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差時貪棄欲情的女人

雅彥以兩手壓住我的手,然後很害羞不敢抬頭似的將臉埋在我的胸前。

和我非常相像的女孩,就是雅彥自慰的對象吧?我如此斷定時,雅彥變得是非常的可愛。

「喂,媽媽也可以代替正子,媽媽一看到雅彥煩惱時,就會覺得很痛苦,來吧,沒關係啦…」

「媽媽…」

壓住我的手的雅彥的雙手,環繞到我的腰部,然後緊緊的抱住我的身體。

(啊啊,我不是一個好媽媽,不能和自己的兒子作這種事…)

我不斷的在反省,雖然明知道都是壞事,但是,已經是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了。

想要甩開所謂壞事的心情,但我的身體中的女人突然抬起頭來,輕聲對我說道:『有什麼不可以?作為雅彥所喜歡女孩子的代替者,消除孩子的煩惱也是媽媽的責任!』

這種說詞使我下定決心,雅彥是雅彥,緊緊的抱住他的褲子內的男根在我的腹部摩擦,同時抖動起來。

即使是身為媽媽,生理構造也是一樣是個女人,一想到生平第一次接觸到女性而瘋狂的男根,正被壓住,那種搖的雅彥,此時就會焦躁的想要馬上有所行動。

「喂,我不是你的媽媽,就把我當作是你喜歡的正子啊,隨便你要怎麼搞都可以,我不是你的媽媽,是正子啊…」

這種話,並不是對雅彥說,或許是對自己來說最恰當也說不定。

「我是正子啊,不是你的媽媽。」

對於我所說的話,雅彥是無言以對。我現在是扮演正子的角色,而不是媽媽,這種心情的轉換是只有我自己而已,同時是我自己隨便認為雅彥的心中也可以和我有同樣的想法。

雅彥將兩手放在我的胸部上面,一邊令我想起從前那雙玩弄媽媽的乳房,如紅葉般的手掌,然後揉弄我的襯衫上頭。和丈夫已經是好幾個月沒有性行為的三十六歲女體,由於雅彥灼熱的雙手,馬上就點燃起火焰,全身燃燒起來,連自己也知道乳房膨脹且變得堅硬,乳頭則突出來。

「媽媽…媽媽…」

不是正子,雅彥過來向媽媽撒嬌,這時,我很奇怪會叮嚀雅彥說我是正子,我已經是完全的放開來了。

「沒關係,隨便你愛怎麼搞,想要乳房是嗎?」

於是,我解開胸罩的暗扣,自己將乳房拉出來,以前曾經這樣子的讓雅彥的嘴唇來吸吮。

「啊…」

不由得從口中發出了聲音,並不是嬰兒時期,如絲絹般光滑的舌,而是有些粗糙的舌頭。

於是,並不只是吸吮的力量而已,用舌頭旋轉乳頭的雅彥,「嘶」一陣麻痺傳達到大腿間的陰道部份。雅彥在我品嚐如發出聲音般的快感當中,飢渴的吸吮著我的乳房。我知道當波浪靠近時,灼熱的愛液滲了出來,同時到達大腿處。

或許會被取笑,會受到輕視,或被責問有這種媽媽,但是無論受到怎樣的批評,我都不準備為自己作解釋。我還有雅彥那純粹為了愛而結合的關係是不用懷疑的。

我也他清楚明白是他的媽媽,但是,我也是女人。他也知道自己是人家的兒子。但是,雅彥也是個男人,除了母子之外,就是男與女的身份,如果不是男人的話,如果不是女人的話,即使是二人互相擁抱在一起,也不會燃燒的那麼猛烈才對。

結果,到底是我自己將衣服脫下來,還是雅彥幫我脫下衣服,現在已經是想不起當時的情形了,只是一男一女都很專心想要觸摸對方的肉體。等到一發覺時,全裸的男女已經是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同時發出了高興叫聲。

和丈夫找尋到入口相同,雅彥也將男根堅挺於入口的周圍。

「媽媽…媽媽…」

不斷的喊叫著我。

我用手指頭抓住他的男根,然後找到正確地點,自己將腰部抬起來。如鋼鐵般強硬的柱子「嘶!」插入時的感覺,的確是只有男女才能體會出來的歡愉,這並不是母與子所能了解的。

雅彥在插入之後,馬上就將男根拔出,二、三秒的短時間,在他拔出的瞬間,那種強烈的刺激感,使我覺得非常的滿足。

精疲力盡的雅彥,一下子將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只是對於不斷的胡亂喘著氣的雅彥,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聲音去叫他,隨便的一句話,很有可能就會傷害到雅彥。

「好厲害啊,雅彥!」

考慮到最後,說出來的就是這句話。

我以「乖、乖」般的手勢,只是用手拍拍雅彥充滿汗水的屁股。雅彥變小的男根,仍然留在我的體內。

「沒關係啦!我是正子啊,你別在意!」

我說出了以上的話。

雅彥好像是害怕被我看到他的臉似的,將臉埋在我的脖子旁邊,但並沒有要起來的樣子。生平第一次接觸到女體的經驗,到底是怎樣的想法呢?他一定是非常的在意。

但是,更不愧是年輕的男孩,一發覺時,在我體內已經萎縮的男根,又再度抬起頭來。為了給予援助,我幫忙摩擦雅彥的背部及屁股,然後親吻他的脖子等部位。結果有了迅速的反應,馬上在我體中的男根又再度膨脹堅挺起來。

「好厲害啊,雅彥,非常有精神!加油啊!」

「媽媽…還要…」

大概是以為男根又變粗大,我會不高興,於是一副困惑的表情,第一次認填的盯著我看。

似乎已經是沒有必要在雅彥的面前扮演著替代正子的角色,認真的盯著我看的雅彥,的確是我的兒子。

「雅彥,你已經是大人了,媽媽感覺很高興,需要媽媽的話,隨時都請你告訴我。媽媽如果需要雅彥的話,隨時願會為你扮演正子的角色。」

「不管是不是正子,我喜歡媽媽,正子只是像媽媽而已,媽媽是最棒的!」

「啊,已經是沒有問題了,這回不要像剛才那麼快就抽出,慢慢的扭動腰部!」

雅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只有離開我稍些距離的腰部,這時的雅彥說道:「媽媽,好像是拉出什麼來著?」

肉襞從四邊將雅彥的男根給包圍住,所以不容易抽出來,所以一定被認為要用力拉,這種感觸非常的舒服,和丈夫是不曾有過的經驗,令我覺得很高興。

「對了,就是這樣,雅彥好像是要拉出來似的?」

「嗯嗯,好像被鎖在裡面似的?」

「那麼,慢慢的壓看看,將腰靠近媽媽。」

雅彥已經是將我當作朋友,而顯得很輕鬆,當他將腰慢慢靠近我時,再次將他的男根插入我的體內。

「好厲害,媽媽,好像填滿似的,那是什麼?」

「是嘛!真的嗎?媽媽的體內突然成了珍貴的器物,最棒的是用力時有被拉的感覺,而插入時也會有感覺,媽媽太高興了,這是大發現!」

「啊啊,太舒服了…太舒服了…」

「媽媽也是啊,正子也覺得很舒服…請用力插進去,拜託!」

雅彥一副很有自信的樣子,一口氣插了進去,將剩下來的空隙給填滿時,子宮如同歪斜般的被強烈的碰撞到。

「太舒服了…雅彥…對了、對了,就是這樣用力的插進去…」

發出了「噢、噢」般的聲音,雅彥以很長的時間,反覆的作這個動作。

最後則是我們二人一起動,於是我對他說道:「等一下,我們一起來!」

等到最後關頭,結果是二人都抖動著身體而達到了高潮。從那夜開始,就展開了我和雅彥的快樂新婚生活。

我老是跑到雅彥的房間去,好像是引起了丈夫的懷疑。即使是這樣,他也不是那種會特地跑上來瞧瞧的人。好像是公司的事情需要相當的腦力,他仍然是和往常一樣。

「你就這樣的不聞不問,有那一個太太像我這樣,你以為自己娶到了一個好老婆是嗎?」

我曾經以半開玩笑的口氣埋怨說道,然而丈夫卻是這般的回答。

「我的身心已經是相當的疲倦,沒有那種精力啦。」

「我明白了,我不會再對你有任何的期待,我準備依賴雅彥而活下去。」

「是嘛,雅彥有未來,好好的照顧他,將來進好的大學,然後快點娶個好太太,妳就可以含貽弄孫了。」

「就這麼辦!讓他進好的大學。」

突然,這麼一說,我變得很不高興。

娶太太的字眼深深的刺激了我的心,感覺到那天離現在似乎並不是很遠。

再過五年雅彥就要二十一歲了,想到進入公司上班時雅彥的姿勢,周圍應該會有很多年輕又漂亮的小姐圍繞。雅彥那個時候,也會對於我們倆人的關係抱持不信任的態度,連我進入他的房間也一定會遭受到拒絕,情形一定會演變這個樣子吧!

如果娶了太太的話,我要以什麼態度去面對他呢?又該如何去渡過每個夜晚呢?而了那個時候,丈夫也就愈來愈不理睬我了。而且,我就成了被丈夫及兒子所拋棄的女人,那我該怎麼辦?

雖然,想到以後著實令我害怕,這時我才注意到。

這件事的確是對雅彥有所衝擊。

「喂,雅彥,將來你有一天會娶老婆,我該怎麼辦呢?」

「我才不要娶老婆,有媽媽就夠了,我認為沒有像媽媽那麼棒的女人。」

事實上,雅彥是還沒有到娶老婆的年齡,他的這番話令我覺得非常的高興。

「即使媽媽成了皺紋臉的老太婆?」

雅彥很調皮的說道:「媽媽五十歲的時候,我大概是三十歲吧,我們一起渡過晚年,別太在意啦!」

我很高興碰了一下雅彥的臉頰。

我們為什麼沒有作親吻的動作呢?雅彥在迷戀的時候,找到我的嘴唇而要作親吻,但是只有這點我卻拒絕他,沒有很清楚的理由,只有想要嚴守自己的嘴唇,不想讓他碰到而已。

曾經我覺得日子很空虛,丈夫和往常一樣,仍然是喝了酒才回家,沒有吃飯就直接上床睡覺。我在聽到他的打呼聲之後,就溜到雅彥的房間去。

我想要教導雅彥時,他覺得非常的討厭,於是用自己的手將我身上的衣服全部剝光。

「來吧,將手彎曲。」

「來吧,將屁股稍微的抬高。」

簡直是如同相反的立場,雅彥面向我而說道。我也直覺出來自己如同是比雅彥要小的女孩子。雖然是照著他所說的話去作,但是,一瞬間,覺得自己是相當的幸福。

用我的手臂當作枕頭,玩弄著乳房的雅彥,我想丈夫已經是睡得很香,所以,心情特別的愉快。

「啊啊…太舒服…太舒服了…」

發出比平常要大的聲音,整個人在陶醉狀態中。雅彥說他要替我作在電視上所學到的性按摩,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舒服感。我希望他能夠稍微的將這種按摩的時間拉長,並且用力些,可是他卻改部位,而且遲遲不肯作下一步的行動。

我可是等的不耐煩,這時他突然又開始行動─如此的反覆動作,身體中的性感帶一下子被掀起來,即使只是稍微用手指頭觸碰一下,熱氣吹回來一下,就令全身抖動起來。

整個房間是一片漆黑。

到達臉部為止都被棉給蓋住,二人在棉被底下享受著快感。為了不吵醒丈夫,於是躲在棉被底下,免得聲音跑出來。但是,這卻是災禍的起源,半夜醒來的丈夫,好像是發覺到自己沒有吃晚飯,可能是空著肚子忍耐不住吧…突然跑到雅彥的房間來。

「雅彥,媽媽怎麼了?」

丈夫問道:「太太,妳不是睡在那兒嗎?我聽到妳的呻吟聲。」

我嚇了一跳,全身沸騰起來,幸好,房間是全黑,丈夫不曉得開關在那兒。

「媽媽,在這兒啊!」雅彥說道。

我絕對是沒命了,二人全裸的躺在兒子的床上,丈夫再怎麼惺忪睡眼,也推測得出來事情的真象吧!

「啊,不行啦,稍微躺一下,不知不覺中,好像是睡著了…」

突然說出來的話,內心覺得事情會較順利。

「再怎麼叫她,就是沒有回答,總之,我要去吃點東西,昨晚沒有吃晚飯。」

「昨晚有叫你吃飯,你自己說不要吃…總之,馬上就去,馬上…」

再差一步,丈夫就要進入到房內,桌上應該有檯燈才對。即使不知道電燈的開關,只要一打開檯燈,我就完了。

丈夫說完話之後,就下樓,剛才他在下面叫的聲音、上樓的聲音、開門的聲音,我們二人是完全不知道,已經是到了忘我的境界。

「媽媽,快點穿上衣服,快去啦…」

雅彥一邊催促我,一邊穿上睡衣。我連找內褲的時間都沒有,女襯衫正面只穿上裙子,一臉睡相跑下樓去。

「太太,妳幹嘛睡在兒子的床上,會打擾兒子唸書吧!」

背後傳來丈夫的聲音,站在廚房的我,完全沒有看到丈夫的臉部表情。

「我只是稍微躺一下,不曉得就睡著了…」

我是壞媽媽、壞妻子,但是,我需要雅彥。對雅彥來說,也似乎也是需要身為媽媽及女人的我。

未來的事情發展我並不知道,也沒有去想過,只是,互相享受目前最快樂的時刻,這種罪惡到底會得到什麼懲罰呢?關於這點,我早就覺悟了,只是,目前的時刻,是我一生當中最幸福的日子。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