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男事件簿

(八)

星期六,陰天、密雲有雨。雖然今天名義上是到碧茵家吃晚飯,實際上是去見家長,第一次見未來岳父岳母,難免心情緊張,偏偏壞天氣又增加了我心頭的壓迫感。剃好鬍子,把頭髮梳完再梳,對鏡換了一套又一套西裝,總是不滿意,領帶也不知該配哪條才好,從來未試過對自己這麼沒信心,雨點不斷敲在玻璃窗上,更增添我心裡面的忐忑不安。

方府司機開來的房車把碧茵送到我家,她興奮得像個待嫁新娘,蹦蹦跳跳地一走進屋,就摟著我親一輪嘴,跟著往後退幾步,對住我由頭至腳用目光掃了一遍,然後佻皮地說:「你是誰呀?是哪個名星走進這裡了?喔,原來是阿龍呀,真帥!帥得連我都幾乎認不出來哩!」又撲上前來連親幾口。

我們先在尖沙嘴精心選購了一具法國雲石筆座和一盞意大利水晶檯燈給她父母作見面禮,然後她挽著我的臂彎一同坐回房車,徑往方家大宅開去。通往她家的淺水灣道,我不知來過多少遍了,閉上眼也知道哪裡有個彎,哪裡有棵樹,但每次送碧茵回家都祇是送到門口為止,從來沒有邁進過裡頭半步,牆外一切無比熟悉,牆內一切卻無比陌生。

車子停在大閘前,響了兩聲號,園丁趕忙從裡面奔出來開門,司機將我們直載到屋子大門口的階級前才停下,替我們開了車門後,接手又替我們提著兩袋禮品盒跟在後面尾隨。進了屋,剛走進大廳在紅絨古典沙發上坐下,女傭已經捧著兩杯香茶上來,必恭必敬地擱在把手旁的酸枝茶几面。媽呀,這一切富豪人家的排場,頓令我如立針毯、暗暗汗顏。

碧茵可能自少就習慣了這一切,不覺得有甚麼不妥,緊貼著我身同坐在沙發上,替我拉直西裝的皺紋,理理領帶,然後雙手握著我緊張得微微發抖的拳頭,笑口吟吟地等待著傭人上樓,去通知她父母出來。

在這緊張的一刻,我不知該坐著好呢,還是站著好,就像一個呆在法官面前等待著宣判的刑囚。眼前一切景物像照相機鏡頭校不準焦距,全都模糊一片,直到兩個人影走到我跟前,才曉得挺身站起,耳中祇聽到碧茵的聲音:「這是我爸爸媽媽,這是我男朋友望龍。」我擠出笑容伸出手去,準備與他們一一握手。

一抬頭和他們對視,臉上的笑容馬上僵了起來,眼前所見簡直像晴天霹靂,腦袋『轟』地一聲,幾乎摔倒在地上。碧茵的媽媽——我的未來岳母,原來……原來就是幾天前才和我上過床的方太太!碧茵見我臉色驟變,關心地問我:「阿龍,怎麼了?身上哪裡不舒服?」我定一定神連忙回答:「啊,沒,沒甚麼,祇是第一次見到你爸爸媽媽,太過高興了。」

方太果然是見慣大場面的人,一點也沒有詫異的表情,伸出手來跟我握了一下,扭頭對碧茵說:「囡囡,你真有眼光,結識到一個這麼帥的男朋友。」方先生也跟我禮貌地握手,揚手招呼我坐下,帶著欣賞的目光對我說:「阿龍,一回生,兩回熟,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吶。我們碧茵呀,自少嬌生慣養,頑皮任性,以後就依靠你管教她了。」我說:「哪裡,哪裡,能認識你的女兒,是我一生中最引以自豪、最榮幸的事,你放心,我會愛她一輩子的。」坐在我旁邊的碧茵樂得甜滋滋,差點沒醉倒在我懷裡。

方先生繼續說:「阿龍,我們就祇得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一向視她如掌上明珠,能找到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的人,我們就放心了,今後你別欺負她啊!」我連忙回答:「方先生,我倆是真心相愛,一生一世我都會對她呵護備致的,能讓碧茵嫁給我,高興都來不及哩,祇怕我高攀不起而已。」方先生說:「別這麼說,我們夫婦都是開通之人,擇女婿但求身家清白,是否有錢人家並不重要,以後別那麼見外,乾脆跟碧茵一樣叫我做爸爸好了。」

方太太在旁不發一言,祇是靜靜地聽著我們的對話,她穿著一套墨綠色手繡牡丹花旗袍,儀容嫻淑地端坐在對面的沙發上,與幾天前在床上的淫姿騷態簡直判若雲泥,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了,世上真有樣貌如此相像的兩個人?可是馬上我的疑問就得到答案,祇見她取出一個碧玉煙嘴,含在口裡點上一根香煙,這一連串動作,立即證實了她的身份,怪不得見她頭一面就給我一個似曾相似的感覺,回頭望過去碧茵,整個面部輪廓,與她簡直是出自一個模。

女傭過來通知我們已經開好晚飯了,方先生便起身帶我往飯廳走去,往下的一段時間,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著甚麼,祇是機械性地吃飯、回答問題,像個被人提著線拉扯的木偶,口裡塞進的是甚麼東西,全無味覺,聽到的說話,要過十幾秒才有反應,其餘時間,腦海裡全是和她兩母女在床上纏綿的性交情景,一會是碧茵欲仙欲死的高潮畫面,一會是方太如飢似渴的淫蕩片段……,交替地閃現著,像隻看不見的野獸,一口口地啃著我的心肺。

直到吃不知味的晚餐好不容易捱完了,我的情緒仍舊平伏不下來,心裡祇有一個念頭:但願我的未來丈母娘方太,也跟我一樣心懷鬼胎,做了虧心事而啞口難言,就當兩人的曖昧關係從來沒發生過吧!想是這麼想,但始終她們兩母女的身體裡面,不可抹煞地仍然留有我射進去的無數生殖細胞啊!

司機送我回家的時候,我叫他在中環放下我,自己獨個走到蘭桂坊的酒吧去坐一會,好靜靜地清醒一下頭腦,組織一下以後該怎麼辦。酒入愁腸愁更愁,終於灌了一大肚子啤酒後,腦袋麻木了,才覺得釋懷一點,自己和自己解釋:我祇不過是被方太玩弄的無數性俘虜之一,況且這種事也不是怎麼馨香,可以四處亂揚,念在她女兒終身幸福上面,或許大家此後閉口不提、心照不宣呢!

回到家裡撥個電話給碧茵報平安,胡亂塞個籍口說樓下山泥傾瀉,要繞道而行,所以晚了回來,然後倒在床上,祈盼籍著進入睡夢可以將一切現實遺忘。可是思前想後,輾轉反側,卻徹夜難眠,直到天快拂曉,才能昏昏入睡。

醒過來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進浴室泡了個熱水澡,才覺精神爽了點,拿著一灌啤酒躺在沙發上怔怔發呆,又讓電話鈴聲吵回凡囂。方接通響個不休的手提電話,傳來的一道冷冰冰聲音頓令我冷了半截,方太在那邊說:「六點鐘,還是在老地方,大專會堂的轉角處等我。」仍然是那種帶有命令語氣的口吻,仍然是不管我說到不到便收了線。

上了她的車,兩人一句話也沒交談,直至辦好手續,進了會所房間裡面,她才開口說第一句話:「你先去洗個澡,我在家清潔過了,在床上等你。」還是像那天進房後時一模一樣!當我圍著浴巾出來時,她已經身無寸縷地斜靠在床背,碧玉煙嘴同樣插著一枝輕煙縈繞的香煙。

我解下浴巾,赤條條地躺到她身邊,她放下煙嘴,伸手過來握著我軟綿綿的陰莖,慢慢地套捋著,口裡輕描淡寫地說:「我該喊你做丹尼好,還是望龍好?怎麼,我的吸引力不夠嗎?引不起你的勁?」跟著又把包皮捋盡,握著龜頭在撫揉:「可也是,四十歲人了,哪還能跟年青女孩子比呢!雖然這是你的職業,也不能全怪你。」不知是自嘲還是諷刺。

我弄不明這趟是她自己來尋開心,還是來尋我的開心,便對她說:「方太,你放過我好吧!我和碧茵是真心相愛,雖然我背著她幹這種職業,但也是非不得以,整個市道這麼差,我不會偷不去搶,難道不憑原始本錢維生而呆在家裡活活餓死不成?」她白了我一眼:「誰和你討價還價來著?不再說這些掃興話了,我是來尋歡的,你先服侍得我爽爽貼貼後再說。」

話一說完,就把我推臥在床面,背向我兩腿一掰,騎上我身體,跟著俯低頭不由分說就用口含著我的陰莖吞吐起來,屁股一扭一扭地在我頭頂挪動,把大腿越張越闊,接著就將毛茸茸的陰戶朝我嘴巴壓下來。我真有點被強姦的感覺,對著那個碧茵曾經鑽出來的洞穴,想到一會又輪到我再鑽進去,確是滑稽得可以,但又有甚麼辦法呢?她兩母女的陰戶,都不由得我說不幹就不幹!

心裡即使萬分不願意,也得用手指捏著她兩片小陰唇拉開,伸出舌頭往陰戶上舔,心裡盡量排除雜念,把她當作一個普通客人看待,期望她爽過以後,手下留情吧!舌尖順著她陰蒂、陰唇、陰道、屁眼輕輕來回掃幾趟,然後含著她的小陰唇吮啜,舌尖在陰核上點了好多下後,又伸進她陰道出入撩撥,同時又將手指插入她屁眼,進出捅插,摳挖一番,直到她陰道開始漸漸洩出淫水,甚至滴了好幾滴在我臉上,她才滿意地在鼻子吭出「唔……唔……唔……」的聲音。

她鼻子在吭,嘴巴卻不斷含著我的龜頭在吸啜,一隻手捋動著包皮,另一隻手就握著我的陰囊在揉,兩粒睪丸給她搓得在掌中滑來滑去,有點發痛,但全副器官傳來的快感,卻身不由己令陰莖本能地勃硬起來。她把頭像參神一樣不斷上下叩拜,陰莖在她口裡便像肏屄一樣出入不停,陰莖越來越硬,血管開始隆成青筋,裹滿在陰莖軀幹四週,龜頭棱肉脹得連邊沿都翹起,在她口中吞吐時,發出一下又一下『撲!撲!撲!』像開啟香檳瓶的聲響。

正當我用手抹去她滴在我臉上的淫水時,她一個轉身回馬槍,面對著我,張腿蹲在我小腹上,一手扶著陰莖,一手捫著陰戶,用龜頭順著兩指中的縫隙塞進陰道,跟著再沉身一坐,『撲吱』一聲,包皮捋盡,龜頭上昂,馬眼已經觸到她陰道盡頭的子官頸,她「噢!……」地淫叫一聲,身體立即抖了幾下。

她拉我雙手去握著胸前一對稍微下墜的乳房,然後兩掌撐在我胸膛上,屁股高低挪動,陰莖自自然然就在她陰戶中抽插起來。我已勢成騎虎,欲罷不能,祇好握著她一對奶子在搓弄,任得她對我肆意姦淫,盡情紓發她心內的肉慾。

我閉上眼睛,不敢對她直視,怕想到這種畸形關係一但被碧茵知道,會使我臨場陽萎,弄到她的發洩半途而廢的話,必定會把我恨得咬牙切齒,對我懷恨在心,為了用肉體討好未來的丈母娘,我祇有把她假想為碧茵,一面撫摸著她的乳房,一面挺凸著下體,使陰莖勃得更挺更高,好讓她的浪屄幹得更痛快淋漓。

她已經在分吃著女兒的一杯羹,但還像貪得無厭,好似要完全獨吞一般,每挺起屁股時,都將未來女婿的陰莖拖出到祇剩龜頭尚留在陰道裡,每坐下屁股時都壓盡到小陰唇碰著陰囊為止,還將屁股四面磨動幾下,等龜頭在陰道裡攪動,揩擦著盡頭的子宮頸,幸而她陰道裡源源不絕地流出大量淫水,不然這麼強烈的抽插,不把我的包皮磨傷才怪!

她嘴裡嚷出淫褻的叫床聲浪:「噢……噢……噢……丹尼……噢……你的雞巴愛死人了……又粗又大……又長……噢……好爽喔!……噢……我的騷屄幹得好舒服……淨給我一個人享受好了……噢!噢!噢!……洩給你了……呀……」淫水噴得我胯間濕透,十指抽筋般緊抓著我胸膛肌肉,指甲深深陷入皮裡,跟著眼皮反上,前胸伏下,趴在我心口痙攣般顫抖不停,接著又抖了十幾下哆嗦,指甲一拉,我胸膛馬上給她刮出幾條紅色血痕。

我正給她的騷浪勁弄得血脈賁張,暗嘆一個在家裡那麼講究儀態,在床上卻又變得如此淫蕩的豪門怨婦,怎麼可以出現兩副完全不同的臉孔時,她又意猶未盡地移身到我旁邊趴下,像隻母狗一樣跪在床上,前伏後仰,屁股翹得老高,一手撐床,一手拐到後面,將兩隻指頭在陰戶上沾沾淫水,然後插入屁眼裡捅入抽出,口裡向著我叫:「啊……丹尼……用你的雞巴插進來吧……噢……噢……就像上次那樣狠狠地肏!……來呀……快來呀……」

我完全受著她操縱,連忙翻身而起,提著雞巴靠到她屁股後面,她把手指拔出來時,屁眼已經飢渴地一張一縮,迎候著我陰莖的進侵。我把龜頭抵住孔心,盤骨挺一挺,龜頭塞進去了,她「啊!……」地喊了一聲,將屁股再頂後一點,陰莖又插入三份一,我索性捧著她兩團臀肉,再使勁往前一戳,屁眼裡馬上發出『砵……』的一聲,直腸裡的空氣被擠壓噴出外面,像放了一個響屁,陰莖也應聲全根盡沒,絲毫不剩都插了進去。

她的屁眼肌肉比陰道更緊湊、更有彈性,將我的陰莖箍得更緊更實,令我的陰莖在裡面勃得比在陰道時來得更加堅挺,我不停地抽送,她亦用手指將陰戶上洩出的淫水撥去屁眼,讓陰莖帶進肛門裡,令直腸越加潤滑,形成仿似陰道般的狀況,陰莖越抽越順暢,越插越快速,連續不斷的碰擊,漸漸就把她兩團屁股撞得通紅一片,屁眼也紅腫發脹得跟下面的陰戶看齊。

我一邊抽送,她一邊用手指按摩著陰蒂,飛快地在上面揉動,有時又把手指插進陰道裡抽出捅入,增加帶來的快感,雙重刺激令她浪得騷勁四溢,不住地高聲大喊、低聲呻吟:「喔!……丹尼……喔……你真強……你真行……甚麼癢都給你搔掉了……好痛快啊……再快一點……快!……哇……又丟出來了……」整個會陰都在抽搐,全身都在顫抖,趴在床上不停地打著哆嗦。

我見把她餵得飽到就快吃不下了,任務總算大功告成,雖然刻意給丈母娘留下一個好印象,但卻希望這是最後一趟了。我抱著她的屁股再快速抽送一輪,連肛門都給肏反了,才咬著牙根將本來應該射進碧茵陰道的精液,射到她母親的直腸裡,一邊射精,一邊心想:這回真是肏她媽的屄了!

與她洗完鴛鴦浴後,把她抱回床,她挨在床背,讓我撫摸著她一對奶子,習慣性地拿起碧玉煙嘴點上一口香煙,深深吸了一口,昂頭吐出串串煙圈後,用媚眼望著我說:「丹尼,我們這樣不好嗎?久不久來這裡快活一下,祇要你逗得我開心,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啊,對了,上次的提議,你攷慮清楚沒有?」我正色對她說:「方太太,我再說一遍,我和碧茵是真心相愛的,而且下定主意娶她為妻,如果繼續和你發生關係,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你就成全我們吧!當我求你也好,跪你也好,這次是最後一次了,我真不想糾纏在你們兩母女之間。」

她又呼出一串煙圈,對著我說:「你出來做,無非是為錢而已,錢,我可以滿足你,但我們是名門望族,碧茵也是大家閨秀,當她知道你幹這行時,甭我出面反對,也一定會離開你的,到時還不是吊籃打水一場空?我勸你還是疏遠她,跟我一起實際點。」我回答:「就算你反對,我也不會離開她的了,方太太,你死了這條心吧!」

她放下煙嘴,從手袋裡拿出一本支票簿,在上面寫了寫遞給我:「吶,這裡是五十萬元,祇要你答應我一聲,就是你的,如果肯跟我,另外再開多一張。」我把支票扔回她臉上:「方太,你太看小我了,我愛的是碧茵,並不是你的錢!雖然我們當舞男的沒有尊嚴,但還剩一點兒骨氣,我要是貪你方家的錢,還會拋身出來應召嗎?早就翹起二郎腿在家吃軟飯了。你說我怕碧茵知道,難道你也不怕給方先生知道?你要搞鬼,最多到時大夥一拍兩散,看誰的損失多一些!」我當著她發青的悻然臉色前,穿上衣服掉頭而去。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