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女兒和媽媽

因此新澤說,用安眠藥使淑卿入睡,然後脫光也可以。自從生病以來,新澤就有失眠的苦惱,因此主治醫生的處方里有安眠藥。

振偉感到驚愕,對父親在死亡前提出的要求,也感到驚訝。

(當初答應我和淑卿結婚,是不是早就有了這樣的意圖……)

新澤想看媳婦淑卿受男人折磨時的樣子,主動要買錄影器材,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很有可能,早有預謀。

(雖然如此……)

振偉對父親的執著,甚至於感到欽佩。大概這樣的執著變成讓兒子玩弄母親的行為。

但振偉也不能否定,自己的身體裡有相同的血統。意涵對於丈夫,對其它的女人而且是自己的媳婦產生異常念頭,大概身上也有相同的血液。

因此演變成昨天晚上的「實驗」。

這一次的「實驗」可以說很成功。

昨天晚上,振偉試著姦淫半醒半睡狀態的淑卿。淑卿的陰戶裡仍舊是火熱和濕潤,也能感受到陰戶的輕微蠕動,雖然不是完全的「 奸」,但也 到近似那樣的滋味。

三個人這樣集合在一起,而且又談到淑卿的事,當然不會就這樣結束。

意涵去廚房拿啤酒時,新澤扭動頭追著看她的背影,然後對振偉說了幾句話。雖然聽不懂他說什麼,但從父親的眼神和前後的狀況,大致上能知道他要求的是什麼事。

振偉在這時候並沒有強烈的性慾,實際上很想睡一下午。可是,看到媽媽以後,不由得產生慾望也是事實。

並不是想讓外表高雅的媽媽顯出淫蕩的模樣。當然,也不是像女兒的情形,享受不成熟的果實。

和媽媽的情形,有一點像投入大自然的懷抱裡遊戲的感覺。遠離開男人和女人的鬥爭般的性交,完全能陶醉在愉快的感受裡。

這個理由不僅是因為意涵的年紀大,很可能還是因為她是生出振偉的親生母親……。

用盤端來的啤酒和酒菜的媽媽,看到父子的視線有意的對著她,好像立刻道待會兒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們倆個人在我不在的時候,好像商量了什麼事。」用溫柔的眼光瞪一下後,坐到原來的原方給兒子倒啤酒。

「唔……」

新澤在床上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不要……」意涵倒啤酒時臉也紅了……

「在這樣的大白天就………」

「唔……」

「媽…你聽到了吧。不,先喝一杯吧。」

意涵沒有抗拒,把杯裡的酒喝光。大概心裡頭也已經有了準備。

「可以吧?」

「我說不願意也行嗎?」

意涵小聲說過之後用雙手摀住臉。

振偉替媽媽解開她衣服上的扣子,意涵摀住臉沒有動。接著從她的身後把衣服脫去。

「啊……」

意涵雙手抱在前,露出雪白圓潤的後背。振偉從架子上拿來有器具的袋子,從裡面拿出用過多次的麻繩。

新澤在床扭動身體,從凹下去的雙眼,露出異常的光澤看著老婆的裸體。

「媽…你要把雙手放在背後,道該怎麼做吧。」

「不要這樣說……」

「這是要我強迫把你的手扭轉過來嗎?」

意涵輕輕地哼了一聲,但還是把雙手從前慢慢移動到背後。

「這時候你要說,請用繩子盡情的捆綁。」

「不要……」意涵低下的頭猛烈搖動。

豐滿的乳房隨著搖動。

「媽快照我的話說一遍。」

「不,那種難為情的話我說不出來。」

「如果是老的要求也不行嗎?」

意涵向床上看一眼,看到自己的丈夫點頭,不由得歎一口氣。

「請……盡情的……綁吧……」

聲音小聲的幾乎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

「那麼,就照媽媽的餚望,今天要特別仔細的綁好。」

「哎呀……」

振偉把繩索綁好後,用力向上拉,多餘的繩子繞到胸前在乳房上下綁好,再腰上綁一圈。

意涵因為乳房的壓迫感,和雙手在背後高高拉能,好像很痛苦的喘氣著。不用說這個時候的新澤也露出更激動的樣子。

「現在要盤腿坐著。」

「我不要那樣……」

「現在擺出高雅的態度也沒有用。這樣弄也不會怎麼樣是吧?媽…」

振偉從背後把母親的雙乳握緊,再用手指夾緊已經硬起來的乳頭揉搓。

「啊,饒了我吧……」

「這樣弄的話,雙腿自然就會放鬆了吧。」

「不要……」

意涵拚命搖頭,但把她的身體向後傾倒時,為保持身體的平衡,雙腳自然向前伸,這時候振偉立刻抓住,使雙腿彎曲後,雙腿重疊的被綁在一起。

「啊……這種樣子……」

雖然像哭訴般的要求,但已經被綁成盤腿坐的姿勢。

振偉把繩子經過雙肩用力拉,雙腿也分開到了最大的極限…

「啊……不要……」意涵不斷的搖頭。

這樣綁好後,振偉推倒了母親的裸體…

振偉打開天花板上的電燈,並支撐起母親的上身,使父親衰弱的面孔能正對母親完全分開的大腿根部,這時候新澤迫不及待的點亮手中的電筒。

在濃密的黑毛下,有一朵花很鮮明的出現在燈光裡,陰唇向左右分開,裡面的陰道口不斷的收縮歎氣,吐出濃密的蜜汁。

陰唇和陰道口還有四周的黑毛都沾上蜜汁,在微暗的光下也發出光澤。新澤嘴裡唸唸有詞,用手電筒的光照射暴露出來的秘處,再經過會陰照到肛門。

可是,不論從多麼近的地方看,或用燈光照射,都沒有辦法實際進入到那個肉裡,這種慾望不能滿足的痛苦一定很難受。

大概是終於無法忍耐,把手裡的鋼筆手電筒插入陰道裡。燈光照亮洞口的紅色肉壁,但剎那間又消失。

「啊……唔……」

意涵對身體裡的異常感不由得扭動屁股,同時縮緊洞口,把不到二公分直徑的鋼筆手電筒夾緊,因此一點光也露不出來。

「爸爸那是金屬製品,過份用力會讓媽媽的裡面受傷。」振偉一面玩弄母親的乳房,一面說。

「啊……我怕……」可是,意涵好像無法停止陰道口的收縮,從那裡一下露出光,一下又消失。

當新澤把手電筒拔出去時,洞裡已經濕淋淋,溢出來的蜜汁流到菊花蕾上,發出光澤。

新澤放下手電筒,用乾巴巴的手指開始挖弄生命的源頭。

「啊……啊……」意涵交叉的腳指尖開始痙攣,無力的搖頭。

新澤的手指撥開陰唇,用手指捏弄光滑的陰蒂,使得意涵不顧羞恥地在兒子面前發出亢奮的尖叫聲。

就在新澤這樣玩弄妻子下半身時,兒子負責從後面抱住上半身。

「啊……我已經不行……」

意涵像受不了興奮的剌激,頭用力向後仰。振偉趁這個機會把嘴壓在媽媽的嘴上。而意涵好像等待已久一樣,主動的張開嘴,吸吮兒子的嘴唇,也把舌尖伸過來。

振偉也在興奮中忘記有父親在旁邊看,一面吸吮母親的舌尖,一面把嘴裡的唾液送入她的嘴裡,或把舌尖送過去任由母親吸吮。

三個男女沉迷在淫慾裡的哼聲和肉體發出來淫靡的聲音,一時間充滿在整個房裡。

振偉的嘴離開母親,這時候意涵受到上下的攻擊——尤其是來自下面的攻擊。

「爸爸,要用這個給媽媽 出來一次,不然媽會真的發瘋的。」

振偉拿電動假陽具交給父親。

「啊……不要用那種東西了……」

意涵扭動被捆綁的身體發出哭聲。可是是她的聲音,被那粗大的性具插入濕淋淋的肉洞裡,忍不住發出銷魂的尖叫聲。

「啊……饒了我吧……」意涵猛烈搖頭,說話的聲意一點也聽不清楚。

可是,新澤露出慾望沒有滿足的眼光,看著自己妻子在兒子面前露出淫蕩的模樣,更在右手用力的折磨妻子的肉洞。

這時候意涵開始猛烈搖頭,同時發出緊張的吼叫。

「啊……我已經…我已經……」

一面叫一面翹起腳尖,或向下收縮。但還不能表達極度的快感,拚命的開始扭動屁股。

她的頭猛向後仰,身體開始顫抖。

「要 了……啊…… … 了……」

然後上身無力的倒在兒子的懷裡,從他插入的假陽具露出的部份仍在陰道的樣子,可知她的陰戶還在蠕動……

新澤仰倒下去,張開大嘴喘著氣。

「爸爸,不要緊吧。」

振偉伸出頭來看時,新澤微微點頭,但從他的樣子,能知道已經疲勞到極點。

先用毛巾替父親擦汗,然後把全身無力的母親從床上放下來。插在陰道裡的假陽具,掉在地上,同時從充血的紅色洞口流出積存在裡面的蜜液。

「唔……唔……」新澤的意思是表示讓兒子姦淫自己的母親。

在這種情形下這還有種表示,不知道是慰勞振偉,還是他自己沒有滿足。無論是什麼情形,振偉當然會接受。

從昨晚到今晨和淑卿母女倆人用過的肉棒,這時候已經勃起到無法忍耐的程度。

振偉看著仰臥在一旁,完全暴露出肉洞的母親,把自己的衣服脫光。抓住母親把身體拉起來,讓她坐在那裡。

「啊……我受不了……」

意涵露出淫蕩的眼神,看著自己親生的兒子。

振偉把勃起的肉棒對正她的嘴。

「啊……我已經……」

意涵有聲無力的說著,想把臉轉開,可是再一次受到逼迫時,一面呻吟,一面張開嘴慢慢含在嘴裡。回頭看時,看到丈夫凝視著自己的臉,意涵皺起眉頭閉上眼精,呼吸已經困難,使得鼻孔張大,這樣還使頭上下移動,那種樣子又可憐又淫蕩。

這是這種樣子也使得振偉更興奮,用力在她嘴裡抽插二、三次後,從她嘴裡拔出肉棒。

意涵深深歎一口氣,頭也無力的垂下,肩頭不停的起伏……

振偉再度抓住他的頭,嘴對嘴的給她喝啤酒。

「啊……綁得我好難過……」

「再忍耐一會兒吧,我要你用現在這種樣子,安慰我這個東西。」

「啊……我已經不行了……」

「那麼我給你松一點吧。」

振偉僅把下身的繩子鬆開,讓她繼續保持盤坐的姿勢。然後從後面向前推,使意涵成為頭著地的姿勢。這時候的意涵是用頭和膝支撐著身體,形成高舉屁股的樣子。

這個時候意涵大概已經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但也只有閉上眼精等待。

振偉從袋子拿出潤滑劑,擠在中指上。沒有想到振偉居然把潤滑劑塗在肛門上,意涵發出悲慘的叫聲,拚命扭動屁股。

她本來期望兒子的肉棒能解決她陰道裡仍舊騷癢的感覺,但她的期望落空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在那裡……」

「又不是第一次,上一次你還不是高興的浪叫。」

振偉不管媽媽哭著哀求,在肛門上塗好潤滑劑,就開始揉搓,又補充潤滑劑後,把食指慢慢插進去。

「啊……怎麼辦…羞死我了……」

大概慾火已經點燃,發出和剛才哀求時相反的充滿興奮的聲音。振偉在自己的肉棒上也塗滿潤滑劑,抱住母親的屁股,頂在沒有辦法逃避的菊花蕾上,意涵一面呼叫,一面咬緊牙根。

雖然知道不久後,會有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快樂等著她,但唯有對突破菊花蕾時的痛苦和羞辱感,是她永遠無法習慣的事。

振偉抱緊母親扭擺的屁股,把屁股的肉用力向左右分開,讓肉棒慢慢進入菊花洞裡。

「唔……痛……」

「噗滋……」一聲龜頭已經進去,意涵的括約肌把兒子的龜頭緊緊地夾住…

「啊……」

意涵的臉在地上摩擦,散亂的頭髮在地上散開。

振偉覺得菊花洞裡非常緊,於是用力的把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啊……」

意涵幾乎陷入精神錯亂狀態,綁在背後的手,張開後握緊全身都流出汗水。

當慢慢開始抽插時,她的叫聲也逐漸變小,不久之後全身開始痙攣,咬緊牙關頭向後仰,這是表示有連續的高潮。

根本來不及說「 了」的話,可見她的高潮的強度到了什麼樣的地步,每當母親有高潮,振偉的肉棒幾乎要被括約肌給夾斷。這樣反覆幾次之後,振偉也無法控制自己,抓住散亂的長髮,當作馬韁般的向後拉,用盡全力抽插。

「啊……我要死了……」母親這樣慘叫,最後的高潮使她的全身發生痙攣。

振偉也感到全身火熱,讓肉棒爆炸,將自己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向母親體內的深處。

「啊……」意涵像直腸被燒到一樣,大聲吼叫後,軟綿綿地倒在地上昏過去。

振偉擦汗後鬆口氣,這時候才想到看床上的父親,父親孤獨的看著自己兒子和母親的歡樂,眼睛裡幾乎要冒出火光,同時喉嚨裡發出鳴鳴的聲音。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