個一級馬路邊,租了個門市。這個房東是個老太太,七十多歲,自己一個住後面的小套,把門臉租給我做生意,從此我倆做了鄰居。說是鄰居,其實就隔一道門,門鎖上是兩戶,開了門就算一家了。

一直以來我們就這麼平靜的和平共處著,我一個年輕人獨自的開門做我的生意,她一個老太太自己過著寧靜的生活,偶爾沒事開門過來和我嘮著閑嗑,有時也順便幫我帶份飯一起吃。小日子過得也算順當。可春節前兩天老太太病了,竟成全了我的一樁豔遇。

老太太病了十天,出院以後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叫我幫著找個保姆,我哪幹過這事啊,東跑西顛的跑了幾家職業介紹所,看了十多個保姆也不合適,到不是我挑剔,主要是看著不順眼,合計以後還得隔門同居呢,太難看了我看著也不舒服啊。

就這麼過了兩三天,保姆也沒請來,老太太也有點急了,就對我說,sosing.com不要太挑剔了,隨便找個人就行,我也打算放棄了,收拾完後剛要出發,準備今天不管是誰了,第一個遇到的保姆就把她雇回來。

到了職業介紹所,第一眼看見的就是一個大約三十五歲左右的中年婦女,打扮很是一般,但是身材比較高大,也很豐滿,穿著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左右,胸脯挺得高高的,穿著很樸素的樣子。說心裡話我一眼就看中了,因為她看起來很幹淨,也叫人很放心。

「保姆?」我走到她面前問。

「嗯。」她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有經驗嗎?照顧病號?」我很詳細的問她,因為照顧老病號不是一般保姆能幹的,要多給錢還得找有經驗有耐心的。

「有,以前照顧過心臟病的老太太。」她很有信心的看著我。

「太好了,房東老太太就是心臟病。」我心裡合計著,「就一個老太太,月薪四百,包吃住,幹好月底有獎金,去不?」我把老太太和我說的條件跟她說了一次。

「行,哪天上班?」

「現在就跟我走吧。」我正急著呢,家裡一大堆衣服還沒洗呢。

「好的。」看來她真的很有經驗,馬上就同意了,收拾完東西站在我面前。

我倆打著車就回家了,到家一站,老太太很滿意,馬上給拿了一個月的工資四百塊錢,然後給了一百塊的菜錢,給她鋪好床就算正式上班了。我也樂得輕閒的回我自己的店裡做我的事了。

自從保姆來了以後,我也輕鬆了好多,一個是老太太不需要我去照顧了,而且這個保姆很勤快,洗衣作飯很及時,收拾屋子也很乾淨。

過了半個月,熟了以後她也時常過來幫我洗衣服,做飯也都帶著我的份。我一看這樣也不錯,就和房東老太太說好我和她們搭火一起吃飯,菜錢我出,保姆負責做,大家一致通過,就算搭火過了。

當初我去找保姆來的時候沒仔細看,現在處的日子長了,也有時間近距離觀察了,發現這個保姆長得還真不難看。皮膚稍微有點黑,但面孔姣好,頭髮不長,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胸脯很大,挺得很高,但沒有下垂的意思,就是彎腰洗衣作飯的時候能看到沈甸甸的在胸前晃蕩著兩個大肉球,很是好看。屁股也很大很圓,微微的上翹。

說實話從後面看過去很有一種衝動,想要把她壓在身下狠狠的幹一頓,但是又不太好意思,畢竟是鄰居,面子上有點抹不開。偶爾一起吃飯的時候也就是坐在身邊,用我的腿去磨蹭她的大腿,胳膊在胸前滑過,占點便宜什麼的,她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笑著也就過去了。

由於晚上我就住在店裡,和後面就隔著一道門,有時我也合計,要是晚上我上廁所能看見她在洗澡多好啊,就是什麼都不幹,占點眼睛便宜也行啊。呵呵~

但說實話這種機會真的不多,因為她這個人挺精的,自我保護意識也很強,每次洗澡都把廁所的門還有我這邊的門鎖的很緊,自己洗內衣的時候也都很小心的晾在自己的房間裡,儘量不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我的面前。

可有一天,被我發現了她的秘密。不管天氣怎樣,每個週末的下午她都要出去兩個小時,然後一回來就是哼著歌開心的回來,洗澡換衣服,做的飯也都格外的可口,老太太問她她就說週末要改善一下,做點可口的飯菜。

可我哪有老太太那麼傻啊,馬上判斷出肯定是有問題,百分之百是出去「溫習功課」去了。你想,她三十五歲正是虎狼之年,一周不來幾次不得憋死啊,只是這個男人是誰就不知道了。於是我有了個主意,就是跟蹤她,看看到底是和哪個野男人鬼混去了。

又是一個週末,又到了她「交作業」的時候了。中午吃完飯,她扶著老太太曬了會太陽,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後過來和我打個招呼,告訴我她要出去買菜回來給我們改善生活,讓我幫著看門,我滿口答應,然後看她樂呵呵的走了,馬上關門閉店,跟蹤這個保姆,看她到底搞什麼鬼。

尾隨著她,在馬路上左拐右扭的到了一個小胡同,我發現這裡有很多平房,也挺偏僻的,每家門口都堆積著很多大白菜,破的鐵鍋什麼的,看來是農工聚居的地方,我捂著鼻子跟著她來到一個塗著紅漆的大門口,可能是她太開心了,根本就沒注意到身後跟蹤的我距離她只不過幾米遠。

看她進去後,我就在門口四處尋找著最合適的觀察口,左看右找的被我找到一個磚頭垛,摞得挺高的,估計爬上去能看到院子裡。我推了推磚垛,覺得挺結實的,就爬上去,半趴著看著院子裡。

這個小院比較偏僻,牆也挺高的,可能裡面的人沒注意到會有人爬到磚頭垛上往裡偷看,連窗簾都沒拉,屋裡的炕上躺著一個男人,大概不到四十歲左右,乾瘦乾瘦的,像道友似的。保姆進屋以後就坐在炕上,溫柔的看著他,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摸索著。看來是她的老情人。

「這個月掙多錢了?」那男人看來和她很熟,第一句話就直接問她的收入。

「工資四百,發完不是給你了嗎?下個禮拜說是給一百獎金,到時我就拿來給你。」保姆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不是和你說了嗎?買菜的時候你自己留點唄,光靠這點工資和獎金好幹什麼啊,孩子學費還沒交呢?」一下我就明白了,原來是她老公,看來還有個上學的孩子。

「那哪行啊,咱哪能幹那事啊,人家老太太對我不錯,吃的挺好,還給我買衣服,我哪好意思拿人錢啊,那不是喪天良嗎?」看來這保姆心眼不錯,拒絕了她老公的要求。

「啪。」嚇了我一跳,一看那男人從炕上起來打了保姆一個嘴巴,「你她媽的裝什麼菩薩心腸,你不是伺候她嗎?拿點錢也是天經地義。」

「你別說了,我是肯定不能拿人錢的,再說你一個大老爺們就不能找點事幹啊,光靠我這一個月的幾個錢也不夠花啊,再說你還抽那麼多煙,多費錢啊。」保姆用手捂著臉,仍倔強的回答。

「操你媽的賤貨,給人當保姆叫你拿錢你不拿,老五說帶你去賣你又不去,去了多好,幹個把點的就給一百塊,不比給人當保姆掙錢多啊。」說著那男人起來踢了她一腳。

「你怎麼就那麼好意思呢?好歹我也是你老婆,你一個勁的叫我去賣,你當了王八好咋地?」保姆退了一步,頑強的回嘴。

「王八咋地?當個有錢的王八也比沒錢的貞潔女強,你再沒錢我連煙都抽不上了,那時你不賣也得賣,不然我拿啥還錢啊。」男人罵罵咧咧的還要打保姆,可她不幹了,大聲的叫喊著,隨後跑了出來,一路往家跑,我趕緊藏好,幸好沒被發現,隨後我出去溜躂了半天也回家了。

由於今天保姆和老公是不歡而散,回來也沒洗澡,也沒做什麼好吃的,我就逗她:「大姐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啥也沒有,不吃了。」她賭氣回答著我。

「不吃哪行啊,要不我請你去吃吧。」我笑著對她說。

「可咱倆出去了老太太怎麼辦?」看她心動了,但是不放心的看著老太太,問我。

「沒事,老太太睡了,不到晚上不能起來,咱倆晚上在她吃藥前回來就行。走吧。」

「那好吧,你等我換件衣服。」說著關門開始收拾了。

完事一出來,嚇了我一跳,從來沒見過她這麼打扮的,雖不是很華麗,但已經沒有那種農村保姆的樣子了。雪白的襯衫,裡面是月白色的背心,明顯的沒帶胸罩,乳頭翹著頂著衣服,清楚的看到兩個翹點,下身是米色的褲子,把襯衫掖在褲子裡,顯得腰格外的細,胸格外的高,屁股格外的翹,我差點沒「一柱擎天」。

「走吧,傻了啊。」看我呆呆的樣子,她抿嘴笑著對我說。

「傻了傻了,太美了,大姐以前我咋沒發現你這麼好看呢?」我忝著臉說。

「少逗了,糟踐大姐了吧,走吧。」說著我倆就出了門。

簡單的吃完飯,少喝了點酒,出門看天色太早,我提出說要去看電影,她也沒什麼意見的就同意了。

看電影的時候我嘗試著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環擁著她,她掙扎了一下沒成功,就妥協了,把頭靠在我的肩膀,手放在我的腿上,我強忍著兩腿間的衝動,就這麼摟著看完電影,看天也晚了,就回家了。

到家已經八點多了,給老太太喂完藥後,看老太太睡得挺香的,我提出要保姆來我的房間看電視,因為保姆是睡在客房,所以一般都很早睡覺,也不看電視,看我這麼邀請她,猶豫了一下,就說換完衣服洗完澡就過來。

我高興的把大門鎖好,電視調到閉路,並把早就準備好的A片放進影碟機,等著她來。聽著嘩嘩洗澡的聲音,我忍不住硬了,用手撫弄了半天也沒消退,好不容易下去了,她也出來了。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