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男事件簿

(二)

小廣告登出兩天了,電話響都沒響過,難道市道真的差成這樣,連出來玩的人也都躲到家裡去了?靠在沙發上,呆呆地望著電視機,悶得頭頂冒煙,忙的時候怪忙,從來沒想過,原來太多時間也是無聊得想殺人。

窗外雨點沙沙地響,一道道雨絲落在玻璃上,往下流去,組成一幅雜亂無章的抽象畫,恰似我心亂如麻的寫照。剛想走到廚房拿一罐啤酒來喝,手提電話就響起來了,那期盼著的鈴聲美妙得就好像一首樂曲,讓人精神一振。連忙接通,一把女子的聲音傳出來:「喂!是丹尼嗎?我想找人安慰一下耶,來油麻地聖地牙哥酒店四○一號房,快馬!」我趕快回應:「來!二十分鐘到。」

真開心,終於有第一單生意了。去到酒店,敲了敲房門,沒人回應,無意中見房門沒上鎖,便輕輕推開一線,驟眼就瞧見一個女郎攤睡在房中央的床上,嬌體懶慵、四肢大張,動也不動地像一具死尸。鞋子和手袋都扔在地板上,短短的迷你裙由於大腿張開,可以通過腿縫,望見她裡面穿著的淺紫色內褲。我愣了一下,不知該如何開始才好,輕輕躡著腳走到床前,見她緊瞇雙眼,靜靜地躺著,幸而胸部還在一高一低地起伏,裹在上身的T恤緊包著她鼓漲的雙乳,也隨著她的呼吸而挺動,知道她仍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才稍微放下心來。

我扶起她的頭,在她臉上輕拍了兩下,她忽地睜開眼睛,怔怔的望著我,把我嚇了一大跳。神還沒回過來,她就一把摟著我,發狂般地嚷著:「阿郎,別走哇!我把接客的所有錢都給你好了……嗚……別扔下我喔!……」一股濃烈的酒精氣味直撲我臉上。我把她的頭扳開,對著她說:「小姐,醒醒好不好,我不是你的甚麼阿郎,是你電召我來的,看你心情不好,那改天再約過吧!」心裡暗自歎倒霉,第一趟便遇上隻醉貓,看來這宗生意要泡湯了。

趁此空隙我才能仔細端詳一下她的容貌,長長的秀髮經過刻意打理,燙上一個時髦髮型,耳朵掛著一對棗紅色的『大波板糖』耳環,雖然俗氣,但和她圓圓的臉蛋卻頗相配,面上塗滿濃濃的化妝,卻掩不住透出來的秀色,顯出她本來就是一個不賴的美人胚。身上的穿著和飾物,卻充滿歡場女子的氣味,令人一眼就看得出,她是一個在歡場打滾的女郎。嘿!真想不到,頭一遭便遇上了同行。

給我摑了兩下,她似乎有點清醒過來了,對著我說:「男人,就是你們這些男人,好的時候如糖黐豆,走的時候便像陣風般溜去,留也留不住。你叫丹尼是吧!今天就讓你好好服侍一下亞姐,也教我嚐嚐玩弄人的滋味,要是弄得我舒舒暢暢,貼士少不了給你。」天!出得來幹這一行,本就預備給戲弄在股掌之中,但可沒料到會讓她噴一面屁!

她坐直身子,三扒兩撥就把全身衣服脫光,指著我說:「幹嘛還在發愣?要亞姐來替你脫是不是?」為五斗米折腰,我祇好唯唯諾諾,照她吩咐將衣裳也脫過精光,一絲不掛地躺到她身旁。雙手抄著她一對滑溜溜的乳房,剛想施展五指妙功,就讓她一手撥開了,祇見她將大腿張得闊闊的,兩手提著腿彎,拉壓向胸前,再演挺著下體,用陰戶朝向我,點點頭用下巴指著小屄,淫絲絲的口吐出一句:「先來舔舔亞姐的寶貝,讓我爽爽,其它的慢慢再幹。」

這一招卻難我不倒,我俯下頭靠到她大腿中間,伸出舌頭準備為她服務。她雖然自稱『亞姐』,可看起來年紀比我還輕,故意老氣橫秋的語氣,和她充滿彈力的肉體毫不相稱。她下面的『寶貝』陰毛不太多,柔柔軟軟的一小撮,都淨長在肥卜卜的陰埠上,大陰唇內倒乾乾淨淨,寸毛不長,內裡乾坤一目了然;小陰唇還相當嬌嫩,呈現出應有的鮮紅色,不太像出來『撈』的模樣,可能是下海的日子不長,還未被男人玩弄得走樣吧!想想也是,不然就不會為了一個不值得留戀的男人喊死喊活吶。

我用指尖將她兩片小陰唇撐開,露出尖尖的陰蒂和濕潤的陰道,舌尖就想往上舔,忽然,一股濃濃的腥味襲進鼻孔,很熟悉,但十分難聞,正猶疑間,一道白白的稀漿從她陰道裡流了出來,汨汨地淌下會陰。老天爺!這是前一手男人射進去的精液,此刻液化了倒流出外啊!頓時胃裡一陣抽搐,幾乎吐了出來。

這麼大的戲弄,真想掉頭就走,給多少錢我也不幹了!轉頭一想,倒不如趁她混混沌沌,逗逗她也好,別讓到口的燒鵝飛掉了。便昂起頭對她說:「小姐,剛省起我們還沒洗澡呢!不如和你同沐一個鴛鴦浴,來段熱身前奏好不好?」也不管她答不答應,一把抱起她的嬌軀,就朝浴室走去。

不知是否熱水浴令她清醒了一些,同時也刺激到我熱血沸騰,我一邊替她清洗下陰,她也一邊磨了些肥皂沫塗在我陰莖上面,雙手握著前後套捋,弄得我的小弟弟像毒蛇吐信般,在她掌中越勃越硬,耀武揚威。我也不甘示弱,將手指插進她陰道,出出入入,一方面可以挑起她的慾火,一方面也順道將裡面的殘餘精液統統清洗乾淨。摳不了一會,漸漸便覺得她開始有反應了,雙手把我的陰莖越握越緊,口中也唸唸有詞,吐出一連串「嗯……嗯……嗯……嗯……」的低鳴,面顎比前更紅,向後仰得高高的,呼吸急速得上氣不接下氣。我見火候也差不多了,便停止再對她的搔擾,抱起濕淋淋的肉體,又回到床上去。

她給我搞得慾火焚身,覺得我有存在的必要,氣燄倒收歛了不少,一躺到床上,便自動樹起雙腿,把陰戶張得要多開有多開,拉著我的脖子就往她胯下湊。這下她的下體與前大不相同了,充斥滿血液的小陰唇比剛才顯得更鮮艷嫣紅,軟中帶硬地向兩旁勃張,陰蒂也不甘寂寞,整個粉紅色的嫩頭都挺露出外,微微顫抖,嫩滑得像個小血泡,真怕輕輕一觸就能弄破。陰戶腥味全無,給芬芳撲鼻的如蘭香皂氣味所取代,從肉縫中向空氣四散,加上還沒抹乾的小水珠掛在上面,像一朵盛放的鮮花,用迷人的香氣和甜甜的花蜜引誘著蜂兒來探採。

我先用嘴輕吻著她的兩片小陰唇,一左一右,輪流光顧,直弄到都沾滿我的唾沫,滑溜溜的濕成一片,然後再伸出舌尖去舔那顆嬌小玲瓏的可愛小陰蒂,誰知就這麼一舔,她全身猛顫一下,下體挺了一挺,反應像觸著了電一樣。難以想像,一個讓數不清男人進出過的地方,居然對我的侵襲還能有這麼強烈的反應!她的屁股在床上左磨右磨,陰戶追蹤著我舌頭的去向,好像生怕我就這樣半途離她而去。滿身散發出來的騷勁鼓舞著我進行更刺激、更深入的挑逗,同時更慢慢將我的情緒感染得越加高昂。

我乾脆用嘴唇含著她堅挺的陰蒂,深呼吸猛力一啜,一下子連陰蒂帶嫩皮都給我全吸進口裡,然後再用舌頭在尖端上面輕輕撩舔,一觸一觸像蜻蜓點水,弄出來的酥麻感覺令到她在床上一彈一跳,弓背伸腰,不能自已。我落井下石,再加一把勁,伸出兩隻手指捅進她陰道,出入挪動,又摳又插,雙管齊下,說時遲那時快,一股黏白的淫水像江河缺了堤壩,霎那間便從她陰道裡往外湧出來,漿滿在我手指上。我把陰蒂吐出口外,坐直身子,左手按著她陰埠,集中力量在右手兩隻指頭上,飛快地出入抽插,把不斷湧出的淫水帶得四處飛濺。

拐頭偷眼向她瞧瞧,祇見她全身不停顫抖,雙手捧著自己一對乳房,用力壓向身體,像要將它按扁似的,一會又搓來搓去,像要替它還回原狀。陰戶布滿著淫水,白濛濛一片,遮擋著讓人看不見內裡一切,祇露出蒙滿血絲的陰蒂尖端在外面清晰可見,一挺一挺,抖過沒了。她微睜醉眼從縫中見我淫笑地望著她,也回報我一笑,然後嬌滴滴地喘著氣說:「……嗯……嗯……好小弟,想不到你真會弄……嗯……嗯……亞姐算敗在你手下了……快,快把你的雞巴插進來,再弄下去,陰水都怕給你全掏乾了。」

我把濕淋淋的手指從她陰道裡抽出來,雙手撐在她腋旁,再趴到她身上,向前直樹的陰莖便剛好對正她淫水滿溢的桃源洞口,她迫不及待地伸出玉手,握著我硬如鐵枝般的陰莖,引領著龜頭朝陰道口進發。龜頭剛一抵著濕滑的洞口,我便挪動盤骨往前使勁一挺,耳中祇聞『撲吱』一聲,偌大的一根雞巴,眨眼間就分寸不留,全埋沒在她體內。她也隨即張口「呀……」的一聲,雙臂肉緊地擁抱著我的虎背熊腰,小屄在我陰莖四週散發熱力,充實滿足的感覺令她得意忘形。

全條陰莖被她火熱的陰道腔肉包裹得緊緊密密,天造地設的一對寶貝,結合得天衣無縫。我的小弟弟此刻像回到屬於自己的家裡,舒暢得無以復加,如魚得水,真懷疑到底是她在玩弄我,還是我在玩弄她,還是互相玩弄,盡情在對方身上取得快慰,把人類最原始的慾念宣洩得淋漓盡致?

陰莖被陰道腔肉包裹的濕、暖、滑感覺固然舒暢,輕輕一抽動,傳來的陣陣快感更令人震慄。我挪動屁股,一前一後地迎送,將陰莖在她亢賁的小屄中橫衝直撞,像非要把她的陰戶撕成兩邊不可。我抽插得越用力,她的反應就越熱情;我推送的頻率越快,她就叫嚷得越大聲;我撞擊她的陰戶越勇猛,她的淫水就流出越多,雙手的指甲深深陷進我背上的肌肉裡,像五爪金龍般狠抓不放,我真怕給她抓出血來。

面前的一具肉體,在我的賣力抽送下,一前一後地反覆挪動,令到她胸前的一對肉球也跟隨著蕩來蕩去,但方向卻是恰恰相反:身軀挺前、乳房蕩後,身軀被撞後,乳房卻蕩前,看得我如痴如醉,心似鹿撞。她的銀牙緊咬下唇,眼球反白,口中嚷得聲嘶力厥:「……哎……哎……哎……好小弟……用力……嗯……嗯……哇!好爽……勁丹尼!愛丹尼!……千萬不要停……喔喔!……小屄好暢快呀……你真行……再來!……嗯……嗯……對!……哇!我要死了……」一連串淫聲蕩語衝進我耳內,刺激得我更加血脈沸騰,大量的熱血都衝到陰莖裡,令它鼓漲得從來沒有如此硬朗,拉出來的霎那間,便可見到它所有血管都隆得高高的,變成樹根狀的青筋布滿在陰莖上。

一時抽得性起,我索性雙膝跪在床面,拉起她的小腿擱上我大腿,令她下體翹高一些,陰莖和她的陰道成一直線,抽插便可下下送盡,龜頭直搗黃龍深處,直到碰撞著她的子宮頸為止。我此刻可以騰出雙手去揉捏她的大奶了,她也將抱在我背上的雙手改扶在我腰上,跟隨我抽送的節奏而將我下身一推一拉,加強抽插的衝撞力,令到每一下推送都發出『拍』一聲,和陰戶發出『撲吱、撲吱』從無間斷的美妙音響相映成趣。

雖然長流不息的淫水告訴我,她確實在領受著我輸送給她的無窮無盡樂趣,但我心裡還是有點懷疑,憑她職業上的技巧,裝個七情上面的表情還是會活靈活現,騙倒不少男人。以前看過一本書上說,女人高潮時乳頭會發硬,但反過來,盡管她喊得如何瘋狂,乳頭還是軟軟的,就是為了取悅男人而裝出來的表情。英雄感作怪下,我決心一探究竟,以證實我的氣力不是白費。

我作了一個深呼吸,凝聚全身氣力在下體上,來一個雷霆掃穴,將陰莖抽送速度加倍,按在她乳房的雙手也用盡全力狠抓,似乎要將它握破。一輪狂風暴雨式的進攻,連續百多下勁抽狂送之下,她馬上招呼不來,潰不成軍,雙手從我腰間跌落床面,扯著床單不放,全身不停地打著哆嗦,像篩子一般抖動,小腿從我腋旁往外蹬得筆直,指向天花板,像戰敗的俘虜,高舉著雙手投降。全身肌肉繃得緊緊的,像拉滿弦的弓,陰戶發出有規律的一下接一下抽搐,包著我的陰莖在揉,龜頭也感到從子宮裡衝出來的一股股熱滑淫水,擊在馬眼上,引起一種酥麻滾燙的感覺,舒服難言。

「心肝……寶貝……我的勁哥哥……我的愛哥哥……啊!……要取去我的命了……你比阿郎強多了……哪學來這麼到家的功夫?……喔……喔……我又要洩身了……哇……哇……沒了……全給你了……嗯……嗯……」。她在我胯下抖完又抖,把頭左右亂甩,瘋癲得完全失去理智。此刻我才發覺,掌心中的乳頭果然不知何時,已經偷偷勃得發硬,像顆蓮子般從指縫中挺凸而出,鮮紅奪目,足可跟她塗滿唇膏的櫻唇比美。

眼中享受著我男性威力下的成果,心中英雄感無比滿足,加上陰莖給她的陰戶在高潮中不停地啜吸,就算鐵打的身軀也抵抗不住她散發出來的熊熊慾火,再抽送不到十幾下,丹田便麻熱一片,龜頭漲硬到自己也暗暗吃驚,身體不受控制地連打幾個冷顫,體內的精液便呼嘯而出,從大張的馬眼中飛射入除了碧茵以外第二個女人的陰道深處,付出了當舞男應付出的代價。

她全身變得軟如棉絮,像灘爛泥般躺在床上,祇懂得呼著粗氣,高度滿足的臉孔春意洋溢,醉眼如絲,除了乳房由於呼吸而一高一低聳動,陰道的抽搐仍然繼續,將洩出來的淫水,混和著我剛射進去的精液,從裹著陰莖的嫩皮縫隙間擠迫出來外,雙手緊緊地抱著我沾滿汗水的軀體,擁在胸前,一動也不動,靜靜地享受著高潮慢慢遠去的餘韻,雙腿從後交叉箍著我屁股,生怕我漸漸軟化的陰莖脫離陰道,捨她而去。

就這樣緊靠著摟抱了十幾分鐘,她才睜開眼睛,如夢初醒地在我嘴上親吻了兩下,溫柔嬌媚的神態和剛見面時判若兩人。她運用陰力收縮著陰戶,令它一鬆一緊,啜吸著我的陰莖,把殘留在尿道裡的一丁點精液也吸扯出她陰道內,深情地對我說:「丹尼,你令我太暢快了,心裡的悶氣都消散得無影無蹤,遇上你才知道做人還有點意思,謝謝你啊!今後沒了你,真不知道怎算好。」我回答她:「啊!受人錢財,替人消災,賺得你的錢,就要交足功課,如果滿意我的服務,今後有需要,盡管召我,你是我的米飯班主,我該道謝你才是。」

軟化了的陰莖從她陰道裡掉了出外,她抱著我的雙手仍然不肯放鬆,摟著我說:「我叫嘉嘉,阿郎是我的男朋友,可恨死人哩,他盡是喜歡到澳門去賭錢,最近借了貴利王的錢,輸光了被人追著還,就算我整天不穿褲子淨躺在床上給人肏,也還不清呢!結果就影也沒有,不知溜到哪去了。丹尼,讓我做你的女朋友吧,看你一表人材,眉清目秀,床上功夫又那麼耍家,真做我的男朋友我就心滿意足了。耶,人家講的是真心說話喔!」

我正色對她說:「歡場之內無真話,我和你祇是一面之緣,做個普通朋友倒沒問題,親密一點嘛,……嗯,有了肉體關係,還不夠親密嗎?別傻了,錢賺來不易,別老貼到小白臉上去,自己存起來,儲夠了便做點小生意,始終這行做不長,你趁年輕抓點錢便好脫離歡場,別指望靠它做終生職業啊!」她用指頭往我鼻尖上點了一點:「我還以為香港好男人都死光了呀,還有你這個死剩種!」她側身從地上撈起手袋,掏出兩張『金牛』塞到我手裡,淫淫地低聲說:「你不知道,你比阿郎強多了,下面那根東西又粗又長,我從來沒試過這麼爽,比我所見過的男人平均起碼長上一寸多呢!嘻嘻,以後你幫趁我,打你一個五折好了。」我把第一次的收入放進錢包裡,回過頭對她說:「錢我可照收,以後再光顧,也沒折頭可打,這種辛苦錢,你也別隨便浪費,不然,和男人上床豈不是白幹?」

抱起她到浴室再洗了一個鴛鴦浴,我替她清洗陰戶的時候,她也握著我的陰莖把弄,捋上捋落,愛不釋手。算了,就讓她再玩玩,當是給她的折頭好了。抹身的時候我對她說:「好好好,玩夠了吧!我要收工了,不然玩出火來,又要你再破費哩!」逗得她捂著嘴咭咭地笑。臨分手的時候,她靠在床背上,點著一口香煙,噴出一個個煙圈,揚手對我說:「再見了,丹尼帥哥哥!以後有甚麼要你幫忙的,我再召你來喔!拜拜!」

以嘉嘉第一個客為里程碑,我就正式開始了舞男的生涯,在脂粉叢中打滾,過著表面風光、燈紅酒綠的日子,但背後那種不可對人言,尊嚴盡失、任人戲弄的辛酸,又能向誰告訴呢?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